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 122 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 122 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ll埋藏在危岑心底对叶昀的征服欲在叶昀说出拒绝的话语时,达到了顶峰。

  危岑逼得叶昀无路可退,只能被迫承担他的重量,跟随他的控制一同沉入海底。

  鲜血从危岑咬住的那块皮肤渗出,危岑丝毫没有要控制自己的力道的意思,他更加粗暴地撞开叶昀的抗拒。

  海水的气息和另一个人的温度传递。

  叶昀死死咬住下唇,将到了嘴边的呼声硬生生地吞下。

  他本能地锁住危岑。

  跳动的心脏依旧失去往日的频率,被雨水包裹住的舒适让危岑喟叹。

  交织在一起的海水与雨水的气息暂且突破了那股浓郁香气的压制,两人得以找回片刻理智。

  看着叶昀双双漆黑眼眸从迷茫再到迸发出熟悉的杀意,危岑眸色稍深。

  他讨厌叶昀用这种眼神看他。

  下意识地,危岑盖住这双令他心颤的双眸。

  手心中快速滑过一道睫毛扇动的触感,危岑知道,叶昀依旧睁开着眼。

  “真想给你一抢!”叶昀哑着声音,彼岸花几乎要冲出他的精神海。

  但,一种莫名的思维阻止了叶昀,他的身体叫嚣着继续。

  两支药剂白白浪费。

  一股不受控制的思维是更是试图化解他心底的杀意。

  或许当叶昀正在清醒过来时,他会后悔自己没有动手,但现在他的抗拒心理被压制。

  危岑目光阴郁,他自己都未曾察觉道,自己的语气之中蕴含着浓浓的控制欲,“你不该在这种时候说拒绝。”

  “呵!”

  一声轻笑,叶昀的声音之中透露出几分悔恨,“我不该的是在那个时候拉住你!”

  一语双关。

  他就该任由危岑一个人死在这里!

  或者,多打一支药剂,而不是主动陷入不理智当中。

  叶昀第一次这么懊悔自己只将修行的重点放在提升阶级上,而总是自觉精神海足够强大便常常忽视了对精神海的强化,以至于今天主动拉着危岑一起坠落!

  危岑沉默,他听出了叶昀的恼怒和认真。

  危岑的心里像堵了什么东西,烦闷不已,他不想听这样的话。

  叶昀那微弱的挣扎被危岑以不容反抗的姿态硬生生堵了回去,然后

  再次坠入深海。

  海水的强势吞噬溃不成军的雨水,滴答的雨声交汇出一支不成调的音乐,拨动着危岑的心弦,唤起他埋藏在冷淡面具下的疯狂。

  他拒绝叶昀将声音掩饰,他想要听因自己而支离破碎的音节。

  叶昀一点点放弃挣扎,主动颠覆位置。

  哪怕是此事,叶昀也不甘一直落于人下。

  身体违背真实的意愿,在起海底共舞。

  主动,还是被迫,在这场失去对理智的掌控权的贴近中,已经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一切都还未结束。

  最深的结锁住两人,谁也停不下来。

  不仅仅是危岑和叶昀,虫族们的祭典才刚刚开始。

  越来越多的虫族起身,加入这场来自女王的恩赐。

  整个矿洞内的星辰石都在颤动,星辰之力涌动,温和地飘入各者的体内。

  阶级的松动与晋升,无人也无虫在意。

  过高浓度的星辰之力涌入体内,本该排除体内的杂质被直接瓦解。

  扭曲,疯狂,灼热,这里是没有理智的天堂,亦将是地狱。

  下方。

  阴木林一如既往的平静,偶尔闪过的参赛者在连绵的树木之中只是渺小的一点。

  塔克星虫洞这段日子平稳得过分。

  不被注意的祭典将就这样持续下去。

  与此同时,两人离开的矿洞内,多出一道身影。

  “桓院长!就是这里!”

