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 149 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第 149 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他不是我的omega。”

  危岑没有用精神力传音的方式说出这句话,他直接开口,低沉的声音在海底荡漾开来,听在纪嘉木耳中已变得格外沉闷。

  危岑未掩饰语气之中的坚定,一句简单的话语却听得纪嘉木心头一震。

  “他不是我的omega。”

  不知为何,看着纪嘉木略显呆滞的面容,危岑下意识地再次重复道。

  危岑并不喜欢,或者说十分讨厌谁是谁的什么的这种说法。

  纪嘉木提及“你的omega”瞬间让危岑想起当初他与叶昀定下所谓的三个月的强制婚约时,沈汐为了说服他说出的那一番话。

  那时,沈汐便说过,当alpha与omega真正成婚后omega就等同于alpha的所有物。

  如今再次听到这相似的说法,危岑本能地抗拒着。

  一个人成为另一个人的所有物,这种关系在危岑看来是极为病态的。

  拥有这种想法不仅仅是因为他上一世也以生化人的姿态成为林枫的“所有物”的原因,即便没有上一世,危岑依旧不会认可将一个人当作一件物品的说法。

  纪嘉木百感交集,如果说刚才他可惜自己没能早点遇上危岑是带着些玩笑意味的话语,那么他现在是真的如此认为。

  感慨之余,纪嘉木愈发好奇危岑口中的“他”是谁。

  到底是谁这么幸运能让危岑这样的一个alpha放在心头上尊重。

  不过,纪嘉木能够感受得出危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想了想,纪嘉木将话题转移到那个冲着他们来的omega身上。

  “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对方来者不善,那么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对付他?”

  危岑收敛起对所有物一词的排斥,思索片刻,说道,“先前我以精神力压制那人时已经大概判断出那人的实力,他的精神海强度应该在百星左右,阶级不到聚星三重,以他的实力并不是我的对手。但我不认为他会在这里直接对你或者对我下手,很有可能他会故意……”

  危岑眼前闪过对方痴迷的眼神,语句立马一顿,眉头也不自觉地皱起,“接近我们,然后利用我们达成一些事情。我们最好先弄清楚他的目的,再来考虑如何对付他。而且,他身后不止一人,我需要用他来引出洛羽星其他对我们不怀好意的人。”

  他来这里除了是来接受惩罚的,更是准备养好身体,然后借以星海来锻炼加强实力的,危岑不想因其他琐碎之事影响到他的修炼。

  如今有主动跳出来的“鱼饵”,危岑不可能不利用。

  海水遮掩下所有的密谈,危岑再次回到海滩上时,暴走的精神力已服服帖帖的回归他的精神海内,他周身气势不再令人压抑。

  危岑探入精神海内,发现自己的精神海的状态平静许多,星辰静静悬浮,精神海造就的海面偶尔掀起几道风浪,不过很快又平息下去。

  虽说损失了部分从纪嘉木那里得来的精神力,但归功于这一次的爆发,原本稍有排斥的精神力融合,倒是省去他吸收消化的时间。

  精神海的平复也映照在身体上,危岑仔细检查一番,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距离完全恢复用不了多长时间,一个星期左右,他体内受损的星窍以及筋脉估计就都能够得以痊愈。

  照这样下去,他可以比预计的时间更加提前向边境军申请换向更深处海域。

  纪嘉木听了他的计划,也打算跟着他一起申请。

  纪嘉木的阶级为聚星阶六重,要不是怀有纪念导致其阶级下降,一开始也不该被分到500米深度的区域,现在他顺利生产,阶级逐渐恢复,要去更深处的海域同样没有问题。

  当然,进行后续计划的前提是处理好那个用着叶昀的外貌的人。

  有了先弄清楚对方的目的再下手的打算,危岑就不准备暴露他们已经知晓对方暗藏恶意试图接近他们。

  恰好他先前的失控有非常完美且合理的借口——前不久强行具现精神海导致精神海出问题,精神力失控——顺便也将他的“弱点”展露在对方面前。

  为此,危岑决定向那人道歉,然后说明情况。

  然而,有些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一对上那张熟悉的脸露出的不熟悉的神情,即便危岑的精神力已不再暴动,危岑依旧有些压制不住眼底的寒意。

