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 90 章 第九十章

第 90 章 第九十章

  ll提到回危氏研究所,危柳第一个举双手双脚赞同。

  可算要回去,危寒都已经离开好几天,再不回去,危柳觉得自己都没法和自家哥哥说上话了。

  林业几人依依不舍,尤其是林业,听到危岑要回去,当即抱着危岑的大腿哀嚎。

  “队长,我不能没有你!求求你别回去了!你要什么资料我都给你什么资料好不好?”

  那凄惨的样子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危岑:“……”

  危岑眼角抽搐几下,实在没忍住,抬脚直接将人踹昏过去。

  瞧这林业倒地不醒,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蔚滢滢的脸都涨红了,表哥好丢人哦!

  “军团长大人,你的魅力不小嘛。”陆翼风拍了拍危岑的肩膀,调笑道。

  危岑黑着一张脸,扫了陆翼风一眼,再扫一眼蹲在二楼眼巴巴地望着陆翼风的林雨凝,用一种平静的音调说道,“翼风大佬的魅力也不差。”

  陆翼风耸了耸肩。

  其他人喊他翼风大佬时,要么一副兴奋崇拜的语气,要么阴阳怪气的讥讽,唯独危岑总是用波澜无惊的语气喊着,让人失去一切调笑的欲望。

  危岑离开,陆翼风也没继续待在这里的理由,便随着喊来的悬浮列车准备回到自己的住处。

  下车之前,危岑向陆翼风问起他的账号,准备支付一段时间的工资给陆翼风。

  陆翼风见危岑一本正经要给他开工资,莫名想笑。

  说实在的,危岑性格的确沉稳,但他那张脸也能够看出年龄不大,明显还是学生模样。

  陆翼风没觉得危岑有资本开得起他的工资。

  像他这种水准的装备设计师的工资相当高。他在九尾军团时,光是信用点就已经年薪上千万,功勋点和各项资源更是不少。

  除了那些大型军团,中小型军团很少有能开得起他的工资的,更不用说像是新生军团这种刚刚成立,军团长还是个孩子的弱小军团。

  陆翼风抓了把半长的乱发,绕有意思地说道,“我的收费可不低,军团长大人你能拿出多少?”

  口上这么说,陆翼风倒是无所谓危岑到底给他多少。

  好歹他也工作了这么多年,早攒下了一份不菲的身家,十几二十年不开工都完全没问题,他也不缺危岑那份工资。

  反正他会加入新生军团本质上是因为危岑看出了他在设计上的巨大缺陷,为此,他其实还应该感谢危岑。

  那套军团服是他为中央林家设计的,要是投入使用后才发现缺陷,让他的口碑就完了。

  陆翼风其他的都不在意,但极其珍惜自己的口碑,这也是他愿意陪危岑做军团梦的原因之一。

  不过他挺好奇危岑能拿出多少给他。

  “军团正处于发展初期,我手上能使用的资源有限,还请翼风大佬暂且见谅。”

  危岑说着,向陆翼风的账号打了整整一千万信用点。

  陆翼风:“……”

  “一千万?”

  陆翼风诧异地看着终端显示的转账余额,再看一眼危岑,坐直了身体问道,“你哪来这么多信用点?不对,你怎么给我这么多?”

  “以翼风大佬的能力,我所付出的已经算低了。”

  危岑明白一名顶级装备设计师的重要性。

  陆翼风能够带来的利益超过他的付出。

  在危岑眼中,有能力者理所应当得到与其能力相匹配的待遇。

  哪怕他自己节省,也不能亏待他所招揽到的人才。

  “你这话我爱听。”陆翼风心中情绪翻涌,脸上笑意加深。危岑所给出的条件自然是比不上他曾经,然而,陆翼风很清楚这是危岑能够拿出来的极限。

  危岑的态度让他感到真诚的重视,也让他认识到,危岑的军团梦是认真的。

  陆翼风点了点终端屏幕,“不过,我暂时用不了这么多,你先收回去一半,我可不想我的军团长大人为了给我发工资,自己过得落魄。”