  关魅满脸慌张,她几乎是趔趄着栽进矿洞内。

  蛛网交织,八目蛛的尸体还摆放着,证明他们曾经的战斗,但领导他们的队长和叶昀却不在了。

  桓副院长虚虚扶了她一把,精神力落在关魅身上,稍稍安抚了关魅的焦躁。

  “你们是说你们的队长和一名队友在接触这片区域后,被拉进星辰石当中,然后消失了?”桓副院长一边用和蔼的声音询问道,一边走向三人所说的区域。

  “对对对对!”林业连连点头,“是这样没错。”

  林业心里一片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地问,“队长,队长他们会不会出事啊。”

  “你们先放心,我在你们队长的精神海中留下了一份我的精神力,他的情况我这边都有感应,他现在并没有危险。”

  桓副院长口头上安抚,但实际上的情况桓副院长也说不准。

  他留在危岑的精神海中的精神力虽未与他断开联系,不过他失去了对那份精神力的控制,有一种力量在阻止他顺着精神力确认危岑的位置。

  桓副院长的视线扫过关魅他们指向的那片星辰石,精神力和星辰之力齐齐探索着这片区域,寻找不对劲的地方。

  林业三人看着桓副院长的动作,心中既是担心,又是惊慌。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队长和叶昀会突然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当时,三个人都懵了,林业的脸刷得一下惨白,懵逼了好一会才慌慌张张地扑向两人消失的区域,但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那里哪里还有队长和叶昀存在过的痕迹。

  关魅第一个反应过来,吩咐林业两人守好他们挖出的矿脉通道的入口,自己则想办法引起考官的注意。

  她不像危岑那样拥有强大的精神海能够感应到桓副院长的精神力的笼罩,她用最简单的办法,一边大喊着向监控设备求助,一边用最快的速度接近森城。

  他们的运气似乎在极为顺利地拿下矿脉后,从一个极端跳到了另一个极端。

  关魅包括林业和赵留三人拼命呼喊,监控设备却因未查探到他们身体不适而没有直接将他们的求助转给考官们。

  百面屏幕,考官们偶尔扫一眼都有时间间隔,而且他们的屏幕先前黑了一段时间,以至于考官们扫过时直接跳过他们。

  更何况,那时,这次参赛队伍中实力前两名的队伍狭路相逢,双方的战斗吸引了几乎所有考官的注意力。

  关魅一路全力奔进森城,这才被桓副院长发现。

  等到桓副院长带着关魅回到矿洞,已经距离危岑他们消失的时间过去近四十分钟。

  战斗残留的气息随着星辰石内星辰之力的溢散被掩盖,桓院长没能在林业三人指出的方向找出任何异常。

  桓副院长维持着慈祥的面容,把疑惑掩饰在眼底,像是很普通地提一句,“在两人消失时,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有什么特别的迹象发生?”

  “没有,那个时候我们都在收拾八目蛛的尸体,我只听到叶昀喊了队长一声,然后他们都不见了。”

  赵留捏紧了拳头,自责地摇头,他在想,如果自己在叶昀喊队长时意识到不对,是不是就能够为他们找到队长提供帮助!

  林业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想起来!想起来!”

  关魅用力锤击自己的太阳穴,心中不断地告诉自己快回想当时的场景。

  她被队长和叶昀的突然消失吓到,大脑暂且模糊了那时的记忆,现在,她努力强迫自己回忆,终于是抓到了一丝痕迹。

  关魅手一停,急切地说道,“我好像闻到了一股香味。”

  “什么样的香味?”桓副院长落在关魅身上的精神力带上诱导的作用,进一步唤起关魅的记忆。

  有了桓副院长的精神力的加持,关魅仿佛直接回到队长和叶昀消失之际。

  “像是花香,不对,比花香更要甜腻一些,”关魅按住太阳穴,皱眉闭着眼细细思索,“我以前应该是闻过那种味道……”

  “是蜂蜜的味道!”关魅猛然睁开眼,她想起来自己是什么地方闻到过那股香味,“以前我偷闻我小姨的女王蜜时,闻到的就是那个味道!”

  女王蜜?

  一听到这个词语,桓副院长对关魅的说辞便有些失望。

  十三星域内能够被称作女王蜜的蜂蜜只有一种,那就是由虫族母虫产生的花蜜。

  女王蜜是母虫喂养未来的虫王的必需品,流入人类手中的量极为稀少,其价值等同于ss级别的资源,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一处e级矿脉之中。

  桓院长不认为关魅的感觉是对的。

  关魅自然是知道女王蜜的价值,生怕桓院长不相信,关魅继续说道,“因为那一次我被我小姨狠狠揍了一顿,所以我对那瓶女王蜜的印象特别深,我保证,队长他消失之前出现的那股香味和女王蜜的香味一模一样。”

  “人在慌乱中对物体的认知可能会产生一定偏差,或许……”

  “院长,我说得绝对是真的!”关魅像是抓住最后的稻草一般,坚定地相信自己的嗅觉和记忆,她听着桓副院长委婉的话语,再想着这么长的时间里队长对他们的帮助,关魅咬咬牙,“如果,如果您不相信的话,我让您看我的记忆!”

