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ll不对,除了那三次还有一次。

  叶昀眼前闪过与危岑初次见面的场景。

  如果他没有想错的话,危岑第一次向他攻击而来时,他所闻到的味道就是信息素的味道。

  那个时候,危岑是对他起了杀心,也爆了精神力,但精神力爆炸后,却没给他带来应该有的伤害。

  现在想来,估计也是信息素的影响。

  思及信息素的影响,叶昀不由联系到所谓的信息素匹配度。

  按照那些被硬塞进他脑袋之中的知识,信息素匹配度差不多等同于两个人在身体上,乃至基因上的匹配度,匹配度越高,各项契合度也越高。

  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何他和危岑的精神力会互相影响。

  叶昀仔细思索,发现,因着信息素的作用,那几次他都是都是难以控制自己的精神力,本能般的主动去治疗危岑精神海上的损伤。

  而这一次,危岑的精神海对他的精神海隐隐排斥,难道是……

  因为没有信息素的辅助?

  叶昀心中一跳,直接问出来,“你说,我们的精神海现在无法融合,是不是受到了没有信息素的限制?”

  危岑眸色微变,很显然,他也联想到了什么。

  危岑之前一直将叶昀的精神力对自己的治疗性,当做“主角”的特殊,却忽略了几乎每一次出现的信息素的作用,被叶昀这么一提,那些被刻意忽视的东西窜入脑海。

  即便精神海共振时,没有涉及到信息素,但不可否认的是,信息素是影响他和叶昀的精神海的关键点之一。

  “很有可能,”危岑赞同叶昀的猜测,“我们可以唤起信息素来试一试。”

  精神海共振是修复他的精神海的最佳状态,如果无法达到这个状态,退一步,提升叶昀的精神力对他的精神海的修复力度,或许也能够加快他的精神海与千残草的药效恢复平衡的速度。

  危岑说得自然,不带一丝尴尬,完全没意识到,他这话对着一个ega说出来,和调戏无异。

  当然,没这个自觉的不止危岑一个。

  叶昀同样没觉得危岑这话有什么不对。

  此时的两人,完全没将信息素往情欲上联系。

  用以加深alpha和ega之间深度交流作用的信息素,在两人看来,仅仅是可以利用的道具。

  叶昀想的很简单,别看他现在只需要吸收千残草的药效,有什么危险都有危岑顶着,但是,一旦那些袭来兽虫真的引起危岑的精神海的暴动,下一个被波及的就是他。

  s级的药材可遇不可求,这么好的机遇,他可不想在这里出意外。

  保证危岑的稳定,也是对他自己有益处的事情。

  叶昀想了想,说道,“要怎么做?之前都是你主导,我对信息素不怎么熟悉。”

  放平常,叶昀很少会把一件事情的主动权交给其他人,只是,没有药物的作用,要在他理智清晰的情况下,主动唤起信息素,感觉有些怪怪的,还不如把这事全丢给危岑。

  危岑没说,其实在信息素上,他也不熟悉。

  他唯一接触的ega只有叶昀大部分时候他会忘记这一点。

  而且每一次都是因为叶昀的信息素,他才受到影响。

  不过,见叶昀摆明了不想承担责任,危岑知道,只能自己主动。

  危岑对着脑海中的“常识”搜索一番,屏蔽某些亲密的手段,最后决定对叶昀后颈下手。

  人体全身最受不了刺激位置,无非就是腺体所在。

  这一点,危岑刚有体会,虽然他是被刺激得差点没掐死叶昀。

  后颈被抓住时,叶昀的身体有一瞬紧绷,在没感受到危岑对自己的恶意,叶昀才努力放松了下来,顺着危岑的力道被带着前倾,而后侧着头,将后颈暴露在危岑的视线之下。

  淡淡红光的笼罩下,两道身影上半身靠近,下半身待在原地不动,形成一个似乎亲密又有疏离的画面。

  “这里?”危岑按了按叶昀的后颈,凭借记忆找到一个位置。

  叶昀低着头,声音有些小,“没错。”

