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 104 章 第一百零四章

第 104 章 第一百零四章

  ll危氏研究所在天秤星域的知名度本就不低,再加上最近危氏研究所都在忙着新药剂上市的事情,不少势力和竞争对手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危氏研究所上。

  因此,危氏研究所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消息立马就传遍了各个研究所和药剂公司。

  这不,危氏研究所涉及非法人体实验,被域主府的人从上到下全部带回域主府审讯的事情刚刚发生,那些一直关注着危氏研究所的人就得到了消息。

  没等危氏的几个竞争对手摩拳擦掌开始搞事情,又有数家研究所被全员逮捕,其中还包括一些准备对着危氏“痛打落水狗”的研究所。

  那些研究所的负责人被抓起来时,一个比一个懵逼。

  “什么秘密实验室?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研究所里有这间实验室?”

  “等等??你在说些什么?我一个开发装备的研究所涉足人体实验?我搞人体实验有啥子意义嘛?”

  “蛤?我的研究所涉及人体实验?你们在开玩笑吧?”

  随着越来越多的研究所被波及,一间间没被登记,就连研究所的负责人都不知道的实验室被揪出来,各家研究所的心态瞬间从看热闹和准备捡漏顺势壮大自己,变成了惊悚。

  如果说某一家研究所建立秘密实验室做些非法研究,或许也挺合理的,但是一连八家互相没什么联系的研究所涉及同样的秘密实验室,但凡有点脑子的也能看出这其中存在很大的问题

  有人利用这些研究所悄然建立非法实验室!

  当那些实验室涉及的研究被曝光后,整个天秤星域一片哗然,众研究所的负责人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不止是天秤星域,其他星域的研究所也人人自危,全力检查自家研究所。

  然而,消息传到其他星域时还是慢了一步,不少研究所找出隐藏在自己研究所内的实验室,可那些实验室早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下一片匆忙撤离的痕迹。

  但,即便大部分的实验室的人员完全撤退,某些人也为此气疯了。

  原本看着桓院长支持自己对特招赛的简易,林枫心情大好。

  一直以来无人能够拍摄到虫洞内的景象,整个虫洞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一片未开发之地,现在他占据先机与薛木合作,一旦薛木手上的技术得以推广,林氏所获得的利益将数不尽数。

  林枫正为林氏的前景兴奋,但他刚离开虫洞,却听到8号实验室曝光的噩耗。

  甚至没给他们多少反应时间,天秤星域域主府又将目标转移到其他研究所上。

  “抱歉,域主府内出了奸细,等到我带人去那些实验室时对方已经撤离。”苏无绝脸色阴沉,不见平时仙气飘飘的模样,他看向危岑,懊恼地说道,“这一次除了危氏研究所和莫尔研究所,在你告诉我的其他研究所内我们都一无所获。”

  听着苏无绝的话,危岑说不失望是假的。

  危岑很清楚,这是他现在能够做到的唯一一次大范围曝光亚特兰蒂斯的实验室的机会。

  这一次过后,亚特兰蒂斯的行动必然会更加隐蔽,而且,他对亚特兰蒂斯的实验室的权限已经被发现,现在彻底失效,以后他再无法轻易地潜入亚特兰蒂斯的实验室并像这一次一样引起实验室的混乱,造成实验室曝光。

  危岑闭眼,掩藏起眼底的浓浓不甘。

  过了一会,危岑才重新睁开眼,问道,“在危氏和莫尔内你们得到了什么成果?”

  苏无绝有些犹豫,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他的父亲,关于实验室的一切细节都不能被外人所知。

  不过,他这次行动能够到达这次地步靠的都是危岑,更何况他们现在到手的证据大多数都来源与危岑和叶昀。

  苏无绝犹豫片刻,还是如实告知危岑,“我们一共抓捕研究员46名,救下实验体78名,收获完整的研究仪器18台,摧毁卫星3颗,再加上你和叶昀交给我们的视频和资料,我们还逮捕菲力工程事务所,夺日军团,回转军团内涉事人员136名。除此之外,我们联系了其他星域的势力,到目前抓出18间秘密实验室,进一步的审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出结果。”

  苏无绝详细说出,危岑的脸色稍稍回温。

  这一串串数字虽然不多,但的的确确给亚特兰蒂斯造成极为沉重的一击。

  尤其是18间实验室的曝光,这意味着亚特兰蒂斯投入在这18间实验室内的金钱和精力报废,多数项目被迫停止。

  得到这种结果,危岑不再后悔将苏无绝牵扯进来。

  虽然这让得自己暴露在苏无绝前,但所得到的结果比他独自一人对付亚特兰蒂斯好太多。

  苏无绝说完一串话,停了停,取出一张全黑的方形黑卡交给危岑,“你不想被暴露,所以我让人将这一次的军功点都转成了功勋点,一共是五万点全在这里。这张卡是不记名的卡,其他人无法通过此卡追踪你的身份,也不会去追踪功勋点的来源。”

