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 第二章
  清风寨内。

  “公子,为何要接见黑虎寨那几个乌合之众?”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对着黑暗处拱了拱手,恭敬开口道。

  黑暗中坐了一个身姿挺拔之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手中的黑色檀木佛珠,只是在黑暗中他的肤色格外苍白,有种说不出的诡秘之感。

  “呵…”低沉的男声轻笑,“有人送上来替我们做代罪羊,为何不见?”

  “公子您的意思是…”

  “嘘…”黑色檀木佛珠在那只骨节分明的手间转了一圈,“李顽,好好待贵客。”

  青年拱了拱手,“属下这就去做。”

  沈茯苓和小六这才被引了进来。

  沈茯苓不动声色的观察起了屋子里的陈设,古色古香的家居素雅,点缀屋子的也是一些古玩字画,浮雕的屏风摆放在飘动的帷幕之后,压根不想个土匪窝,说是那家公子的书房,都是有人信的。

  这清风寨,可真是不简单。

  沈茯苓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对坐在正前方的青年拱了拱手,“久闻清风寨同寻常的寨子不同,如今可算是开了眼。”

  “万万没想到,清风寨的大当家竟是这般年轻的英雄豪杰。”沈茯苓有事相求,马屁拍起来没完没了,奈何肚子里没有啥墨水,说完这两句话后就一个劲的笑起来。

  “二当家缪赞了,我算不得什么英雄豪杰,倒是二当家,年纪轻轻,巾帼不让须眉,实属让李某佩服!”李顽笑着摆了摆手,“二当家不必客气,快快请坐。”

  沈茯苓也不和他客气,拱了拱手,便坐到了梨木红椅上。

  “不知二当家深夜来访,有何贵干?”李顽笑了笑,慢悠悠的低头抿了口茶。

  “我有一条财路,想请大当家同我一同开一开。”沈茯苓食指敲了敲桌面,少女眼中的野心在昏暗的灯光下未曾暗淡半分,“清风寨非凡,和我们黑虎寨合作,绝对不会让您吃亏的。”

  “二当家可真是…”李顽哑然失笑,“不知道二当家的这条财路,怎么开?”

  沈茯苓看了看四周,确保只有他们三人,这才慢慢开口,“我有消息,欧阳家此次进京,要往此处行。”

  “可是江南第一富豪,欧阳世家?”李顽微不可微的皱了皱眉,眼神偏向屏风一侧。

  “正是。”沈茯苓敲了敲桌,“富贵险中求,这欧阳家与朝堂不少贪官污吏勾结,私售官盐,拐卖妇孺送到达官贵人身边,以供享乐。”

  沈茯苓说到这里声音都带上了怒气,“这群畜牲,我黑虎寨忍他们很久了。”

  李顽微微笑了笑,没有置之一词,半晌才开口,“二当家是性情中人。”

  “为民除害,强者,不就是为了保护弱者,才配的上强者的称号?”沈茯苓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因为黑虎寨在这一代确实是官府派人来围剿了几次也未曾攻下他们半个上头的存在,平日乐善好施,寨中纪律严明,在百姓口中名誉极好,在百姓心中比地方官更为敬重的存在。

  “说的不错,二当家如此侠胆义肝,令在下敬佩不已,这条财路,同二当家一同开,在下是放心的。”李顽故作深沉的思考了片刻,这才缓缓开口说到。

  “那明日子时,大当家率上清风寨的弟兄,我们在黑虎寨前的树林碰头。”沈茯苓也是个爽快人,三言两语就约定好了时间,两人一拍即成。

  “夜已深,茯苓不打扰大当家了,今日多有失礼,事成之后,再为大当家送上厚礼。”沈茯苓利落起身,拱了拱手,示意小六跟上,转身离开了。

  待沈茯苓彻底离开了清风寨之后,李顽这才从主位走下来,对着屏风之后低头开口,“公子,这女土匪的目标竟然也是欧阳世家。”

  “除了欧阳世家,黑虎寨有什么劫不下来?”屏风后传来低沉的笑声。

  “可是公子,如此看来,那三皇子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自然要追查起来的,那到时候怎么办?”

  “李顽,成大事者,心要狠。”只听得见绸缎摩擦的声音,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挑起帷幕,苍白的皮肤见黑色檀木佛珠松松垮垮环绕着,一张同样苍白的脸出现在李顽面前。

  他面色苍白,黑色的眼眸比深夜更加深沉,红润的嘴唇轻笑,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与一种蛊惑人心的感觉。

  “你觉得三皇子殿下若是知道是黑虎寨和清风寨做的,会放过黑虎寨和清风寨吗?”俊美青年微微一笑,“清风寨,我就没打算让他继续存在。”

  “如今天下不平,皇帝已经有了要清除匪患的意思,与其等那是有人插手,不如我们自己先解决了这个把柄。”俊美青年挥了挥袖,坐到了刚才沈茯苓坐的位置,他拿起刚才李顽为沈茯苓准备的茶,沈茯苓未曾动过。

  茶已经冷了。

  俊美青年垂下眼眸,“这女匪倒是胆识过人,可惜了。”

  李顽明白他的意思,沉默不语。

  三皇子最是意气用事,如果知道是黑虎寨和清风寨的人劫了他的东西,一定会想方设法报仇,清风寨尚有公子从中周旋,但那黑虎寨……怕是凶多吉少。

  俊美青年低头浅浅抿了一口茶,漫不经心放下手中的茶杯,“东西拿到手之后,带上我们的人撤退,我会提前安排一些山匪到清风寨里。”

  李顽低头恭敬开口,“是。”

  俊美青年起身准备离开,走到了门口,却又微微顿住了,“记住,把一切线索都推到黑虎寨身上,不必留情。”

  李顽再次点了点头,“属下遵命。”

  他向来知道公子是个冷心冷肺的人,只是没想到。

  只是可惜了,那黑虎寨的二当家。

  李顽又想起昏黄灯光下少女明艳动人的脸,闪闪发光的眼眸,虽然不施粉黛,但也难掩倾城之色。

  那是是个男人见过都会对她产生恻隐之心的一张脸。

  不过…李顽叹了口气,只怪她今生命不好,偏生成了土匪的女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