  “关魅!”话音刚落,赵留脸色一变,抓住关魅的手。

  林业也担忧地看着关魅。

  阅读记忆,哪怕是自愿的,都将对被阅读着的精神海产生一定损耗。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损耗养上一段时间就会恢复,然而,关魅的精神海却不适合再受到损伤。

  关魅反握住赵留的手,自家男友的手心满是汗意,很热,也很温暖。

  关魅看一眼赵留,赵留眼底的担忧未褪,担忧之中又有鼓励之意。

  关魅的想法越发坚定了,看着桓副院长坚定地说道,“桓院长,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线索,我愿意试一试。”

  桓副院长自然是能够看出关魅的精神海上的异常,按理来说,他不应该答应关魅的请求,但桓副院长却露出了一个赞赏的笑容,“你们都是好孩子。”

  无论结果如何,他欣赏这些孩子们愿为同伴牺牲的精神。

  当然,打动桓副院长,让桓院长的不仅仅是众人对同伴的担忧,更是因为

  他可以避免这种牺牲。

  “我有一件叫做记忆坟墓星辰武器,作用是重现记忆,它不会对你的精神海造成任何损伤。”

  说话间,桓副院长的身前出现了一个粉色的骷髅头。

  骷髅头本该是邪恶,恐怖的象征,但变成粉色,并镶嵌了一圈亮闪闪的星辰石的骷髅就多了几分滑稽。

  看到几位小朋友看向骷髅头有些怪异的眼神,桓副院长乐呵呵地说道,“这是我的一位好朋友帮我重新炼制的,她的审美稍稍有些超越这个时代了。”

  “哈哈。”关魅被这句俏皮的话逗笑,紧张的情绪缓解了许多。

  对上桓副院长含笑的双眼,关魅反应过来,桓院长说这话的目的就是要让她放松些。

  “谢谢院长。”关魅眼眶微微发热,队长突然消失,他们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样,三人之中她的实力最强,她主动扛起责任,此时,受到关怀,她下意识地想要掉眼泪。

  “准备好了吗,将你的一只手放在记忆坟墓上,另一只点在太阳穴处,然后回忆当时的场景。”桓副院长将记忆坟墓放在关魅身上。

  关魅照着他的话做。

  很快,一小团金色的光芒从关魅的太阳穴处飘出,落在记忆坟墓之上。

  桓副院长眼底亦闪过金色流光,使用记忆坟墓的代价由他付出。

  “危岑!”

  关魅的记忆完整地投映在现实,众人听见叶昀的惊呼,看见了两人是如何齐齐消失在矿洞之中的,也闻到了关魅所说的香味。

  投映出的记忆就像是场景重现,太过真实的画面让得赵留忍不住伸手想要抓住正在消失的两人。

  他的手落空了,关魅已经断开记忆。

  “院长,那个味道……”关魅看向桓副院长,却发现桓副院长的脸色有些严肃。

  “再来一次,我有件事情需要确认。”桓副院长的视线重新落在两人消失的区域,他意识到,两消失的两人或许被牵扯进一起极为恶劣的事故当中。

  关魅抿唇,再次唤起自己的记忆。

  果然如此!

  看完第二遍,桓副院长心头浮现严峻的情绪,他在关魅的记忆当中感受到了空间跳跃的波动!

  8月12日,星盗团恶狼闯入狮子星第三防备基地,劫走三艘军舰,此次事件暂时死亡120人,重伤293人,失踪6人,其中4名来自中央星域跃星研究所的研究员在失踪名单内

  老桓啊,我这次估计要退休了,提前退休!哈哈哈哈,你恭喜我?恭喜个屁!我凭什么我要替那位大少爷背锅!我告诉你,空间跳跃技术图纸失窃的事情我绝不对承认!我要去检举他们!

  8月13日早5点6分,跃星研究所副所长被发现在实验室死亡,经医疗鉴定,确认为伤势复发,残留在体内的虫族毒素入侵心脏,导致心脏衰竭而亡。

  两道新闻加一条留瞬间浮现在桓副院长的脑海之中,桓副院长收起记忆坟墓,平静地告诉关魅,“我已经知道你们的队友的踪迹,我会去将他们带回来,你们现在先回森城安心等候。”

  语毕,桓副院长一挥手,便带起三人直接闪出矿脉,而后仅是眨眼功夫,他就出现在中央军校驻扎在此的联络员面前。

  “桓院长,又出事了?”