  因着精神海的不平静,危岑的状态并不好,手上的温度跟着偏高了些,按在叶昀的腺体所在,一下子染红了那一片皮肤。

  危岑手顿了顿,视线在叶昀的后颈一触即移。

  叶昀调整呼吸,尽力克制自己一巴掌拍开危岑的手的冲动。

  死穴之中静悄悄的,隐隐约约听见几声刻意压抑的呼吸声。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叶昀后颈浮起的红色不仅没有扩散,反而有褪下去的趋势。

  “你确定你知道怎么唤起信息素?”叶昀没忍住开口道,刚开始还有不自然,越到后边越没感觉,危岑按来按去他都要习惯了。

  危岑瞥了他一眼,“我想,如果你不刻意压抑,我们的进度会更快一些。”

  危岑拒绝承认自己的问题。

  他一边想要刺激叶昀的腺体,一边又特意避免过于亲密,没有章法的按压,说是要勾起信息素,不如说是在找下手直接弄死手下这家伙的机会。

  说完,两人同时沉默了。

  口上说是一回事,真的做,他们都低估了自己对abo的设定的抗拒。

  余光瞥见一道向此处奔来的黑影,危岑的脸色又沉了沉。

  什么时候自己的心态又变得如此不坚定了?

  危岑对自己的犹豫产生了厌恶。

  有什么好犹豫的,为了实力,本就该不择手段。

  危岑平定心绪,抛开犹豫,示意叶昀换一个姿势,“转过去。”

  叶昀没多大抗拒就照做了,毕竟转过去不用看到危岑的脸,反而让他感觉正常一些。

  兽虫冲入危岑的精神海,精神海波动的同时,危岑直接咬在了叶昀的后颈上。

  “我操!”叶昀低骂一声,差点弹起来。

  像是知道叶昀的反应,在叶昀拉开距离之前,危岑及时扣住叶昀的腰,道,“别动。”

  叶昀都起到一半了,被人按着腰这么一带,顿时重心失去平衡,绷直着身体倒向危岑。

  这个姿势让得叶昀的后颈更加被送进危岑口中。

  “痛痛痛!”叶昀惊呼,用喊痛掩饰后颈上传来的怪异之觉。

  危岑:“……”

  “闭嘴。”危岑停了停,拉开距离一看,自己的确咬得太深了,十分明显的一个牙印落在叶昀的后颈,还能看见一丝血痕,差一点便咬破皮。

  叶昀呼吸不稳,胸口起伏,到嘴边的“算了”没能说出口。

  叶昀自暴自弃地闭嘴,只是咬上来而已,反正比这更亲密的事情,他和危岑都做过。

  危岑发现自己手下的身体依旧僵硬,肌肉紧绷,微微颤抖表明了抗拒和克制,仿佛随时会暴起伤人。

  “放……”

  没等危岑说完,叶昀低低吼了一句,“我在放松!”

  放松放松放松放松……

  叶昀疯狂自我催眠。

  危岑见状,调整情绪,又咬了上去,这回稍减了力道。

  他先前只想快点完事,才咬得那么重,结果,和“常识”说不同,刺激过头了,危岑觉得叶昀可能更想揍他。

  对于叶昀来说,轻咬和重咬带来的感觉完全不同,后者还能将注意转移到疼痛上,前者……让人失神。

  身体和意识分离,叶昀两眼无神地看着前方,信息素的气息开始浮现。

  很淡,却是安抚的味道。

  比针对精神力的千残草的药香更加让人放松。

  自从收下千残草便开始沸腾的精神海,似乎有了要松缓的趋势。

  危岑分神,抬眼看向周围,他与叶昀的精神海依旧没有要融合的意思,但先前泾渭分明的线开始模糊。

  信息素对这种情况真的有效!

