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 72 章 第七十二章

第 72 章 第七十二章

  ll民政局信息素科的沈汐最近过得相当自在。

  前段时间,沈汐又遇上了一对信息素匹配度超过50的alpha和ega。这对alpha和ega经他介绍,一见面就看对了眼,第二天就登记了婚姻,让他迅速又圆满的完成了牵红线的任务。

  沈汐因此获得了为期一周的假期,于是,他来到了悠闲的小岛。

  吹着海风,吃着特色海鲜,爬着小山,欣赏着山中自然风光,每日舒适得不得了。

  舒适得沈汐几乎要忘记他手上那对奇葩alpha和ega。

  在遇到那对奇葩alpha和ega之前,沈汐就没见过在强制婚约条例下过了大半个月,信息素匹配度依旧没有丝毫增长的alpha和ega。

  沈汐差点都怀疑那两个家伙的信息素匹配度是测错了。

  但不管沈汐怎么看从监控手环传来的信息,那对alpha和ega的信息素匹配度还真是的的确确的超过50。

  有段时间,沈汐天天盯着民政局信息素科后台看,民政局信息素科后台能够通过监控手环看见强制婚约条例的完成情况。

  沈汐看着那对alpha和ega一起用餐,一起去弯木星旅游,甚至同床共枕,然而

  无事发生。

  神tmd无事发生!

  沈汐越看越暴躁。

  这可是一对信息素匹配度超过50的alpha和ega,躺在一块居然没擦抢走火!?

  合理吗?

  科学吗?

  两个人是不是至少有一个不行了!?

  要不是接触过两人的信息素,沈汐都想把他隔壁办公室那个专门解决夫妻和谐生活问题的医生介绍给那对alpha和ega。

  沈汐已经确定,那对alpha和ega就是他事业上最大的一大难题!

  沈汐捏扁了手上小铲子。

  看着被自己挖得乱七八糟的泥土,沈汐回过神来,不对他想这些烦心事干什么!

  沈汐深呼吸一口气,将某对奇葩alpha和ega从脑海中清出去。

  他要好好放松,好好享受他的假期。

  什么危岑,还有什么叶昀,都和现在的他没有半点关系。

  沈汐换了块地,心情愉悦地挖出一颗新鲜的干巴菌。

  闻着干巴菌散发的清香,沈汐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打扰他度假的快乐时光。

  突然,沈汐陶醉的神情僵硬在脸上。

  沈汐用力揉了揉眼睛。

  他似乎眼花了?

  怎么在这里看到那对奇葩?

  沈汐下意识地窜上一棵树,爬在树顶向山下仔细看去。

  已经被他甩出脑海的某对奇葩alpha和ega就出现在山脚。

  “我哔”

  沈汐的终端自动帮他把不文明的词汇消音。

  沈汐整个人都不好了。

  民政局信息素科有规定,如果在办公室之外遇上自己的任务对象,他就需要抛下手上的一切其他事情,全力撮合任务对象。

  沈汐仿佛看见他的假期正在离他远去……

  等等!

  那两个人是在约会吗!?

  沈汐眼前一亮。

  旅游之岛的偏僻地点,一个alpha和一个ega单独游玩,这不就是约会吗!

  难道这对奇葩终于要开窍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继续他的假期了?

  沈汐感动。

  沈汐跳到树枝上蹲着小心翼翼地观察两人。

  “靠近点啊,牵手啊,约会离那么远干什么。”

  “哦哦,停下来了!”

  “咦?”

  沈汐一边观察,一边在心里碎碎念。

  危岑和叶昀却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来自山上的视线观察着。

  危岑和叶昀完成同进一餐的任务后,越走越往人少的方向走。

  就在两人走进山中,危岑手臂上的红色软虫突然发出一道刺目的白光。

  危岑停下脚步,倒没多大意外。

  银松之岛作为旅游之岛,岛上的安保问题做的十分完善,也只有监控摄像和智能巡逻机器所照顾不到的位置才适合发生冲突。

  红色软虫有了反应,也不枉他和叶昀特意往偏僻的地方走。

  危岑余光扫一眼身后,再看向那发出刺目白光的红色软虫。

  只见那软虫张口吐丝,红色的虫丝在空中形成一句话。

  如果你不想你在死穴做过的那些事被白琦知道,就到银街163号去

  一行字完全显现出来时,危岑看着那行字,却有些莫名其妙。

  他在死穴做过的事情有什么白琦扯上关系?

