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请公子斩妖 > 第六十四章 讨公道

第六十四章 讨公道

  楚梁回到银剑峰,很仔细地翻阅了一下蜀山律册。

  关于红棉市的段落不多,至于什么摊位费的,更是仅有一条。如果是售卖大型货物、占据了极大空间、影响红棉市正常秩序的,需要缴纳一成摊位费。

  自己的果茶摊位仅仅是排队而已,显然不在此列。

  还有关于罚款,如果多次催收拒不上缴摊位费,才需要将全部收入作为罚款。

  自己的行为显然也不在其中。

  方才他不了解这些规矩,也担心对方趁机寻衅动手,所以没有与司律堂弟子争辩。但此时回来查清楚,显然对方的所作所为都是不合理的。

  经过一番分析之后,楚梁确认了一个结论。

  自己被人欺负了。

  而且有理由怀疑对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于是他来到了师尊的小阁楼。

  等了大概一个时辰,才有一道火光落地,帝女凤面色阴沉地归来。

  今天她本来就有火气,每次诸峰开会她又免不了与人吵架,现在肯定心情不好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看见楚梁,她还觉得有点纳闷,以往自己气不顺的时候,这个徒弟绝对第一个躲得远远的,怎么今天还迎上来了?

  “怎么了?”她问道。

  “师尊。”楚梁一脸平静地道:“我被人欺负了。”

  “嗯?”帝女凤皱了皱眉,脸上颇有些难以置信。

  楚梁大概讲了一下,自己去红棉市摆摊被无理由收钱的事情,又分析了一下蜀山律例,最后总结道:“这种行为是毫无疑问的勒索。”

  帝女凤摆摆手,“我没听懂你说的什么蜀山律例,我就问你……是占理吗?”

  楚梁断然答道:“绝对占理。”

  “呵……”帝女凤目光微妙,摇摇头,片刻之后居然抑制不住地笑了,“哈哈哈……”

  “云遥峰是吧?”笑了一会儿,她转过身,大踏步走了出去,一边走还一边自语道:“真是难得打一次这么占理的仗……”

  楚梁追随其后,小步跟紧。

  ……

  帝女凤没有像往常那样张开火翼,一路火光冲天地前行,而是慢悠悠地飞到云遥峰那头。

  师徒俩悬在云遥峰的半空。

  云遥峰有数十名弟子,峰主阁楼周围环绕着诸多小木屋,红霞青山,依山傍水,建筑典雅,倒像是一座小镇,看的出经营得很用心。

  帝女凤俯瞰下方,深吸口气,陡然开口:“商书文,我查三个数,你给我滚出来!”

  轰——

  随着她这一声顿喝,云遥峰漫山树木叶片由青转黄,河水流动停滞一霎,一股热浪从天而降,峰顶所有人都感觉有一瞬间仿佛身处火场。

  喊完了,帝女凤才身形一坠,落在了峰主阁楼前的空地上。

  嘭!

  这一落,又是一股炽热浪潮。

  无数飞鸟逃离此峰。

  “帝女凤?”一声惊疑,一道白色身影自阁楼中飞出来,“你来干什么?”

  这是一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长衫云鬓,面白无须,目光清亮。如果不是眼神透着老成稳重,根本不像是上了年纪的人。

  此人正是云遥峰主,蜀山上有名的儒修商书文。

  “你云遥峰的弟子欺负了我银剑峰的弟子,我是来替他讨个公道。”帝女凤直视商书文,眸中带火,气势逼人。

  “原来如此……”商书文倒是颇为淡定,当即说道:“弟子之间具体是有何矛盾?是哪位弟子所为?你先告知我详情,我云遥峰弟子如果有错,那我肯定秉公处罚。”

  帝女凤瞥了一眼身后的楚梁。

  估计刚才楚梁说的细节她根本没记住。

  楚梁站出来,平静地对商书文施了一礼,“见过商师叔,是云遥峰一位姓张的师兄,在司律堂执事,他在红棉峰上无端对我进行勒索。”

  “姓张?司律堂?”商书文略一沉吟,便道:“那应该是张行远。”

