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给将军献上美姬 >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施霓站在原地屏息着不敢言语,她看霍厌此刻的神情,大概是已厌恶透了她。

  可她没做过的事,她不会认。

  即便对方含着成见,在心里已对她惩下判决。

  两人沉默对峙良久,直至霍厌目光旁落,心绪冷沉下来。

  再次开口,他语气沉晦极缓,同时也淬满冷讽:“听我为你许诺,认真言说未来以后,你心里可十分得意?”

  话落,他自讥一笑,不给施霓回话的余地,倒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的确该得意。两国交战,我为敌军主帅,连夺西凉边隅数座重城,你因国怨恼恨我,借机以身犯险勾撩报复,之后见我沉溺温怀不得自控,心头应当很是舒快吧?”

  舒快?她当时明明都要怕死了呀。

  想想她一未出阁的姑娘家,沐浴时被一陌生男子差点看个精光,之后还不由分说地被霸着身抱了又抱,这般情境下,她能得意些什么?

  分明……是他占够了便宜,更舒快享受些。

  当然,这些话施霓自不敢明言,也知晓在他眼里,这些巧合意外都是人为阴谋。

  可当下被他一连讽刺了好多句,即便是施霓这样的好脾气,也不免几分情绪翻涌。

  无故被冤枉,任谁也会觉得委屈。

  施霓叫自己一定忍住别哭,之后鼓足勇气与他相视,含着湿漉漉的一双眸,模样娇怜又倔强。

  她出声反问,声量不大,却一字一句说得认真:“那日发生的一切,还烦请将军细细回忆一遍,从初遇将军到事后分开,是否发生一切全程皆由将军主导?并且当时,我并不知那寒池是将军的私人浴池,更不知晓将军身份,甚至只以为是遇到山匪掳命,于是只好被迫配合着……”

  说到这,施霓声音渐弱下来。

  后面他做了什么,他自己该是最清楚不过的。

  “伶牙俐齿。”霍厌闻言蹙眉冷对,显然不信,“那寒池曲径隐蔽,怎能叫你轻易寻到?”

  施霓有理有据回说:“将军归营前几日,营中的确用水短缺,这一点将军自可找蒙校尉求证,我没得允许擅自出营寻溪沐浴,此举的确做得不妥,将军若因此责罚,我自当是认,可寻到寒池的确为误打误撞,而绝非将军所言,是我蓄谋已久,故意裸身勾引。”

  施霓紧张提着一口气,终于把想说的话全部说完。

  当下虽是如释重负,可鼻尖还是不自觉发酸。

  霍厌听着她的叙述,略微沉思,当下他防备心极重,自是不会只听她三言两语将自己摘干净,便由此打消顾虑。

  他心里仍带着气,可看她此时眸底含着隐约泪光,一副将哭不哭的委屈模样,他心底不由地也跟着浮出几分烦躁情绪。

  “将军……你信不信我?”

  久久等不到他的反应,施霓有些焦急地出声问询。

  勾引大梁主帅的罪名实在太重,她又如此身份微妙,如何背负得起。

  可霍厌闻言却并未正面回应她的话,仔细思量过后,他不放过一点漏洞地再次开口质问。

  “那夜为了叫你安心,我曾毫不吝啬地将主帅令牌给了你,而之前,你亦在军营中住了数日,营中霍字军旗处处可见,那令牌上亦篆刻有相同的符文,你说你不识我身份,说法是否太过牵强?”

  霍厌威厉凝视,目光森然严笃,就仿佛此刻是在审问一个真正的犯人。

  施霓承受着他逼人的审视,不禁微微怔然。

  想起之前他与自己说话时,都在刻意收敛着身上的锋芒,尽量释放柔情暖意,而现在,他恢复主帅威仪,从上俯瞰,再没一点怜意爱惜了。

  莫名的,她心头忍不住酸涩了一瞬。

  “我知将军已在心里给我定惩了罪名,我解释再多,将军都能找到蹊跷之处。就如现在,若我说自从进营以后,我与自己的贴身侍女便被安排在了营内最逼仄的角落里,处处受限,亦从未留意过什么军旗字符,将军也不会轻信对不对?甚至你还会揣测我们,是否是故意示弱讨怜,胡编乱造,只为博得同情宽饶。”