  危岑停下脚步。

  他对叶昀太熟悉了,熟悉到无法接受有人用叶昀的形象做出不符合叶昀性格的行为举止。

  “你去对他说。”

  危岑以精神力传音给纪嘉木。

  纪嘉木落后危岑一些时间才浮出海面,他刚上海,精神海内就传来了危岑的声音,纪嘉木眨了眨眼,嗯?这是怎么了?

  看着危岑走过来时眼底藏着的寒意,纪嘉木察觉到危岑对那个omega的情绪有些不对。

  “对方做了伪装,用的是其他人的形象,应该是不想暴露真实身份。”

  很快,危岑向他说明情况时说过的一句话浮现在纪嘉木的脑海之中。

  纪嘉木眼睛一转,危岑是怎么肯定对方做了伪装?

  危岑是不是本就认识对方所使用形象的原主?

  一般来说,吸收了过多的精神力,只要不受到刺激就不会轻易地出现精神力暴动,危岑的精神海的强度极强,理应该更不容易暴动,可危岑和那人一个照面便被引起了精神力暴动……

  是察觉到对方的恶意所以受到了刺激,还是……

  因为那张脸所以受到了刺激?

  纪嘉木目光闪了闪,心中已有想法。

  纪嘉木压下心头的猜想,摆出一副有些无奈的表情走近林夕,随后在林夕怯生生的目光下饱含歉意地说道,“你还好吧?我是那家伙的朋友,刚才他不是故意要伤你的,他的精神海最近不太稳定以至于精神力暴动,对于你受到的伤害,我们真的很抱歉。”

  听了纪嘉木的话,林夕心情顿时明朗了几分。

  他就说嘛,危岑不该对他一个omega那么粗暴,原来是因为精神力暴动啊。

  “我没事,只是一点轻伤,不要紧的。”

  林夕故作坚强的摆手,他知道纪嘉木一向对看上去柔弱却性格坚强的omega有着同理心,他现在的形象十分符合纪嘉木交友的标准。

  见纪嘉木的目光因自己的表现更加柔和,林夕内心不屑于纪嘉木的轻信,表面上又露出了一个略带放松的笑容,“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我有些庆幸你的朋友是因为精神力暴走才伤到我的,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啊,我不是在抱怨你的朋友,我只是,我只是……”

  “我懂你的心情。”纪嘉木的声音温柔如水,仿佛能够扫去一切担忧,“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情,害怕自己一个omega会在这里遭人欺负,不过你不用担心,现在这里没有人会再次伤害到你。”

  林夕似乎被说中的心思,两眼微红,“哥哥,谢谢你的安慰。”

  纪嘉木:“……”

  听到那一声娇滴滴的哥哥,纪嘉木差点维持不住温柔的表情,说实在的,作为一个omega,他其实不太喜欢娇弱这一款的男性omega,他一直觉得,第二性别是omega并不影响他的第一性别是男性,过于娇弱的男性让他不太适应。

  纪嘉木勉强笑了笑。

  接下来,林夕像是找到了依靠一般,先是向纪嘉木诉说自己因为遭到自己的alpha的背叛才被送来洛羽星,又表明自己实力不算弱,但他不敢一个人在这里独处,希望纪嘉木能够成为自己的朋友,他愿意为帮纪嘉木完成任务。

  纪嘉木也顺着他的话,感同身受地说起了自己的遭遇,相似的遭遇让两人的关系迅速拉近。

  两人交换了姓名,纪嘉木得知对方叫“叶昀”。

  各有心思的双方都感到意外,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接近”的对方。

  在两人亲昵的交流中,夜幕降临。

  “请还未完成每日任务的人尽快上交足够的避水隐草。”

