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ll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危岑难以形容,只觉几年来停留在他脑海中,星辰海里刻骨钻心的疼痛,在这一瞬间,几乎消失。

  说是消失也不太确切,更像是疼痛被剥离。

  一张无形的屏障,将疼痛隔离。

  危岑能够明确感知到自己的星辰海中的横沟依旧,但疼痛的存在他却无法捕捉。

  轻松。

  从未有过的轻松之感遍布。

  此时的危岑觉得,自己正纵横于星辰大海。

  他有一种一切皆在掌控之中,仿佛自己能够做到任何事情的错觉。

  叶昀脸上的为难消失,他看向危岑,在危岑眼中看见了一个过于平静的自己。

  近乎合二为一的精神海中,两枚精神核心环绕着对方缓缓转动。

  一枚破碎,另一枚呈现诡异的血色。

  两枚精神核心旋转的同时,一颗颗星辰也在闪烁着交相辉映。

  残留在危岑星辰海之中的残骸愈发暗淡,在其他星辰的照耀下,一点点缩小。

  精神核心上的破损痕迹缓慢地被修复。

  很慢。

  却是真实地在愈合。

  危岑没有分神去思考自己和叶昀为何突然会进入此番状态,他全身心地感触叶昀的精神海,让自己与叶昀的精神海的交融更进一步。

  顿时,精神核心的愈合速度快了那么一丝。

  危岑勾起唇,甚为满意。

  果然,叶昀的精神力对他的精神核心的修复能力最强。

  叶昀眨了眨眼睛,精神海交融放大了危岑的情绪。

  叶昀清晰地察觉到危岑对自己精神海的觊觎。

  被人盯上的感觉让得叶昀汗毛竖起,浑身不自在。

  叶昀咬牙切齿,想要收回精神海。

  虽不知道一次正常的精神海具现,为何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叶昀知道,不能继续放任自己的精神海与危岑的精神海“融合”。

  危险,很危险。

  念头刚起,两人的精神海不安地颤动,融合的部分有隐隐分离的迹象。

  危岑微微皱眉,心中一动,星辰石顺势从危岑身前飞出,停在了他与叶昀之间。

  星辰石一停,浓郁的星辰之力以惊人的速度,从其中涌出。

  很快周遭星辰之力的浓度飙升到一个可怕的程度,无形无质的星辰之力开始液化。

  一层半透明的能量壁笼罩在两人周围,房间内的星辰之力受到吸引,纷纷向此处聚来。

  被如此浓度的星辰之力包裹,根本无需运转心法,星辰之力自动在两人体内循环。

  叶昀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下意识地调动星辰之力冲击被堵塞的星窍。

  随着星辰之力的冲刷,敷在叶昀身上的药物的药效高速融入叶昀体内,而后一团团黑色固体从他皮肤上掉落。

  堵塞的36个星窍受到冲击,隐隐有要被冲开的迹象。

  叶昀摇摆不定,脸上浮现纠结。

  一边对精神海融合的有种微妙的不佳的预感,另一边又舍不得如此浓郁的星辰之力。

  在叶昀犹豫的时间,不断有堵塞的星窍被冲开。

  强行冲开的星窍本该带来的剧烈疼痛却没有传来,精神海对疼痛的镇定作用达到。

  如果身处系统的修炼室,要冲开这些星窍,不仅需要花大量的积分,还会让他痛得死去活来。

  从那位黑衣女子手上得来的半袋战利品还没来得及变卖,他的积分只剩下28851点,这么好的吸收星辰之力的机会……

  可,精神海不完全受自己掌控的滋味令叶昀有些不安。

  危岑被叶昀的精神海带来的温和力量安抚,看着自己精神海中的横沟开始被填补,怎么会就让叶昀在这种时候收回精神海。

  至于让叶昀共同使用星辰石这一点,倒也没什么,精神海上的疼痛被屏蔽,他自身吸收星辰之力的效率提升。

  而星辰之力形成的屏障,让得原本逸散的星辰之力全部被锁在这方空间,加上房间内原本的星辰之力也一并被带动,被叶昀吸收的部分,其实早得到弥补。

  利大于弊。

  危岑眯了眯眼,带着挑衅地对叶昀意味说道,“半个小时的承诺,你不打算完成了吗?”

