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 第六章
  沈茯苓见他半天没动,一下子有些心虚,“喂……”

  李晏清微微抬了抬头,好似才回过神一般,有些手足无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

  “沈姑娘,你…”李晏清耳朵通红,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如此…”

  “我什么我啊,”一看到李晏清这幅小模样,沈茯苓可就来劲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亲你一下怎么了?”

  “这样于理不合。”李晏清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

  “那我早晚是你娘子,我看上的东西别人不可能抢走。”沈茯苓扬了扬下巴,“你就认了吧,我们也有了肌肤之亲。”

  “况且我还救了你一命,我呢,长得也不差,家里有些积蓄,嫁妆自然不会少。”

  沈茯苓说的头头是道。

  李晏清看着沈茯苓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袖,勾了勾嘴角。

  沈茯苓回头看他,语气肯定,“反正你的意见不重要了,和我成亲。你没得选。”

  “在下确实对姑娘逾越了。”李晏清红着耳尖偏了偏头,“在下…会对姑娘负责任的。”

  沈茯苓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此便好,那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李晏清一时语塞,“成亲?”

  “对啊,”沈茯苓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你不说要负责任吗?”

  李晏清表情微微停顿了一下,随机自然流露出一抹笑,“自然是要成亲的,李某也不是不懂礼数的人,三书六礼,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这些自然都是要为沈姑娘备下的。”

  “只不过今日实在匆忙,总不能潦草敷衍沈姑娘。”

  “李某既然答应了沈姑娘,那就一定会做到的。”

  “只不过在李某看来,结两家之好,还是的你情我愿,互相了解。”

  李晏清手中慢慢盘着珠子,斟酌着言语,“操之过急,未免是沈姑娘想要看到的额结局。”

  “能的沈姑娘青睐,是李某的荣幸。”

  沈茯苓歪着头想了想。

  她娘好像也总是说什么情啊爱啊,说什么当年她家中不同意她同爹的亲事,便是她成亲,她外家也无一人来祝贺,她无半分嫁妆便同爹来了黑虎山。

  索性她这些年未曾走眼,她爹对她极好。

  她娘就一直盼着她能找一个如意郎君,爱她,护她。

  “那如果我给你点时间,你会喜欢上我吗?”沈茯苓突然看着李晏清,开口问道,“会爱我,护我,同我白头偕老吗?”

  李晏清突然有些害怕她认认真真看着他,问他情爱的问题。

  李晏清沉默许久,才慢慢开口。

  “既然我已经答应了姑娘要娶姑娘为妻,那无妨敞开天窗说亮话。”

  “如若你让我现在便着手娶你,我不会爱上你,但我会敬你,护你,因为你救过我一命。”

  “如果你给我一点时间…”李晏清顿了顿,“我也不知道我是否会真的把你当做我的妻,去爱你,护你。”

  “沈姑娘,恕在下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李晏清拱了拱手,“在下也不愿与你一直为男女私情纠缠不清,在下会娶你,现在不过是因为你确实救了我的命,第二,你手里还抓着我的命。”

  沈茯苓听他这么严肃一番话,反而笑的开怀。

  若是他听到沈茯苓手中还有他的解药便开始甜言蜜语百依百顺,那沈茯苓才想自戳双目,看上个这么唯唯诺诺的东西。

  可他开诚布公的说真话,反而让沈茯苓放心了很多,爽快人最喜欢同爽快人打交道,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你要这么说我可就放心了。”沈茯苓懒懒伸了个懒腰,“你放心,只要你娶了我,解药我会给你,自由,我也会给你。”

  “我沈茯苓呢,最喜欢和爽快人打交道。”沈茯苓笑的狡黠,“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你帮我应付我娘亲,若等哪日,你寻到你心悦之人,我自然把位置给她让出来走的远远的。”

  “不过呢,你要是能爱上我,那就最好了。”沈茯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李晏清挑了挑眉,显然没想到沈茯苓这么爽快。

  “那我们就,合作愉快?”沈茯苓朝李晏清眨了眨眼睛。

  李晏清也学着她的模样眨了眨眼睛,“如你所愿。”

  “那你的伤口可还有碍?”沈茯苓看着李晏清一身白袍被糟蹋个七七八八,一直忙着处理她的婚嫁问题,忘了李晏清还是个伤患。

  “幸亏有了沈姑娘的施救,如今不过一点皮外伤,无伤大雅。”李晏清清了清嗓子回答道。

  “不必一直这么生疏,”沈茯苓一早就觉得李晏清客气的有些让她觉得不太舒服,“叫我茯苓就好了。”

  “茯苓?”李晏清慢慢咀嚼这两个字,“那好。”

  沈茯苓觉得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尤其是低笑时微微低沉的声音。

  “那我便叫你阿清吧。”沈茯苓歪了歪头,眉眼弯弯开口道。

  “全凭茯苓喜好。”李晏清微微笑了笑,“此处蚊虫颇多,姑娘家都娇嫩,我送茯苓离开此处吧。”

  沈茯苓也觉得一直在这个河滩说话也不好,点了点头,两人一同从芦苇从中离开。

  只是在沈茯苓看不到的地方,李晏清微微回了回头。

  他十指一扬,一些白色粉末便随风飘扬,很快消失不见。

  在二人离开不久之后,很快就有几个黑衣人牵着一条狗赶到河滩边。

  “战印没闻错?”一个黑衣人看了看地上明显被人踩踏过的痕迹,有些迟疑。

  “确实是蝶花粉的味道。”另一个黑衣人蹲下看了下地上的血迹,皱了皱眉,“来看来是公子受伤了。”

  “先把此处收拾干净,然后到百花楼等公子吩咐。”牵狗的黑衣人沉吟片刻,这才开口道。

  其他几个黑衣人动作麻利,很快又消失在黑夜中。

  两人离开河滩,没有选择人多的地方,河边河灯倦逸,李晏清突然开口,“虽说同茯苓只是合作,但过些日子我便请媒人上茯苓府上去提亲,在上门去拜见岳父岳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