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ll听到叶昀的话,危岑眼中闪过一抹古怪,侧头想要去看叶昀脸上的神情。

  话都说出口了,叶昀心头那丝犹豫跟着消失,是了,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自己卖了一波危岑,帮危岑维持一下自尊多正常。

  叶昀迎上危岑的目光,挑眉给了危岑一个眼神,示意,不用感谢我,我就是如此善解人意的好人。

  危岑在心中摇头,实际上,他根本不需要将实验房调成不透明模式。

  透明模式下,才更有利于观察实验过程当中的全部状况。

  至于叶昀的担忧,且说那是担忧,危岑更是毫不在意。

  两人视线相交只是片刻,没等危岑拒绝叶昀的提议,薛木教授拉着一张脸,没好气地蹬向叶昀一眼,“改什么改?臭小子,你的研究员守则都还给我了吗?把实验房改成不透明模式,还怎么仔细观察实验者的反应?”

  薛木教授一提研究员守则,叶昀就反应过来了,连忙说道,“老师,我错了。”

  叶昀暗暗懊恼,就算是考虑到危岑的自尊……不,危岑什么都没要求,是他自己自我意识过剩。

  看来最近自己是过的太顺了,系统积分暂时不愁,精神海强度再次加强,又得了片千残草,以至于整个人都飘了。

  这不应该!

  叶昀迅速反思自己,稳定心态。

  薛木教授说完叶昀,又转向危岑,语重心长地劝说道,“小危啊,我理解你们年轻人偶像包袱重,不过,你要想好好做研究,就别把个人形象看得那么重。”

  “我明白。”危岑点点头,自从成为生化人后,他的偶像包袱早丢了。

  见两人认错态度不错,薛木教授摆摆手,让叶昀继续,“臭小子,你快点把剩下的传导仪贴好,然后过来协助我记录实验数据。”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薛教授也只是说他几句,我才贴歪一点点,就被赶出来了,太不公平了!

  人家是教授的宝贝徒儿,我们这些被强行塞进来的人本来就不算什么。

  之前薛教授的态度还很正常,这小子一来,我们一下子全成“废物”

  真倒霉,本来我就是为了躲他才来这边的,谁知道他也今天跟着来了。

  你一个元晶研究所的人怎么混进我们的群里?

  都是看不惯叶昀的人,还分元晶研究所、危氏研究所干什么。

  难道薛教授在他的研究所也是这么对待这小子的?

  可不是。

  被一个开窍阶的小朋友压在头上,你们就没人抗议?

  我们有什么办法,老师就是喜欢他,着小子是唯一一个老师主动收下的学生,而且这个项目非他不可,我们也只能打打下手,连实验核心都没法触碰。

  他不是得罪过危少吗?如果危少的确能够配合教授实验,这个项目就不再是非他不可

  群里安静了几秒,在危岑和叶昀所看不到的位置,几个人朝着实验房露出恶意的笑容。

  是啊,只要某人不再特殊,他们就有机会好好敲打敲打这小子。

  一个连研究员都不是的实习生,在他们面前,态度居然这么嚣张,他们作为研究界的前辈,有义务帮他摆正心态。

  这时,叶昀已经将最后一个传导仪链接在危岑身上。

  “夏至,放好第13号材料,陈闻,开启传导仪,若林……”

  一进入实验,薛木教授脸色沉稳起来,一道道指令传达下去,那些研究员收敛了不该有的嫉妒心理,老老实实地根据薛木教授的指示配合实验。

  “小危,你开始通过传导仪输入精神力,注意,一定要听我指挥,我让你输入多少就输入多少,现在,向每一个传导仪各输入半星精神力。”薛木教授盯着显示屏上的数据,严肃地说道。

  危岑调动精神力,好在,这段时间他的精神核心恢复趋势良好,他轻松地将适量的精神力平均分布输入在传导仪之中。

  随着精神力的输入,危岑只觉一股股冰冷的触感从他身上贴着的传导仪上浮现。

  “吼”

  很快,浓郁的狂暴气息冲向危岑,一幅幅狰狞的幻象在危岑眼前显现。

  兽虫基因材料模拟兽虫的基因,用精神力激发基因的活性后,源于兽虫基因自带的狂暴因子也因此觉醒,对实验者的大脑产生影响。

  杀意弥漫,危岑看见无数可怖的兽虫向自己扑过来,尽情地撕咬着他的身体。

  幻象直接映照在大脑之中,显得无比真实。而链接着的传导仪,传导精神力的同时,也将材料中的戾气反噬在危岑身上,那种被撕咬的疼痛真实地遍布全身。

  “稳住,尽量不使用星辰之力反抗!”