  他知道,叶昀最受不了激将。

  叶昀翻了个白眼,这么低级的激将法,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这时,粘稠的星辰之力突地涌入叶昀体内,朝着刺激着他腹部的位置凝聚。

  第37个星窍的位置。

  叶昀默默停下对精神海的操控。

  激将不激将的,他无所谓,他停下是为了修炼。

  用危岑的星辰石修炼,没什么不好。

  自己可省了一大笔!

  于是,两人达成了共识,沉浸在这精神海融合的状况下,开始高速修炼。

  时间一点点流逝,危岑定下的闹钟响了又停,停了再响,危岑看了一眼,随手将闹钟关掉。

  叶昀也未注意到自己具现精神海的时间,已经超过他的极限半小时。

  而此时,叶昀还有余力。

  危岑开始为开启新的星窍做准备。

  精神海在缓缓被修复,早有松动的星窍汇聚大量的星辰之力。

  “嗡!”

  手腕的星窍一颤,光芒大盛。

  第75个星窍,开启!

  随后,非常自然地融入循环。

  危岑没有停下。

  甚至不需要再习惯这新开启的星窍,危岑立即就向下一个星窍的位置冲击。

  254星的精神海强度……

  不对,融入叶昀的精神海后,危岑感受到自身的精神海强度,已经堪比前世的326星。

  在难得不起波澜的强大精神海的带动下,体内星辰之力轻易落于第76个星窍的位置。

  一夜平静,悬浮在两人中间的星辰石的光泽黯淡一分,似乎没有最初那般深邃漆黑。

  最先支撑不住的还是叶昀。

  到底仅仅是百来颗的精神海强度,受危岑的精神海的共震,维持的时间也无法太长。

  “呼”

  叶昀呼出一口浊气,精神焕发。

  他一睁眼,发现危岑也停下了修炼。

  四目相对,两人眼中的轻松骤然转变为复杂。

  诡异的沉默浮现。

  下一瞬,疼痛回归。

  危岑目光一闪,身形晃了晃,很快转开视线,强行把注意放回自己身上。

  此次修炼他共开启了两个新的星窍,已是开76个星窍的阶级。

  更重要的是,左越为他梳理精神海后带来的失控感消失。

  重生至今日,他终于能够真正沉入精神海而不受阻碍。

  危岑第一时间深入精神海,探查自己精神海的损伤的恢复的情况。

  一颗颗星辰像是被洗刷一遍,光芒柔和且明亮。

  自爆留下的残骸少了不少,抛开被左越清除的部分,剩下的都比原先少了一圈。

  精神核心上的龟裂痕迹依旧,破损程度由67降低至66.6

  0.4的修复。

  危岑谈不上失落。

  精神核心的破损要是这么容易修复,整个十三星域每年也不会有那么多因为精神核心破损而承受不住自爆的人。

  这0.4的恢复抵得上四五瓶d级精神力恢复药剂对他的作用。

  危岑再看一眼落回手上的c级星辰石。

  消耗最大的恐怕就是这块星辰石,维持他……以及叶昀的突破,这块星辰石少了近十分之一的能量。

  危岑换算一下。

  十分之一的消耗,83点功勋点,让他开启两个星窍,精神核心修复0.4。

  不亏。

  或者可以说,相当值得。

  唯一让危岑有些惊疑的,还是自己与叶昀先前的那般状态。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从未遇过,连听都没有听过。

  精神海相融带来的益处确实不少,但,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叶昀的精神海能够直接牵引他的精神海?

  如此链接,一方面给加速他精神海的修复,另一方面也让危岑不安。

  精神海被一个人轻易地触动,等同于他的精神海对叶昀不设防,一旦叶昀想从精神海对他下手,或许轻而易举。

  当然,反之也是一样。

  而他的精神海不能够再受到一丝损伤。

  危岑眸色深沉,这件事情必须弄清楚。

  无论如何,在知晓此事为何之前,自己不应该再尝试着与叶昀的精神海融合。

  叶昀的想法同样。

  回过神,叶昀才意识到,自己先前的行为有多危险。

  明知危岑需要自己的精神力,还放任自己的精神海与危岑的精神海碰触,简直是送羊入虎口。

  呸,他才不是羊,他是虎!

