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 147 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第 147 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重活一世,危岑明白了感情是这世上最不可控却又最容易利用的东西。

  不过,在对感情的利用上,同样是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也是危岑为人处世一直以来贯彻着的原则。

  他需要组建军团,便以带领林业几人入学中央军校并训练他们提升实力,用以得到三人的崇拜;他看中陆翼风的能力,所以故意以赌约换取对方暂时加入新生军团;对于林雨凝同样,他早知道何有金会对林雨凝下手,却等待到最危急的时刻才出手,就是要让林清雅因此欠他一件重大人情,好为以后邀请林清雅进入新生军团做准备。

  甚至于他前世的手下、队友们,危岑也早已作出相关的计划,待到他们陷入危机时,他会出手相助并给予他们报仇的希望。

  他要做他们绝望之中最后的希望,只有这样才能够不再需要芯片的控制就得到对方的忠诚。

  危岑作出每一件事情之后,他都能预测到自己最后能够达成怎样的目的。

  直到这场意外的发生。

  救下纪嘉木,协助对方产子这件事对于危岑来说只是一次随手为之的意外,救人之前,他没有想过要得到对方的回报,所以当他的精神核心内多出一道印记时,危岑竟是不知如何处理。

  精神力印记分为两种。

  一种是他先前在塔克星虫洞比赛时使用过的,标记一人后,在精神力延伸范围内,能够感知到对方的方位、情绪波动、安危等状态。

  另一种,也就是他精神核心内出现的这种精神力印记,它代表着完全臣服。

  有此印记就等同于他前世被植入芯片带来的效果,对方已将一切都交到他的手中,从此之后,他可以随意操控对方。

  而要留下这种精神力印记其实并不容易,首先留下印记者的阶级和精神海强度都必须高于被留下印记者,其次必须是自愿,最后该印记一经留印便无法取消。

  除非是专门培养出的死士,几乎没有人会对另一个人比自己弱的人使用这种精神力印记。

  得到对方的精神力印记,危岑就知道对方的精神海的强度不弱,至少有超过百星,阶级也在聚星六重,虽说对方的精神海强度实际低于他,但对方直接将全部的精神力转移给他,这就使得那道精神力印记成功落下。

  相较于对方的年龄,对方现在的实力可以说是极为出色,加之对方的毅力,危岑相信对方未来能够达成的成就不会太低。

  就这样一个人,竟轻易地对他献出未来。

  在危岑的想法中,仅仅是救下对方及孩子,完全不足以对方付出此等代价。

  大量精神力涌入让危岑精神海上的伤势得到有效的修复,就连精神核心上龟裂的痕迹都在减淡,等到这些精神力完全被他吸收后,他的精神核心上的破损必然恢复许多。

  除了与叶昀进行精神海共振以外,危岑精神海内泛起的疼痛从未如此服帖过。

  但纪嘉木的臣服给危岑带来的不是欣喜,而是浓浓的不解。

  “这值得吗?”

  “当然值得。”昏迷两天才缓过来的纪嘉木听着危岑的不理解,他戳了戳怀中孩子的鼻子,又看了眼换上防水囚服的危岑,同样是这套服装,其他人穿上后神情不是怨念就是颓废,唯独危岑将其当做一件普通的衣服穿着,纪嘉木的笑容格外温柔,“不管是他,还是你,你们都值得。”

  或许,先前做出选择时他可能是因为情绪不稳而一时冲动,但被危岑问道值不值得时,纪嘉木确定了自己的选择。

  这位年轻的alpha是个好人。正是因为打心底觉得帮助他只是一件小事,所以会认为落下精神力印记的他付出太大代价。

  危岑他听懂了纪嘉木的意思,纪嘉木认为他值得纪嘉木付出剩下的人生。

  可他们本是陌生人,纪嘉木凭什么这么认为。

  瞧着危岑依旧凝重的脸色,纪嘉木摇了摇头反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不值得呢?如果没有你,我也许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念念更不会顺利出生,是你救了我们父女两,给了我们活下来的机会,于是我把我的力量交给你,这再正常不过。”

  “更何况,”纪嘉木停顿一瞬,笑了笑,语气更加柔和,“我需要你。”

  他说得真挚,说话时一双漂亮的猫眼直勾勾地盯着危岑,配上他苍白却精致的面容,本该轻易地引起其他人的怜爱,偏偏危岑不为所动。

  危岑根本没有接收到纪嘉木的暗示,甚至因此微微皱眉,仔细思索纪嘉木说这句话的缘由。

  危岑想起了这几天时不时传来的被窥探的感觉,以及纪嘉木生产时他发出通知却无人回应的事实。

  的确,若非他的存在,哪怕纪嘉木顺利生产,也很难保障父女皆平安。

  “噗,我果然选对了。”

  见危岑皱眉思索,纪嘉木噗呲笑出声。

  本来他还担心这么早就将他的目的暴露给危岑会让危岑对他不满,结果,他的眼光是真的很好,在即将坠入地狱前竟然让他遇到这么纯粹的一个人。

  危岑抬头看向纪嘉木,更加不解。

  危岑拥有纪嘉木的精神力印记,便可以感应纪嘉木的任何情绪变化,不过,危岑抗拒这种感应。

  主动感知分析他人情绪变化以获得相应情报,和被动全面了解一个人的情绪变化不一样,后者让他想起上一世被制作为生化人的经历。

  对上危岑深沉却无丝毫恶意的双眸,纪嘉木再无负担,将自己的心思说出,“你应该也发现了,有人不想让我和念念活着,现在我因为生念念实力不足原本的十分之一,所以我必须找人庇护,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选择。”

