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 73 章 第七十三章

第 73 章 第七十三章

  ll危岑走了几步,察觉叶昀没有跟上来,奇怪地回过头。

  这一眼看过去,危岑发现叶昀此时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

  叶昀低着头,身体小幅度地颤抖着。

  正当危岑想要问出了什么事情,却感觉到到叶昀周身气势一变,精神力外泄并剧烈波动。

  很快,叶昀脸上浮现痛苦的神色。

  “叶昀?”

  危岑一时间以为被那倒在叶昀脚下的金色长发青年伤到,但危岑扫一眼金色长发青年,对方气息薄弱依旧昏睡不醒,不像是有醒过来的痕迹。

  叶昀没有回复白轩疑惑的问句,他仍旧低着头,波动的精神力彰显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不受控制具现的精神力带起周遭能量也一同紊乱,叶昀的表情越来越痛苦。

  “唔!”叶昀单手捂住太阳穴,身形不稳,痛苦地半跪在地上。

  危岑意识到,就在刚才,叶昀的精神海似乎突然出现了问题。

  千残草的药效暴动?

  精神海遭到攻击?

  危岑脑海中快速闪过几个猜测,动作上也不慢,瞬间靠近叶昀,探出精神力试探。

  然而,他的精神力刚刚接触到叶昀的精神力,一股巨大的排斥传来。

  若不是危岑的精神力收的快,他的精神力已经被叶昀攻击了。

  危岑不由地皱起眉。

  紧接着,危岑就看见叶昀缓缓抬起头,那双看向他的漆黑双瞳中闪烁着压抑的讥讽和愤怒。

  叶昀恶狠狠地瞪着危岑,如同一条即将暴起咬人的恶狼。

  叶昀一字一顿,从咬紧地牙缝中挤出四个字:“离我远点!”

  对上叶昀愤怒的眼神,危岑向后退出一步,脸上的神情更加不解。

  危岑看得很明显,叶昀的愤怒是冲着他而来的。

  但危岑心头闪过浓浓的疑惑,完全不明白刚才还好好的叶昀为何会突然怒视自己。

  叶昀咬牙,忍住脑海中撕裂一般的疼痛。

  两段记忆在他脑海中相互撕扯,随着其中一段记忆不断地变得清晰,叶昀的右手又攥紧了几分。

  危岑静静地站在离叶昀一步之远的位置,看着叶昀的额头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珠,叶昀的面容也出现轻微的扭曲。

  叶昀一向能忍,先前与谷鸿云战斗时,叶昀手臂粉碎性骨折,甚至整个人都被谷鸿云踢飞出去,危岑也没见叶昀的脸色痛到扭曲。

  叶昀的精神海中出现的问题很严重?

  从外表上看不出叶昀的精神海到底怎么样了,危岑犹豫着要不要先将叶昀打昏,再检查叶昀的精神海出现了什么问题。

  “你怎么就光站在那里看着?这多好的机会啊!”

  山上,一直观察危岑和叶昀的动作的沈汐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危岑,心里那个急,恨不得附身危岑帮危岑一把。

  沈汐口中还不断地,快速地,小声地嘀咕,“你这小子到底懂不懂?ega口上说是让你离远点,实际上是在叫你靠近点!你单单是看着有什么用,快上去抱住你的ega,安慰他,照顾他,吻他!”

  沈汐说着,有些急了,差点没从树枝上滑下去。

  沈汐连忙换了个姿势从蹲改为坐,这时,沈汐就看见叶昀也换了姿势,站了起来,趔趄地向危岑靠近。

  “嘿嘿,”沈汐笑了,连连点头,“可以可以,ega主动也是种情趣……嗯???”

