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 第四章
  李顽摸了摸手腕间的黑色檀木佛珠,眯着眼睛没有说话。

  “再说了,二当家喜欢的,是那种一身书生气的病弱小子,文绉绉的拿着扇子作酸诗,也不知道二当家怎么想的。”一边一个黑虎寨的大汉插嘴说道。

  李顽笑了笑,“二当家的确实是配得上更好的,各位弟兄,那在下就带着清风寨的人走了,各位也快些离开吧。”

  说着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小六也没在意,带着黑虎寨众人抬着箱子往黑虎寨的方向离开了。

  这边的“李顽”却是边走边脱下了夜行衣,从暗袋中拿出白色绣着暗纹的袍子换上,骨节分明的手从耳后一扯,扯下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

  他腕间缠绕的黑色檀木佛珠垂下,他慢条斯理的整理好了衣领,身后的清风寨的人跪在原地,一言不发。

  “李顽,带着人先走。”依旧是那晚的俊美青年,他垂眸看着地上跪着的青年,“处理好这里的事。”

  “属下遵命。”李顽从地上起身,抬眼已经看不到俊美青年的踪迹了。

  “统领,公子这是……”有不怕死的暗卫开口。

  “公子做什么,也是你可以猜忌的?”李顽冷冷看了说话的人一眼,“自己去戒所领罚。”

  “是。”那人有些慌乱,咬牙认了错。

  沈茯苓下了山,街上人场拥挤,不少少女结伴同游,也有有情人执手相伴。

  沈茯苓看着自己一身黑色劲装,似乎与周围有些格格不入,想起她娘亲给他的任务,顿时无比头疼,只好挑了一家成衣店,快步走了进去,再次出来的时候,已是一身碧绿色的春装,显得她整个人娇俏可人,乌黑的发丝简单用碧绿色的丝带盘了一个发髻,发间点缀着几朵碎玉小花,流苏垂在耳边,叮叮咚咚响个不停。

  沈茯苓先去写了封口信给她娘亲在江南的产业,随后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

  见周围的花灯好看,她便随手买了一个。

  那买花灯的老伯笑呵呵的对她开口,“姑娘可要许愿?纸笔在那边。”

  沈茯苓因为有个大家闺秀的娘,所以还算有点文化,写字也不算丑,她点了点头,露出一摸微笑,“谢谢老伯。”

  沈茯苓走到一边,略微思考片刻,随即提笔。

  河边到也离此处不远,沈茯苓捧着自己的花灯慢吞吞随人潮走了过去。

  “灯神啊灯神,”沈茯苓戳了戳花灯的花瓣,“请赐我一个如意郎君吧。”

  花灯被她放入水中,沈茯苓歪了歪头,正准备离开,这时候,一摸淡淡的血腥味飘散在她鼻尖。

  沈茯苓从小嗅觉就异于常人,这下可是让她顿时心生警惕。

  “救救我……”微不可闻的声音还是被沈茯苓给捕捉到了。

  沈茯苓皱了皱眉,一下子不知道是否该过去查看。

  这毕竟在山下,真有什么事,她现在也不是很方便出手。

  可是……

  沈茯苓有些犹豫,周围放完花灯的人纷纷离开,不一会,这里的人只剩下伶仃几个。

  “唔……”这下声音更加微弱了。

  沈茯苓一咬牙,往着声音的方向寻去。

  在河边的高高芦苇中,沈茯苓轻轻嗅了嗅,血腥味越来越重了。

  沈茯苓也越加小心,她在高高的芦苇中穿行,直到突然出现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沈茯苓差点没动手把那只手给折断,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松松圈住了她的脚踝,手腕处被献血给浸染,黑色檀木佛珠在他腕间垂荡。

