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ll叶……昀?

  涣散的瞳孔找回瞳距,倒映着一张熟悉的面容。

  不是林枫。

  四周……

  也不是基地。

  看着蹲在他身前的叶昀,危岑被过去牵引的紊乱的思绪找到落点,逐渐回归真实。

  危岑缓缓收回手,脸上的表情依然有些恍惚。

  叶昀转动脖子,缓解被掐的僵硬,然后光明正大地吐槽道,“你对掐脖子有特殊爱好吗?”

  他发现,每一次危岑不清醒的时候,都在掐他的脖子。

  脖子可是人体的弱点之一!要不是他有一个星窍开在了脖子上,被危岑这么大力道的掐住,他怕不是喘不过起来。

  痛倒是不算特别痛,就是危岑总是一副和他仿佛有血海深仇的模样掐过来,让叶昀心里发寒的同时,有些不爽罢了。

  叶昀觉得,他根本是在替谁受过!

  刚才危岑看他的眼神,分明是透过他在看其他人!

  又恨又难以接受的眼神,看得叶昀分外好奇,危岑在他身上看到的是谁?

  叶昀本来是在催化敷在身上的药物的药效,却听到危岑发出痛苦的呻吟,似乎在做什么噩梦,口中一句句“老师”“药剂”“实验”胡乱地喊着,于是,叶昀忍不住好奇……

  好吧,其实是想趁着危岑做噩梦的时候,顺便探查一下危岑在恐惧什么,看看能不能抓住些危岑的把柄。

  噩梦总能投映着一个人最真实的恐惧。

  从系统处兑换来的噩梦药剂刚一打开,还没来得及倒进危岑口中,就被危岑的本能反应发现,被掐住了脖子。

  叶昀立即将药剂藏回空间,吐槽一句分散危岑的注意,防止危岑察觉自己的不怀好意。

  危岑情绪低落,那些想要埋藏在记忆深处,永远不被记起的画面突然冒出来,再加上叶昀的吐槽,更让危岑心情烦躁。

  “对,我特别喜欢拧断人的脖子。”危岑冷冷一笑,故意抬手虚空握了握,做出一个拧断的动作。

  叶昀耸耸肩,当危岑随口说说。

  反正他只见危岑掐人,还没有见过危岑拧断过谁的脖子。

  危岑做完动作,忽然觉得手上触感不对,他手心沾了一团黏糊糊的东西。

  危岑脸色变了变,盯着手上发出奇怪味道,触感粘稠的一团漆黑的东西,神情僵硬。

  酸涩腐烂,仿佛许多天没有清理过的垃圾的味道扩散,危岑手抖了。

  见危岑瞪大眼睛,脸色暴躁被浓浓的嫌弃替代,叶昀迅速坐回自己的病床上,捏着鼻子幸灾乐祸地说,“林老师给我上了药,让我小心不要蹭掉,说这药一旦离开星窍,就会变异,先是变色变味,等会还会……”

  他没说完,危岑的身影一闪,瞬间就冲进病房内的浴室。

  紧接着,哗哗的水声响起。

  “哈哈哈哈!”

  叶昀被危岑僵硬又狼狈的神情逗乐,先前被危岑无意识中掐脖子的怨念一扫而空。

  没想到啊,危岑居然这么洁癖。

  这算不算找到危岑一个弱点?

  等以后跟危岑对战的时候,找些恶心的东西往危岑身上丢,说不定可以打乱危岑战斗的节奏。

  还有那句老师……

  危岑好像挺怕他老师的。

  说起来,危岑的口中的这个老师是谁?

  叶昀眼珠子一转,眼底浮现些探究的意味。

  浴室内,危岑几下深呼吸,却没能够平复波动的情绪。

  手上粘稠的触感冲不去,而且!

  他身上的衣物还是那身被弄脏的白衬衫!

