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 91 章 第九十一章

第 91 章 第九十一章

  ll凌晨一点十五分。

  危氏研究所内多数实验室依旧灯火通明,熬夜做实验的人不在少数。

  不过走道上看不到几道人影,危岑不紧不慢地走过,空荡荡的走道回荡着他的脚步声。

  不同于上一次夜游研究所的谨慎,危岑这一回既没有采取其他研究员的血液来转换面容以作伪装,也没有模糊周边的监控摄像头,危岑似乎忘记要掩藏身形这件事,一路走到了负五层。

  危岑花了一些时间才破解了中央系统操控室的门锁,他急着查询数据,进门后竟是一不小心没有将门关紧,留下了一道空隙。

  昏暗的房间内,众多显示屏上闪过幽幽的绿色数据,操控室深处,时不时传来兽虫沉重的呼吸声。

  整个氛围寂静且有几分恐怖。

  危岑挑选的位置正对大门,如果有人从门口路过,他都能察觉。

  中央操控系统内存储数据在危岑的操作下,逐渐转移到他的终端之中。

  突然,危岑脸色微变。

  看着终端显示出的数据,危岑眼底酝酿出冷意,连带着他周身的温度都有所下降。

  “果然有问题。”

  危岑一时间难忍怒火,按在桌上的手差点将桌子一角捏碎。

  危岑似乎有些失控,顾不上自己现在的处境,理智暂且下线,直接将被他控制不住掰下来的桌角摔在地上。

  混合金属制作的桌子的一角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深处,兽虫的呼噜声稍有一顿。

  危岑这才找回些理智,收敛了气息,但他眼睛始终盯着终端屏幕,双眸中一片阴郁。

  屏幕投射出着绿光倒映在他脸上,让得他的神情愈显可怖。

  兽虫的呼吸声恢复节奏。

  危岑连上终端,拨通列表中被他加密只显示一个特殊符号的账号。

  “帮我调查尖锐研究所以及菲力工程事务所,我希望能尽快知道他们的详细信息。”

  “我知道天秤星域内大多数的研究所都是有菲力工程事务所建设,但我相信我的预感,这家工程事务所一定有问题。”

  “我研究了危氏研究所从成立以来的能耗,每年都有一部分数据对不上,对不上的那部分能耗足以支撑一个大型s级实验室,而且那部分的能耗在数据上的显示被研究所的其他实验室所平摊,若非我直接对比原始数据,根本无法发现异常。”

  “不仅如此,那部分的能耗与危氏研究所建立之前,这个地方还属于尖锐研究所时十分相近。”

  “我怀疑当初尖锐研究所宣布倒闭其实是掩人耳目,它与菲力工程事务所合作,将实验室藏在在危氏研究所,然后利用危氏研究所的资源做研究。”

  “不,左院长不会听我的,我只能自己去找线索。”

  “你是说除了危氏研究所,还有其他研究所也出现了这种情况?但现在还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无法进行调查。所以那几个研究所已经联合起来拿出几千万的信用点,一旦有人找到证据,便将这些信用点作为赏金交给对方,找到的证据越详细,赏金越高?”

  “我对赏金不感兴趣,我只怕那些隐藏在研究所背后的实验室会做出对危氏不利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会尽快找到证据,我已经有怀疑的地方,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调查?”

  “那好,我等你消息。”

  一通通讯结束后,危岑的情绪平复不少,他最后看一眼显示出的数据,轻声自自语道,“必须尽快将这个实验室找出来,否则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没有人会相信这个实验室与危氏无关,莫非……”

  危岑话语一顿,反应过来,目光冰冷无比,“对方就是这个目的!?他们想要危氏替他们承担所有风险!?”

  说到最后,危岑又一次忘记控制声音大小,惊醒了守在深处的兽虫。

  危岑匆匆抹去自己来过的痕迹,但由于他捏下桌子的一角,清理时还是耽误了一些时间。

  危岑回到自己房间时,叶昀还在药剂的作用下,沉浸在梦境当中。

  看着与他离开之前睡姿一模一样,哪怕睡衣上的折痕都没有任何变化的叶昀,危岑的目光闪了闪。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危岑套上监控手环,躺在了叶昀身边。

  同床异梦。

  第二天一大早,危岑收到左院长的信息。

  信息的内容是吩咐危岑带上叶昀准备好以便能够按照她的行程安排早餐。

  见此,危岑不禁嘲讽地扯了扯嘴角。

  如今在左院长眼中,能够给她带来更具有天赋的下一代的叶昀已经比他更重要。

  从小到大,危岑还从没有见过左院长主动要求与他或者危柳一同用餐。

  危岑手指停在了信息删除键上。

  随即,他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发现,他不需要去在意。

  关上终端,危岑将叶昀喊醒。

  叶昀睡得很沉,危岑喊了几声才醒过来。

  “还是你家的床睡得舒服,在林老师家我都没睡得这么沉过。”

  叶昀扭动了下脖子,装模作样地说道。

  趴在危岑头顶的球球疯狂点身体,没错没错,那个地方一股子海水的味道,他最讨厌了。

  还没打算让左院长知道他把球球放出来,危岑便让球球在房间里待着。

  “哥!”

  一看见自家哥哥,危柳兴冲冲地转头看向危岑打招呼,但在看到跟在危岑身后的叶昀时,她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变成了一个一难尽的神情。

  危柳一晚上没睡好,满脑子都是关魅说的话,再看到叶昀,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最后决定扭过头不去看叶昀。

  察觉到危岑的别扭,危岑本想上前安抚危柳,这时,左青风风火火地走进来。

  她先是看了眼叶昀,视线在叶昀裸露在外的皮肤打量一圈,接着坐上餐桌,像是完成任务一样,冷冰冰地开口,“开始吧。”

  危柳有些压抑不住开心,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和妈妈一起用早餐,她一定要表现好一点!