  薛木教授的声音穿过幻象在危岑耳边响起,危岑心中一动,体内加速运转的星辰之力也顿时被压抑,才浮现在他周身的星辰之力消散在空气之中。

  “没错!就是这样!”

  薛木教授摆弄操作屏幕,控制危岑输入的精神力均匀分布在第13号材料上,看着第13号材料之中的活性十分稳定地被激活,薛木教授相当兴奋,“精神力再提升一星。”

  加大精神力的输入,也意味着反噬加重,身上疼痛更加尖锐。

  这点疼痛其实远不如他日常所感应的,只是两种疼痛的感觉有些不同。

  前者集中于精神海,尖锐却可控制,后者如刀片片割肉,除了带来身体上的疼痛,还带来心理上的不适。

  饶是习惯于疼痛的危岑,都不免微微皱起了眉,但他依旧放弃使用星辰之力去抵消戾气反噬,任由疼痛蔓延。

  在其他人眼中,除了脸色绷紧以外,危岑的表情让人根本看不出他正在承受巨大的疼痛。

  薛木教授盯着逐渐平稳下来的数据,目光热烈地将第13号材料塑造为一个圆形,而后又是方形,再是越来越复杂的形状,在这个过程当中,第13号材料没有一丝要崩溃的意思。

  “30个传导仪,配合1星强度的精神力,将第13号材料的塑性力提升67,其中基因活性死亡率为0.06,在0.1以下,可忽略不计,虫洞辐射对其影响为零……”

  薛木教授一边总结,飞在他身边的记录仪一边记录。

  实验房外,不少人惊讶地看向危岑,不由地怀疑,实验真的开始了吗?

  几个曾经参加过这个项目的研究人员面面相觑,眼中既有震惊,又是恍惚。

  这……他不疼吗?

  怎么会有人能够承受那种程度的疼痛,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为何他们会无法参加这个项目,就是因为他们承担不了那样的疼痛和幻象,所以传输一开始,便忍不住使用星辰之力。激发活性后的兽虫基因材料结构相当不稳定,一旦遭受攻击,立马会报废,导致实验失败。

  在叶昀出现之前,这项实验常维持几分钟就失败了,坚持最久的那名研究员出生边境,不仅拥有不少与海兽战斗的经验,精神海强度也比同阶强上许多,这才能够勉强面对无边杀意,坚持实验。

  众人都知道,战斗经验越充分,精神海强度越强,能够坚持实验的时间越久。

  叶昀好歹是从死星杀出来的,他对杀意的承受能力强是正常的,但现在进行实验的可是危少!

  据他们所知,危岑进入天秤军校后才第一次下过虫洞,而危少擅长的是药剂学!

  一个常年待在实验室制作药剂的大少爷,哪里来的这样的忍痛能力!?

  原本叶昀喊着危岑的精神海强过他,这些研究员只当叶昀是受不了疼痛拉人下水。

  知道些危岑和叶昀之间的恩怨的研究员,更是以为叶昀在借机报复危岑,薛木教授会同意进行实验只是因为叶昀,哪想到危岑竟然如此能忍。

  而他们的震惊才刚刚开始。

  时间渐渐流逝,实验室内浮动着沉寂的氛围。

  越发深入骨髓的疼痛,逼危岑寻找一个能让他不去思考疼痛的方向,为此,危岑将注意力放在传导仪的另一端。

  仪器记录着第13号材料的种种数据,危岑同样能够隐约感受到那块材料的存在。

  危岑集中精神,记录着第13号材料随着他的精神力的输入,带来的变化。

  此时此刻,不管这些研究员内心是何想法,看着透明实验房内克制着不发出半点声音的青年,研究员们不由自主地跟着放低的呼吸声,手上的动作越发麻利谨慎。

  叶昀抿唇,他发现,自己的的确确远不如危岑。

  无需发,无须动作,危岑仅仅是躺在那里,就足以激励着其他人。

  薛木教授已经完全沉浸在实验当中。

  他的实验从未超过五分钟,这一次,是他第一次记录激活基因材料活性十分钟之后的数据。

  “基因活性符合预测,陈闻,给第13号材料通电。”

