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 第五章
  “沈姑娘?”见沈茯苓呆呆立在原地,李晏清微微咳嗽了几声。

  沈茯苓回过神来,这下脸红的更加明显了,她似乎有些虚张声势,“我不管,我看上你了,你就是我夫君!”

  “不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吗?那就以身相许!”

  “这……”李晏清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很快被他微微垂眸的动作带过。

  “这什么这啊,我家又不是没有钱,跟了我,你绝对不会吃亏。”沈茯苓手指无意识的扯着腰间的丝带,“再说我也不丑啊,怎么搞的像委屈你……”

  沈茯苓看了看李晏清那张出尘绝美的脸,声音默默的低了下去。

  确实,是委屈了他。

  李晏清还试图和她讲道理,“沈姑娘,这男女婚嫁,就算不说是否是父母之命,也求一个你情我愿,在下只愿在下未来的妻子是在下的意中人,白首不相离。”

  “意中人?很重要吗?”沈茯苓一脸不理解,她直勾勾的看着李晏清,李晏清居然被她赤诚的目光看的闪躲。

  “两人若是要白头到老,一定是要彼此心悦对方的。”李晏清耐心开口,只是没有在看沈茯苓那双浩瀚星眸。

  “我懂了,那就是要成为你的心悦之人对吧?”沈茯苓歪了歪头,双手合于胸前,“那怎样才能让你心悦我呢?”

  “这……沈姑娘,这情爱,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况且我也未曾懂过情爱,不如沈姑娘另择良人,在下愿以千金重酬姑娘。”李晏清虽然面上还挂着温文尔雅的模样,可是笑意未曾到达眼底。

  “重金酬谢?”沈茯苓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吃了我的药,你还真想给我耍赖啊。”

  “姑娘此话……”李晏清皱了皱眉,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我的药可不是白吃的,”沈茯苓扬了扬下巴,“此药名叫愈逆丸,有逆转乾坤,从阎王爷手下抢人的功效,但是。”

  沈茯苓顿了顿,“这愈逆丸吧,有个缺点,那就是吃了这药吧,需要每月服一剂他的附子,一年后方可痊愈,不留病症,若是没有这些附子的辅助,我看你想多活一个月都难。”

  沈茯苓露出一抹得意洋洋的笑容,“此药无方可解。”

  当然,这些自然都是沈茯苓胡编乱造出来的,目的就是想让李晏清留在她身边。

  她爹一个土匪头子,她娘一个大家闺秀,上哪给她弄这么玄乎的东西。

  这个愈逆丸自然是这个名,功效也差不多,但是有一个小小的缺点就是每个月会给身体排一次毒,到时候会满脸烂疮,腹泻不止。

  偶尔寨子中的女人还会拿它当做美容养颜丸。

  沈茯苓随口说的对附子,其实是止泻药和去火茶。

  当然这一切沈茯苓都不会亲易告诉李晏清的。

  李晏清嘴角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微微垂了垂眼眸,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杀意。

  “不过呢,做了我的夫君,这些你自然是不用担心的啦。”沈茯苓稍微靠近了李晏清,凑到他耳边说道。

  李晏清眼中闪过一丝厌倦,“沈姑娘就这么喜欢强人所难吗?”

  “这算什么强人所难?我沈茯苓喜欢的东西,自然要想方设法拿到手。”沈茯苓有些恶趣味的笑了笑,“人生苦短,事事不得偿所愿,那这辈子可真是难熬。”

  此刻人潮都离开了,只剩下几盏残灯孤零零的落在水池边。

  “李某不愿。”李晏清微微侧身躲开沈茯苓,“李某的妻,自然要是心悦之人,若不能求,那苟且度日更无趣。”

  “心悦之人?”沈茯苓歪着脑袋思考了好一会,有些苦恼的皱着眉头,“心悦之人,非要这么较真吗?”

  李晏清点了点头,“若得心悦之人为妻,定宠她爱她敬她,护她周全。”

  “那怎样才算是心悦呢?”沈茯苓再次凑到李晏清身边,好奇的开口问道。

  “便是……”李晏清耳尖有些泛红,“便是日夜思念着对方,想同对方亲近,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沈茯苓突然凑到李晏清面前,“虽说你我尚未分离,但我已经开始思念你了,如此算不算心悦?”

  李晏清突然僵硬了身子,半晌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沈姑娘请自重。”

  “可是你都不愿亲近我,同我试一试,怎么知道我不是你心悦之人呢?”沈茯苓觉得有些无趣,可成婚任务就在眼前,错过了李晏清,上哪再去找一个这么对她胃口的美男啊。

  李晏清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憋出一句,“那沈姑娘也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沈茯苓一听,这是有戏!

  沈茯苓猛的凑到李晏清的面前,“这么说你就是同意做我夫君了?”

  李晏清唰的红了脸,有些手足无措的匆忙开口解释,“沈姑娘,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慢慢来……”

  “婚姻大事,不可儿戏,我们还是从好友做起,慢慢来……”

  还没待李晏清把话说完,沈茯苓就率先打断他。

  “不管啦,”沈茯苓眯着眼睛笑的像只狐狸,“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沈茯苓的人啦!”

  “从今往后,若是你李晏清敢负我,我便十倍百倍的偿还回来,若是我沈茯苓待你不好,便任你千刀万剐,随你处置!”

  还没待李晏清反应过来,一个软软的,温温热热的东西便贴到他的唇上,一触即离,轻柔的像羽毛拂过,不留一丝痕迹。

  李晏清久久不能回神,他呆呆看着眼前笑的灿烂,眼中仿佛容纳了一整个宇宙的浩瀚星辰的少女。

  就在刚才,沈茯苓给了他一个吻。

  恰逢三月春意横生,晚风轻抚,花影垂水镜,圆月照残灯。

  沈茯苓。

  李晏清在心里慢慢咀嚼这几个字,慢慢眯起了眼睛。

  沈茯苓。

  李晏清微微弯起了唇角,眸色深深。

  他微微垂了垂头,手指拂过衣袖上不存在的褶皱。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呢。”他低声笑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