  说罢,他轻轻伸出一指,虚空落笔,凭空写下张行远三个字,接着缓缓一推。

  但见原地风尘骤起,一阵旋风卷起落叶,呼呼作响,再一转眼,那股旋风之中已然出现了一个高大身形。

  带风尘散去,红棉市上那位司律堂弟子就此出现。

  看见这一幕,楚梁略微惊奇。

  这一手点名拿人的神通,大概又是儒教术法,在蜀山上着实少见。

  他只是感到惊奇,那位张师兄则是受到了惊吓。

  事实上,他方才就已经结束巡察,回到了云遥峰,正在自己的小屋里歇息。帝女凤出现吼那一声,他也吓了一跳。但是情知那不是自己这个级别该管的事情,他就也没有多想,正想出门看看热闹呢。

  谁知道再一转眼,自己就被师尊抓了过来。

  看见楚梁那一刻他才惊觉,原来他是帝女凤的徒弟?

  这是来给他报仇的?

  他脑海里隐隐约约的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自己可能摊上事了。

  “张行远,我问你话,你如实回答。”商书文沉声道。

  其实他也颇为无奈,这种寻常弟子间的小摩擦,那里算得上什么事?如果是旁的峰主,可能根本不会在意。可那是帝女凤啊,就算明知对方小题大做,他也完全不敢怠慢。

  他是后来加入蜀山的,对于帝女凤早年间的凶名只是有所耳闻,体会不深。但也见识过帝女凤多次与诸峰首座王玄龄交锋,丝毫不给面子,知道这绝对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是。”张行远战战兢兢。

  “你今天是否在红棉峰见过这位师弟,还对他进行了勒索?”商书文指着楚梁问道。

  “绝对没有啊!师尊!”张行远扯着嗓子,大声辩解道:“我在司律堂执事,所作所为都是按蜀山规矩来的!哪里敢……敢那样。”

  商书文闻,看向帝女凤,温声道:“这其中可能是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进去坐下详谈。”

  “呵呵……”帝女凤微微侧头,眼神玩味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没听清我刚才说的话啊?我说,我徒弟被你徒弟欺负了,我是来替他讨公道的。你不会以为,我是来找你查证的吧?”

  “小辈之间有矛盾也很正常,张行远在司律堂执事,确实容易与寻常同门有争端,咱们进去坐下细理一番,分清对错就好,倒也不必伤了和……”商书文缓缓说道,伸手指着身后的阁楼。

  可是,没等他说完。

  帝女凤就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然后,打了个响指。

  啪。

  一点火星凭空出现在那座阁楼中,刹那间化作一团滔天火海爆开。

  轰——

  一声响指,阁楼爆炸。

  一朵蘑菇云升上云遥峰的半空。

  再也进不去了。

  “你做什么?!”商书文瞳孔紧缩,显然也是惊怒交加,完全没想到对方行事居然会如此粗暴。

  “我已经跟你说第三次了,我来替我徒弟讨公道。”帝女凤侧着头,半只眼看着他,目光深邃,“我不想再多废一句话。”

  “可你连事情都不谈清楚,怎么能分清公道?你……”商书文毕竟是读书人,乍遇见这种事,虽然很难保持体面,但要他和帝女凤一样翻脸也做不到,何况他自知翻脸也打不过,只能怒斥一句:“你这根本就不讲道理啊。”

  “嘁。”帝女凤对此只有一声冷笑。

  那睥睨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是第一天知道我不讲理吗?

  看她双指摩挲,似乎随时酝酿着下一次爆炸。建设一座山峰可能要很久,但是毁灭它,只需要一眨眼。

  “罢了,我也不与你争论。”商书文压抑着眉宇间的怒气,一挥袖子,看向楚梁,“他勒索你多少剑币,还给你就是了。”

  之所以看向楚梁,是因为他觉得帝女凤简直不可理喻,不想与她交流。而她这个弟子看上去模样斯文,讲话也条理清晰,像个老实人,应该不似师尊那么无赖难缠。

  于是,老实孩子楚梁在商书文的注视下,看了一眼旁边的张行远,又看了一眼自家师尊帝女凤。最后带着一脸怯生生的小表情,缓缓开口道:“五……万。”

  s..book540422608022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请公子斩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