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 第1章 第一章

第1章 第一章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飞船才冲破大气层,叶昀已经坐不住了,他感受到自己留在危柳身上的精神印记几乎消失,危柳恐怕命在垂危。

  敌人未阻断他与危柳之间的精神联系,叶昀很清楚这是对方以危柳为诱饵针对他设下的圈套,可这种时候叶昀也顾不上其他,在其他三人不解的目光中,叶昀竟是直接拉开飞船的门,毫不犹豫地从几万米的高空跳了下去。

  “老大!”

  贺阳文的惊呼被叶昀抛在脑后,叶昀迅速定位危柳的位置。与此同时,黑白双色的外附机甲瞬间将他的身体包裹,星辰之力遍布外附机甲,让冷冰冰的机甲严严实实地贴附在叶昀身上,仿佛与他融为一体一般。

  破空声接连,叶昀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危柳所在的位置。

  就在叶昀接近危柳时,叶昀的动作却猛然停下。他悬浮在空中,脸色阴沉一片地看着下方。

  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叶昀的视野被一片血雾笼罩,到处都是兽虫被肢解的尸体,纵然叶昀已经历过数次战争,这般宛如炼狱的景象还是令叶昀不由得毛骨悚然。

  更让叶昀惊悚的是尸体的中心一具仿生人,仿生人只剩下半截身体,艰难地立在地上,而危柳正被对方温柔地搂在怀中。

  温柔……

  叶昀下意识地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一具仿生人怎么可能会有情绪。但无论叶昀怎么看,眼前那个仿生人眼中的的确确蕴含着浓郁的情感,和叶昀以往遇见的那台杀戮机器不同,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仿生人感知到叶昀的到来,缓缓地抬起头,仅仅是这一个轻微的抬头动作,已经令得仿生人周遭斑驳的星辰之力愈发稀疏。

  看着对方胸口彻底耗尽能量的“核心”,叶昀很难想象,对方是如何还能够有所动作。

  不过,虽说对方一副即将报废的模样,叶昀却不敢有任何放松,他解决过好几具仿生人,曾经有一具仿生人临死前自爆核心,差点带他一同下地狱。

  叶昀小心翼翼地接近,外附机甲上星辰之力流转,防御力提升至最强。

  仿生人一动不动,直到叶昀从对方怀中接过危柳,仿生人的核心却骤然闪烁。

  瞬间,叶昀单手抱着危柳已后退至数十米之外,另一只手抬起,断生刀破空出现,刀尖对准仿生人。

  “没想到我死前最后见到的一个人会是你。”

  仿生人无视断生刀的威胁,机械的音调带着冷淡的讥讽意味。随着他的话语,仿生人脸上的面具终于掉落,露出一张扭曲的面容。

  “危岑!?”

  叶昀瞳孔一缩,他看见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容。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具仿生人有着危岑的长相!?

  “人类的基因不可复制,这世上不该存在仿生人。”

  文教授说过的话浮现在叶昀脑海之中,一个模模糊糊的猜想令得叶昀下意识地搂紧了危柳。

  叶昀后知后觉地发现,危柳身上的伤口早包扎好,精神力微弱只是消耗太大,这个仿生人并没有伤害危柳,或许……

  叶昀环视四周,死在此处的兽虫皆为雄性,这些雄虫是被危柳体内的雌虫吸引来的。

  仿生人……不,危岑在临死之前救下了他的妹妹。

  一时间叶昀看向危岑的目光极为复杂,危岑正是这两年来一直追杀他的仿生人小队的那个队长,他几次差点死于对方手中,他本该厌恶对方,但现在叶昀对危岑更多的是同情。

  “呵,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危岑看懂叶昀的情绪,冷笑一声,随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或者说能量,硬生生地将右眼取出。

  叶昀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不等叶昀有所反应,危岑用那只空洞洞的眼眶盯着叶昀,面无表情的样子宛如地狱爬出的恶鬼。

  危岑一字一顿,冷淡的语调是掩饰不住的恨意,仿佛要将这句话刻进叶昀的心底。

  “叶昀,你必须毁掉林家,这是你欠我的。”

  话音未落,埋伏于地下的六名虫族一跃而起,将叶昀以及危岑包围。

  危柳是诱饵,这具仿生人也是!

  今天,就是叶昀的死期!