  总之,虽危岑的精神海破损得厉害,终究是比自己的精神海强度强,以后千万不能做这种事情。

  叶昀抬手看了看终端,已是早上七点。

  叶昀难掩震惊。

  自己竟然竟然维持精神海具现近十个小时!

  师兄恐怕都做不到吧!

  不对,惊喜什么,都是受危岑的精神海的影响才做到的。

  自己现在点亮105颗星辰。

  是的,一夜之间,叶昀发现自己的精神海又增强3星之力。

  以他现在的精神海强度,正常情况下,要维持精神海具现最多40分钟,再来一次十小时是不可能的。

  十个小时……

  叶昀眼睛一亮,喊住又往浴室跑的危岑,“我答应你,一天为你具现精神海半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十个小时,算是二十天的份。蕴养三个月的星辰武器所需要的精神力,等同于精神海具现一个月,那么,我只欠你十天。”

  危岑拉开浴室的门的动作顿了顿,“可以。”

  顺便扫一眼叶昀全身。叶昀阶级低,开星窍提升肉体强度时,排除的废物更多,再加上本来就糊了一身药物,仔细一看,全身狼藉,根本不能见人,叶昀却和没事样的。

  危岑眼底滑过淡淡鄙夷,而后收回视线,走进浴室。

  叶昀:??

  等等,你占据了浴室,让我洗不了澡,鄙夷我做什么!

  物流机器人再次光临,等在门外的左越和林清雅这才跟着回到医务室。

  林清雅无视叶昀一身狼藉,以精神力温和地扫描叶昀,确认他现在的状态。

  扫描完,林清雅点点头,“不错,堵塞的星窍基本上已经全部被冲开,不过,喋血之印的后遗症不会就这样过去。”

  星窍堵塞只是喋血之印的后遗症之一。

  喋血之印,其重点还是在于这个喋血一词上。

  使用喋血之印后,少说一个月,月光升起,阴冷之际,体内气血翻腾,血流不止。

  今晚只是因为喋血之印的效果未完全消退,叶昀身体还勉强处于一个被强化的状态,所以气血上的后遗症没有显现,不过,从明日起,这孩子恐怕每晚都会因失血过多而格外虚弱吧。

  见叶昀星窍上的问题已经解决,林清雅把辅助冲开星窍的药物都收起,拿出两瓶具有平复血气沸腾作用的药剂,“这是e级镇气药剂,能够缓解血气沸腾,你每天中午用过餐后服用,能够缓解部分痛苦。至于每晚失血的状态……”

  林清雅叹口气,“那些血液被吸收来弥补你强行提升实力对身体带来的损伤,没有药剂能够消除,你自己多吃点补血的食品吧。”

  叶昀点点头,这一点他清楚,失血过多而已,没多大影响。

  “然后就是,”林清雅一边说着,一边开单,“本次治疗所需的费用,星辰之力过滤仪的使用,你身上敷的药物,再加上这些e级镇气药剂,一共是25点功勋点,嗯……你是工读生,那就20点功勋点好了。”

  叶昀嘴角一抽,他身上最后的功勋点压在和危岑的赌局上,输了后一点功勋点都不剩下了。

  叶昀瞥一眼林清雅开的单子,迅速查看系统,系统更过分,一瓶e级镇气药剂收费12点杀气值。

  “林老师,我可以用信用点支付吗?”

  叶昀内心苦,只觉自己好穷。

  从星盗那里黑吃黑来的东西没卖成,他得让寿子安继续联络买家,不然自己真的一穷二白了。

  e级药剂在原则上是可以使用信息点来替换功勋点支付,不过,林清雅笑了笑说道,“用信用点支付的话,需要22万5千点信用点,只能给你打9折。”

  9折就9折,功勋点他是暂时支付不起。

  叶昀垂头丧气地将转入系统的信用点,再转出18750点积分。

  叶昀小声说道,“分期付款,分12期。”

  林清雅愣了下,分12期?

  只是22万5千居然分12期,这孩子……这么穷吗?