  危岑脑海中闪现自己几次前往死穴训练的情形,最近一次便是和叶昀去的那一次。

  他们进了死穴后没多久就遇上了星盗,然后是千残草,蜂群,以及……

  危岑的瞳孔微微缩起。

  精神海具现!

  他在弯木星死穴内被千残草的药效牵引,将自己的精神海完全具现,具现时连带的破损的精神核心也一同暴露出来。

  对方很有可能知道了他的精神核心的高度破损!

  危岑眸色暗下来,眼中杀意一闪而过。

  十三星域间针对精神核心破损的手段不少,他的精神核心已经没有再恶化的余地。

  如此弱点绝不能让对他有恶意的人掌握!

  “上次我们去弯木星死穴做过什么吗?”

  一看到死穴,叶昀立马也想到前段时间和危岑在弯木星的经历,叶昀把他们的行程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没觉得有什么可以用来威胁危岑的。

  唯一和白琦扯上关系的也只有疾风军团,但他们和鲁涵合作愉快,一方得了财,另一方得了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就这些事完全可以直接告诉白琦。

  要威胁他们也该拿那个被他们弄死的星盗来威胁,比方说把他们联手杀死的事情告知贪狼星盗团。

  危岑见叶昀在一旁认真思索,心中微动,阻止叶昀继续向下深究,“他们不过是随便找了个理由,以便借着白琦的名义威胁我罢了。”

  叶昀眨了眨眼,莫名有些不自在。

  叶昀在想,危岑都不认识的别的学院的人都知道白琦是危岑的软肋,自己当初在对危岑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仅凭着自己的认知,逼着危岑向白琦退婚是不是做错了?毕竟危岑是真的喜欢着白琦。

  没注意到叶昀的思绪已经跑偏,危岑压低了声音,脸色也冷了下来。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要参加吗?”

  危岑询问的同时,放在身侧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空气中的星辰之力有一瞬变化,可那变化十分细微,稍不注意就发现不了。

  见此动作,叶昀便知道危岑要动手了。

  叶昀耸了耸肩,向旁边站了站,表示自己不参加战斗。

  叶昀抬手看一眼终端,顺便提醒道,“距离我和林研究员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你搞快点。”

  两人身后不远处,两男一女站在一件透明斗篷后面。

  这斗篷是件具有隐身作用的d级星辰武器,除非是精神力超过百星,否则根本察觉不到隐藏在这斗篷后面的人的存在。

  斗篷不仅能够遮挡身形,气息,连声音也能够将之隐匿。

  “他们在说什么?我们要不要再靠近点?”

  “还是别了吧,我上次看了他们两的战斗,那个叫做叶昀的家伙的精神力似乎比普通开窍阶要强上不少,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保持这个距离就好。”

  “你们说危岑会不会去那。”

  “他那么在乎白琦,肯定不会想自己和别的男生搞在一起的事情被白琦知道。”

  “呵,在乎?口上爱一个人,然后和其他人搞在一起的在乎吗?说起来我以前还暗暗羡慕过危岑对白琦的深情,谁知道危岑居然是个渣男,果然,这世上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文冬琴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和潘争潇明明都是好……”

  金色长发的青年的话还没有说完,突觉自己的后背一痛。

  下一秒,一股星辰之力顺着他的后背冲进他的体内。

  几乎只是瞬间,他的体内星辰之力的循环被打乱,星辰之力骤然暴动。

  金色长发的青年趔趄向前。

  “米时伯?你怎么了?”

  文冬琴皱眉,赶紧伸手去拉那米时伯,生怕他跌出了隐身斗篷,害他们被危岑发现。

  然而,她的手才伸出,却看见一把透明的短刀正插在米时伯后背。

  血液从伤口快速浸师米时伯的白色短袖,那血液竟是黑色的。

  “!!?”

  潘争潇瞳孔一缩,就见刚才还站在不远处的危岑的身影已然消失,而留在原地的叶昀也看向他们这边。

  “祝你们好运。”

  潘争潇看见叶昀用口型向他们的方向说着。

  糟了!

  那两人早注意到他们!