  沈汐期待的ega扑向alpha的情节根本没有出现,他看到的是站起来身体还有些晃动的叶昀一拳就往危岑脸上挥。

  叶昀的拳头轻易地被危岑接下来。

  只是,没等危岑习惯性地反击,叶昀松开拳,一张照片从叶昀的手中飘下。

  照片被叶昀手心的汗水浸湿,又被紧紧捏了一段时间,早就变得皱巴巴的,可照片上的画面却任然清晰可见。

  危岑的视线落在了那张照片上,随即,他对叶昀的行为不满的神情顿时僵硬在了脸上。

  一丝愕然浮现在危岑的双眸当中,又逐渐夹杂了几分异样。

  照片中,他单手掐着叶昀的腰,将叶昀死死扣在怀中,另一只手捂住叶昀的嘴,从后咬住叶昀的后颈。

  黑色纠缠,他只露出了半张脸,另半张脸被挡住,却遮挡不住眼中的急切。

  叶昀脖子的一圈都泛着淡淡的红晕,绷紧的身体不得不将全部重心靠在他身上,叶昀脸上的神情介于又惊又怒与享受之间。

  精神海具现出的一颗颗星辰在他们周围静静闪耀,朦胧的光线稍稍模糊了他们之间的对峙之感,仅仅留下难以描述的暧昧。

  死穴穴壁投映下的光影,又为这张照片增添几分故事感。

  危岑没有想过,那个时候他和叶昀的表情会是这样的。

  不过,照片不是重点,重点是……

  危岑目光复杂地看着叶昀,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你已经想起来了。”

  当初,他为了在叶昀面前掩饰自己的精神核心的高度破损,用若梦修改了叶昀的记忆。

  但是,若梦有两个缺点。

  第一,施加若梦的对象的精神海强度越高,修改记忆的难度也越高。

  第二,一旦施加若梦的对象对被修改过的记忆产生怀疑,就有可能找回原来的记忆。

  正是因为如此,危岑才特意选在了叶昀不设防之际发动若梦,以提高若梦施加后的完成度,之后又再未在叶昀提起在弯木星死穴中他们精神海共振的事情。

  危岑万万没有想到当时会有其他人路过那里,甚至将他修改叶昀的记忆的场景拍下来然后被叶昀看到。

  照片是确确实实的证据,越是确定的证据,越容易影响若梦的效果。

  叶昀的精神海强度本就已达到110星,再加上照片的刺激,必然让若梦的效果被直接解除。

  “托某人的福,我这里刚才可痛得不轻。”

  叶昀扯了扯嘴角,看向危岑的目光冰冷。

  叶昀很久没有这么愤怒过,他感受到了深深的欺骗。

  听出叶昀语气中满满的讥讽,危岑沉默着。

  危岑没有向叶昀解释任何事情。

  叶昀被危岑沉默的态度气笑了,危岑甚至没有半点要向他道歉的意思。

  叶昀目光冷冽地盯着危岑看不出情绪的那张脸,差点忍不住直接掏出彼岸花,给对面的某人来上一枪。

  叶昀忍住了。

  不忍不行,他和危岑的实力差得太多,冲上去不过是自讨苦吃。

  不甘与愤怒在叶昀脑海中沉浮,叶昀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连解释都不打算说上一句吗?”

  “我解释了,你会听吗?”危岑冷静地道道,“更何况,遇到这种情况,你也会和我做出同样的选择。”

  事已至此,危岑清楚在关于修改叶昀的记忆这件事情上,他其实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因为,再多的解释都掩饰不了他已经做了这件事情。

  危岑考虑的更多的是,如何淡化叶昀恢复记忆后会带来的种种危害。

  如今叶昀已有了警戒,再次施加若梦的成功率极低,但他不能任由叶昀知晓他最大的弱点。

  沈汐拍拍胸口,松了口气,“还好,应该只是小情侣之间的情趣,问题不大。”

  沈汐站得有些远,又不敢随意暴露自己,为了假期只敢悄悄地观察,他看见的是两人友好和谐沈汐自欺欺人的滤镜站在一起谈话,至于刚才叶昀的那一拳,就不准小情侣之间偶尔亲昵地动动手脚嘛。

  “你们也别站在荒郊野岭聊天,回岛上找个舒服温泉酒店泡一泡嘛。”沈汐小声催促着两人赶快离开。

  沈汐想,只要两人没有看见自己,自己完全也可以当作没见过他们!