  左越从进门后,就一直在等危岑出来,听到叶昀的话也皱了皱眉。他知道叶昀是工读生,却不知道叶昀的财政状况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连一次最普通的医疗费用都需要分12期支付,这是左越以前从未想过的。

  叶昀让两人的目光看得不自在。

  他就现在穷了些,等找到买家,把手上的东西处理掉,他就有钱了!

  再说,实在不行,他还可以……

  叶昀想起那神秘女子的要求,目光闪了闪,很快又压下这个念头。

  “林老师,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方便出门,又忘记带衣服。”叶昀刷完终端,扣除第一期的费用,立马转移话题,“你这还有干净的病服吗?”

  “有的,我去给你拿。”林清雅感受出叶昀的尴尬,起身从柜子中翻出一套适合叶昀的病服递给洗过手后的叶昀。

  左越看了看,照顾叶昀的自尊,没把替叶昀支付治疗费的话说出口,但心中想着期末考试结束后,就让两人进实验室。

  叶昀接下衣服的同时,危岑也从浴室走出来。

  林清雅笑眯眯地看了眼左越,左越一看见危岑,脸色就沉了下来。

  危岑的身体僵了僵,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叶昀。

  左越原本就长得严肃,脸色阴沉,越发有种不怒而威,令人恐惧的气势。

  危岑有些心虚,他没想到左越的反应会如此巨大。

  心虚之余,危岑心底泛起复杂的不知所措的情绪。

  危岑想对左越说,只是精神海的损伤稍微大了些,平时看不出来,况且他的实力足够,不动用精神力也能制服相应的对手,而现在他也已有恢复的方向……

  可到了嘴边,就只剩下一句小心翼翼的,“大舅,我知道错了。”

  连想好的掩饰自身精神海异常的理由都不敢说了,认错总不会出问题。

  谁知左越冷冷一笑,眼底怒火更加明显,一股红色的星辰之力蹿起,斥责道,“你知道个屁!你就说说错哪了?”

  “我……”

  危岑张了张嘴,半天挤出一个字。

  他只知道要用认错来打消左越的怒火,却不是真的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甚至说,危岑并不太明白左越为何会发这么大的火。

  他是星辰师,受伤是很常见的事情,在他记忆当中,左越也多次濒临死亡。

  如果仅仅是因为他隐瞒伤势,更不必要生气。

  他和左越又没有正在共同完成一项任务,他的受伤,不会对左越造成任何影响。

  危岑眼露迷茫,所以……自己错在哪里?

  看着这样的危岑,左越心脏突然一阵抽痛,一腔怒火转变为无力和自责。

  作为家长的他们,要多不负责,才会让危岑变成现在这样,一个人承担如此重的伤势,却半点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左越抓住危岑的手腕,用上星辰之力后,力道极重,仿佛要将危岑的手捏碎。

  一旁,林清雅摇了摇头,看向危岑的目光透着些叹息,这孩子,真不像是从大家族走出来的人。

  瞬间,危岑的手腕处被左越的力道留下一圈鲜红的痕迹,危岑仅仅是皱了皱眉,脸色浮现疑惑的表情。

  这又是在做什么?

  左越的无力感达到了,阴沉地问危岑,“痛吗?”

  “痛。”危岑老老实实地回答。

  危岑对疼痛的忍耐度高,并不意味着他对痛觉不敏感。

  实际上,危岑对痛觉十分敏感,正是这份敏感,在战斗之力,更利于他捕捉对方的攻击。

  危岑这一声痛,让左越整个人都快要炸了。

  “痛你特么地就不会喊停吗!”左越甩开手,控制不住爆出粗口,“痛你特么的就只是这个表情吗!”

  左越的声音沙哑得厉害。

  叶昀默默关上浴室的门,他还是继续洗澡吧。

  危岑心头莫名酸涩,面对左越的怒火,危岑想要解释,“虽然痛,但还在能够忍受的范围,没必要……”大惊小怪。

  露出痛苦的表情,有时候,只会让他的对手兴奋,而,生化人也不会在意自己痛不痛。

  危岑习惯了用面无表情来应对疼痛。

  “所以你的精神海伤得那么严重,也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左越无比暴躁,若是站在他面前的是其他人,他二话不说就揍过去了,揍得对方知道,痛就应该喊出来,忍耐个屁!