  陆翼风转回去了一半,危岑沉默片刻,再次抬头,看向陆翼风的目光格外真挚和诚恳,“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你收下剩下那一部分。”

  “哈哈哈!”陆翼风开怀大笑,他越来越喜欢危岑这个性格,“我等着。”

  等到悬浮列车上只剩下三个人时,危岑突然收到来自危柳的转账。

  一看账目额度,危岑有分无奈,更多的是好笑,小姑娘估计把这些年攒下来的信用点全部转给了他。

  “不许转回来。”危柳抬手在身前比了个大大的叉,“我哥的军团我必须赞助。”

  危岑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温柔地说道。“你哥这么厉害,哪里需要你来赞助。”

  危柳很认真,打定了主意,“才不要,反正我知道你账号,你要转回来,我立马转过去。”

  危柳蹭了蹭自家哥哥的手掌,撒娇道,“哥,你就收下吧,我以后如果缺什么,就让你帮我买,好让我有种时时刻刻都能有哥哥买礼物的幸福感。”

  危岑说不过她,“那好,我帮你先收着,等你要用的时候我再给你。”

  “没问题”危柳语气上扬,自觉得自己帮到了危岑,心情格外愉快。

  危岑笑了笑没说话,危柳的这份信用点他不打算动用,他最近也不会用到,比较,他现在身上的信用点其实不少。

  陆翼风只收了他准备给的一半,加上这一半,他的信用点余额还剩下近一千万。

  这些信用点是他这段时间从银松格斗场赚来的。

  银松格斗场的每一场格斗都有开盘,正规的开盘只允许实名押注,而且,不能对阶级低于自己的格斗赛事押注。

  危岑在指导林业他们进行格斗,并分析对方弱点时,多次下注,以危岑的眼力,判断同阶级内的战斗的胜负的成功率近乎百分百。

  通过押注,危岑快速积攒近一千五百万的信用点。

  危岑见好就收,在触及银松格斗场的底线前停手。

  前世,林枫偶尔会带他去这些地方堵上几把,危岑对这些地方的底线已有判断。

  只可惜银松格斗场属于连锁格斗场,这种一次性获取高额信用点的事情以后恐怕没什么机会了。

  不过,若非想要支付陆翼风足够的信用点,危岑也不会采取这样的方式。

  一行三人回到危氏研究所,危柳亢奋的心情逐渐变得古怪起来。

  她看着走在她前面,特别自然地按下他们家楼层数,完全没有任何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叶昀,眼睛内充满了疑惑。

  没等危柳问出声来,她就看见叶昀走进了自家哥哥的房间。

  熟练地,自然地打开锁,然后走了进去……

  进去了!

  真的进去了!

  一时间危柳瞪大了眼睛,震惊地呆立原地。

  危柳揉了揉眼睛,她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等等!?

  这是什么情况?那家伙怎么有哥哥房间的密码!?

  见危柳停在原地,危岑以为她累到了,危岑便让她快去休息,“这几天你跟着我也辛苦,早点休息吧,晚安。”

  向危柳说声晚安后,危岑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房间门在危柳的眼前合上,危柳无比惊愕。

  随后抱头蹲下,一脸怀疑人生地叫了起来。

  “啊啊啊!哥!你又和他一个房间!?”

  如果说在林老师家,哥哥和那家伙一个房间是因为两人要修炼勉强能说得通,但现在都回家了,哥哥居然还和他一个房间!?

  为什么哥哥和那家伙都能对此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啊!

  危柳完全想不通。

  突然,蔚滢滢曾经说过的话蹿进了的脑海中。

  她想起来,之前蔚滢滢羡慕地看着哥哥还有那家伙,说着,“以后我找男朋友,一定要像危岑小哥哥他们那样,感情上合得来,事业上也要一起奋斗,相互信任!”

  她本以为蔚滢滢是想找哥哥这样的人做男朋友,现在仔细想想,蔚滢滢说的分明是指哥哥和那家伙两个人的状态是她想中的情侣状态!