  “还有,”苏无绝又摆出两瓶散发幽幽金色光辉的药剂,“这是你要的a级精神力恢复药剂,我只能拿到两瓶。”

  a级药剂已经属于战争资源,哪怕苏无绝身份不一般,他手上暂时也只有两瓶a级精神力恢复药剂。

  “多谢。”危岑收下黑卡和药剂,向苏无绝致谢。

  苏无绝摆摆手,微微一笑,“这一次你帮我得到的更多。”

  此次事件结束,他在域主府的口碑再次上涨,继承人顺位积分也提升许多,直逼第一顺位继承人。

  苏无绝湛蓝色的眼眸闪烁愉悦的光彩,衬托得他这张绝美的面容愈发迷人。

  他看着危岑,如同看一件珍宝。

  苏无绝心中喟叹,不愧是我的命运主星。

  危岑微微皱眉,他并不习惯苏无绝看他的眼神,

  “还有多久你们才会让我们离开?”危岑问道。

  “大概三五天,等到所有人都审讯完毕,确认无罪的人才会被放走,”苏无绝见危岑皱眉,以为他是担心危氏研究所的状况,“我会让人最先审讯你家研究所的研究员和员工。”

  危岑点点头,三五天他还能够等得起,不会影响到特招赛的开赛。

  不过,想到队伍中的其他人,危岑神情有分严肃。

  他和叶昀被关押在域主府,无法和外界联系,临近特招赛,他需要加重对林业几人的训练。

  危岑想了想,决定让苏无绝帮他一个忙。

  林业:“……”

  林业:“???”

  被莫名其妙抓进天秤星域域主府的林业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家伙胆子不大,被抓进域主府吓得眼泪刷得就流下来了,等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后,他才发现房间内还有其他人。

  林业看见危岑就像是看见救星一样。

  “队长”

  扑过来的某人被危岑一脚踢飞,林业也不管浑身狼狈,打个滚爬起来,又是激动又是担心,语无伦次地说道,“队长,你犯了什么错,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对,我为什么也在这里?我,我这就联系我爸找人把我们救出去。”

  危岑:“……”

  危岑嘴角抽了抽,自己是让苏无绝将林业他们带进来,以便他在域主府也能够训练他们,但是……

  苏无绝到底说了什么,把林业吓成这样??

  域主府监狱入口,由于关魅和赵留两人的身体都有些问题,需要检查一番才能够进入,苏无绝便先将林业送进去。

  看着两人脸上惊慌的神色,苏无绝眨了眨眼,他好像忘记告诉他们是危岑要求将他们带进域主府训练了。

  面对林业的呼天抢地,危岑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闭嘴。”

  林业乖乖闭嘴。

  危岑快速解释。

  说完,危岑就看见林业两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队长真厉害!!”

  “?”

  危岑觉得自己已经开始不太明白林业的想法了。

  林业满脸泪痕,还傻兮兮的笑着,他想,队长真的太厉害了!就连域主府的人都听队长的,说带人进关押嫌疑犯的重地就把人带进来了!

  看着林业傻乎乎的样子,危岑也不想弄清楚这家伙在想些什么。

  域主府的训练设备比其他地方更加精良,危岑得此机会自然不会浪费,关魅和赵留的检测通过,两人还没有说些什么,就被危岑带上了训练仪器。

  为了保障被抓捕的人员之间不互通信息,所有人都是单独隔离,危岑这间隔离室其实是苏无绝自己的训练室,四人在其中训练,全程无人打扰,就连审讯危岑的人也没有来过。

  至于队伍里的最后一人……

  危岑没去管,他心情不佳,暂时不想看见某人。

  不过,似乎是因为无法使用星辰之力,叶昀将精力放在了提升星网积分上,危岑时不时扫一眼他们队伍的积分,他们队伍的排名在稳步上升。

  被扣押在域主府的三天中,危岑还是比较忙碌的。

  他一边训练林业三人,一边吸收他从实验室内带出的能量石中的能量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能量石内能量充沛到难以保持稳定,但其中能量极为纯净,甚至不需要过多运转心法,轻松地就能够吸收。