  潘争潇直接掀开隐身斗篷,隐身斗篷已经没有用了,反而还会限制他们的行动。

  到底是聚星阶,又有队友被袭击在先,潘争潇反应不慢,脚下一动,猛地向后退。

  一边退,潘争潇的视野内已经能够看见一把向自己逼近的短刀,如果他刚才反应再慢一点,这把短刀恐怕就已经刺入他的体内。

  文冬琴却没他的实力和反应力,意识到不对时,危岑的短刀已经抵在她的脖子上。

  “还想活命的话,就待在这里不要动。”

  危岑的身影从扭曲的空气中凭空出现在文冬琴身后。

  低沉的音线传入文冬琴耳中,文冬琴只觉一股凉意蹿遍她的全身,她有种一旦自己不照着危岑的话去做,他真的会杀了自己的错觉。

  那是屠杀过多人,以及虫族带来的巨大威压,瞬间瓦解了文冬琴的意志。

  文冬琴瘫坐在地上,面对脖子上的隐刀的危险,一动都不敢动。

  危岑做了速战速决的准备,上手便是暗杀的招式。

  隐身,瞬移,精神威压再加上淬了毒的隐刀,瞬间解决两人。

  这还是建立在危岑有所保留的份上。

  如果目的是杀了这几人,危岑的隐刀击中的就不会是米时伯的后背,而是他的心脏。

  危岑怎么会这么强!?

  潘争潇击落一把隐刀,扫一眼还未战斗就失去战斗力的米时伯和文冬琴,内心充满了不可置信。

  不可置信的还有沈汐。

  这才多久不见,危岑的战斗力提升得也太快了吧!

  一个开窍阶对上两名聚星阶加一名开窍阶,居然是聚星阶最先下场??

  他刚刚还想着叶昀怎么不去帮危岑,荒山野岭,一对情侣遭遇埋伏,多适合并肩作战增加感情啊!沈汐都想悄悄推一把,把叶昀推进战局,结果危岑的动作也太快了!

  沈汐觉得自己没机会把叶昀推进战局了。

  沈汐叹口气,埋怨地看向倒地不起的米时伯。

  这几个家伙真没用,不说没有英雄救美,连并肩作战的机会都给不出来。

  沈汐锤树,继续看下去。

  潘争潇见情况不对,直接转身就要逃走。

  危岑一个瞬身,拦在潘争潇逃跑的路线上。

  “唔!”

  潘争潇挡住了危岑射来的短刀,却没有挡住危岑的腿击。

  危岑一脚狠狠地横踢中潘争潇的腹部,将人向下踢去。

  潘争潇整个人都蜷缩在地上,刚要运转星辰之力爬起来继续逃,他的精神海遭到攻击。

  潘争潇瞳孔扩散。

  危岑一脚踩上潘争潇的胸口,弯腰直视潘争潇的双眼。

  危岑的双眼如同看不见底的深渊,幽深漆黑,漆黑中又透着一抹诡异的红色。

  精神力破开微不足道的阻碍,入侵对方的精神海。

  a级战技若梦发动。

  潘争潇一阵恍惚,与危岑相关的记忆从脑海当中消失。

  若梦能够修改和删除使用对象的记忆,不过,在删除的过程当中,危岑只能朦胧感知那段记忆,无法确切地知晓记忆的具体内容。

  删除记忆后,危岑连上潘争潇的终端,以自己的名字为关键词,搜索潘争潇账号中与自己相关的信息。

  潘争潇账号中倒是没几条值得危岑注意的信息,无外乎他和白琦,以及叶昀的三人感情纠葛。

  危岑匆匆扫过,放开潘争潇,转向米时伯和文冬琴。

  叶昀见危岑这么快就将三人解决,心中涌现一股危机感。

  每当他以为危岑的实力已经够强时,危岑总能再次刷新他的认知。

  不仅如此……

  叶昀脸上闪过些疑惑,危岑使用的战技他似乎之前就见谁使用过。

  尤其是隐藏身形再突然出现这一招。

  叶昀眼珠一转,唤出系统商城,点击分析战技一项。

  然后……

  叶昀瞪着系统商城显示出的价位,“200点功勋点???”

  “算了算了,不是什么一定要知道的事情,以后再说。”叶昀毫不犹豫,立马放弃深究。

  另一边,危岑来到文冬琴身前。

  危岑将其他两人弄昏,留下文冬琴,正好盘问他们盯上自己是不是为了精神核心破损的事。

  “你们在死穴内看到什么?”危岑冷声逼问,“找上我的目的又是什么?”

