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ll终端震动,危岑不用去看新收到的信息就知道,在报名时间截止前的最后一秒,叶昀成功报名。

  而叶昀一旦报名,系统则按照规则将叶昀分配到他的队伍当中。

  果然,等信息自动跳出来时,危岑看见一行碍眼的字。

  “叶昀加入895小队,目前小队排名第1036名”

  危岑的表情有一瞬僵硬,手上的力道控制不住地加重。

  他抓着叶昀的手,目光尖锐瞪向怀中的叶昀。

  “你在逗我吗!”

  到嘴边的还未脱口,便觉怀中重点一沉。

  看着面色苍白如纸,把全身重量都靠进他怀中的叶昀,危岑直接被气笑了。

  真的被笑了。

  “呵!”危岑冷笑一声,脸上扯出一个略显扭曲的笑容。

  他气,并不仅仅是因为叶昀在最后一秒强行插入他的队伍当中,更因为这家伙报完名,干脆二话不说,两眼一闭,倒在他怀中装昏。

  为什么说装昏?

  真昏倒的人,睫毛能像叶昀这样一颤一颤的吗?

  抱着几乎挂在他身上的叶昀,危岑首次对叶昀的“演技”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似乎是也觉得自己装昏的装得不够真实,叶昀不着痕迹地调整了姿态,更自然地往危岑身上倒去。

  脑袋也无力地向一边歪,正巧埋在危岑肩上,遮住半张脸。

  “咔嚓”

  别在头上的树枝受力过重,突然断成两截。

  在喋血之印作用下疯长的长发散开,把另一半脸也挡上。

  这下子,无人可以看见叶昀此时的表情。

  “嘶”叶昀趁机小声地倒抽了口气。

  好痛!

  危岑下手真重!

  掐得他好痛!

  叶昀其实是真的处于要昏不昏的界限。

  喋血之印的反噬已经完全显现,他身上的星窍全部半闭,要不是危岑掐住他手臂的力道过重,痛得他受不了,叶昀真的要昏倒了。

  危岑就觉怀中叶昀气息愈发飘忽,周身混乱星辰之力从叶昀体内快速流逝,一副受伤到了极点,再不救治,就再无力恢复的样子。

  可危岑只想把这家伙丢出去。

  其他人或许感受不到,但危岑哪能不知道叶昀还醒着。

  刚才那吸气几乎是贴着他的脖子吸气!

  细细痒痒的触感扩散,危岑脖子处的汗毛都要竖起了。

  “够了!”危岑轻斥一声,松开抓住叶昀手臂的手,正要把人推开,左越皱着眉飞了过来,“他的情况不妙,星窍堵塞得厉害,若不尽快冲开堵塞,这些星窍将沦为死窍。此处星辰之力浓度不足,我们去医务楼。”

  危岑倒底没当着左越的面把叶昀丢开,听左越开口,推的动作变为了扶。

  抛开左越是他舅舅的这层身份,左越还是天秤军校的老师,而叶昀是学生,左越绝对不会让他当着其他人的面丢开重伤的学生。

  “抓紧。”左越话不再多说,一声提醒,让危岑别松开叶昀后,立即就抓住危岑的后颈,将他提起。

  左越没有像带起危岑一样,带起叶昀。

  叶昀的星窍现在的状态过于脆弱,危岑才开窍阶,虽比正常开窍阶实力强上许多,但还无法影响叶昀,而他一个定元阶二重,直接接触,身上星辰之力足够让叶昀的伤势雪上加霜。

  抓紧?抓紧什么?

  危岑一愣。

  紧接着,他的身体突然悬空,被左越抓着后颈飞起。

  危岑条件反射地抓住怀中之人。

  而叶昀,没有摔下去全凭着危岑的力量,装昏的同时,悄悄地抱住危岑的腰。

  “……”孟月仰头,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之中,表情复杂,“他们走了呢。”

  孟星这才回过神,“我去!现在我们的队伍怎么办!?”

  闻来看向满脸受打击的孙明佑,拍拍他的肩膀,目光不善,“朋友,你开多少星窍了?”

