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 第三章
  沈茯苓很快带着小六回去进行部署,路上小六探头探脑的开口,“二当家,这清风寨的大当家这么年轻啊?”

  沈茯苓嘴里叼着根草,心情颇为愉悦,“你二当家我还十三岁成了咱黑虎寨的一把手呢。”

  小六挠了挠头,讨好开口,“那还是二当家的你厉害。”

  “不过,”小六有些犹豫开口,“这事就这么简单的成了?”

  沈茯苓脚步一顿,但她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步调,“虽然我也觉得顺利的有些不正常,但又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小六苦恼的抓了抓头,“行吧,都听二当家的。”

  沈茯苓回去部署完之后就会到房间蒙头大睡,她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合眼了,为了明日的万无一失,自然要养精蓄锐。

  虽还未到花朝节,但街上的气氛已经好起来了,南宁朝对待女子还算宽容,但花朝节更是女子们最喜欢的节日,当今圣上不日得了一位小公主,亦是皇帝的第一位公主,皇帝大悦,普天同庆。

  今年的花朝节,也是因为公主的诞生,所以格外隆重。

  这次欧阳家从这一代路过,便是为了赶上花朝节,这才出此下策。

  沈茯苓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沈茯苓换上了黑色的精装,带上了面巾,因为她这张脸实在太有辨识度,所以她遇上这种大世家时会选择遮挡面容。

  也是防止被漏网之鱼认出然后惹来大祸。

  月亮慢慢爬上山头,沈茯苓带着黑虎寨的众人与清风寨的众人一同前往欧阳家饿得必经之路。

  不知道是不是沈茯苓的错觉,她总觉得今夜李顽看她的眼神总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等的时间太久了,早春的夜不比冬日的夜温暖几分,沈茯苓出门前厨房的孙大娘怕她着凉,给她灌了一小壶酒,沈茯苓哈了口气,从暗袋中掏出酒,扯下面巾,抬头喝了一口。

  酒液从她的嘴角滑轮,顺着她洁白的脖颈流向下,路过她的锁骨,继续深入。

  李顽看着她,眼中神色深深。

  沈茯苓放下酒壶,被李顽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过了一会,李顽的目光让沈茯苓有些不好意思,她清了清嗓子,试探性的把酒壶递给了李顽,“大当家的?你也来一口?”

  沈茯苓当然只是意思意思,谁想到李顽真的伸手接了过去,一口就给她喝没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月光的错觉,沈茯苓觉得今日的李顽白的出奇,还有些,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就像是被阴冷的蛇给盯上的感觉。

  沈茯苓如实想到。

  李顽看着她,慢慢开口,“多谢二当家款待。”

  真是疯了。他怎么就鬼迷心窍,接过了她喝过的酒,还喝干净了。

  李顽皱了皱眉。

  定是这春夜料峭,让他都觉得冷的彻骨。

  三皇子府。

  “三殿下!三殿下!”太监小顺子扯着嗓子叫着,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他口中的三皇子正衣裳半解,同书房伺候的奴婢行那不苟之事。

  小顺子闯进来,他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与那小奴婢翻云覆雨,“没什么重要的事就给本殿下滚出去!”

  小顺子扑通一声跪倒地上,“三殿下!欧阳家主派人传信来,说您要的那批货……被土匪劫走了!”

  三殿下这时终于有了反应,他一把推开身下的小宫女,跑两步跨到小顺子面前,扯着他的衣领,俊美的面容扭曲,“你说什么?”

  小顺子被他吓得不敢说话了,结结巴巴饿得开口,“欧阳…家主…家主说…您要的东西,被…被…被土匪劫走了…”

  三殿下嘴角露出一模癫狂的笑容,“土匪?好一个土匪!真是天大的胆子!敢动我的东西!”

  三殿下的目光阴恻恻的盯着缩在床角落的小奴婢,“给我传令下去,派禁军现在就给我去找!给我把那窝土匪都杀了!把本殿下的东西给本殿下带回来!”

  小顺子唯唯诺诺的说了声是,屁滚料流饿得就离开了。

  三殿下转身走向躲在角落涩涩发抖饿得小奴婢,“乖乖,过来。”

  小奴婢吓得发抖,“殿下,求殿下饶命,三皇子妃会要了奴婢的命的,殿下,请殿下看在奴婢从小伺候您长大,饶奴婢一命。”

  “春桃,本殿下怎么舍得让那个毒妇动你呢?你可是,本殿下的心肝,本殿下养了你这么多年,你让我怎么放过你?”

  这边沈茯苓和李顽把欧阳家饿得货物与珠宝一分,小六带人回黑虎寨,李顽也准备带他的人回去清风寨。

  “二当家怎么这么晚了还要下山?”李顽看着沈茯苓下山的身影,微微皱了皱眉。

  “我们家二当家要下山去给我们大当家和夫人报个信,夫人与大当家不日就去了江南,所以我们寨子里的事都交到了二当家手上。”小六热心的给李顽解释道。

  “当然,这不花朝节要到了,我们二当家也是个女子,到了适婚年纪,前些日子被我们大当家夫人还有大当家催了催。”

  “您也知道,我们大当家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我们夫人可是当年李家的千金小姐,虽说我们二当家武功高强,但我们夫人不愿她一辈子都在刀口舔血的生活,也无法说服二当家,谁也不服谁,最后各退一步,二当家下山挑个她喜欢的夫君,回来寨子里继续做土匪。”小六笑得有些腼腆,“这咱们黑虎寨与清风寨也算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了,如果咱们二当家这次能带来一个压寨夫君,大当家的记得带弟兄们过来吃喜酒啊!”

  这话一说,黑虎寨的人都哈哈哈笑了起来。

  “二当家就没想着在黑虎寨里挑一个?”李顽挑了挑眉,开口问道。

  “唉,别提,我们这些莽夫谁配的上二当家。”小六笑得有些酸涩,“咱们二当家那生的是花容月貌,天上的仙女都未必比得上,哪是我们这些小喽啰可以觊觎饿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