  “滢滢!”

  危柳蹲在地上,面容略显扭曲,飞快拨通蔚滢滢的通讯。

  因为哥哥一直在忙,她这段时间都在和蔚滢滢一起玩,两个人早就互换了联系方式。

  “小柳姐姐,我是小孩子,睡得好早的,你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晚了还打我通讯呀,影响我的睡眠。”蔚滢滢穿着身睡衣,打着哈欠说道。

  “这不重要。”危柳可不管这么多,见她接通通讯,带些崩溃的问题就问过去了,“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哥和那,叶昀是一对?”

  蔚滢滢歪了歪脑袋,奇怪地回答到,“不是我觉得呀,危岑小哥哥和叶昀小哥哥本来就是一对。”

  “不可能!”

  危柳大声反驳,“他们怎么可能会是一对?明明……”

  “明明他们两个都喜欢白琦。你没有看过那个视频吗?我哥和叶昀为了白琦大打出手的那个视频?”

  “那个视频呀,”蔚滢滢又打了一个哈欠,“我看了。”

  “你看了怎么会觉得……”

  “在那个视频里危岑小哥哥一直在看着叶昀小哥哥,除了小哥哥,危岑小哥哥眼中全程没有其他人。”

  蔚滢滢打断危柳的话,她可喜欢那段视频了,危岑小哥哥还有叶昀小哥哥打起来超帅的!

  危柳被蔚滢滢的看法惊到,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是因为我哥想揍叶昀!要不是叶昀,我哥也不会和白琦解除婚约。”

  “不不不,小妹妹,你这就完全看错队长和叶昀的想法了。”

  关魅走近屏幕伸出一只手指摆了摆,表示危柳的看法是错的。

  危柳皱起眉,“我哪错了?”

  见关魅过来,蔚滢滢把位置让给关魅,自己躺回床上。

  关魅说道,“你太过想当然了,你看到队长和叶昀的赌约,所以认为他们俩是为了白琦定下赌约的,实际上根本不是那样。”

  危柳狐疑地看着关魅,心想,不是那样还能是怎样?

  关魅笑了,说道,“你们小孩子还是太天真,看事情可不能只看表面。”

  “事实上,叶昀提出赌约的原因在队长身上。叶昀从很早上就喜欢上队长……”

  “你等我说完,”见危柳想要说些什么,关魅摆手阻止了她,自己继续说下去,“但那个时候队长与白琦有婚约在身,叶昀无法忍受自己喜欢的人和其他女生有婚约,便故意接近白琦,惹来队长的注意,借此找机会提出解除婚约的赌约。”

  危柳:“……”

  被危柳怀疑的目光盯着,关魅丝毫没有不自在,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不信,但你听我说完接下来几件事,你就能懂他们之间的感情。”

  “我们第一次去找队长时,队长和叶昀正好一起从临渊武器城回来。那个时候我们的队伍设置中本来还没有叶昀,我们的最后一个队友原本是一名聚星阶,但就在临报名前,那家伙出事了。”

  关魅用一种引诱的语气说着,把危柳的好奇心激发出来,危柳下意识地问道,“他出了什么事?”

  “他的手废了,”关魅似乎在回忆当时的场景,“我们亲眼看着队长将对方手上的星窍引爆,让对方彻底废了一只手。然后,”关魅停了停才说,“叶昀就加入了我们的队伍。”

  危柳眼睛瞪圆了,有些难以置信。

  哥哥为了叶昀彻底废掉另一个人的一只手?

  这……这怎么可能?