  叶昀和危岑那场天网模拟赛,闻来路过时已经开打,在那之前叶昀和孙明佑的比赛,闻来没看到,也不知道,所以对这陌生学弟的实力根本不清楚。

  孙明佑精神恍惚。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加入危岑的队伍的,为什么

  可为什么我还在这里,危岑却走了呢!?

  听着闻来的问题,孙明佑结结巴巴地回答,“五,五十二个。”

  一刀败于叶昀之后,他从中受到启发,这几天又成功开启了一个新的星窍。

  闻来意外了一下,“居然还不错。”

  会赶在最后一天最后这一段时间报名的队伍,除了像他们这样有事耽误了的,剩下差不多是那些实力不行的队伍,越是实力差,越是纠结要不要报名。

  他以为孙明佑只是被叶昀喊来凑人头的,没想到阶级并不低。

  一年级开52个星窍,可以算是天才级别的人物。

  孟星孟月已经是二年级学生,现在也才开76个星窍。

  蒋名的眼神变了变,52个星窍,足够了!

  在未选定叶昀之前,他们队员人选阶级最高的一个,只有开48个星窍。

  如果此次预选还在死星,叶昀是最佳人选。但预选地点改为虫洞,叶昀的作用或许没有眼前这名开52个星窍的学弟大。

  蒋名放下叶昀被迫加入其它队伍的不满,问向孙明佑,“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你叫?”

  孙明佑继续回答,“孙明佑。”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闻名星海小队的一员。”

  “不要,我要和危岑……”

  “啪!”孟星拍了他一脑袋,“不要什么不要,我们还不想要的,要不是你自己眼瞎,哪里轮得到你加入我们的队伍。”

  孙明佑抱头,心中满是郁闷。

  自上次赌约后,危岑便没怎么找过他,孙明佑担心危岑因为那次赌约逐渐疏离自己,这才愿意参加特招赛,可结果……

  怎么成这个样子!

  当孙明佑还在为自己手快眼瞎后悔不已时,左越拎着危岑和叶昀到了医务楼。

  星辰之力蕴养室值班的是林清雅。

  一见左越带着两人破门而入,林清雅的视线很快落在叶昀身上。

  不用左越开口,林清雅一眼看出叶昀身上的问题,“星窍封闭,失血过多,用了喋血之纹的后遗症。手臂……”

  林清雅美眉一挑,手臂上的痕迹是被人掐出来的。红了一圈,本质上不碍事。

  林清雅跳过这个话题,拉开一个立起的圆形容器,示意危岑松手将叶昀放进去,“把他放进来。”

  这容器叫星辰之力过滤仪。

  空气之中的星辰之力蕴含杂质,用这台仪器可以得到更为纯净温和的星辰之力。

  闻,危岑松了手,叶昀却还挂在他身上。

  危岑被左越提着高速飞行飞了一路,身体被吹得僵硬,脑子也吹得有些混乱,此时扫了叶昀一眼,才发现叶昀正紧紧抱住了他。

  这家伙半路上估计真的昏过去,不过没忘记被人带着飞了事情,大概是怕掉下去,双手环抱住他,力道比昏过去之前更紧。

  危岑反手想要掰开叶昀紧扣的双手。

  没掰开。

  “别用星辰之……咦?”

  林清雅见危岑手上凝聚些星辰之力,连忙提醒危岑,叶昀现在的身体受不了一点刺激。然而,危岑凝聚出的星辰之力触及叶昀,叶昀身体微微一动,手腕处的星窍似乎被冲开了一些,星窍本身没有任何损伤。

  是她的错觉吗?