  六名虫族得意的笑容还未维持一秒,一股巨大的能量向他们席卷而来。

  叶昀反应极快,没有半分迟疑,搂住危柳直冲上空。

  “轰隆——”

  “帮我照顾危柳……”

  细不可闻的呢喃随着剧烈地爆炸消散开来。

  “啊!该死的人类!”六名虫族惨叫不止。

  叶昀背部一片火热,外附机甲出现裂痕,他没有停顿,继续向上飞离。

  铸体三重强者自爆精神海所产生的伤害力足以对他造成重伤,何况他怀中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危柳。

  精神海自爆点燃周遭星辰之力,火光漫天,准备伏击叶昀的六名虫族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死在自己放下的诱饵的手中。

  《星际战神》第365章,危柳与仿生人完

  “这么说,我果然是死了。”

  一览无余的白色空间之中悬浮着一本书,适才自爆的危岑站在书前,手指划过自己所说的最后一句呢喃,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唯独那双眼睛压抑得可怕。

  遭人控制浑浑噩噩渡过两年,再加上自爆精神海,危岑能站在这里读完身前这本书几乎是他的极限。

  但这本书的内容,无论是过程还是“结局”都在极力刺激着危岑残破的精神海,自爆一次后遍布裂痕的精神核心越来越不稳定,甚至有再次破碎的可能。

  似乎是感受到他的不稳定,空间中的星辰之力涌向危岑。在浓郁的星辰之力的包裹下,精神核心上的裂痕不再继续扩散,危岑的情绪却未曾平复一丝一毫。

  “那么然后呢?”

  危岑点了点身前的书,语气中充斥着不甘。

  “让我这个可悲的炮灰在这里继续看所谓的主角的一生荣耀吗?”

  “可笑至极!”

  危岑手心凝聚出一团星辰之力,想也不想径直砸向那本书。

  “砰——”

  危岑被狠狠地弹开,整个人撞在这方空间的边缘。

  没有痛觉。

  因为他已经死亡。

  “我不甘啊!”

  “凭什么我只是个炮灰!”

  他曾也是众星捧月,天赋逼人的天之骄子,相貌,实力,财富,地位,要什么有什么,直到遇见了叶昀,然后他丢了最爱的未婚妻,身边人一个个离去,自己也沦为“生化人”,甚至为叶昀自爆而死,连杀父杀母之仇还得交给叶昀。

  现在有人告诉他,他不过是一本以叶昀为主角的小说中的一个炮灰。

  这让他如何甘心!

  精神海激荡,危岑再次扑向那本书。

  不知何时,危岑手中多了一只笔。

  “我不承认,”危岑眼底升起浓浓的疯狂,他绝不愿做别人生命当中的炮灰,“我才应该是主角!”

  笔尖落下,他妄图改写人生。

  一个字,一行字,一页字被划去。

  随着危岑的动作,轰鸣声阵阵,整个空间都在震动瓦解。

  危岑的身影越来越越透明,他手上的笔却越来越凝实。

  猩红的笔墨沾满书页,而后向整本书侵蚀,书本封面上烫金的书名《星际战神》被红墨模糊。

  书名的最后一笔消失在红墨之下,悬浮在空中的书本一页一页飞快地向前翻动,危岑被迫停下。

  一股推力将危岑推向一张沙发,四周巨大的压力压得危岑无法动弹。

  书页翻动,一幕幕或是清晰或是模糊的画面在危岑眼前闪动,他所经历的种种在倒退。

  最终,周遭景象停在了一副静止的觥筹交错的场景。

  天秤军校第三礼堂,这里正在举办一场庆祝会。

  早已经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人影再一次浮现在他面前,危岑目光闪了闪。

  紧接着,他的视线穿透静止的人群,死死钉在了隐藏在角落的阴影之中的一名青年身上。

  对方身穿简单的白t配牛仔,与周围精心装扮穿着礼服的人群对比,有些显眼,而对方那张帅气的面容上的无聊更让他显得格格不入。

  叶昀!

