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 第九章
  “是!”乙二赶忙收回手,不由的更加敬佩沈茯苓,这威胁了公子,还拿到了公子的妻位,能让公子碰她脏兮兮一身。

  这个沈姑娘,不同凡响。

  李晏清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沈茯苓,皱了皱眉,他横抱起沈茯苓,一边扭头对乙二开口,“去请御医来。”

  乙二忙不迭点点头,一边护送李晏清和沈茯苓到茶楼中等候,让小厮去叫了马车,马不停蹄的去请了御医。

  李晏清带沈茯苓回到东大街的宅子,他才回京,他的府邸还未修缮好,他索性搬来了此处,朝中人甚少知道他住在此处,大都以为他住在宫中。

  他让人抬了热水,又找了几个丫鬟伺候沈茯苓梳洗。

  御医来看过开了几副药,丫鬟们煎好药端上来,李晏清喂沈茯苓喝下,已经过了大半夜。

  李晏清看着床上明显睡的不踏实的沈茯苓,她皱着眉嘴中低低呢喃着什么,很快大滴大滴的眼泪就开始往下掉。

  李晏清沉默的看着她,慢慢伸手揩去她的眼泪。

  “哭什么哭。”他面无表情的开口。

  沈茯苓微微偏开头,似乎在无意识的躲避他的触碰,这时候,李晏清突然看到她耳后一个小小的蓝色蝴蝶刺青,因为这一偏头的动作,这才被他注意到。

  李晏清死死盯着刺青看了许久,半晌捏着沈茯苓的下巴强迫她转过头来,低声轻笑,“你倒是个宝贝。”

  他目光沉沉的扫视沈如饱满的额头,高挺小巧的鼻头,在到她因为高热而热气腾腾的脸颊和水光红润的嘴唇。

  “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等沈茯苓再次醒来,已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周围的陈设清新雅致,低调中依旧透露着奢华。

  不远处的香炉青烟缭缭,桌上放置着小玉瓶插着一支桃花。

  如烟般的轻幔被整齐束好,身上盖的的是蚕丝被。

  沈茯苓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看来是一个非富即贵的地方。

  至少不是被捡回青楼,不然可就丢脸了。

  沈茯苓脑中正胡思乱想,很快便听到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圆脸的小丫鬟轻手轻脚端着的白粥小菜走进来,一转头便看到沈茯苓直勾勾的看着她。

  圆脸小丫鬟吓得手抖了一下,很快将托盘放到桌上,快步走上前。

  “沈姑娘,您醒啦?身子可还有什么不适?”圆脸小丫鬟轻声开口,想了一下又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又继续开口,“奴婢绿烟,是公子遣来伺候沈姑娘的。”

  “公子是谁?”沈茯苓迟钝的眨了眨眼,清了清有些沙哑的嗓子,“这是何处?”

  “公子名讳,奴婢不敢直呼。”绿烟低下了头,“这里是公子府邸,位于东大街,公子只吩咐了奴婢好好伺候着,其他的奴婢不知。”

  “东大街?”沈茯苓慢慢呢喃,“你家公子姓李?”

  “正是。”绿烟看了看沈茯苓不像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奴婢扶您起来,用些清淡的东西,大夫说您昨天发了高热,公子守了大半夜,今儿还要去处理事务,才去休息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沈茯苓有些虚弱的开口。

  绿烟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走过去桌前,伺候她吃了些粥。

  “奴婢不知,这几日朝中为了土匪案闹得不可开交,公子自然也就诸事繁多。”绿烟看着沈茯苓依旧是恹恹的模样,小心翼翼的开口,“如果您觉得无趣了,奴婢陪您聊聊天?或者给您找些话本子来?”

  沈茯苓虽说仍然在黑虎寨的灭亡中沉痛不已,但此刻已打起十万分精神。

  “你怕我?”沈茯苓敏锐的察觉到绿烟话语中的小心翼翼,恭敬之余,更多的是恐惧。

  “奴婢不敢。”绿烟闻言马上低下了头,“只是听公子身边伺候的人说,沈姑娘日后是我们府上的女主人,奴婢不敢逾越。”

  沈茯苓挑了挑眉,没想到李晏清这么上道,她还没嫁过来呢,就这么通知他府上的人了。

  “你放心,我自然是不会像那些大户人家的主母一般苛责下人。”沈茯苓慢慢喝了口粥,“也不必过分拘束。”

  绿烟点了点头。“奴婢知道了。”

  沈茯苓这时不经意一个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换了个遍。

  她手上动作一僵,“我这衣服谁换的?”

  绿烟看了沈茯苓一眼,慢慢开口,“公子不愿别的人碰姑娘……”

  沈茯苓手一抖,差点每次把手中的碗甩出去,“你说什么?”

  “但是公子是个守礼的君子!”绿烟见沈茯苓表情不对,连忙开口继续解释,“您的衣服都是奴婢和其他几个姐姐换的。”

  “呼……”听了绿烟这话,沈茯苓这才放心的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不过,奴婢昨天帮姑娘换完衣裳,出来公子脸都是冷的,吓得奴婢不敢多说话。”可能是发现沈茯苓确实是个好相处的人,绿烟也慢慢放开了一些,吐了吐舌头道。

  “这是为什么?”沈茯苓觉得有些好笑。

  “您有所不知,我们公子爱洁,不容许别人碰他东西半分,平日里的只要你脏了一点的东西他都忍不了。”说起这个,绿烟可就来劲了,“曾有不识好歹的奴婢想攀附公子,跃上枝头当凤凰,碰了公子的肩,最后被婆子发买了给了个恶霸,晚境好不凄凉!”

  绿烟说的绘声绘色,沈茯苓确是心头一震。

  那她不仅亲了抱了,该占的便宜都占了,她还一顿威胁他。

  即使如此,也不见李晏清把她给怎么样啊……

  莫非是因为她救了他?所以对她格外开恩?

  “所以府上的人都知道,您啊,是我们公子的例外。”绿烟见沈茯苓走神,笑着开口,把话题带到沈茯苓身上。

  “我们在府上伺候公子的时间也算久了,从未见过公子带哪个女子回府,也从未见过公子如此在意一个女子娃娃。”绿烟笑得开怀,“您啊,必定是我们家公子心尖上的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