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 148 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 148 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救救我!”

  被丢下的那人似乎是看见了危岑,一双被惊慌染红的双眸睁大了,在空中便已经不安地向危岑求救。

  危岑对上对方的视线,眼底瞬间弥漫起一抹冷意。

  “砰!”

  下一秒,重物落在沙地发出的沉闷声响响起。

  危岑没有任何要救人的意思,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直接摔在地上。

  对方身上只穿着套白衬衫和黑色长裤,被丢在地上,脸上衣服上都沾上了沙子,两鬓碎发凌乱,狼狈之中透露些迷茫,他在原地努力撑了撑,却发现自己无法起身,不得不“楚楚可怜”地看向危岑,再次向危岑求助,“同学,你能不能拉我一下,我好像扭到了脚……”

  只是,在危岑冷冰冰的目光下,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了。

  林夕:“……”

  林夕:“???”

  怎么回事?这家伙对omega不是很有爱心的吗?他现在都这么可怜了,这家伙怎么不来帮他?

  自己是哪里暴露了吗?

  也不对啊,他这才刚刚到,暴露的机会都没有。

  难道……

  这家伙不喜欢这一款?

  林夕内心满是疑惑。

  他来之前查过危岑的入狱记录,上面记录着危岑是为了保护一名女性还有一名omega不受他人侵犯而出手伤人,最终因防卫过当入狱,再加上危岑刚到第66号海域就为纪嘉木出头,林夕断定危岑是一个对omega富有爱心的alpha。

  只是到了他这里,温柔的alpha怎么就变了个样呢?

  不仅没有他想象中的温柔怜惜,反而冷眼以对。

  他这张脸长得明明挺好的,而且和纪嘉木的风格相似,俊朗又不失omega应有的精致,属于男人女人都会喜欢的长相,要知道拥有这张脸的那人刚到黑玫瑰就拐走了他的一名手下,林夕可不相信他那个手下不是因为脸被勾引走的。

  想到危岑为纪嘉木筑起手术室时的强势和冷峻,再对比现在的冷漠,林夕脸上伪装出的我见犹怜都快僵硬了。

  林夕却不知,他娇弱的模样让危岑眼底的冷意更浓郁了。

  即便危岑一眼就看出下方那个“叶昀”是谁伪装而成的,但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上出现不熟悉的神情,危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精神力外溢带来的弊端使得危岑在情绪不稳时,难以像往常那样不动声色。

  他冷冷地看着下方的“叶昀”,一股无名之火窜上心头。

  危岑从未在叶昀的脸上看到过这种矫揉造作、娇弱不堪的表情,这让他觉得莫名地厌恶。

  叶昀的脸上不该出现这样的表情。

  就算是前世他追杀叶昀最狠的时候,叶昀再狼狈也没有向他展露出如此懦弱的神情。

  危岑永远记得,浑身是伤却不肯倒下的叶昀用那双泛红的双眸愤怒且讥讽的目光看着他。

  那时他没有过多情绪,只有将叶昀解决的命令,现在在回想起,危岑承认叶昀的性格是他所见过的人当中最为坚毅的一人。

  同样是红色,伪装成叶昀的那人眼眶发红的样子就恶心得多。

  看着那片红色,危岑周身精神力浮动,眼底隐隐有星辰闪现。

  但这次与每一次危岑动用精神力时的状态不同,星辰快速旋转,闪烁的光芒透着黑意。

  这是精神力失控的前兆。

  精神核心破损,又一次性吸收过多精神力带来的弊端在危岑受到刺激时全面爆发!

  好在,危岑没有忘记手中的纪念,精神力阻断出绝对安全的区域保护纪念。

  不少在海滩上休息的人只觉心口一闷,一股看不着摸不到的压力突然袭来,让他们有些呼吸不畅。

  被强大精神力笼罩的林夕更加难受。

  他下急忙操控精神力与危岑对抗,精神力相触的瞬间一股狂暴的气息席卷而来,冲击得林夕的脸色刷得一下煞白。

  好强!