  除了沾了泥土和灰尘,又多了些不知名的黑点。

  危岑顿时从梦见林枫带来的烦闷脱离。

  一想到自己就穿着这身衣服,躺在床上,危岑觉得自己浑身都不自在了。

  粗暴地把上衣扯下,危岑用终端向校内物流机器人下了订单。

  危岑直接放水冲洗全身。

  物流机器人的效率还算不错,等危岑洗到第五遍的时候,带着他买的毛巾衣物等东西滑进医务室。

  “您好”物流机器人一下一下撞着浴室的门,“您订购的物品已送达。”。

  危岑打开门,将东西拿走。

  很快,危岑换了一身全新的衣物出来,身上诡异的药物也已经消失。

  走向病床的脚步顿了顿,室内就两张病床,一张被叶昀占据,另一张被浑身邋遢的自己躺过,危岑果断地坐进了一旁看护者用的椅子。

  他下订单的时候看见林清雅的留。

  林清雅和左越去为他调制药剂,很快会回来,让他今晚留在医务室不能走,以防梳理精神海可能带来的一些后遗症爆发。

  清理自爆星辰留下的残骸,在另一方面上来说,也意味着他的精神海的一部分被强行剥离,给精神海带来一定的不稳定性。

  危岑能够感受到,精神海中的堵塞减轻,只是,被他人触碰精神海后,他对精神海的掌控力,一时间下降不少。

  这样一来,压制精神核心破损带来的精神力波动暂时变得有些勉强,贸贸然离开医务室,若是发生意外就不太妙了。

  为了防止精神海因掌控力下降而暴动时,左越不能及时赶来帮他压制,危岑决定听从医嘱,留在医务室。

  至于房间内的另一人,危岑努力当叶昀不存在。

  叶昀加入自己队伍的事情,危岑更是谈都不想谈。

  已成定数的事情,何必自找烦躁。

  不过,以危岑精神海的强度,感知力过强,房间内有其他人,想要无视还是有些困难的。

  危岑打开终端,转移注意力。

  他打开的并非自己的终端,而是去临渊武器城之前准备的“苏媚儿”的终端。

  离开苏无绝时,他将这枚终端拿回,留给苏无绝的,是原本属于曲任梁的终端。

  连带着曲任梁与莫卫投影交流的视频,和曲任梁的终端里的全部信息都在那枚终端之中。

  用“苏媚儿”的终端连上暗网,危岑翻到自己接下的那个猎杀邪教人员的任务。

  将能够证明蓝贝壳酒吧五人皆为邪教人员的照片,以及五人的终端信息一并上传。

  只待发布任务者验证信息后,便可收到此次任务的报酬。

  通常,这种验证需要花费一定时间,毕竟需要彻查终端信息,确定这几人必为邪教人员才行。

  危岑上传了五人的信息,他已做好等待1、2天的时间。

  “嗯?”

  危岑挑了挑眉。

  就在他上传完五人的信息不到一秒的时间,他的账号的积分从0涨到了480。

  官方对邪教人员的悬赏赏金根据其阶级来定,开窍阶内,开启星窍数目的双倍则为赏金数目,再加上任务发布者的官方赏金的20的溢价,蓝贝壳酒吧的5人最后带给危岑480点积分。

  紧接着,他收到暗网转过来的480点功勋点。

  任务的报酬也到账了。

  到账速度太快!

  危岑上一世做过几百件任务,却从没有哪一个任务发布者确定得如此迅速。

  迅速到危岑都有些莫名,又有些惊疑。

  对方恐怕根本没有验证?

  这人急着送钱?

  还是一开始便知道蓝贝壳酒吧的几人是邪教人员?

  那么……

  这个伪装的身份可能不安全了。

  正当危岑惊疑不定时,他的暗网账号收到一条私信。

  “小哥哥我是滢滢。”