  穿着完美!餐桌礼仪完美!

  危柳脑海中胡思乱想着,手上矜持地食用摆在她面前的那份食物,偶尔小心翼翼地瞥两眼左青,见左青专注于用餐,危柳有一点小小的失落,很快又给自己打气。

  没关系,妈妈就是这样冷淡的性格,能和她一起用餐就已经很好了。

  叶昀扫一眼自己的那份早餐,好家伙,又是各种带有特殊功能的食物。

  什么助孕,调节身体……

  看着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叶昀又往危岑那份看过去。

  左青对他们一视同仁,危岑那份的功能也不少。

  壮、壮、壮阳?

  瞧着其中某一项食材的功能,叶昀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位左院长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叶昀对比了下危岑的食物,只得勉强接受自己的。

  以往少不了从任务目标的食物中动手脚,危岑自然也看得出放在自己面前的食物有什么问题。

  危岑面无表情地避开某些特殊食材。

  左青掐着任务完成的点放下碗筷,她并不喜欢吃这些东西,更确切地说,她不喜欢用餐这件事的本身,效率太低,浪费时间。

  看着危岑沉默用餐,左青突然从满是研究的脑海中想起左越告诉她的一件事。

  左青推了推眼镜,“左越说你报名参加了这次中央军校的特招赛,这是真的吗?”

  “嗯。”危岑别放下了餐具。

  听到危岑肯定的回答,左青眉头皱了皱,“退掉。”

  叶昀从自己的早餐中抬了抬头,有些诧异于左青的态度。

  虽然他到过的地方不多,但也知道几乎所有的家庭都以孩子能够进入中央军校为荣。

  以危岑的实力,哪怕带上一开始的林业他们都有机会从特招赛中得到进入中央军校的资格,现在林业他们实力和战斗意识都在提升,拿下特招赛就更轻松了。

  哪有做家长的在自己孩子追求更好的学校时,命令对方退出的?

  危岑倒是对左青的命令并没有任何诧异的情绪在内。

  他早就清楚左青会是这个态度,也知道原因,但他更想听左青亲口说出来。

  危岑淡淡地道,“为什么?”

  左青嘴角轻轻抽搐,露出一个冷笑的神情。

  只是,左青看了看叶昀,再看向危岑语气命令道,“没有为什么?你必须退赛。”

  到底是有外人在,左青拉不下那个脸说出她让危岑退赛的原因。

  只有次等学生才会去参加特招赛,她的儿子居然要沦落到这种地步,简直是在丢她的脸。

  危岑有些失望,连拒绝他参赛的理由都不肯出来,在左院长的心中,面子高于一切。

  “抱歉,左院长,这一次我不会听从你的命令。”

  危岑深深地看了左青一眼,平静地起身离桌。

  危岑那一眼看得左青心头一阵怪异,以前,危岑不是没有拒绝过她的命令,但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地平静,仿佛她的命令对危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影响。

  “你不愿退赛,我会让左越替你退。”

  左青态度强硬道。

  危柳难过地看着左青,想要帮危岑说话,她看得出来哥哥对参加特招赛这件事是认真的。

  但危柳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左青,妈妈说出的命令从来没有她和哥哥两人反驳的余地。

  “特招赛只允许本人亲自退赛,而且还需要队伍所有人一同退赛,否则退赛申请不会被通过。”

  见在场其他三人都向自己看来,叶昀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左院长你在要求危岑退赛之前,是不是应该先看看特招赛的比赛规则。”

  左青:“……”

  左青眯起眼,没有想到叶昀会在这种时候出声。

  叶昀对左青冷冰冰的态度视而不见,双手撑着桌子也站了起来,“我吃好了。”

  语毕,叶昀自顾自地走回了房间。

  叶昀有些懊恼,自己不该掺和进这件事的。

  他让左青那副命令地态度弄得想起了之前从危岑的终端中看到的信息,听着左青强硬的语气这才没忍住。

  危岑看了眼脸色不太好左青,说道,“我和我的队友都不会退赛。”

  危岑停了停,又说道,“左院长你不用担心,我参加特招赛,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我自己的事,不会有人因为我而嘲笑于你。”

  左青脸色瞬间漆黑一片,没等她再开口,危岑转身。

  房间门关上前,危岑听见碗筷被捏碎的声音,危岑心中微动,脸上神情没什么改变。

  “你……”

  叶昀其实想问问危岑现在的心情,但又觉得他问起来,估计就会暴露过他曾经看过危岑的信息的事实。

  于是,叶昀张了张口,又把嘴巴闭上。

  门外,左青冷着一张脸,大步流星走出去,留下危柳一个人待着餐厅中。

  好一会儿,危柳才送松口气,刚才妈妈的样子太可怕了!

  危柳情绪低落,为自己连帮哥哥说话的勇气都没有而感到自责。

  叶昀都会帮哥哥,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危柳眨了眨眼睛,回想刚才那一幕,关魅所说的话又在她脑海中乱窜。

  好像……

  叶昀的确在意哥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510111034202105111751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孤芳一世、微笑007、亓襬鋶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椰奶麦片38瓶;晨曦30瓶;我患上了复联四ptsd21瓶;请给我一杯甜冰茶20瓶;青青子衿18瓶;balereallover10瓶;稀星、秋疯寒月4瓶;冉桑3瓶;嚯嚯嚯嚯嚯嚯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