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 第七章
  “啊,那,那好,待我娘亲开回来,你到春晖巷入口,那里有间宅子,宅子边栽了棵玉兰树,那里便是我家。”沈茯苓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手指无意识的玩弄着衣带。

  “那你家住何处,我该去何处寻你?”沈茯苓歪了歪头看着李晏清,“你当真不骗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李晏清微微笑了笑,“茯苓这般动人的女子,自然不可以欺骗的。”

  沈茯苓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好听。

  茯苓,茯苓。

  李晏清从袖中取出一块玉佩,“你拿这块玉佩,在任何有这块玉佩图案的地方都可以给我送信,我在官场任职,不日才进京,府邸在东大街第三间,茯苓把玉佩给守门的小厮见过便可寻我。”

  沈茯苓有些脸红,这便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吗?

  灯神现在都这么好使吗?

  沈茯苓现在有些晕乎乎的,她乖乖接过玉佩,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这么晚了,我送茯苓回家吧,你一个女孩子,不太安全。”李晏清从暗袋中拿出一方素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上的血污,然后自然的牵起沈茯苓的手,“今日听我的同僚说,欧阳家的贡品被山上的土匪劫走了,惹的三皇子大发雷霆,三皇子殿下几个时辰前便派人上山剿匪了,难免有流匪下山,茯苓还是小心些。”

  沈茯苓的身子一僵,“是吗?”

  李晏清点了点头,“我刚才便是遇见一个看着很像朝廷之前的通缉犯,我想最近百姓流动大,怕他对百姓不利,这才跟随他来了这片,但被他发现后中伤我,让他逃走了。”

  沈茯苓有些心绪不安,她如今不在山上,不知道黑虎寨的人怎么样了。

  “不过听说三皇子殿下这一次把山上那两大土匪寨都给清理干净了。”李晏清微微一笑,又叹了口气,“那黑虎寨和清风寨,可让我们头疼了好久,剿匪吧,可他们匪名侠义,不剿匪吧,朝廷又一直在施压,只怪他们这次做的实在是太引人注意了,还得罪了三皇子殿下,可惜了。”

  “你说,你说什么?”沈茯苓一时只觉得头晕目眩,“什么叫做三皇子剿匪成功了?”

  李晏清愣了愣,“这不是百姓人人都知吗?皇榜已经张贴了,说三皇子剿匪有功,皇上赏赐了好多奇珍异宝呢。”

  “茯苓,你怎么了?可是吓到了?莫怕,我会保护你的。”李晏清安抚的拍了拍沈茯苓的手,“我先送你回家,随后便去处理刚才那个流匪的事。”

  “晏清,你先去处理流匪的事吧,况且你伤的重,我没什么大碍,”沈茯苓心神不宁,强颜欢笑,“我租辆马车便回去了。”

  李晏清沉默了一会,“那我给你租辆马车,茯苓终归是个女子,终归是让我放心不下的。”

  沈茯苓妥协的点了点头,心不在焉的想着黑虎寨的众人,娘亲与爹下江南没个三几月回不来,可以暂时放心。

  小六还算机敏,不知道能不能带着弟兄们躲过一劫。

  李晏清很快带沈茯苓租了一辆车,“送小姐到春晖巷。”

  他从怀中取出几块碎银递给马夫,“快些。”

  黑色的檀木佛珠在他腕间晃荡,马夫深深看了他一眼,接过碎银,“好嘞,这就请小姐上车。”

  沈茯苓迷迷糊糊上了马车,等身后看不到李晏清的时候,沈茯苓沉声开口,“麻烦送我到黑虎山脚下。”

  “唉,姑娘,这黑虎山今日可是在剿匪,您这一个姑娘家,去了太危险了。”车外饿得马夫惊讶开口。

  “我家中有位哥哥,今日上了黑虎山做生意,我怕他出什么意外,麻烦您了。”沈茯苓话说的情真意切,让人一听就觉得真是兄妹情深。

  “那,这,我在山下等您,您就近问问山上肃清的官爷,可千万别上山,那位公子在您上车后可是又对小人嘱托,让小人千万把您安全送回去。”

  沈茯苓明白这是车夫的好意,便没有拒绝,“那便麻烦您了。”

  车夫不好意思嘿嘿笑笑,“受人之托。”

  很快就到了黑虎山下,强烈的血腥味让沈茯苓意识到,黑虎寨,怕是难逃一劫。

  不断有官兵抬着伤员从山上下来,沈茯苓跳下车,从袖中拿出几块碎银,“劳烦您在山下等我片刻。”

  说完沈茯苓把钱往车夫手中一塞,就往黑虎寨山后的暗道走去。

  这条路只有黑虎寨的人才知道,沈茯苓小心翼翼的前行,渴望能够遇到黑虎寨的人。

  她也确实遇到了。

  整条暗道都是黑虎寨人的尸体。

  前不久乐呵呵给她装酒的孙大娘,还有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兄。

  他们黑虎寨的人,很早很早之前都把彼此当成家人了。

  她是他们的二当家,更是他们宠着的小妹妹。

  沈茯苓只觉得心脏痛的快要失去失去知觉,她只是同他们分开一小段时间,他们便从鲜活的人变成了一具具尸体。

  让她怎么受的住。

  沈茯苓从小就不爱哭,因为沈大壮一直告诉他,眼泪是弱者的行为。

  这一刻她的眼泪却止不住往下掉。

  都是她的错,若是她没有下山,会不会,会不会……

  如果她没那么贪心,不去招惹欧阳家,是不是就能护住他们黑虎寨的人……

  对了,还有清风寨的人……

  虽说只有一面之缘,但也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如果不是她……

  沈茯苓只觉得心脏像被一只无形饿得大手捏住,让她喘不上气来。

  都是她的错!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沈茯苓痛啊,可是,一切都无力回天了。

  她擦了擦眼泪,跪在地上,端端正正磕了三个响头,她沉声开口:“茯苓愧对各位,如有来世,茯苓一定做牛做马回报,今日,我沈茯苓在此立誓,若不能为各位报仇,我沈茯苓死后入十八炼狱,来生投入畜牲道!”

  少女再次抬起来头,脸上泪痕依旧清晰可见,可眼中的神色越发坚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