  林清雅再要去仔细感应,叶昀的那处星窍并未有要重新开启的迹象。

  叶昀十指相扣,危岑只得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掰开,随后,把人粗暴地往星辰之力过滤仪塞了进去。

  塞完,危岑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衣服,眼中浮现嫌弃。

  白净的衬衫沾上了从叶昀身上来的灰尘和血迹。

  “老师,我先回宿舍。”

  危岑的宿舍距离医务楼不到500米的距离,让叶昀待在这里,符合条例规定的距离。

  危岑现在只想回宿舍换一身衣服,并试一试能不能入侵特招赛的系统。

  报名时间一截止,报名机器立即就停止工作,叶昀最后一秒报名,又是不起眼的开窍阶,没有人会特意注意到叶昀。

  知道叶昀加入的人,不过是他和林业几人,蒋名他们说不定都没有看见。

  或许他能够不被特招赛的系统察觉,悄无声息地将叶昀踢出小队。

  危岑在做最后的挣扎。

  与叶昀在同一队伍,对他的耐性必将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危岑不得不承认,遇上叶昀的事情,他维持不住平常的冷静自持。

  经过失去感情,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的沉淀,也未能改变叶昀对他影响过大的这一事实。

  “先别回去,我们去精神力舒缓室。”左越喊停危岑离开的脚步。

  此次下虫洞,左越看着一名铸身阶三重的星辰师受噬神虫攻击,精神海被吞噬大半,而后无法忍受疼痛当场自爆。

  那一幕看得左越心中发寒,更认为危岑精神海中的损伤不能再拖下去。

  都到了医务楼,正好尽快为危岑梳理精神海。

  危岑正要拒绝,转眼一想,医务楼每一间医疗室都有主机。

  用自己房间内的主机容易被追踪到来源,换成医疗室的主机,好歹可以作为掩饰。

  入侵特招赛系统,修改已经录入的信息,一旦被发现,他将终身被中央军校,甚至被军部拉黑。

  他只是想尝试将叶昀踢出队伍,并不是要拿自己的未来打赌。

  精神力舒缓室就在同一层,室内分为六间隔间,里面正好没有使用者。

  危岑进门第一件事,便是找到精神力舒缓室内三个监控摄像头。

  随后对左越说道,“老师,我精神海心受损严重,无法承受其他人的精神力入侵,我先进去将精神海具现,老师你再为我梳理。”

  左越点头,就在隔间外一边等着危岑将精神海具现,另一边压制自己的精神力,以防精神力过强,梳理不成,反而吞噬危岑的精神力。

  一进隔间,危岑立即启动隔间内主机,连上自己的终端,修改先前三个监控摄像头拍摄到的影像。

  用以播放舒缓精神海的音乐和视频,或是搜索信息的主机,被危岑当作中转站,跳入中央军校的系统当中。

  他的队伍格外好找到。

  向下一拉,排名最后的一队。

  危岑神情微顿,也不知是无奈还是嘲讽。

  叶昀这人将“扮猪吃老虎”这一词发挥到极限。

  一段剧情开始之前,叶昀永远是阶级最低,排名最靠后的那一个,然后在所有人不看好的情况下,打败种子选手,狂虐其他人。

  这种逆袭打脸的戏码看多了,乍一看见自己的队伍在叶昀的加入之后,从排名靠后,直接变为倒数第一,危岑还是忍不住嗤笑一声。

  他的队伍,比原文中蒋名的队伍,看起来还要更适合上演一出绝地翻身的爽文。

  想着,危岑也没有耽误手上要事。

  特招赛参赛名单对外的公开名单停留在报名截止时间前十分钟,那份名单上没有叶昀,这更便于他对自己队伍成员的名单做手脚。

  危岑准备做的,就是将叶昀的名字从自己队伍中移除,让自己队伍成员的名单的显示返回叶昀报名之前。

  入侵系统,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对付中央军校的特招赛系统居然意外地轻松。

  危岑没有惊喜,越是轻松,越是不能掉以轻心。

  与此同时,中央军校。

  一间操作室内,有着一头浅金色长发的女子打了个呵欠,睡眼朦胧,手指敲击虚拟键盘的动作却是极为飞快。

  近百张屏幕投映在她身前,她不慌不忙,将要入侵系统,篡改名单的人一一拦下,顺便送些自制病毒给他们。

  危岑试探性地更改代码,回溯报名时间。

  瞬间,代码变动。

  危岑脸色一变,用最快的速度放弃入侵,跳转数十次,将自己定位到隔壁天蝎星域的天蝎军校内。

  以前危岑曾经潜入天蝎军校,知晓他们机房的逻辑地址。

  “跑了一个。”浅金色长发女子歪了歪脑袋,纠结了一会,又打了个呵欠,放弃了,“算了,追过去好累,校长让我守住就可以了。”

  危岑又尝试了两次,每一次都被人拦截。

  不能再继续。

  危岑脸色铁青,再来一次,他恐怕会被对方抓住。

  果然,中央军校的系统并不是那么好篡改的。

  危岑清除自己留下的痕迹,抿唇,一拳砸向墙壁。

  该死!