  隔着监控不觉得,实际遭受危岑的精神力的冲击后,林夕意识到自己远远低估了危岑。

  浮动的星辰在危岑周围疯狂旋转,他伴星落在林夕身前。

  受到精神力的影响,在林夕眼中,危岑下落的速度极慢,沉沉星辰之中,相貌出众的alpha缓缓靠近,带来浓浓的压迫力。

  强大,无法抵抗,以及……

  极致的迷人!

  一时间,林夕几乎要沉醉在危岑的气势下。

  危岑俯视被自己压制在地上的林夕,精神海内暴雨席卷,海浪惊起。

  你也配用这张脸!

  危岑最真实的想法已经在嘴边,却在看见对方抬头看来时眼底的痴迷时,所有□□的情绪骤然一滞,甚至于,整个思维都有瞬空白。

  下一秒——

  危岑转身跳下星海。

  散开的精神力也随之危岑沉入海中而消失,笼罩在林夕身上的压力一扫而空,林夕呆坐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危岑消失的方向。

  良久,他抬手轻捂自己的左胸,脸上泛起潮红。

  “危岑……”

  林夕轻念着危岑的名字,眼底的痴迷变得格外危险。

  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了隐瞒身份而用了另一个人的脸。

  另一边,危岑放任自己直直下坠,一直沉到海底。

  冰冷的海水在他身边涌动,浇灭他心底莫名的震怒,精神力受海底的压强的影响不再暴动,危岑找回了理智。

  他躺在海底,失神地看着上方。

  光透不进的海底漆黑而安静,是个极为适合思考的地方。

  危岑觉得自己的精神核心可能又出了什么问题。

  如果不是精神核心出了问题,他刚才怎么会控制不住精神力情绪失控,甚至有直接杀了那人的冲动。

  突然间接受大量的精神力有利有弊,他这一回实在是太托大了,只看见好处,没多在意其中的弊端,以至于差点在督察组的监控下再次伤人。

  而且,他都还未确定那个假扮成叶昀的人是敌是友,也不知对方的目的就贸然出手,这也太不应该了。

  危岑揉了揉太阳穴,精神海内传来的疼痛中又夹杂了失控后出现的刺痛,危岑默默运行《敛息决》,用外力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敛息决》的效果一如既往,很快,危岑心头最后一丝躁意也被他抹平。

  危岑仔细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

  危岑的记忆力很好,回忆时立马注意到那些先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他发现似乎从那个伪装成叶昀的人被丢下来开始,建设在第66号海域监控设备就没有按照预订的轨迹,多次额外扫向那人。

  第66号海域上的监控设备的轨迹第一次出现异常是在他刚来这里出手救助纪嘉木时,第二次便是刚才。

  监控设备两次的异变其中必有联系。

  对方是冲着纪嘉木来的?

  不对!

  应该不仅仅是冲着纪嘉木来的。

  危岑眯了眯眼,想起对方一开始看向他的那个眼神。

  对方的眼神之中带着特别的在意,并不像第一次见到一个人会有的眼神。

  对方绝对见过他,而且很有可能就是通过这片区域的监控设备。

  也就是说,那些藏在监控设备后边不想让纪嘉木顺利生产的人,因为恰好帮了纪嘉木一把,所以也盯上了他。

  那个伪装成叶昀的人就是来试探他的。

  危岑将一个个细节串联起,意识到对方来者不善。

  危岑唯一想不通的一点是,对方为何会以叶昀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

  不仅如此,危岑看得出来对方并不知道他认识叶昀。

  如若对方知道他认识叶昀,想必也不会用这么容易暴露的伪装。

  所以……

  对方选择的伪装会不会是一种巧合?

  但就算是巧合,对方肯定也遇见过叶昀。

  危岑的目光闪了闪,想起那人的形象,抛开对方的神态问题,从相貌上来说那人和叶昀根本是一模一样。

  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叶昀,不肯定伪装到这种地步。

  一个能够操控边境军对怀着孩子的人下手的人,危岑不认为对方是好人,叶昀与对方接触过,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如何。

  想到这里,危岑下意识地握住手腕上的监测手环,可惜,监测手环再也不会显示叶昀的位置。

  此时此刻,危岑还不知道叶昀距离自己只有一星之隔,就在落羽星旁的那颗死星黑玫瑰上。

  “发生了什么事?”