  实验进入后半程,薛木教授死死盯着第13号材料的状态和各项数据,没有发现躺在实验床上的危岑已面色煞白。

  电流的加入,让得危岑绷紧了身体,气息突然紊乱起来,连带着向传导仪中输入的精神力都开始波动。

  在场众人之中,没谁比叶昀更熟悉这种反应,他痛到坚持不住时,便开始无法控制精神力。

  即便是如此,危岑依旧紧咬牙关,拒绝发出任何痛呼。

  叶昀下意识地想往实验房走,关掉传导仪,可他没有动,因为实验床上的危岑的气息很快就再次稳定下来。

  “成功了!果然,只要维持材料中基因的活性,就能够削弱虫洞辐射对材料造成的影响。”薛木教授激动地手在颤抖,今天的实验,彻底验证了他的假设,他需要更长时间的验证,薛木对危岑,也是对其他人说道,“不要停,继续!”

  “呜呜呜。”

  球球却被实验室的氛围,还有危岑的状态吓到了,渐渐虚弱的危岑让它想起来自己被关起来抽血被迫变形的种种。

  虽然球球很讨厌这个逼着自己签下契约的人类,但它更不想看危岑变成这个样子。

  “我,我要救你出来!”

  “别……”

  感受到从契约里传来的愤怒,危岑一边维持精神力的输入,一边传音给开始暴躁的球球。

  “……别过来!”

  与此同时,叶昀把头上明显状态不对的圆球抓在手中,星辰之力缠绕在圆球上,强行阻止这个球要冲出去的行为。

  叶昀低声警告,“不要乱动。”

  没了球球的干扰,危岑更好地稳定精神力的输入。

  危岑发现,等他输入的精神力突破一个数值后,受到电流的刺激,第13号材料不再迫切地需要他的精神力。

  他所继续输入的精神力开始存储于第13号材料内,甚至第13号材料本身自动形成微弱的精神力的波动。

  那股精神力波动十分微弱,连一直分析第13号材料的仪器都没能记录下那些波动。

  危岑却察觉了。

  或许是因为他的精神力几乎和那块材料链接在一起,所以那一丝丝波动,没有逃过危岑的感知。

  微弱的,几乎不可察觉,但在缓缓增长的精神力让得危岑觉得那块材料,仿佛真正活过来一般。

  活过来……

  危岑眼神一变,突然想到了什么。

  下一瞬,危岑停下了精神力的输入。

  传导仪上代表着正在工作的绿灯瞬间熄灭,第13号材料上的电流闪了闪,似乎要被虫洞辐射屏蔽。

  “可惜了!”薛木教授发出惋惜的叫声,其他人也纷纷扼腕。

  还不够,如果能够再持续更久的时间,一定可以找出……等等!

  薛木教授瞪大眼睛。

  危岑已坐起身,承受煎熬的身躯有些疲惫,他撤下身上一部分传导仪,防止自己的精神力流失。

  随即,危岑看向另一个实验房内的第13号材料。

  失去精神力的输入,渡过最初的那一瞬间的闪烁,第13号材料上依旧流动着微弱的电流。

  见状,危岑紧绷的神经微微放松。

  果然如此!

  他冒险结束输入精神力的行为是有意义的。

  “电流没有消失!”薛木教授心跳加速。

  薛木教授抓住身旁叶昀,急急忙忙地说道,“快快!乖徒儿,你快去继续传输精神力。”

  薛木教授有种预感,他的实验成果即将更进一步。

  叶昀也注意到这一次实验的不同,随手一扯,脱下白大褂,快步奔向实验房的同时,将上衣也脱下。

  一进入实验房,叶昀还没过去,被他捏在手中的球球猛然挣扎,叶昀一个不察,让球球脱离束缚,飞向危岑。

  “呜呜岑岑!”球球呜咽着想要扑进危岑怀中,它和危岑签订了契约,自然是知道危岑的姓名,它讨厌危氏研究所的危,只肯喊后边一个字。

  “咳!”危岑现在的身体能够坐起来已经是极限,被球球这么一撞,差点侧着栽下实验床。

  叶昀赶紧一个加速,拉住了危岑的手,把人稳在实验床上,然后顺着这个姿势,就要把剩下的传导仪从危岑身上拔下来,并往自己身上贴。

  “先等等。”危岑立即阻止叶昀往身上别传导仪,示意叶昀看第13号材料,“你注意看那块材料现在的状态。”