  要不是他的终端链接着他们办公室的后台,他主动跑容易被记录下来,标记他消极怠工,沈汐早跑了,而不是等危岑和叶昀自行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沈汐催促着,可惜,危岑和叶昀还在僵持着。

  叶昀愤怒地咬紧了牙,他自然是知道危岑这句的话是什么意思。

  扪心自问,如果他是危岑,他也绝不会让曾经害他被迫解除与痴恋多年的未婚妻的婚约之人,知晓自己的精神核心处于高度的破损状态。

  如此弱点带来的是极度危险的性命之忧,一旦他真的对危岑起了杀心,知道了危岑的精神核心上的弱点,哪怕他的实力不及危岑,借助某些手段他也依旧能够轻易地弄死危岑。

  他很清楚危岑为何会那样做,可这不意味着他能够原谅危岑对他的记忆出手。

  记忆是一个人的经历的投映,如果连记忆都被修改,那么相对应的过往,情感,连一个人的存在都有被修改的可能性。

  而最让叶昀忍受不了的还是危岑的态度。

  若是危岑在事情暴露之后,能够好解释,诚恳道歉,叶昀觉得自己或许还会配合危岑,假装遗忘危岑的弱点。

  然而现在,叶昀只想把危岑打到失忆。

  叶昀的目光沉寂,他暗种冷笑连连,危岑不就是害怕他会利用精神核心破损的弱点吗,那他就利用给危岑看!

  危岑在心中深深地叹了口气。

  危岑知道,除非叶昀再次遗忘,否则这件事情根本无法解决。

  危岑面无表情地看向叶昀,眼底的浮动着一抹深邃的异色。

  若梦的成功率建立在精神海强度的差距上,他暂时无法提高自己的精神海的强度,却能从叶昀的精神海下手。

  有千残草的药效在,叶昀不会受太重的伤。

  危岑眼中的冷静依旧没有波澜,叶昀却未能掩藏住眼底的狠意。

  双方同时出手。

  叶昀的精神海瞬间具现,将危岑限制在自己的精神海内。

  染上了愤怒情绪的精神海如同咆哮的大海,带起充满了敌意的能量,试图将精神海内的其他生物通通绞杀。

  危岑拍了怕肩膀上的球球,让它先下去,这是他和叶昀之间的事情,不需要球球插手。

  送离球球后,危岑同样丝毫未有留手的意思。

  对付两仪学院的那三人,只用了三把隐刀,对付叶昀,危岑却一口气甩出全部十把隐刀。

  警戒着叶昀对自己的精神海出手,危岑小心谨慎,没有放出精神力,准备仅凭借星辰之力压制叶昀。

  精神海聚现让此片区域受到叶昀操控,区域内的星辰之力纷纷涌进叶昀体内,精神海带来的威压暂时对危岑产生一定的限制,拉近两人实力的差距。

  两人都知道对方的性格,断不会给自己慢慢攻击的机会,更何况,叶昀的精神海具现消耗颇大,坚持不了多久,所以两人上手便拿出全部力量来战斗。

  危岑心中一动,b级战技操刀诀带着十把隐刀包围叶昀。

  叶昀手中彼岸花聚力,迅速射出一枚接着一枚的子弹。

  隐刀攻击得快,彼岸花的子弹更快。

  “卧槽!??打起来了!?怎么就打起来了呢!?”