  危岑的眸色加深,心头最后一丝的抗拒消失。

  危岑突然想明白为何他的精神海无法和叶昀的精神海共振,他的精神海好比一碰即爆的炸弹,要直接融入一股不弱的力量,最后整个精神海都得炸。

  现在,在信息素的催发下,叶昀的精神力化作丝丝柔和的雨滴,缓缓地流入他的精神海,不是融合,是抚平波澜。

  他需要更多……

  危岑的动作不算轻柔,强势地将叶昀紧紧圈住,不容抗拒地隔着衣服抚摸手下这具躯体。

  叶昀被他的动作惊到,就要扭头,危岑没给他机会,根据脑海之中的“常识”,温热的舌尖触及他先前咬下的咬印。

  刹那间,酥酥麻麻的滋味瞬间扩散到全身,叶昀的呼吸停住了。

  “你在做什么?”

  质问没说出口,便被危岑用另一只手捂住。

  叶昀还要挣扎,却发现,不知何时,他身上缠满了星辰之力凝聚的线。

  卧槽!

  叶昀又惊又怒,在这之余,又夹杂了说不出的躁动。

  危岑心中一动,催动千残草,加快千残草的药效向叶昀的精神海之中流动。

  恰好,这股药效一放开,叶昀精神海之中又多了一枚星辰。

  一下子,叶昀的挣扎停下来。

  对千残草的需求,以及精神海强化后带来的愉悦感放纵了失控。

  叶昀一边想,妈蛋,就知道拿千残草诱惑我,一边又想,自己的反应是不是大了点,男人之间的和谐互助,没必要想东想西嘛!

  再一次的,两个人的信息素缠绕在一起。

  只不过,这一次的危岑比任何一次都清醒。

  初次接触信息素,没有准备所以失了控,在临渊武器城里喝了药,也不算清醒。

  唯独这一次,过分清醒。

  与理智的清醒相对,危岑的动作带着灼热和急切的味道。

  信息素被淡淡的红色薄膜锁在这一小片区域,更加刺激着两人。

  精神海的海浪一点点被压下去。

  忽然

  危岑那被迫具现的精神海,带着失去一片叶子的千残草被收起。

  叶昀喘着气,靠在危岑身上,盯着那片叶子,再看一眼自己精神海之中多出的两颗星辰,那片千残草的叶子中的药效还未完全被吸收,按照这个功效,足够让他的精神海提升到110星的强度。

  收回精神海,叶昀欣喜之余,只想洗澡,他出了一身的汗,尤其是某处,黏糊糊的。

  叶昀缓过来,正要撑着身体坐起来,却被危岑按住了脑袋。

  危岑轻轻揉了揉叶昀的脑袋,才有过亲密接触,这个轻柔的动作莫名透着些丝缱绻缠绵。

  然而,危岑的表情一片冷然,眼底浮现一道红色的纹路又令得这份冷然变得诡异起来。

  叶昀被揉得一愣,待他的精神核心跳动时,一股冰冷的力量侵入他的大脑。

  下一秒。

  叶昀倒在危岑身上,昏了过去。

  a级战技若梦,作用入侵思维,修改记忆。

  危岑静静地坐了一会,接着从背包取出气味净化喷雾,消去两人身上的信息素的味道。

  危岑环视四周,先前,随着精神海平稳下来,那些被千残草吸引过来的兽虫仅仅失去了精神海,尸体没有再被搅碎,他一眼看过去,在不远处,倒着六只兽虫的尸体,其中有一只为d级兽虫。

  虽然过程微妙,但就结果来说,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收起六只兽虫的脑核,危岑却没有毁去兽虫的尸体。

  他身上留着千残草的味道,从精神海渗出的味道,用气味净化喷雾消除不了。而千残草在此处停留久了,味道一时间不会散去,还会引来其他兽虫,将这些尸体丢在这里,分散兽虫们的注意力,以防它们顺着千残草的味道去追他,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做完这一切,危岑看一眼陷入昏迷的叶昀,在抱起来和背起来选择了前者,背人抱着背包,不如抱人背着背包看起来顺眼。

  没必要再停在死穴之中,危岑抱叶昀,朝着死穴北入口快速出发。

  “阿丘!”一个青年揉了揉鼻子,不爽地瞪了眼从他身边飞速跑过的那人的背影,口中抱怨道,“也是醉了,我都躲在死穴里了,还能被信息素呛到。现在的人也是越来越没素质,居然在这里打野战,不知道ega的信息素会吸引兽虫啊。”

  走在青年旁边的一个女生也跟着回头看了看,一脸疑惑道,“刚才那个人有些眼熟呀?”