  危岑目光一闪,有分意外。

  随即想了想,林业他们回中央星域的两条路,一条是捕杀足够的邪教人员,另一条是拿下特招赛第一。

  若是他们,高价发布任务用财力换取他人帮忙捕杀邪教人员也是正常的。

  不再疑虑,危岑换回自己的终端。

  扣除使用精神力舒缓室的200点功勋点,他的账户上还余下1328点功勋点。

  危岑手指轻点自己大腿,看着账户余额思考接下来如何使用这些功勋点。

  功勋点放在账户中怎么都不会自动变多,不如全部换成资源。

  一方面增加自己的压力,另一方面在初赛开始之前,以那些换来的资源尽快提升阶级。

  按原文剧情,此届特招赛与往届不同,初赛将放在虫洞中举行。

  虫洞危险丛生,也意味着机遇不断,他去了,断不是去仅仅完成特招赛的。

  原文中天秤星域的参赛者进入的是一个d级虫洞,虫洞中虫族最高等级本该是d级。

  不过,比赛当中出现意外,一只新晋级的c级虫族受大量血液的引诱突然出现。叶昀拼死联合其他参赛人员击败那只虫族,谁知先前围观不敢动弹的一名参赛选手为独享功劳,丢下重伤的叶昀……

  回忆到此为止。

  不出意外,他们接下来在虫洞必然会遇到那只虫族……

  危岑脑海浮现临渊武器城的种种,脸色微沉,甚至,他们会遇上更高等级的虫族。

  以自己现在的阶级,就算是遇上c级虫族,都恐怕有些难以对抗。

  他空有一身战技,却因阶级不足,学得的战技受限制,皆未能发挥出真正的力量。

  而随着精神海的一点一点恢复,对肉体的压力也将逐步增加。

  所以,提升阶级,强化肉体至关重要。

  最开始,他留着这些功勋点是用以购买一把d级的狙击抢以及子弹。

  但现在有了林业他们的投资,他要狙击抢不必自己出功效点购买,这些多出来的功勋点便可用在提升阶级之上。

  星辰石,修炼室,药剂。

  辅助开启星窍的资源无非就是这三种。

  修炼室危岑打算临近突破再进入其中修炼,以便最大效率利用修炼室,并减少对功勋点的不必要的浪费。

  至于药剂……

  危岑将这一项从计划中划去,受精神核心破损的影响,药剂对于他来说,能够发挥出的药效不大。

  留下解决蓝贝壳酒吧那五人得到的功勋点备用,再分出500点功勋点,用来支付此次治疗精神海所需的花费,剩下的功勋点全部被危岑换成c级星辰石。

  大半的功勋点花出去,危岑看了看,从学校官网上查看到,他兑换到手的星辰石仅有拳头大小,不足半斤。

  不过这么一小块c级星辰石之中,蕴含的能量却不少。不出意外的话,足够他两个月左右的修炼所需。

  兑换来的星辰石毕竟价值不菲,危岑要的急,后勤部可不放心物流机器人送货,资源兑换点的老师直接带着那块c级星辰石上门。

  拳头大小的星辰石刚从特制的陶瓷盒中取出,整个医务室的空气都仿佛颤动一瞬,星辰之力的波动都猛然变化,闭目暗自催化药效的叶昀忍不住睁开看。

  有钱人!

  危岑果真是有钱人!

  叶昀盯着那块星辰石,喉咙动了动,眼睛在发亮。

  他还没这么近距离见过c级的星辰石,虽然只是小小一块,但那股能量,他离这么远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多谢老师帮忙将它送过来。”危岑向特意跑一趟的老师道了声谢,那老师看危岑的眼神带着满满的笑意。

  “不客气,这位同学以后要什么就和老师说,”后勤部的老师口上说着,还伸手出来拍拍危岑的肩膀,“有空我就直接帮你送过来,省得去后勤部兑换资源还得排队。”

  天秤军校这么大的一所学校,学生一个比一个抠门,一点功勋点都要斤斤计较,像这位同学出手就是800多功勋点的可不多见。

  后勤部的老师好久没见这么大方的学生了,这一单做成,能抵他一个星期的工资。

  不过这孩子还真奢侈,开窍阶就开始用c级星辰石,是准备一次性冲击多个星窍吗?