  关魅还在继续说,“还有那一次,有人设计想要让队长失去参加特招赛的资格,让人变身为白琦去勾引队长,结果,队长对“白琦”的勾引无动于衷,反而一直在和叶昀默契地联手对付“白琦”,对了,这段视频天网上应该也有,你没看过的话,可以去搜一搜,关键词是队长他们的名字还有勾引。”

  危柳立马搜索。

  关魅停在那里等她看完,对上危柳有所动摇的目光,关魅再加把火,“不仅如此,你是不知道,我们先前遇到邪教人员时,不是和你一起的那一次,是另一次。那邪教人员知道队长是我们中实力最强的,一开始就盯住队长,我们几个又比较弱,完全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攻击队长,但,在队长受伤的那一瞬间,叶昀冲了上去,自爆精神力逼退对方,让队长有机可乘。”

  “后来叶昀还对我们说,他知道队长肯定能够打败对方,可看到队长受伤他就乱了,等回过神时,身体已经本能地冲过去。”

  “那个时候我就想,叶昀是真的爱队长。”关魅感叹,神情浮现出几分羡慕,“而且,你估计也知道,队长忙起来经常会忘记吃东西,但叶昀总是会提现他,所以他们两总是坐在一起用餐……”

  关魅叨叨絮絮,说着危岑和叶昀恩爱的细节,危柳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等到结束通讯时,危柳脑子里冒出几个念头

  叶昀是不是真的爱哥哥爱到不行?

  好像叶昀他也没有那么糟糕嘛。

  只要是喜欢哥哥,对哥哥好的人都不糟糕!

  另一边,关魅挂断了通讯,刚转头,就见蔚滢滢抱着抱枕坐在床上看着她。

  蔚滢滢幽幽地看着关魅,“关魅姐,胡说八道不好的。”

  关魅耸耸肩,“我这是为了队长的感情稳定在做努力,那小姑娘一看就是个兄控,如果不说叶昀对队长有多好,那小姑娘绝对会是个麻烦。”

  “可你这是在骗她呀。”蔚滢滢纠结。

  “善意的谎而已,再说了,叶昀确实很在意队长,上次没和他说军团的事情,他不是还暗暗不爽了挺久嘛。总之,我也没有全部是在骗她,稍稍有点夸张罢了。”

  蔚滢滢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

  就在危柳勉强放下心中的纠结回房时,危岑房中,已经躺下的危岑静静地睁开眼。

  他侧头看了一眼似乎熟睡的叶昀,眼中闪过算计。

  危岑悄无声息的起身,从抽屉中取出一瓶药剂,这药剂正是他先前让左越帮他找的深度睡眠药剂。

  浅绿色的药剂在药剂瓶中静静流淌,危岑将药剂倒入喷瓶,随后又掺杂了大部分的水,保证喷瓶中的液体既带有深度睡眠药剂的气味,药效又被稀释。

  此时,已是凌晨一点。

  忙碌的危氏研究所陷入安静,走动的研究员减少。

  正是悄然潜入某些地方的最好时机。

  危岑带着稀释后的药剂回到窗边,轻轻地向叶昀喷射药剂,感受叶昀的呼吸变得绵长安稳,危岑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讥讽。

  “咔嚓!”

  一声轻声,带在手腕处的监控手环被危岑脱离下来,危岑将手环放在了叶昀身旁,身影渐渐融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门悄声打开又被关上。

  过了一会,躺着床上的叶昀睁眼。

  他的眼中一片清明,哪有半点睡意,更不用说被使用了深度睡眠的迹象。

  看了眼放在自己身边的监控手环,叶昀的神情略带探究。

  叶昀轻声喃喃,“危岑,你要做什么?”

  又过了一会,房间内重归静谧。

  然而,本该睡在这房间的两个人都已经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跑的去考速录考试,我本来想我好歹是个文字工作者,打字速度肯定不差,等到了考场,结果被虐的不要不要的,就听着周围的人打字键盘啪啦啪啦的,被氛围紧张到了,完全跟不上那个播报的速度,到后边都不知道自己打了些什么字出来捂脸感谢在20210508213334202105101110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我患上了复联四ptsd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微笑0072个;孤芳一世、半步颠、燃昱、yami、听说太太要日更、衍生z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l30瓶;阿需又又又文荒了12瓶;喜欢小猪、只剩转角霓虹10瓶;468615126瓶;42875538、将离离离5瓶;棋布2瓶;嚯嚯嚯嚯嚯嚯、白夜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