  “危岑。”另一个人出声,他的声音很冷。

  “……蛤?危岑?那个危氏集团的危岑?”打了喷嚏的那个青年提高声音,仿佛遇到了什么八卦,“不对啊,他怀里抱着的是个男性ega吧?不是说危岑喜欢的人是疾风军团的小公主嘛,脚踏两条船?”

  “哇哦!你们说,我们可以用这个来威胁危岑不?到时候在特招赛中遇到危岑,让他和我们合作?”一个盯着头金色长发的青年眼睛一亮。

  声音冷的那个青年撇了他一眼,“没证据。”

  金色长发的青年笑眯眯地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我可以把记忆录制下来。”

  打了喷嚏的那个青年有些不自在,“这个不好吧?”

  队伍中唯一的女生说,“有什么不好,是危岑一边表现得对小公主死心塌地,一边搞其他人,我们这是揭露他的真面目,顺便为我们的队伍谋求点福利嘛。”

  女生一边说着,一边想起了天网上的那段视频,身为开窍阶的危岑轻松地一遍又一遍地杀死聚星阶,并带领那几个一看就弱得不行的家伙打败其他人。

  她以前听过危岑的名字,却是第一次知道,开窍阶也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

  这次特招赛在虫洞中举办,无法使用监控设备,如果危岑能成为他们队伍的助力,他们必然能够顺利进入中央军校。

  以危岑对白琦的执着,一定会帮他们的吧

  女生和金色长发的男生互视一眼,笑容不怀好意。

  后半夜,叶昀醒来,奇怪自己怎么昏过去了,危岑只说是因为千残草的药效,叶昀自然是不信,可又找不到其他解释,最后将疑惑放进心底。

  他们出去的路上,比来时遇到的兽虫更多,光是e级脑核加起来就得了193枚,看得守在出口处的疾风军团的成员一阵咋舌,这两小伙子进死穴也才4天不到,肯定没去太中心的位置,居然遇到这么多只兽虫,这运气也是绝了,遇到兽虫的频率都像他们身上装了什么吸引兽虫的东西。

  两人将193枚脑核交给了那名成员,换来363点功勋点,其中加上叶昀给保管的报酬危岑拿了237点功勋点,他的账户余额为1085点功勋点。

  那枚d级脑核危岑暂时没有上交,他不想被其他人知晓他这一趟进了死穴的三环。

  他们离开死穴的时间正好是晚上,出来没多久就赶上了回天秤星的公共飞船。

  依然是包厢,危岑进门直接往浴室走,等到他洗完出来,叶昀不见了人影。

  危岑没管他,点了份晚餐,时隔多日登上天网。

  重生后,他就关掉了各种提示和陌生人私信,所以没意思到,他进死穴的这几天,天网上关于他的信息在此次特招塞的参赛人员之间传了个遍。

  危岑首先检查了危氏集团以及疾风军团的合作的相关信息。

  得到结果有些出乎危岑的预料。

  危岑以为,婚约解除后,林枫的人会开始接触疾风军团,从而打击危氏集团。

  但他入侵双方高层的终端,却发现,危氏集团与疾风军团的合作进一步加深,而且是疾风军团主动提出的合作。

  按照原著,疾风军团因镇压星盗,且定位了一个全新的矿星,身价水涨船高,危氏集团则与之相反,近几年诸事不宜,早没往日的强势,疾风军团有意更换合作对象,一直在缩减与危氏集团的合作。在他引狼入室对林枫放开危氏研究所的权限后,疾风军团就彻底解除了与危氏集团的所有合作。

  从开始减少合作,到彻底解除合作,期间疾风军团从未有过加深合作的行为。

  他对疾风军团的计划还未开展想,怎么现在的发展就已经与剧情有所不同了?