  “唔……”虚弱的男声传来,沈茯苓扒拉草丛,只见里面躺了个翩翩公子,一身白袍干净温和,玉面精致无比,哪怕沾染了血污也未曾有半分折损他的俊美。

  这一下子戳中了沈茯苓的心巴。

  沈茯苓一下子也不在意起男人还握着她的脚踝这件事来,她蹲下身认真打量起躺着的男人,越看越喜欢。

  思考了三秒钟后,她果断拍手决定,就他了,她的压寨夫君。

  “夫君莫怕,我这就救你。”沈茯苓大手一挥,从暗袋中拿出特制的愈逆丸,喂男人吞下。

  男人还在她怀中昏迷不醒,沈茯苓戳了戳他的脸颊,触感极其不错。

  若不是她娘始终觉得她一个女孩,必须要在豆蔻年华许个人家,寻一个如意郎君,也好同她一同处理黑虎山的事务,最重要的是,他们夫妻二人想把黑虎寨彻底甩手给她,然后去游历大江南北,所以寻思在甩手之前为她寻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家。

  反正沈茯苓是好说歹说,都没让她娘改变心意,她爹自然是和他娘统一了战线,前些日子搜罗了一大堆什么青年才俊,说她看上谁就去抢来做压寨夫君。

  他爹还不靠谱的把她要找夫君的消息放出去,一堆儿什么土匪窝里的歪瓜裂枣居然上门求亲,全被她给打跑了。

  沈茯苓想的很简单,就算找个夫君,那也必须找个好看的,日子这样过着才舒心。

  她这次下山,除了给她爹娘通个消息,更多也是来物色她未来的夫君。

  眼前这个就极好,姿色上佳,虽说看着柔弱了几分,但也无伤大雅。

  不过他应当是有什么仇家,才倒在这里了,给沈茯苓捡了个大大的便宜。

  沈茯苓才不在乎,她下定决心要的人,管他几个仇家,她全都给他打跑。

  这如玉公子,她是要定了。

  不一会,男人悠悠在她怀中醒来。

  似乎是睁眼看到自己在沈茯苓怀中,男人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别怕啊,我是好人,刚才看你倒地上了,是我救了你。”沈茯苓见男人瑟缩了一下,反而把他拥紧了一些,连忙开口解释道。

  “多谢姑娘出手相助。”男人有些不好意思,扭过头一只手虚虚握成拳放在嘴边,虚弱开口。

  “夫君同我客气什么。”沈茯苓已经喊的很自然了,“古人云,救人一命当以身相许,我要你做我夫君,不过分吧。”

  “这……”男子很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看着沈茯苓。

  “莫不是你有心悦的姑娘?如是这般,我便不强人所难。”沈茯苓看他犹犹豫豫的模样,还以为男子心有所许,不好开口拒绝她。

  “在下尚未婚配,也未有心悦的姑娘,只是与姑娘只此一面之缘,不知姑娘为何这般信任在下。”男人说到这里,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咳嗽了一下。

  “我叫沈茯苓,家里是行商的,家中就我一个独女,挑你做夫君,自然是我喜欢你啦。”沈茯苓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下,又开口补充道,“我是个好人,你放心,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男子似乎才意识到他在沈茯苓怀中呆了许久,耳尖一下子被染上了醉人的粉红色,他连忙从她怀中退开一点,支撑自己起身,微微拱了拱手,“在下李晏清,这厢有礼。”

  “姑娘救命之恩,在下实在难以回报。”

  “只是这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家中虽无父无母,但礼数不可费,在下与姑娘只有一面之缘,怕不是姑娘良人,姑娘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但我非姑娘良人,不愿误了姑娘终身。”

  李晏清微微拱手,身姿挺拔如松,墨色的眼眸中全是真诚。

  一身血污也难掩他清扬出尘之姿。

  沈茯苓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人,他望向她的眼眸,似乎都带着一整个夜晚的细碎星辰。

  她真的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

  于是李晏清就看到,面前娇娇俏俏,前面还在叫他夫君的少女,慢慢红了脸。

  【作者题外话】:新人报道!宝子们多多支持!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