  这名联络员就是替桓副院长将林夏的尸体送回中央军校的那名研究员,他一看桓副院长的表情,忍不住闻到。

  “帮我照顾他们一段时间。”

  桓副院长却没有回答他的好奇,将林业三人放下,嘱咐一句,整个人瞬间就消失在原地,留下林业三人和联络员面面相觑。

  “你们好啊。”联络员眨了眨眼,向林业三人打招呼,但林业三人哪还有心情应付陌生人,桓副院长的行为让他们重新陷入不安之中。

  而从联络员那里闪现走的桓副院长则是直接到了塔克星虫洞的出口,然后离开了塔克星虫洞。

  “呼,老桓你做什么,差点没把我的眼睛给你吓掉了!等等,你现在不应该是在监考吗,怎么有空……”

  桓副院长落在了一栋别墅当中,正在浇花的一名女性被他吓了一跳,有些抱怨道。

  桓院长沉声道,“我找到了恶狼的踪迹。”

  “……”

  那名女性的脸立马黑了下来,眼底跳动着恨意,“需要我做什么?”

  “他们在塔克星虫洞内放置了一个空间跳跃的基点,我需要你找到下一个基点!”

  “我这就去准备设备。”那名女性闻,丢下手中洒水壶,冲进实验室内。

  两人带着一堆实验设备,重新进入危岑和叶昀消失的矿脉,将设备安装好,开始分析那片区域的空间粒子的波动,寻找空间粒子的流动方向。

  这一分析,便是三天三夜。

  另一处矿脉的祭典也持续了如此长的时间。

  整个矿洞内都充斥着深入交流的气味,虫族们的最中心,女王抚摸她平滑的腹部,眼底闪动着陶醉。

  王,我的王。

  她抬手攀附在一名虫族的脑后,一下一下,温柔而又缱绻的梳理那名虫族的头发。

  她的头埋在另一名虫族的肩上,尖锐的牙齿滑动,带出诱人的味道。

  从后环抱住她的虫族似乎不满于她对其他虫族的温柔,挺腰彰显他的存在感。

  “好好,我不会漏下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女王勾起温柔的笑容。

  你们都将成为我王的

  祭品!

  “噗!”

  是鲜血喷发的声音。

  女王的牙齿咬断一名虫族的大动脉,同时,她按在另一名虫族后脑的手直直插进那名虫族的脑袋之中,掏出一枚美丽的晶石。

  “咔嚓!”

  她随手丢开脸上表情永远停留在欢愉之上的两名虫族,咬着带出模糊血肉的脑核,笑着转身,“现在轮到你了。”

  她是那么的魅惑,让身处于此的所有虫族甘心为她线上一切。

  “是的,女王。”

  沉醉于她的笑容之中的虫族,为其掏开了自己的脑颅。

  真正的祭典现在开始!

  这是迎接新王诞生的祭典。

  地狱在此展开。

  作者有话要说: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我最近更文真的超快乐的,你们昨天给我投了好多雷啊,感谢你们的支持啊!感谢在20210907220213202109082241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格雷尔萨特克里夫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不睡觉啦、食可不肆3个;一叶未央、30907720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舒舒、547332孤芳一世、斜灵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蓝临龙、舒舒4个;yami3个;百分百不含糖、haina2个;桃味柚子酒、燃昱、hesperriver、蛋黄派、懒凤之凰、恬恬、佩德罗、桉雯、春光懒困倚微风、焰、涓影飞雪、三千烟火、非木、なんでもない、张大床、无光、掉了智商的火星人、48211191、天生我才、流木、棠扇、绯夜沧泠、……、人性多面3、41339906、少施墨、豚骨拉面、夜染、繁华处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盖着棉被纯聊天70瓶;鱼鱼超能睡吖51瓶;江南夜雨风缠绵30瓶;45496549、超难过、阿铎ww20瓶;斜灵18瓶;一叶蔽风月16瓶;绘本、闲林15瓶;十七11瓶;al、34951731、akechi、请给我一杯甜冰茶、流木、落尔红妆、なんでもない、hesperriver10瓶;寻星7瓶;kireko、拾壹、南沂5瓶;微叶4瓶;zanr、金绿色的风3瓶;人不能太善良、人性多面3、棋布2瓶;神启、血月修仙女、棠扇、没必要、53069836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