  难道他真的要和叶昀同一队吗?

  他本想着解决危氏研究所地下的实验室的同时,处理叶昀。

  但这样一来,他便不能对叶昀下手。

  特招赛为团队赛制,只要队伍中有一人退赛包括死亡整支退赛。

  他已经承诺过要带林业他们回中央星域,违背承诺,并未危岑愿意做的事情。

  更何况,不通过此次特招赛,要进入中央星域,那么只能等到明年。

  那时,许多重要剧情已过,林枫也将得到教育部赞赏,接任中央军校副校长一职。且林危两家联姻,垄断中央星域药剂这一行业。

  在未决定参加特招赛之前,危岑是打算以变身药剂的第二种药效,拿下带危氏药剂回中央星域的资格。

  但他仔细想想,贸然将危氏药剂带回中央星域,很有可能直接将天秤危氏变为林家的靶子。

  潜伏并壮大自身,才能够有扳倒林枫,扳倒林家的机会。

  危岑认为自己进入中央军校是有必要的。

  一方面,以便自己克服对林枫的恐惧。

  另一方面,获取人脉和资源。

  危氏的力量太过弱小。

  对上林家,仿佛蚂蚁与具象。

  一只蚂蚁无法撼动大象,但无数只呢?

  为此,他必须进入中央军校,然后以中央军校为踏板,进入军部。

  一边是意外频出,麻烦不断的叶昀,另一边是进入中央军校的唯一方式。

  危岑犹豫了。

  这时,等了好一会,不见危岑那边有动静,左越以为危岑的伤势重到无法具现,“危岑,是否需要我帮你具现精神海?”

  左越的声音打断危岑的犹豫。

  现在,叶昀入队已成定局,除非他能够找人伪装为叶昀。

  这世上能够伪装成另一人的战法不少,危岑自己所学的替身便是其中一种。

  还有机会。

  危岑目光闪烁,几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

  不过,都还只是念头。

  中央军校特招赛决赛时的裁判,向来为定元阶后期,再加上如此多的观众和参赛选手,要真的找人替代叶昀,还需更缜密的计划。

  收敛情绪,危岑开始具现精神海。

  他重生后,除了初次再见叶昀,以及受苏无绝牵引这两次以外,还未使用过精神力。

  危岑闭眼,搅动精神海的刺痛越发清晰。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周身星辰之力颤动。

  探测到精神力的波动,精神力舒缓室开始运转,悠扬凝聚的歌曲缓缓响起,一股清浅的药香涌现。

  精神力舒缓室使用一个小时,花费200点功勋点,一半是花费这股药香之上,另一半……

  一颗又一颗的星辰点亮在危岑体外,另一股绵长带着舒缓意味的精神力轻抚危岑已经具现的精神海。

  那股已经熟悉的疼痛没有舒缓半分。

  最后一颗星辰点亮,破损的精神核心浮现在危岑身前。

  危岑睁开眼。

  这还是重生后危岑第一次完整看见自己的精神海。

  精神核心破损程度太高,以至于他自身无法潜入精神海,配合精神力舒缓室,才有机会勉强将精神海具现。

  映入危岑眼中的是星辰破碎,满目狼藉。

  太惨!

  太破!

  自己居然没有被折磨疯。

  危岑有些佩服自己忍耐疼痛的能力了。

  危岑随意想着,并将左越喊入。

  “你到底做了什么!?”

  左越瞳孔一震,向来严肃的面容上浮现浓浓的恐慌。

  一瞬间,左越又想起那名在他面前自爆的铸体阶星辰师。

  危岑的精神海上的损伤,看起来比那人更加严重!