  沈汐一愣,心情大起大落,一头从树上栽了下去。

  待他从地上爬起来,从山上冲下去时,危岑与叶昀已经交手数次。

  子弹与透明的短刀不断相触,激起一处又一处的能量波动。

  到底是阶级与战斗经验相差太多,就算叶昀的彼岸花的等级高于危岑,又有精神海具现带来的压制,叶昀依然不可避免地落入了下风。

  眼见一把隐刀突破叶昀射出的子弹的防线,击中叶昀的左手手臂,危岑瞬间发动瞬身。

  瞬身破开空间,将能量的波动压制到最小,但处于叶昀的精神海内,哪怕最小的波动都无法逃开叶昀的感知。

  可是叶昀没有动,他任由危岑瞬移到自己身后。

  危岑抬手,手掌呈现手刀状,星辰之力附加在手掌,就要击向叶昀的后颈。

  突然,危岑的精神海一颤,浓浓的危机感涌现。

  不好!

  危岑感受周遭叶昀的精神力极为不稳定的震动起,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危岑连忙运转心法,想要发动瞬身远离叶昀。

  奈何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

  只是瞬间,环绕在危岑和叶昀周身精神海中的6颗精星辰一并炸开。

  叶昀发了狠,也不顾的自己的安危,用自爆精神力影响危岑的精神力。

  引爆精神力,给予危岑的精神海一重击的同时,叶昀自己也遭受到了极大的反噬。

  叶昀脸色煞白,唯独嘴角一抹血色更为显眼。

  危岑只觉自己的精神海掀起巨大波浪,剧烈的疼痛扩散,危岑两眼一黑,思维都有一瞬停滞。

  但危岑没忘自己还在战斗当中,双手一扯,隐刀受到牵引纷纷射向叶昀。

  “住手!”

  眼见那一把把透明的短刀射向叶昀,沈汐大惊失色,直接从山上跳了下来,体内星辰之力拼命地往外涌去,冲叶昀,要护住叶昀。

  这时的沈汐还未察觉到两人精神海上的异样。

  隐刀皆被迫停留在叶昀身前半拳距离的位置,未能再近一毫。

  叶昀都做好被刺伤的准备,他一手按在心口准备使用那滴心头血,另一只手中出现了一支注射器。

  危岑放弃隐刀,却没停手,手掌凝聚大量星辰之力,硬生生地撕开沈汐制作出的防御壁。

  精神海中的剧烈波动让危岑有些失去理智。

  属于杀手的本能袭上思维,危岑掐住了叶昀的脖子,用力一拧。

  下一瞬,一道红光从叶昀的胸口扩散。

  危岑的手僵住。

  此时,叶昀已经被掐得快昏过去,但叶昀依旧握紧手中注射器狠狠地往身后扎去。

  200w积分换来的药剂不能浪费!

  朦胧不清见,看着一个奇怪打扮的男人靠近,叶昀在昏过去前的最后一秒,下意识地启动了系统的防御功能。

  “系统!开启b级防御壁!”

  半径一米的无形能量罩将他和危岑笼罩其中。

  危岑的意识已经不清晰,他不知道叶昀向自己注射了什么,但那东西绝对是针对他的精神核心。

  因着吸收了千残草的药效而有所恢复的精神核心上再出添加几道裂痕。

  危岑半跪在地上,疼痛让他无法再对叶昀出手。

  如同暴风雨的海洋,他的精神海咆哮不止,一颗颗星辰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克制精神海的崩溃花费危岑全部的力量。

  危岑几乎要失去意识。

  可在那之前,危岑的意念传递到球球那里。

  “攻击!”

  球球立即膨胀,挡在即将靠近两人的沈汐之前,向沈汐攻击而去。

  沈汐:“???”

  作者有话要说:危岑:我知道我做错了,但我还继续

  叶昀:干不过我氪金也要干,同归于尽我最拿手

  沈汐苦逼打工人:我是来帮你们的啊!!!感谢在20210411174753202104121920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食可不肆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九重阳节、微笑007、刈月之蛾、44274456、孤芳一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r40瓶;醨不醉30瓶;靳月10瓶;三千烟火8瓶;十级书荒人员、yami、棋布5瓶;一叶蔽风月2瓶;金绿色的风、希星忆雨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