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 第八章
  “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看有没有残留的土匪!”只听见一声呵斥,沈茯苓侧身一躲,翻滚到一边的草丛中。

  果然,很快有些人从其他地方走过来,嘟嘟囔囔抱怨不停,“哪里还有什么土匪,这不都死光了嘛。”

  “麻烦,死了真么多,干脆一把火烧干净算了,非要我们处理。”另一个走过来的官兵不耐烦的开口。

  这话到是点醒了其他人,他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达成了一致想法。

  “不然,待总督大人走后,我们一把火烧干净算了,再说了,这么多尸体,一个个处理多麻烦。”

  “是啊,等总督大人走后,一把火烧了,到时候问起来,就说是有残留的土匪反抗,他们纵火烧山。”

  “是啊,谁知道是谁烧的,就只有兄弟几个知道。”

  沈茯苓躲在灌木从中,手不自觉的捏紧。

  “要不然还是别了吧,人死了,至少给人留个全尸啊,再说了,这黑虎寨在外面什么名头,你们不清楚?”

  “百姓爱戴他们比父母官更甚,你我都是平民百姓,又非达官贵人,这些人对我们也算是有恩,人死了,积点德。”

  这下来此处的官兵都沉默了,过了好大一会,才有人开口,“麻烦一点,全都埋到黑虎寨石碑那里吧,给百姓也有个纪念的地方。”

  “快些处理吧,家里还有人等着呢。”

  说完那些官兵便埋头拖着地上的尸体往黑虎寨面前的石碑走去。

  沈茯苓用力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第一次对自己所做了十几年的事产生了怀疑。

  黑虎寨的覆灭与她这次没有更多了解欧阳家背后的势力脱不了干系。

  她拼命想为百姓做好事,想让黑虎寨强大起来,如今却落得这般境地。

  黑虎寨从未做过半分对不起百姓对不起国家的事,但却还不是被那些官兵说杀就杀!

  究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匪又如何?难道是因为她们是匪,便可以随意打杀?

  所以奸臣当道不杀,官商勾结不杀,就杀他们这些被战乱逼成匪的百姓?

  这天下,不该是这个道理!

  沈茯苓恨的嘴唇都咬出血来,她恨!

  恨她自己蠢,偏偏得罪的是朝廷的人!

  恨这朝廷中人,草菅人命!

  她恨,恨自己不够强大,不能为黑虎寨的人报仇!

  沈茯苓几乎是浑浑噩噩下的山,车夫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也不敢多问,把人送到她的宅子门口便走了。

  沈茯苓真的累了,可她睡不着。

  她一闭上眼,便是黑虎寨的人死不瞑目的站在他面前,哭喊着质问她,

  “为什么害我们!”

  “为什么就只有你活了下来!”

  “为什么不早点回来!”

  沈茯苓睡不着,她不敢合眼,到了后半夜,竟迷迷糊糊发起高热来。

  车夫快马加鞭来到东大街,直接到了李晏清的府邸。

  李晏清也未睡,正有宫中的御医来为他把脉。

  “王爷并无大碍,下官配了着药按时涂抹,皮外伤很快便能痊愈。”御医拱了拱手,“不过这王爷体内用这味药,倒是极其霸道,让下官也是闻所未闻。”

  “可对本王身体有碍?”李晏清淡淡看了御医一眼,低头喝了口茶。

  “回王爷,下官虽不知这药是什么药,但这药明显是大补之药,对王爷的身体百利无害。”御医低着头,恭恭敬敬开口道。

  “你确定?”李晏清淡淡看了御医一眼,声音有些冷。

  “下官不敢胡言!”御医的腰越来越弯,背后全是冷汗。

  “甲一,送赵太医回去。”李晏清坐着没动,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赵太医确是神经紧崩,“下官告退。”

  暗处走出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拱了拱手,“赵太医请。”

  李晏清眼中深色不定,漫不经心的捻着指间的珠串。

  “沈茯苓,”李晏清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慢开口,“这可有些有趣了。”

  很快那马车车夫便跪在地上,“乙二见过公子。”

  “她去做了什么?”李晏清抬了抬头,看着地上的人。

  “回公子的话,沈姑娘随后便去了黑虎山,走的是黑虎寨山背后的暗道,大约是停留了半个时辰,下山时便是一副掉了魂的模样。”

  “下去吧。”这一切都在李晏清的预料之中,他盯着不远处香炉里冒出的烟,眯着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第二日沈茯苓醒来,只觉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

  她很清楚认识到自己可能病了。

  无奈这处宅子她并不常住,所以没有买几个奴婢来伺候,如今这宅子中只有她自己一人。

  沈茯苓忍着头疼,慢慢从床上起来,准备去医馆抓几副药。

  无奈天公不作美,沈茯苓才抓好药离开,刷拉拉的瓢泼大雨便下下来。

  沈茯苓头晕眼花,周身都冒着淡淡的白色烟雾。

  沈茯苓咬咬牙,就想快点跑回去。

  下一秒,她眼前就一黑,脚下一空,便晕了过去。

  一旁的茶楼上。

  “公子,沈姑娘晕过去了。”乙二看着晕倒在雨中的沈茯苓,回头对一边慢慢听琴的李晏清报告道。

  李晏清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桌面,慢条斯理的抬眼,“给我备伞。”

  乙二点了点头,立刻出门寻了一把伞。

  不一会,李晏清缓缓出现在雨幕中,一身白衣素净,他慢慢走到沈茯苓身边。

  乙二很快跟下来,“公子,怎么处置?”

  李晏清神色不明的看着地上的沈茯苓,把伞递给乙二,俯下身查探沈茯苓的情况。

  “公子,还是让属下来……”乙二下意识想伸手阻拦李晏清探向沈茯苓额头的手,公子最是爱洁,可不能让这女子脏了公子的手。

  “她是我的妻子。”李晏清淡淡抬眼看了乙二一眼,就这么一眼,在乙二心中掀起波澜万丈。

  虽然昨天已经听他们其他暗卫说了有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威胁公子娶她,可没想到公子真的同意了!

  “除了我,谁也不许碰她。”李晏清慢慢开口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