  施霓冷静地将自己所遇不平待遇和所蒙受的冤屈,平静叙述而出。

  即便心里依旧生惧,可她还是咬牙坚持将话说完了。

  不仅是今日所受的委屈,还有从入营开始便受的无妄苛待,她一一都记得清楚,她更知晓眼下,除了自己能去争口气外,再无任何人可依靠。

  为了自己,为了阿绛,她都必须要坚强起来。

  闻言,霍厌久久凝神而立,像是在揣摩她话里究竟有几分真实。

  直至半响,他才晦暗着眼,不明意味地再次开口:“原来这么能说会道,之前见你,说一句话都胆胆怯怯的。”

  施霓垂下眼,避过他的目光,声音重回细弱着言道:“那时将军总用匕首抵着我,我……我贪生怕死,哪里再敢多嘴。”

  “……”

  闻声,霍厌眸底瞬间暗下,刚刚才艰难镇定下来的情绪,此刻被她简单一句招惹,又轻易激引起千层啸浪。

  他沉眯着眸子,几步朝施霓逼近,而后强势捏抬起她的下巴,要她与自己对视。

  “还叫屈喊冤,说自己不是心机叵测,那你现在这样又是什么意思?”

  言语撩弄,眼神含湿,还说不是勾引?

  施霓被迫仰着头,冲着霍厌茫然地眨了眨眼,看他眼底莫名升腾出一股怒意,当下并不解其意。

  “现在……现在我只想叫将军别再对我们误解生疑,若是可以,也劳烦将军做主,回京路上叫我们主仆二人别再妄受苛待。”

  想了想,施霓觉得毕竟有求于人,还是要把话说得好听些,于是又补充道:“将军立威于百军,自是公正明理,赏罚分明,既不会叫一人无辜蒙冤,也不会纵容手下恶意施以欺凌,我们相信将军。”

  不知霍厌有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她终于说完,可霍厌却并未回应。

  她正打算再次开口,霍厌却忽的将身子欺近了些,姿态强势,仿若将她安全抱住。

  “将军……”离这么近,施霓不禁有些不自在。

  “不用恭维我。”霍厌嗓音明显哑了些。

  在他完全的笼罩覆压下,施霓声音细弱,气势全无。

  两人身型差距又大,他这般不合规矩地挨近,施霓就像全部身子都窝在他怀里,显得格外娇小纤弱。

  “现在,还贪生怕死吗?”他双眸阴鸷,恶意地贴了她一下。

  有所察的施霓猛然僵直身子,不敢再动,当下他的那把锋锐匕首再次威胁一般实实戳抵在她的腰窝上了。

  “怕……怕的。”她怯怯地如实回,不想在此含屈亡命。

  闻言,霍厌却嘲讽地扯了下嘴角,想看她到底能装傻充愣到几时。

  他绷着脸,用力攥握住她的手腕,而后试图慢慢往下带。

  “你既害怕它,便自己拿开。”他想用极端方式,强逼她露馅儿。

  施霓不自觉抬了下眼,当下看他眸色浓浓,里面仿若滚着炙热。

  这眼神施霓觉得熟悉,那日在寒池溪浴,他阴毒发作时,眸光中亦闪烁过相同的贪念。

  那此刻,他又在想什么呢……

  思绪漂浮的有点久,霍厌似乎等得不耐烦了。

  “怎么,做不到吗?”

  他一副意料之中的口吻,眼底满含嘲意,同时也松开了她的手腕,像是已经把她看穿。

  而施霓却是困惑,她很坦然地摇了摇头,接着言语懵懂着发问:“这很容易,为何会做不到。”

  说完,她作势往下伸探,而霍厌阻止不及,脸色一下沉得想要杀人。

  锋锐尖端才刚刚擦过指尖,他便压抑不住一声低喘。

  施霓顿了下,耳朵莫名感觉有些酥痒。

  可她还未来得及实实攥握住,就被霍厌用力地一把推开,她脚步不稳,踉跄了一下不慎摔倒在地上。

  浅黄的郁金裙裾摆洋洋洒洒铺落一地,施霓眼神懵懵的,眸底全是茫然。

  “够了!”

  霍厌像躲避洪水猛兽一般,慌乱地往连退三五步,紧接,不同寻常的红晕便迅速布及他的俊脸和脖颈。

  施霓原地不解,将军为何又发这么大的脾气。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