  纪嘉木本在努力采摘避水隐藻,突然感受到危岑的精神力有爆发的迹象,连忙顺着感应找到危岑,就见危岑失神地望着上方,状态有些不佳的样子,纪嘉木担心危岑,通过精神力询问道。

  危岑收回思绪,将被他一起带入海中的纪念交还纪嘉木。

  接着,危岑简单告知纪嘉木先前发生的事情,不过,在讲述的过程当中,危岑隐去了叶昀的存在,只说自己判断出来人心思不对,想要试探,却引得精神海暴动。

  危岑说得简洁,纪嘉木听了一阵后怕,“抱歉,我那个时候只顾着让你照顾念念,就一股脑就把精神力传给了你,没有想到会差点害了你。”

  “你不必自责,经过这次的爆发,你给我的精神力已和我自身的精神力彻底融合为一体,今后不会再有问题,说到底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语毕,危岑迅速转移了话题,“现在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为何会躲在这落羽星上,又是什么人在对你动手?”

  这些事要不是纪嘉木将精神力给了他后立马昏迷过去,危岑早就想问了。

  听到危岑的问题,纪嘉木的脸色一僵,眼底浮现些抗拒。

  危岑看出纪嘉木的为难,也不继续逼他,静静地注视着他等待他自己开口。

  为了纪念的安危,危岑相信纪嘉木会开口的。

  纪嘉木闭上眼,犹豫了好一会,终究是如危岑预料地那样选择将事情的原由说出。

  “你大概也猜到了,我是故意入狱躲到这里来的,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活下去,至于追杀我的人……”

  纪嘉木扯了扯嘴角似乎想露出个笑容,却失败了。

  “是我的前任未婚夫,也是念念的另一位父亲。”

  沉寂的海底,纪嘉木带着痛苦的声音通过精神力传开。

  “他叫苏景山,是利亚特星苏家以及天绝军团的唯一继承人,我和他曾经是未婚夫夫关系,只是……”

  天绝军团苏景山!

  听到苏景山的名字,危岑目光一凌,脸色瞬间阴沉。

  危岑记得很清楚,上一世,自己的右腿就是断在苏景山手上。

  那时,他正在追踪叶昀的痕迹,却不小心误入天绝军团在天秤星的一处基地,又恰好撞上了苏景山精神力爆发,被失去理智的苏景山缠上,最后苏景山断了他一条腿,而他彻底毁了苏景山的精神海。

  也是那一次过后,他失去了全部的身体,最后一条右腿也换成了机械足。

  “他的精神海是不是受过创伤?”

  危岑冷不丁地打断纪嘉木的话。

  纪嘉木沉默片刻,点了点头低声道,“他的精神核心破损了。”

  他之所以只通过危岑的精神海具现就看出危岑的精神核心破损,就是因为苏景山,连献出精神力的方法也是为苏景山所准备的。

  可惜,苏景山已经没有资格让他付出了。

  “如果你要对付他,我可以帮你。”纪嘉木垂眸,掩下眼中的情绪。

  危岑看了他一眼,直道,“不必,对付他只会让我身陷险境,你自己的仇,你还是自己来报。”

  听了他的话,纪嘉木微愣,随即莫名笑了起来,“危岑,你真不像是一个alpha。”

  几乎所有的alpha都认为omega是属于alpha的物品,一名alpha有权对其omega做出任何事情,而omega永远不得反抗。

  纪嘉木还是第一次从一个alpha口中得到对他想要报复自己alpha的这种念头的支持。

  “真可惜我没有早点遇上你,不然我是绝不会看上苏景山,”纪嘉木说着,察觉到自己这话说得有些暧昧,又补充道,“你别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只是感谢你对我的态度,不过我还是挺羡慕你的omega的,有你这样的alpha他一定很幸福。”

  纪嘉木说着向危岑手上的监测手环,这手环他曾经也戴过,三个月的强制婚约过后他和苏景山都将手环留下作为纪念。

  顺着纪嘉木的目光,危岑的视线落在监测手环上,反应过来纪嘉木话中的意思,危岑戴着监测手环的那只手颤了颤,危岑听见自己的声音,他说——

  “他不是我的om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