  直到看到一段视频,危岑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一直以来是我的家庭给予我超乎其他人的资源,才使得我有如今的实力,但是,我不愿意牺牲我的爱情。我与危岑退婚的事情都是出自我一个人的意愿,对此造成的影响,我也会一个人承担。”

  屏幕中,扎着单马尾的女生一脸平静的说出一段话,精致的妆容掩饰不了眼中的疲惫,语气异常坚定。

  危岑盯着屏幕中的白琦,心情略微复杂。

  上一世,白琦同样说出相似的话,不过只是对着他一个人,受到打击的他,在林枫派来的人的引导下,选择了绑架和囚禁白琦,随后疾风军团借此发难,从危氏集团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

  谁知道,依旧是这番话,导致的结果却截然相反。

  耳边继续播放白琦的话,危岑换了一个方向搜索疾风军团的舆论情况。

  不出他所料,疾风军团最近的舆情并不好。

  早期借助与危氏集团的合作才一路顺风顺水越来越强的事情,被人扒了出来,随后,背后推手故意忽略疾风军团自身的实力,专门攻击白琦,说她眼高手低,又当又立,得了好处吊着危岑,现在见危氏集团式微就甩了人看到这里,危岑唇边浮现出讥讽的笑容,即是嘲弄白琦的天真,也在嘲弄曾经自己再从白琦推导到疾风军团,致力往疾风军团身上安一个忘恩负义的名头。

  疾风军团代表的是镇压虫族和星盗的正义形象,一旦被“忘恩负义”的名头沾染上,毁掉的将会是疾风军团的根基。

  不得已,疾风军团才以进一步合作的方式来否决天网上的流。

  背后推手所用的手段,危岑很熟悉。

  这是他父亲常用的手段。

  “父亲……”

  危岑手指点了点桌面,深思。

  他已经不打算借由叶昀引爆秘密实验室,叶昀的价值还有许多,只用叶昀做这一件事,还是有太浪费了。

  少了一个媒介,想要揭露林枫的阴谋,则要更加谨慎。

  凭借他一个人,短时间做不到完善,他可能需要其他人的助力。

  他的父亲本是个极为精明的人,若非常年不在危氏实验室,以父亲的敏锐,是不可能没有发现危氏实验室的有些数据上的异常。

  或许,他可以找机会让父亲发现些东西。

  除了父亲之外,还有一个人应该会对林枫的谋划感兴趣。

  危岑眯了眯眼,有着一头银发的青年浮现在他眼前。

  “要不要来危氏实验室一趟?”

  随意发出条邀请信息,危岑又把注意力转到了这些天林业他们发给他的练习视频上。

  “队长,对不起,我们那天和孟烈的对战视频流露出去了,那些想对我们下手的人可能会去找你的麻烦,这段时间队长你要小心。”

  就在危岑刚看完林业发来的提醒视频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

  伴随着一股浓浓的酒味,一个危岑十分熟悉的人闯了进来。

  她穿了一身白裙,眼眶发红,眼角含泪,平日里的坚毅通通化作楚楚可怜。

  “危岑……”

  白琦的声音沙哑,写满了委屈,又带着少年的勾人,祈求地说道,“求求你……”

  她似乎是喝醉了,连衣裙的腰间被打湿,摇摇晃晃走向危岑时,纤细的腰摇曳着,让人恨不得立马上前搀扶住她并握住那条腰。

  一个趔趄,白琦正跌倒跪坐在危岑身前,她仰头,裙子的一条吊带从肩膀滑落,露出雪白的肩膀,和半截胸脯,带出勾人夺魄的意味,“放过我好不好?”

  从白琦闯进来,到她跌倒在自己脚下,危岑眼神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听见这声蕴含催眠功效的好不好,危岑嗤笑一声,掐住了白琦的下巴,眼底杀意弥漫。

  “啪!”

  又一道人影撞进包厢内。

  叶昀:“……”

  一脸是血,胳膊被扭断一只的叶昀满脸懵逼看着包厢内姿势越看越不健康的两人。

  作者有话要说:危哥好渣男啊2333,仿佛拔无情

  叶昀就比较直男了,男人之间的和谐互助hhhh

  这章我写的好开心感谢在20201103235946202011042108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食可不肆、白、46901413、48211191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20瓶;酥糖好甜啊5瓶;丙、花椒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