  危岑记起了这个场景。

  这是他与叶昀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或许也可以说,这是他可悲人生的转折点。

  危岑的不甘在见到叶昀的这一刻达到了。

  咔嚓——

  束缚危岑的无形力量在破碎,庆祝会的喧闹传入耳中,静止的场景一点点动了起来。

  真实投映进了虚幻。

  危岑没有注意到周遭的异常,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叶昀。

  束缚力消失的那一刹那,危岑的精神力骤然爆发,直朝叶昀而去。

  精神力无形无质,却并非无法捕捉,叶昀好歹也是踩着尸体一路走过来的人,危岑的精神力未至,叶昀已有所感应。

  角落中,适才还漫不经心的叶昀抬起头,正对上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眸。

  这谁?

  有点眼熟……好像是叫危岑来着?

  之前白琦似乎有提过,今天这场庆祝会就是为这家伙举办的。

  想起对方应该就是今天这场庆祝会的主人,叶昀皱了皱眉,随意撑起精神壁作为防御,暂时也没有想着要去反击。

  虽然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得罪过这家伙,不过,他毕竟是跟着白琦来混顿饭吃的,贸贸然跟人对上,万一给白琦惹上麻烦就不太好了。

  况且,对方精神力断断续续的不稳定,看样子仅仅是才学会外放没多久,就这种程度想来震慑他,还差得远呢。

  叶昀不以为意,拿起一枚小蛋糕准备继续享受,这几天他为了开星窍,把信用点全部充值系统了,弄得自己一整天都没吃饭,得趁现在多吃点,最好一顿抵三天。

  然而,被叶昀判断为断断续续的精神力才一接触他的防御壁,一股浓浓的危机感浮现在叶昀的脑海中。

  “砰砰砰!”

  酒杯碗碟炸裂,剩余的红酒泼了叶昀一身。

  艹!

  叶昀的精神海一震,身形晃了晃。

  这家伙脑子有坑吗?居然自爆精神力!

  叶昀被猝不及的爆炸炸得有些头昏,直接骂出声来,“你疯了唔!”

  下一瞬,叶昀眼前一暗,一道人影狠狠压在了他身上,叶昀未骂出来的话也被堵了回去。

  危岑一把掐住叶昀的脖子,沙发没能承载住危岑扑过来的力道,直接散架了。两人一同落在地上,叶昀急切挥拳击向危岑,却被危岑轻松化解。

  危岑握住叶昀的拳头,膝盖抵在叶昀腹部,将叶昀整个人按在了地上。

  这下子,不只是脑袋疼,叶昀背部也开始隐隐作痛。

  “住手,危岑!别动他!”

  此时,其他人才反应过来。

  白琦本来就和叶昀坐一桌,见叶昀被按在地上,她急忙起身想要拉开危岑。

  “滚!”

  还没来得及动作,强大的精神力盖了下去,白琦直接被砸回了沙发上,嘴角甚至溢出一抹血迹。

  白琦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危岑,她从未想过危岑会真的对她出手。

  危岑收回精神力,他看着身下被自己掐得脸色涨红的叶昀,理智支离破碎,“你以为我就真的无法杀了你吗?”

  “去……死……”叶昀眼前发黑,精神海内却是凝聚出一把短剑,毫不犹豫地杀入危岑的精神海。

  精神海遭到暴击,危岑身体一僵,剧烈的疼痛扩散开来。

  痛?

  自己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会觉得痛?

  危岑有一瞬恍惚,手上的力道下意识的减轻不少。

  而就在这时,一股奇特的味道蹿进危岑鼻中。

  味道很淡,却直入人心。

  如同炎炎夏日的一场雨,试图唤醒危岑的理智,又带出点点难以控制的热度。

  掐住自己脖子的力道在减小,叶昀本该抓住机会就此脱离危岑的束缚。可叶昀全身莫名发软,在他眼中,自己仿佛身陷汪洋大海之中。

  海水翻腾,波涛汹涌。

  冰冷的海水的味道将他层层叠叠包裹,令得他无法喘息。

  有几人捂住鼻子,渴望又惧怕地望向快要贴在一起的两人。

  危岑的眼神变了。

  那些杀意和不甘化作欲望。

  压制他!

  征服他!

  危岑的手滑至叶昀的后颈。

  看着叶昀两眼失神,身体却主动向他靠来,一个诡异的念头占据危岑的思维。

  危岑想——

  这个人……叶昀理应属于自己!

  两人的终端同时亮起,有信息传入。

  “双方信息素适配度达51%,已超过50%,请危岑先生与叶昀先生尽快至民政局登记。”

  屏幕一亮便暗,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这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