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请公子斩妖 > 第十五章 原来是我吗? 【求月票!】

第十五章 原来是我吗? 【求月票!】

  监城司里,一众逃犯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全都涕泪俱下、战战兢兢,他们全都是当时与楚梁同牢房的犯人。

  飞龙坞的人劫狱的时候,他们趁乱一起逃脱。

  本想着监城司人手不足,只要出城的动作够快,总有机会能逃掉一部分。

  谁曾想居然会有大批的蜀山修行者从天而降。

  蜀山派不知为何出动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帮忙抓捕,半个上午就将所有逃犯都抓了回来。

  除了去往飞龙坞的巫清风与楚梁,其余人都已经在这里了。

  相信司律长老再追查一段时间,应该找到飞龙坞去也不成问题。

  司律长老如同催命判官一般,面冷如铁,坐在上首漫不经心地说着令人恐惧的话:“反正你们如今成为逃犯,罪责肯定要加重。如果不能说出有用的信息,那不如就帮你们重新投胎,开始新生活。”

  底下的逃犯从前也多是悍匪恶霸地头蛇的出身,但恶人之所以恶,就是因为他们没有遇上更恶的人。

  此刻面对着司律长老,他们一个两个哭的都是如丧考妣。

  司律长老的话也没人觉得是虚张声势,城主大人都在她的帮助下说重开就重开了,何况是他们这些逃犯。

  但是除了楚梁被那个巨人带走,也没人再说得出什么有用的。

  多亏在这个时候,楚梁自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司律长老!弟子在这!”

  “嗯。”司律长老这才抬眼。她身后的姜月白也目光—亮。

  “弟子先前离开大牢,遇到点事情耽搁了,这才来得及回转,让长老担忧了。”楚梁说道。

  他也确实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大的阵仗。

  仙门纠集弟子冲撞州城,可是朝廷极为忌讳的事情,这趟造成的影响可能没那么容易消弭。

  等等。

  边上跪着那个不是马监城吗

  再等等

  被随便扔在墙角的那两具尸体,怎么那么像苏省和苏威这一对父子。

  他惊讶地抬头看着司律长老:“这……”

  司律长老面色稍微缓和,“回来就好,这里的事情都料理好了,不用你操心。”

  楚梁看着满地喜极而泣的犯人和血迹斑斑的现场,一时间有些失语。

  您管这叫‘料理好了’。

  这不就是把该杀的杀了、把该捆的捆了,麻烦的都在后面吧看不出您老一把年纪,怎么办事儿跟我师尊似的。

  咦?

  想到这里楚梁瞬间恍然,算是知道师尊平时的路数都是跟谁学的了

  她自小跟随司律长老生活,是在这般耳濡目染之下长大的。

  这简直就是血淋淋的教训,告诉我们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是多么的重要

  当然这也都不是该他操心的事情,司律长老看起来倒是洒脱,反正楚梁回来了,就叫人将马监城和剩下的逃犯全都放开。她准备回蜀山了。

  马监城看着这一地的狼藉和围观的群众,也是要欲哭无泪了。

  这些蜀山的凶神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一番大闹算是结束了,

  那自己怎么办?

  正当他思忖的时候,就听天风呼啸,一只长羽华丽、贵气十足的白羽金鸾只云端落下,来到了监城司的外面,惹得人群阵阵惊呼。

  旋即,一位身着锦衣的年轻宫人走了进来。

  马监城一看,顿时露出喜色。

  闹了大半天,宫里终于来人了。

  想必是宰相出马上奏,这事儿肯定已经惊动陛下了,终于有人能给自己做主了

  他忿忿地看了司律长老一眼,心想就算你再凶神恶煞,面对皇城使者总不敢凶了吧

  就见那宫人率领一队御前侍卫踏进场间,面无表情,尖着嗓子道:“圣上有旨意。”

  “念。”司律长老一声顿喝,冷冷打断他的长音。

  那宫人赶紧戛然而止。

  她还真敢马监城赶紧又低下头,但心里还是补了一句你就放肆吧,等陛下的怒火降临,看你几时完等着

  而后那宫人便展开一张黄旨念道:

  “梧安城主官苏省贪赃枉法、草管人命、罪大恶极,虽已身死,仍需罚没家产、追查同党梧安城监城官马贲与其沆濯一气、危害地方,带回监国府受审,不容有失蜀山门下助宰相诛贼有功,后有重赏,钦此。”

  随着他每多念出一句话,马监城的笑容就僵硬一分,到最后完全消失。

  啊…原来是我完了吗?