  “而且,要让念念安全度过初生期,就必须得到她另一位父亲的信息素的滋养,但我没有这个条件,只能另辟蹊径,以精神力的影响代替信息素,这也是我为什么会交出我的精神力的原因。”

  omega生产后,是有权利提出申请请求暂停惩罚,然而,对于他来说,落羽星比外界要安全太多。他不能离开落羽星,为了自己也为了念念,他必须借助危岑的力量。

  “危岑,你以为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实际上,我是在利用你。”

  说完最后一句,纪嘉木低下头等待即将到来的指责。

  “你是在利用我……”

  危岑重复着纪嘉木的话,眸色沉了沉,却没有因此而恼怒。

  这样才说得通。

  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地给出超出理应该范围的代价。

  纪嘉木用精神力印记换取庇护,也算是一种等价交换。

  当纪嘉木的行为沾染了利用,危岑反而能够理解了。

  “既然如此,我会如你所愿庇护你和你的孩子,不过我不会在这呆多久,在我离开之前你最需要做的事是恢复你的实力,我不想我花时间花精力,最后什么都没得到。”

  危岑直白地说道。

  闻,纪嘉木诧异地抬头,这孩子的想法……

  是不是有些不太对劲?

  正常人会因为对方利用自己而放松警戒吗?

  还有先前的认为的不值得……

  纪嘉木眼底闪过一抹复杂,这孩子以前到底过得是什么日子才会让他变得像现在这样自轻!

  明明是真心作出的善事,却硬要看成所谓的利益交换。

  大概是才生过纪念,纪嘉木的心软了很多,他对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产生了心疼的情绪。

  危岑并不知道纪嘉木的想法,他见纪嘉木半天没有回应,又说道,“你的回复呢?”

  “不用担心,给我一个月我就能够恢复。”纪嘉木抿了抿唇,犹豫下,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

  他和危岑几乎还是陌生人,他说的话不会让危岑信任,而且危岑需要的是心理治疗师,他没有相关的知识,不应该随随便便开口否则万一没有改变危岑的观念,又让危岑的心理状态变得更严重。

  担心自己的情绪会暴露自己的想法,纪嘉木把纪念塞给了危岑,自己则打算去完成惩罚任务,“对了,前几天是你帮我完成的任务,现在换我来,你就帮我带带念念就好了。”

  危岑感受一番纪嘉木身体的状态,纪嘉木体内一半星环已恢复正常,五百米的深度不算危险,便没有阻止他下水。

  “纪先生的身体素质真好。”

  看见纪嘉木这么快就下水,先前被迫帮忙的那名男护士有些羡慕地说道。

  主刀的那女人看了眼他,又看向危岑,发现危岑抱着孩子一个跳跃纵身坐在了一棵椰树上。

  从危岑的角度恰好能够纵览纪嘉木下潜的区域,一旦纪嘉木出意外,危岑随时能够支援。

  一树一人,就像是撑起了一把无人敢撼动的保护伞。

  女人笑了,她被危岑逼着违反第66号海域的默认潜规则帮了纪嘉木,但她担心的“折磨”并没有到来。

  有危岑在,她过的比之前更加轻松,不再有人敢在海底抢走她的收获。

  自己居然在一个还没有她儿子大的孩子身上找到安全感,也真是世事难料。

  女人拍了拍男护士的肩膀,“我们也该下水了。”

  连带着纪嘉木,三人独占了一大片海域,但没有人对他们的行为提出异议,也不敢提出。

  “早知道那个时候我也去帮忙了。”

  “人和人的命就是不一样啊,有些人随便走个关系,进了监狱都能为所欲为。”

  “切,有本事去其他深度海域,来我们这欺负我们这些开窍阶算什么本事?”

  “只恨我不是个omega,不然我也可以得到优待。”

  “也不知道他看上那傻子什么,都生过孩子护着他。”

  “包聪明现在惨咯。”

  进了落羽星接受惩罚,天网连不上,等于断了一切娱乐活动,待久了,大部分人都憋着一口气,即便知道自己打不过危岑,还有不少人嘴上嘲讽两句。

  危岑如今吸收了纪嘉木的精神力,这几日精神海不太稳定,一不注意,精神力外泄,周遭议论纷纷全听在耳中,危岑全程无视那些人,专心调养自己的身体。

  随着精神力的逐步融合,他的精神海内再次点亮2颗星辰,精神力的增长也反馈到他的身上,与何有金一战时留下的一切暗伤在慢慢愈合。

  这样下去,他身体完全恢复所花的时间也会相应减少。

  到时候可以申请换一片海域接受惩罚,他错过了中央军校的军训,得想办法补回训练量。

  “不!不要!求求你别把我丢下去!”

  就在危岑思考之后的行动时,一名边境军带着新的犯人来到第66号海域,那边境军似乎有些急,还未到达海滩就直接将身后的新犯人一把抓下随手丢开。

  那边境军丢下新犯人的位置恰好离危岑不远,危岑就听到几声求饶的惊呼,随即见一道身影被人朝着他的方向丢下来。

  危岑本不想管这事,只是,危岑看见了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容。

  那张属于叶昀的脸上带着些惊慌和无措,不见叶昀本该有的坚毅俊朗,全是柔弱。

  危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