  后勤部的老师想了想,倒是没有阻止危岑,一般的开窍阶拿着c级星辰石就算浪费,没有资格吸收这么浓郁的能量,只会在使用星辰石的时候让其中星辰之力白白逸散,但这位同学的精神海强度似乎甚为强大,有这般强度的精神海,锁住星辰之力的大部分的逸散应该不成问题。

  送走后勤部的老师,危岑看了眼怀中的星辰石。

  漆黑如墨的星辰石折射出冰冷的光芒,握在手中却显得有些温暖。

  危岑握住它,体内星辰之力的运转速度立即加快,先前为叶昀掩盖绿茶味信息素时感应到的第75个星窍再有反应。

  依旧是曾经开启过的星窍,知晓位置,又有星辰石在手,今晚便能够突破,再开启一个星窍。

  盘腿坐回椅子上,也是怕陪床的人无聊想要修炼,医务室的椅子做得比寻常的椅子大一些,正好允许使用者盘腿坐下。

  危岑松开手,牵引星辰之力,那块c级星辰石浮空在他身前。

  适才漆黑无比的星辰石中心升起一股暗芒,漆黑之中多出一股玄妙的味道。

  星辰之力席卷而出,很快,危岑全身覆盖一层淡淡的光芒。

  正要开始运行心法,危岑眼角抽了抽。

  “你……在做什么?”

  危岑瞥向拖着椅子坐在他身旁的叶昀,心底泛起一丝无语。

  叶昀理直气壮地说道,“刚才你掐我脖子,不仅没有道歉,而且还把林老师为我敷上的药物蹭掉了,我星窍堵塞,没有了那药物,一两个星期都不一定能够恢复。这是你的错,你得承担责任。”

  叶昀也同危岑一样,盘起腿准备修炼,林清雅以为他星窍堵塞,受不得刺激,特意将医务室内星辰之力浓度调低,但只有叶昀自己知道,他的星窍没有那么脆弱。

  拿药物蕴养的效果,哪有以星辰之力冲击来得快。

  知道了特招赛即将于虫洞举行初赛,叶昀心中有些急躁,自己的实力还是太低,至少要开启60个星窍,进入虫洞后才稍有安全保障。

  让他缓缓恢复星窍,叶昀做不到。

  本来他打算出了医务室就立即进系统的修炼室修行,现在正巧危岑购买了一块c级星辰石,c级星辰石外泄的星辰之力就足以他冲开星窍中的堵塞。

  “放心,我就在这个位置蹭下石头,不会影响到你。”叶昀也没想要去和危岑争抢那块星辰石中的星辰之力,只需要些外泄的能量便可以了。

  危岑不得不承认,叶昀的脸皮足够厚。

  因着星辰石一经牵引,星辰之力便会泄露的特性,有些人使用星辰石修炼时,会允许朋友在身旁借助泄露的能量修炼。

  俗称,蹭石头。

  只有关系极佳的人才会让人蹭石头。

  危岑觉得自己和叶昀的关系,远远不到这种地步。

  但危岑点点头,“要蹭可以。”

  叶昀一喜,居然这么容易答应,刚才被掐脖子掐得值了。

  “不过,”危岑话锋一转,“你欠我的每日精神力就现在一并还了吧。”

  “蛤?”叶昀一脸懵逼,以为自己听错了。

  危岑对他哪里来的信心,认为他可以一边具现精神海一边冲击星窍?

  虽然叶昀自认为自己挺厉害的,但这一心二用的事情,是不是太困难了些?

  危岑有些忘记叶昀其实只能算是刚出茅庐,未来这家伙经常精神力与肉体同时修炼,那些记忆给了危岑叶昀现在就能行的错觉。

  危岑皱眉,“你做不到?”

  当然做不到!

  叶昀在心里斩钉截铁地说。

  聚星阶都不一定能够做到的事情,你让我一个开36个星窍的人去做?

  这家伙是故意为难他吧!

  叶昀刚想摇头,拒绝危岑的过分要求。但他想着危岑的语气,一副你怎么这都不不到,简直太弱了的语气,听得叶昀有些上头了。

  哼,谁说我做不到!