  越是忍耐,就越没有人知道你的痛!

  但这是他的外甥,他舍不得下狠手。

  下了手也没用,精神核心破损的疼痛,梳理精神海带来的疼痛,危岑都忍了。

  左越记得,昨晚,除了痛昏过去之前的那声闷哼,危岑没有发出半点痛苦的呻吟。

  左越抹了把脸,再次抓起危岑的手腕,轻易地抹去危岑手腕处的红痕。

  星辰之力浮现,星辰一个无形的罩子,罩子两人,不让接下来的对话被第三人人听见。

  左越的语气一下子熄了火,平静地问到,“你的精神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又是怎么伤的?”

  危岑抿了抿唇,左越不发火的样子更可怕。

  “先前我服用了一片天残草……有一个叫做吕游的学长,他卖了相关的情报给我,运气好,就,服用后,精神海得到强化……”

  “毕竟是s级药草,那时精神海就受了点伤,然后在临渊武器城……遇到了些麻烦,自爆精神力又加重了伤势。”

  危岑断断续续地说着一早想好的借口,越说,越没底气,目光飘忽,不敢直视左越。

  左越当他的话在放屁。

  “说实话。”左越盯着危岑。

  危岑沉默。

  重生的事情不能说出,涉及太多,他不能让危氏有再次被毁的可能。

  左越被危岑的沉默气笑了,笑完,觉得自己很可悲。

  自爆精神力,这绝对是在最绝望的时候才会做出的事情。

  就算是如此,危岑还要隐瞒真相。

  他的外甥对自己,有一点信任吗?

  左越想要逼危岑说出真实情况,逼迫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他和危岑的等级相差这么多,用点手段,危岑总会说的。

  但……

  左越反思自己,既然自己不值得危岑信任,又何必逼迫危岑。

  “唉!”左越叹口气,“什么时候你愿意说再来找我。”

  伸出去的手,在危岑脑袋上方停了停,最终落在他肩膀上,“记住,以后有困难告诉舅舅,舅舅好歹是个定元阶,你不能解决的事情,说不定我就能轻松解决。”

  再给他一次信任吧。

  有些话,左越没能说出口。

  叹息永远的留在了危岑心底,他很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左越离开,左越挺直的背,不知为何,染上了几分疲惫。

  “认识左老师这么多年,我还没见他发过那么大的火,精神力舒缓室被他炸了一半,他半年的工资都不够赔呢。”林清雅站在危岑身旁,似是感叹,又似是在告诉危岑什么。

  危岑一愣,随即说道,“精神力舒缓室的损失算在我身上,我会尽快偿还。”

  “哈哈哈”林清雅笑了起来,“你这么说,左老师估计得把剩下那半个精神力舒缓室也给炸了。”

  危岑默默看着她,没明白林清雅笑什么。

  “和你开玩笑呢,他是你的长辈,自然要为你承担责任,而你……”林清雅的声音很温柔,仿佛一直传递至心底,“累了的时候,偶尔也可以向长辈们撒撒娇。”

  看着危岑依然不明所以的样子,林清雅心中叹气,这孩子,知道什么是撒娇吗?

  “好了,不说了,你们差不多要出发去考场了吧。”林清雅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危岑回过神,时间已到了七点半,考试从八点开始。

  把疑惑,不知所措都掩藏在心底,危岑直接去了考场。

  上午考的是虫洞历史与武器分析两门课程。

  都是笔试,危岑全程恍惚,机械地把卷子填满。

  “站住!”

  走出考场,危岑却被人拦在了考场门口。

  拦下他的人有些眼熟,是他曾经的同班同学。

  危岑冷着一张脸,没心情和人交谈,“让开。”

  那同班同学脸色涨红,充满敌意地瞪着危岑,怒喊一声,“叛徒!我为与你同班而感到耻辱!”

  作者有话要说:舅舅好自责的,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让自家外甥感到安心,所以危岑才什么都不说感谢在20200806205523202008072133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乡3个;孤芳一世、木隹、若水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见闻60瓶;啾啾23瓶;绿檀木之缘、肖肖、安烨20瓶;yami、ll、薄荷猫10瓶;不风醉2瓶;是真爱没错了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