  文冬琴本来被他几下就将自己两名聚星阶的同伴打败的战斗力吓到,危岑一冷声,更是打了个哆嗦,不敢有任何隐瞒,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们,我们就是,就是想用你和叶昀的关系来威胁你帮我们在特招赛内取胜。”

  “我和叶昀的关系?”危岑疑惑道。

  危岑的冷意减少了少许,对文冬琴的话升起了几分莫名,不理解文冬琴为何认为他和叶昀的关系能够威胁到他。

  虽说莫名,但涉及到叶昀,危岑还是下意识地竖起来精神屏障,防止他们的对话被叶昀听到。

  文冬琴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危岑,接着坦白道,“我们都知道你对白琦小姐一往情深,所以你肯定不想知道你和叶昀在弯木星死穴乱ga……不,不,不,我是说情到深处的事情被白琦小姐知道。”

  危岑:“……”

  危岑:“???”

  趴在危岑肩膀上的球球感知到危岑的情绪,悄悄地替危岑在自己的脑袋上凝聚出一个问号。

  危岑终于明白了他们威胁自己的在死穴里的事情是什么了,他们大概是看见了他和叶昀的精神海融合。

  危岑脸上浮现些古怪,缓缓地出声,“你们不是因为看到我的精神核心才找上我的?”

  文冬琴一脸懵逼,“精神核心?什么精神核心?”

  危岑沉默片刻,心情有些复杂。

  危岑发现自己大概是误会了什么,这几人根本不知道他精神核心破损的事情。

  但该问的还是要继续问,危岑又问,“银街163号有什么。”

  “这……”文冬琴犹豫。

  危岑眯起眼。

  “我说我说!”文冬琴立马说道,“我和我的朋友从学院的任务堂接了剿灭邪教人员的任务,但我们根据任务指示到这里却发现我们任务可能出了些问题,原本只有一个邪教人员,现在对方似乎有增援,我们也不确定是否要继续任务,所以才想到让你帮我们试探对方的实力。”

  文冬琴说完,讨好地看向危岑,“危岑学弟,看在我们的目的是剿灭的份上,就放过我们一次吧,以后,以后,我保证我遇到你绝对就绕道走!”

  文冬琴就差当场发誓了。

  危岑在文冬琴说到邪教人员时眼角跳了跳。

  银松之岛的那名邪教人员亦是他规划给林业几人的目标,如果不止一名邪教人员,他的计划也要改变。

  危岑快速思考,但对着文冬琴的求饶,危岑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即便这几人看到的不是他高度破损的精神核心,他也不能让这几人继续保留死穴中的记忆。

  如同对待潘争潇一样,危岑消除了文冬琴和米时伯的记忆。

  处理完三人的记忆,危岑叫过叶昀,准备去林研究员的家中。

  叶昀看一眼面色发青分明是中毒模样的米时伯,说道,“不用给他解个毒?让他死在这里对你不太好吧。”

  危岑没有回头,随意道,“不是什么剧毒,死不了。”

  叶昀摇头,暗暗想着,即便不是剧毒,但这种精神毒素停在体内时间久了,总会留下点后遗症,比方说变傻什么的。

  当然叶昀也只是在心中暗中吐槽一句。

  主动找麻烦被反杀,是对方自作自受。

  叶昀路过米时伯,正好看见一张照片从米时伯的口袋中掉出半截。

  叶昀扫了眼照片,照片上被挡住上半身的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

  “这家伙居然随身携带这种照片。”

  叶昀摇头,想起从两仪学院毕业的。

  好歹是师兄的母校,不能让这家伙给败坏了两仪学院的名声。

  叶昀想着,准备帮米时伯把照片塞回他的口袋当中。

  嗯?

  这照片……

  离的近了,叶昀更加看清了照片上的内容。

  叶昀的手一顿,觉得照片上的两道半截身影有些眼熟。

  作者有话要说:看见危岑和叶昀之前的沈汐:度假!开心!

  看到他们之后:卧槽,我要加班了qaq欸,好像还没有开始加感谢在20210410182352202104111747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无名阿茶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给我一块红豆糕、吃萝卜的喵、三千烟火10瓶;棋布2瓶;32213119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