  精神海具现笼罩危岑,肯定也笼罩了那块星辰石,更方便他多蹭些星辰之力。

  “做得到,怎么会做不到呢,完全没问题。”叶昀嘴硬,半点不心虚。

  危岑眯了眯眼,用终端调了一个闹钟,“那开始吧,记住,半个小时。”

  叶昀笑得勉强,嘴上镇定自若,“开始。”

  话落,星辰起。

  海瞬间具现。

  医务室内的灯光受到两股能量的冲击暗淡几分,莹莹星辰之光漂浮在两人周身。

  与左越精神海具现时对他造成的疼痛和压力不同,叶昀的精神海过于柔和了。

  那股即将失控的感觉得到缓解,危岑闭目,运转心法的速度又加快一层。

  叶昀精神海具现的效果,比单纯吞噬叶昀的精神力的效果,倒是还要好一些。

  可惜叶昀的精神海强度还不够强,仅能维持精神海具现半小时,不然长久下来,对于他的成效,或许能够等同于b级精神力恢复药剂。

  危岑一边接受叶昀精神海对自己带来的安抚,一边惋惜叶昀的精神海强度太差。

  这些想法要是让叶昀知道,叶昀绝对会直接掏出彼岸花,给这家伙一抢。

  当然,叶昀也没那么纯良。

  精神海一具现,叶昀就死死盯着危岑,心想,只要危岑敢吞噬他精神力,那他就自爆星辰。

  反正自爆精神力对他来说无所谓,充点钱,多养几天就好。

  星辰沉浮,星辰之力流转,室内一片安静。

  “嗡!”

  星辰石一震,星辰之力在危岑右手手腕处汇聚为一个小小的漩涡,疯狂地由此涌入危岑体内。

  危岑有分意外。

  这次突破很顺利,比重生那天在修炼室室更顺利。

  那时,精神核心高度破损对他造成了一定的阻碍。

  而现在有叶昀的精神海辅助,精神核心破损的压力减轻许多,连那股没日没夜折磨他的疼痛都显得更容易忍受了。

  危岑若有所思。

  身处叶昀的精神海之中,带来的效果比他预料得好太多。

  在星辰之力充足的情况下,他今晚或许可以连开两个星窍。

  好快!

  身边,叶昀眼中闪过一抹凝重和惊讶。

  危岑突破的速度太快了,几乎与借着系统之力的自己不相上下。

  这一刻,叶昀不再盯着危岑警戒他吞噬自己的精神力,叶昀见危岑如此迅速地就要突破,也开始运行心法。

  只是,他的运行速度根本不及危岑。

  并未直接吸收星辰石之内的星辰之力,又要维持精神海具现,叶昀的脸上露出吃力的表情。

  一滴汗珠从叶昀额头沿着脸颊一直滑落,停在了下巴处。

  叶昀却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自己出汗的事。

  他好像无法做到一边具现精神海,一边运转心法吸收星辰之力。

  精神海波动,星辰闪烁。

  危岑稍停突破的节奏,皱眉看向叶昀,“行不行?”

  “闭嘴,修炼你的。”叶昀咬牙。

  大话都放出去了,做不到简直太丢脸了!

  他绝对不想在危岑面前丢脸!

  不就是一心二用吗,他能够做到!

  叶昀全力以赴,绝不放弃。

  冲击星窍带来的疼痛扩散,精神海具现越来越艰难。

  叶昀又累又痛,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却惊人雪亮。

  “叮”

  星海卷起波澜,又一颗星辰被点亮。

  与此同时,危岑的精神核心自动浮现在身前。

  不止是精神核心。

  危岑的精神海受到牵引,也具现在这方空间之中。

  两人同时一颤,眼中只剩下仿佛融为一体的星海。

  左越:“……”

  林清雅:“……”

  林清雅轻轻关上医务室的门,看着左越,欲又止,止又欲。

  “他们的精神海……共振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危岑:你做不到?

  叶昀:不,我做得到,在这家伙面前,我什么都做得到!

  感谢在20200805205528202008062055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ndsir、木乡、客户号379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垂耳兔与红豆沙冰50瓶;拂晓3瓶;曼陀铃、烟玥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