  第66号海域的沙滩上随之响起催促完成任务的警告。

  “糟了,我今天没有完成任务,”林夕一下子急了,抓着纪嘉木担忧道,“第一天就没有完成任务,我是不是会被格外惩罚。”

  他的话音刚落,一堆避水隐草落在两人面前。

  林夕目光直勾勾地转向将避水隐草放在自己面前的危岑,笑得有分甜蜜,他觉得,危岑是在帮自己。

  在他身旁,纪嘉木看一眼林夕,再看一样脸色过于平静的危岑,对自己先前的猜想更加肯定。

  危岑和这位“叶昀”所使用的外貌的原主必然认识。

  入夜后,众人从第66号海域的休息站中领取到自己的帐篷。

  危岑和纪嘉木,以及那位那护士和主刀的女医生的帐篷摆放在一起,林夕也将自己的帐篷搭建在纪嘉木的旁边。

  危岑用精神力筑起一层防御后,纪嘉木将从林夕那里得到的情报一一告知危岑。

  “咔嚓!”

  提及对方的姓名为“叶昀”时,危岑失手捏碎了边境军发放的杯子。

  危岑突然站起来,面无表情地掀开帐篷走入海滩。

  看着危岑稍显急躁的步伐,纪嘉木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叶昀……会是危岑在意的那位omega吗?”

  入了夜的第66号海域,温度骤降,危岑吹着习习海风,体内星辰之力的运转失了往常的频率。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那人自称叶昀时他会突然忍不住发火。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们,我可是聚星阶,你们要是敢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夜风带来omega颤抖的声音,危岑看向远处一人被其余四人围住的戏码,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

  危岑转身就要离开,余光却扫见对方被人逼退靠在一棵椰子树上无路可退。

  那张脸上的神情依旧无比碍眼。

  如果……

  危岑目光一闪,漆黑的双瞳酝酿出令人心寒的暗色。

  危岑为什么还不来救他!?

  林夕咬牙,极力克制自己才忍住直接剁掉身前四人的手的冲动。

  他何曾吃过这种亏!

  等到他要的东西都到了手,他是不会放过这些人的!

  就在林夕几乎要克制不住时,一道寒芒从林夕侧方射来。

  林夕眼睛一亮。

  “啊!”

  正在调戏林夕的其中一人顿时握住自己的一只手,惨叫连连,“手!!手断了!”

  另外三人吓了一跳,“谁在哪里!?”

  “危危危危岑!”最先看清攻击传来方向站着的那人的长相的人浑身一抖,话都说不清了,今天早上危岑精神力暴动带来的压力给几人留下阴影,一看见是危岑,四人赶忙要逃串。

  但危岑岂会这么容易放过他们。

  精神力涌动,如翻涌的海浪扑向四人,逼得四人纷纷后退。

  “刚才是哪只手碰过他。”危岑步步逼近,目光比极北的冰还要寒冷。

  没人敢回答,也没有人能在危岑的精神力压制下回答。

  危岑的精神海似乎依旧不太稳定,不仅仅是那四人,就连林夕也被定在原地。

  林夕丝毫没有感受到异常,只以为危岑因为自己受到欺负太过愤怒而无法完全控制精神力。

  “呵!”危岑冷笑一声,抬手向前一转,只见四人的手通通被无形的力量拽起。

  紧接着一阵骨骼摩擦的声音响起,每个人的双手都呈现不自然的扭曲。

  “砰!”

  最后,危岑单手一推四人猛地向后。

  其中一人撞向了那棵椰子树,撞击的力道之大,直接将椰子树撞断了。

  也不知道是意外还是什么,那棵被撞断的椰子树恰好倒向了林夕。

  椰子树上安装的监控设备在冲击下破碎,破碎的部分形成一道锋利的凸起。

  下一瞬——

  林夕被倒下的椰子树砸中。

  危岑的精神力抑制了林夕体内的星辰之力,林夕甚至来不及转过头去。

  “嘶——

  “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