  在能量石的帮助下,危岑一连开启数个星窍,开启的星窍总数达到了85个。

  由于叶昀不在身边,无法进行精神海共振,危岑的精神海内的星辰残骸这几天倒是没有任何变化。

  除了这几件事情,危岑做的最多的却是

  试药。

  危岑在试解除体内基因毒素的药物。

  他从夏学林体内转移的基因毒素只有少许,但基因毒素爆发时,并不会因为量多量少而减轻毒发的症状,再少的基因毒素存在于体内都是一种严重的隐患。

  危岑自然不允许自己的身体出现超出掌控的危机,由于体内基因毒素未知且不可测,想要解除毒素,他只能一种一种解药试过去。

  多亏域主府内收容了从实验室被救出的实验体们,他们体内都被注射了基因毒素,故此现在的域主府集中了几千种基因毒素的解药。

  危岑走了苏无绝的便利,他以防止万一暴露被亚特兰蒂斯的人报复为由,从苏无绝手上拿到一套完整的基因毒素的解药。

  “呕!”

  在服下今日的第26份解药后,危岑胃部一阵抽痛,再忍不住瞬身进厕所吐了起来。

  直至再吐不出什么时,危岑才按住腹部,脚步虚浮地离开厕所。

  危岑扫了眼镜子中的自己,他现在的脸色浮现些许青白的病态。

  危岑摇了摇头,他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身体。

  哪怕他未经过基因融合的实验,体内基因稳定,不会因为服用多种解药造成基因提前崩溃,但大多数的解药的成分相克,接连服用多种解药给他的身体带来不小的负担。

  值得庆幸的是,这点负担只是短暂的,不会对他的身体留下不可逆转的损伤。

  急着解除体内的基因毒素,危岑稍作歇息,又开始往体内注射新的解药。

  一份浅绿色的解药随着注射器的推移缓缓进入体内,危岑忍住身体的不适,感受解药在体内扩散。

  与之前的同样,这份解药对他体内的基因毒素毫无作用。

  危岑觉得,自己的运气大概在8号实验室内已经用完,以至于试了这么多份解药,还是没有找到对于的基因毒素。

  危岑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造成自己现在这种境况的夏学林,更切确地说,叶昀。

  危岑的眸色暗了暗。

  正如叶昀所说,叶昀从103号研究员的自爆中救了他,他确实应该直接出手救下夏学林。

  只是,如果基因崩溃的是叶昀本人,危岑认为自己不会有所犹豫,可对方与他无关,仅仅是占着叶昀的朋友这一身份,所以危岑并不愿意用自己的安危去救助一个陌生人。

  危岑觉得,自己所作所为皆是人之常情。

  结果,叶昀因此几乎是逼着他出手,这便让危岑十分不爽。

  想到这里,危岑手上力道稍重,注射器被他掰断,剩下一截针头留在他体内。

  危岑拔出针头,收敛心神,换一个新的注射器继续。

  距离特招赛的决赛只剩下七天,虫洞内的特殊辐射会提升基因病毒爆发的几率,最迟在进入虫洞之前,他就必须解决掉体内的基因病毒。

  时间不多,危岑不再走神,全神贯注地注射解药。

  此时的危岑却不知道,叶昀现在的状态并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

  带着另外一人一同死里逃生,叶昀向系统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积分,星窍,和精神海。

  夜幕降临,叶昀的身影消失在关押他的房间内。

  等到叶昀再次出现时,叶昀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全身湿透,两眼瞳孔涣散,直接重重地栽倒在地上,脸色更是惨白如薄纸。

  叶昀耳中满是自爆所带来的轰鸣声,他每晚都在体会星辰之力猛然在他身上一遍遍地炸开的滋味。

  他的身体被炸开,然后恢复,再被炸开恢复,不断地循环着这个过程。

  系统所造成的死里逃生不过是将当时的伤害分解并延后。

  那些他和危岑本该承受的自爆的伤害,如今正一一的呈现在叶昀身上。

  甚至

  他拉着危岑一起逃脱,所以他要承担的伤害是原本的两倍。

  而这些伤害并没有反馈在叶昀的肉体上,在监控叶昀的工作人员看来,叶昀只是精神不佳,一天比一天看着虚弱而已。

  “咳咳,这之后我的耐痛能力绝对会太太提升,咳咳以后和人战斗时,不需要担心受伤影响发挥了……”

  叶昀勉强翻个身,仰头看着模糊不清的天花板,苦中作乐地自自语道。

  “说起来那家伙还真垃圾,居然只开了78个星窍,定元阶是嗑药嗑来的吧……”

  “那家伙该庆幸他死得早,不然等我到了定元阶……我这么天才,到了铸身阶差不都就能搞死那家伙。”

  “头好痛,手也好痛,危岑这回欠我欠大发了。”

  “算了,看在他帮忙救了队长他们的份上,也不要他报酬了。”

  “也不知道系统的事情被危岑发现了没?”