  危岑是如何忍耐的!

  危岑脸色再差一点,气息有些乱了,“大舅,快帮我梳理精神海,我维持不了多久!”

  左越狠狠地瞪了自家外甥一眼,要不是危岑精神海的伤势太重,他现在就要揍危岑一顿。

  这臭小子,什么时候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没有向他们透露半分!

  是想要一个人硬抗!?

  他抗得住吗!?

  如果他今天不把人抓过来,是不是等实在无法挽回的时候,才会说出来!

  一想到自己之前准备帮危岑梳理精神海,却被叶昀打断,危岑竟就那样任由他去指导叶昀,左越就更气不打一处来。

  危岑这已经不是叛逆,他是在找死!

  左越恼怒的同时,有些心惊胆战。

  他完全无法想象,危岑是怎么在精神海受到如此重的损伤的情况下,一直表现得与平常别无二致。

  这种程度的损伤,放在他自己身上,恐怕都不能像危岑这样自然。

  左越气得脸都涨红了,探出的精神力却格外轻柔。

  然而,纵然左越全力压制,他的精神力依然不会如同精神力舒缓室内无主的精神力那般,对危岑完全没有任何危害。

  左越的精神力刚一探出,危岑浑身一颤。

  痛!

  剧烈的疼痛从双方精神力相触的位置扩散。

  而这,只是开始。

  梳理精神海,是将那些未被点亮的“死星”清除。

  这些“死星”于精神海中,没有根基,清除起来不算困难。

  但危岑精神海中,更多的是星辰自爆留下的残骸。

  本属于危岑精神海一部分的残骸,想要清除,无异于刮骨剔肉。

  不,刮骨之痛比不过此!

  一颗星辰的残骸被清理,第二颗……

  危岑瘫坐在椅子上,大颗大颗的冷汗从流下,抓住椅子把手的手用力到发白。

  精神力舒缓室内桌椅的材质都格外坚硬,c级虫族都不一定能够捏碎,就为了不让在此处疗伤的人打碎桌椅,伤到自己。

  左越亦汗流不止。

  左越觉得,替危岑梳理精神海,比自己上战场更难。

  那些残骸分明是自爆才会造成的!

  他的外甥到底经历了什么!?

  左越怒火中烧,一部分是因为危岑隐瞒,另一部分是对将危岑伤成这样的人。

  “唔!”危岑口中泄露出一声压抑的痛呼,眼神开始溃散。

  不知过了多久,危岑再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左越阴沉着一张脸,收回精神力,拨开危岑额前被汗水打湿的头发,看着自家外甥依旧紧皱的眉峰,杀意爆发。

  “警报警报”

  精神力舒缓室内,除危岑以外一切物品,全部浮空。

  “轰”的一声。

  特制的桌椅瞬间变成,被揉成一团。

  “不管你是谁,都死定了!”

  左越眼底充斥杀意。

  “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学生,加入我的研究所,我来当你的老师。”

  “喝下去,危岑,老师知道你能够扛过去。”

  “很好,你的精神海的强度已经达到要求,来,作为奖励,这枚智能芯片我会亲自帮你植入。”

  “危岑,不,36号,你果然很适合成为我的生化人。”

  “36号……”

  危岑猛然睁开眼,那人狂热又残酷的目光仿佛就在眼前。

  下一瞬,熟悉的声音,将危岑拉回现实。

  “不是?你为什么就这么喜欢掐我脖子?”

  叶昀抓住危岑不知道第几次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有气无力地抱怨道。

  作者有话要说:把左越舅舅给气得想要杀人了。

  给危岑和叶昀创造了最适合逆袭打脸的剧本2333感谢在20200804202800202008052055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清宸依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宫羽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乡6个;不需要、轻衫漓陌缘、九九重阳节2个;cccccchecy、鲤鱼、半颗星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见闻40瓶;佩德罗16瓶;清宸依、青墨ジ断笺、桃味柚子酒10瓶;枫大人6瓶;鲤鱼、不风醉5瓶;是真爱没错了4瓶;曼陀铃、莫慬风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