  危岑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味道,叶昀的动作顿时停了停。

  和危岑相处了一段时间,叶昀清楚危岑不是一个乱来的人。

  叶昀思索一瞬,没有依着薛木教授的要求,而是听了危岑这个第一次参加实验的人,叶昀将星辰之力覆盖在眼上,更清晰地查探第13号材料的状态。

  这是……稳定下来了!?

  叶昀似乎明白了危岑为何要让他先等等。

  “薛教授,能否提升对那块材料的精神力检测精准度。”

  阻止叶昀输入精神力后,危岑转向薛木教授,提高了声音,让薛木教授能够听清他在说什么。

  从一波接着一波诡异的疼痛和幻象中保持理智,还是较为消耗精神的,危岑稍大点声音说话,便觉得喉咙有些不适。

  薛木教授两眼放光,道,“你有什么发现?”

  “刚才在传输精神力的过程当中,我发现那块材料开始自主产生精神力。”危岑没有保留,直接说出口。

  薛木教授瞬间反应过来危岑的话意味着什么,“陈闻!提升检测的准确度。”

  所有的人注意都集中在代表精神力波动的那份数据上,自危岑停止传输精神力,该数据变不在变化。

  “27星……不对,第13号材料中的精神力在增长,27.08星,27.09星,教授!它,它的确在产生精神力!”陈闻摆弄数据,语气越来越激动。

  薛木教授按在操作台上,操作台被他按得凹下去一块,薛木教授神情又是笑,又是恍惚,形成一个扭曲的表情。

  薛木教授喃喃,“成,成功了,我们制造出了一块完善了兽虫基因材料……”

  薛木教授扑向第13号材料,隔着透明的玻璃,眼神火热极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们制造出了一块完善了兽虫基因材料!我们制造出了一块完善了兽虫基因材料!!”

  其他人呆滞一会,也开始欢呼:“太好了!我们成功了!”

  在众人欢呼的时候,危岑却已经平静下来了。

  危岑穿上衣服,在想让这块材料活过来的原因。

  是他输入的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彻底激活了材料中的基因活性?还是电流的影响?亦或者两者的结合?

  那么,需要多少星的精神力才能够达成现在的效果。

  而除了电流,其他能源能否对此造成影响。

  一次成功只是偶然,要真正完成兽虫基因材料,还需要更多的实验。

  危岑站起身,准备去看他开始传输精神力到材料成型这一过程当中,那块材料被记录的全部数据的变化。

  尤其是在他输入的精神力对于这块材料饱和的时候的数据变化。

  危岑也没想到,他第一次加入该项目,便得到一个极好的结果。

  如此开端,让得危岑迫不及待地想要更明确地了解这个项目。

  叶昀张开了手,情绪亢奋,一年了!这都一年了,他终于看到他的机甲能够被造出来的曙光!

  “?”

  危岑看了眼一副想要抱上来的叶昀。

  被危岑淡然的眼神一扫,叶昀脸上的兴奋迅速冷却下来。

  看着神情冷静的危岑,叶昀恍然意识到,他们才得到一块成功的材料,都没测试这块材料能否制作为合适的物品,并保持特性,现在不到该庆祝的时候。

  叶昀放下手,比起先前吹捧危岑的实力拉危岑下水,这句话虽然简单普通,却真心得多,“你真的很厉害。”

  无论是心性、实力、还是面对成功的态度,各个方面都很厉害,所以……

  叶昀舔了舔唇。

  自己也不能再这样一直落后了!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小叶子又被刺激到了感谢在20201116013001202011162352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食可不肆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水墨画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孤芳一世、椰奶麦片、吃萝卜的喵、yami、27067406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盖着棉被纯聊天40瓶;yvvwy26瓶;椰奶麦片20瓶;格雷尔萨特克里夫15瓶;冷冽之夏、猪猪空的女朋友n号8瓶;ぬ4瓶;净土2瓶;土方桑、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