  “好痛。”

  哪怕伤害未反馈在肉体上,叶昀在精神上依旧痛得不得了,连入睡都没办法,叶昀口上不停的碎碎念,试图以此分散注意缓解连绵的疼痛。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消除怀疑的危氏研究所的人员在域主府的护送下,回到了危氏研究所。

  不过由于地下的爆炸,研究所地下几层损失不小,不少项目被迫停止,危氏研究所的大楼也需要维修重建。

  危岑干脆带着林业他们去了陆翼风的工作室,也方便陆翼风调整他们队伍在特招赛上会用到的装备。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天训练结束之际,林业悄悄拉着自家表妹和关魅赵留两人,躲在角落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说道,“队长和叶昀吵架了?”

  蔚滢滢撇撇嘴,不开心道,“表哥你也太迟钝了,危岑小哥哥和叶昀小哥哥都冷战好久了。”

  蔚滢滢掰着手指,“他们好久没有一起用餐,没有单独指导,没有睡在一间房间……”

  越数,蔚滢滢越难受,她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气,“看不到危岑小哥哥和叶昀小哥哥走在一起的身影,滢滢心情好差哦。”

  “队长的心情也很差。”作为被训练的一员,赵留觉得这几天的队长凶残到让他瑟瑟发抖。

  林业揉了揉肚子,就这一个星期的功夫,他都瘦了三十几斤,“这样下去不行啊,队长心情不好,我们的训练加倍,我快坚持不住了,况且,后天就是决赛了,总不能让他们两个这样子去参赛吧。”

  “可是我们又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吵架,怎么能帮上忙。”赵留苦恼,这种事情关魅比较适合,不过关魅今天已经耗尽了清醒的时间,现在正沉睡着。

  “这还不简单,找个房间把他们两个关进去,再下点药,保准一个晚上他们两就和好如初。这一招对吵架的alpha和ega超有效。”

  林业:“……”

  林业赶忙捂住蔚滢滢的耳朵,瞪向突然冒出的陆翼风,“别在我表妹面前说这种话。”

  蔚滢滢眨了眨眼睛,想说,她都已经听完了。

  陆翼风耸耸肩,“你妹不小了,都快分化的年龄,有些常识该慢慢接触了。”

  “那也得等她分化了再说。”林业坚持。

  赵留摇了摇头,“林业,你跑题了。”

  提醒完林业,赵留看向陆翼风,“陆先生你说的办法在队长他们身上应该起不到作用,最重要的是,我们没人能把队长和叶昀关在一个房间。”

  “我可以啊。”

  陆翼风早看不惯危岑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他和危岑接触其实挺少,只对危岑在装备设计上有所了解,其他知道得很少,所以这一次完全不知道危岑是怎么了。

  也是听到林业他们的讨论,才发觉危岑和那个叫做叶昀的青年之间氛围不太对劲。

  陆翼风可不想一天天地看着张面无表情的脸工作,危岑多帅的一张脸,却一天到晚沉着表情,搞得他心情都差了好多。

  “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把他们两个关一起去。”

  陆翼风说做就做,他觉得,既然是一对alpha和ega的吵架,那必定是床头吵架床尾和,没有床尾,他来制造床尾。

  “等等……”

  赵留愣愣地看着陆翼风的身影刷得一下蹿进了叶昀房间,再刷得一下提着叶昀出来陆翼风自认为是个绅士的alpha,团长大人的ega他自然是不能与之亲密接触,所以陆翼风是用提着衣领的方式把叶昀从房间内提出来。

  然后,陆翼风踹开危岑房间的门,直接把叶昀丢向坐在床上的危岑。

  危岑没来得及躲开,便被陆翼风定在原地,硬生生地做了被甩过来的叶昀的垫背。

  “啪!”

  “咔擦!”

  房门啪得一下关上,陆翼风还好心地从外反锁。

  危岑:“……”

  叶昀:“……”

  叶昀没被陆翼风限制,率先反应过来,要从危岑身上起来。

  突然。

  叶昀的动作一停。

  他下意识地抓住危岑的手臂,看着危岑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孔,叶昀瞪大了眼,愣愣地看向危岑,“你在注射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危岑和叶昀这两个家伙都是不会喊痛的人,他们做出了选择就会承担后果,他们觉得没必要让对方知道自己做选择后所付出的代价感谢在2021061201023920210612234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但偏偏、孤芳一世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没必要、衍生z、但偏偏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y50瓶;衍生z16瓶;金樽玉酒、ll、皇甫千宜10瓶;长庚.7瓶;佰陌5瓶;叶卿辞、蛋黄派、zanr3瓶;岁时、棋布2瓶;丙、掉了智商的火星人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