  前来支持的一众前代弟子就地散去,回转蜀山的队伍只剩下司律长老和两个小的,楚梁也终于说出了心中的好奇。

  “长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杀了朝廷命官,反而……”他出声问道。

  “具体缘由我也不知道。”司律长老摇摇头,“但是想来肯定是与你师尊有关系,她此刻正在皇城之内,就更是如此了。”

  “我师尊”

  “不错。”司律长老道,“我们蜀山与朝廷的关系先前一直不算好,但这几十年来不担心,就是因为有她在。”

  有个法外狂徒在才更应该担心吧,楚梁更加纳闷道:“我师尊有这么大面子……”

  司律长老沉吟了下,道“此事讲给你倒也无所谓,只是其中涉及皇室的一桩秘辛,你不要外传。”见她神情严肃,楚梁便也认真起来。

  “其实你师尊的父母,是八十年前禹朝的明德太子与珞瑜公主。”司律长老缓缓说道。

  八十年这个时间对楚梁来说颇为久远,但是对她来说倒也算不上厚重,所以说来很是随意。

  楚梁虽然没听过这两个名字,但是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皇子和公主啊

  敢情师尊是近亲结婚生的,难怪她头脑额,难怪她血脉如此强大。

  “当年荧惑妖人在禹朝宫廷之内作乱,他们认准了互相早有情愫的太子与公主,让这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妹结合,并以此时来要挟明德太子,逼他刺杀当时的皇帝,好家伙,家庭***戏。”

  楚梁的耳朵支棱起来。

  “那一夜里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但最终的结果是明德太子刺杀失败,朝堂与宫廷中的荧惑妖人都遭到血洗,珞瑜公主也被嫁到西域和亲。”

  司律长老继续讲道:“可是珞瑜公主到达西域之后,却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她不敢声张,怕有人要来害这个孩子,只敢告诉当时送亲团的领头人也是她的授课之师,孙守瑜。”

  这个名字楚梁倒也听说过,就是南北散人中孙老的大名。

  当时蜀山峰会这老两位也来到了现场,他还随着师尊见过几次。

  “这个消息若是在那个时候传回朝堂,必定会引来皇室的诛杀,可一旦使团到达西域,那定然难以遮掩。”司律长老顿了顿,露出了一种看到脏东西的表情,孙守瑜就找他的狐朋狗友黄某帮忙。

  楚梁则露出了想笑不敢笑的表情。

  不用说,这黄某自然就是黄老了。

  黄某便去往那西域小国为其占卜国运,样样准确。

  之后说国王与珞瑜公主命格相冲,最好另建立行宫将她安置在国土边境,不要见面。

  用这样的方法,才免去了珞瑜公主入西域王宫,他们一直在那里看护,直到阿凤出生,也算是他们俩一起做过为数不多的人事儿之一。”

  “可接下来就又不是人事儿了”司律长老话锋一转,“珞瑜公主无法将孩子带在身边,他们两个老男人,不知道怎么养孩子,竟然找到了我,他们不知道,难道我就知道了吗?”

  楚梁闻点点头,您说您不知道我是信的。

  看师尊现在这个样子

  想养得再差一点都不容易。

  “只是他们也说留在自家怕惹来皇室怀疑,我这才勉强收下,将她抚养长大,她自幼顽劣,真不知费了我多少心。”

  “直到二十年后的仙门大会,阿凤和姜天阔、晏道人他们那一批,打服诸仙门、惊艳禹都城,闯出了不小的声势,皇族的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精纯神火命。”司律长老道:“他们问我她是哪来的,我说捡的。”

  楚梁笑了笑,“是您老的风格…”

  “之后有一个人找到了蜀山。”司律长老的声音逐渐低沉:“是当年的明德太子。”

  wap.

  s..book540422920538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