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树妖的仙途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假苏泽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假苏泽

  ‘蹬!蹬!蹬!’

  钟浅灵用力踏上木阶,大喘着气,往苏泽对面的空位一坐,伸出食指点着他正要臭骂一顿。

  “饿了吧快吃,刚上的菜正热乎着呐。”苏泽往她的盘子里不停的夹菜,“听说这家的菜是出名的好吃,要排很长的队才能进来,你得多吃点,这小身板瘦得太叫人心疼了。”他柔声哄着。

  钟浅灵被他这番罕见的热情表现,弄得尴尬的收回手指,“所以,你的意思上午一直在这里排队?”

  “呃...是啊。”苏泽点头。

  钟浅灵拿起筷子,挑了几道菜品尝着,又瞥了他一眼,才发现他脸上带着几分憔悴之感。

  ‘苏泽’眼含关切的看着她,实则是在暗暗打量,心想这小丫头瞧着可比摄耳国的人顺眼多了。

  “昨晚,你跑哪里风凉快活去了?”钟浅灵放下筷子,喝了几口茶,再问。

  苏泽一脸微笑,捋了捋毫无折痕的袖口,不急不慢的清声道:“我去了皇宫。”

  “皇宫?”钟浅灵复念,生怕自己听错了。

  “是的,只因我发现了件怪事,所以用了隐身符去了摄耳国的皇宫。”他道。

  钟浅灵一双大大的眼睛,急切的看着他,不等她问出口。

  苏泽便接着道:“在女帝的御书房里,果真发现了我的画像,就连腰间玉晶宝带上的佩饰都一模一样。”

  “啊!”钟浅灵站起身来。

  又是‘哐当一声’响,她一脚把身后的椅子踢开,“我们今日就离开此地,再待下去,你肯定会被女帝抓进宫里的,摄耳国人捕猎用的风眠术很是厉害!”

  “我们现在走不了,这女帝已经用术法锁定了我,她说只要我离开摄耳国,就把我封印进画里天天摸...”苏泽仍然坐着。

  “你见到女帝了?”钟浅灵看着他。

  “还没,只是昨夜我在你房上的屋顶修炼时,脑海里突然闯进一个陌生的声音,她对我讲了许多绵绵软语的思慕情话,还自称是摄耳国的女帝,所以我便去查探了一番。”苏泽道。

  “那,这女帝的修为比你高多少,你有没有其他的办法,破解她施在你身上的法术?”

  苏泽摇了摇头,道:“暂时只能先留下,一旦我被这女帝封印进了画里,这里可就剩下你一人独自面对了。”

  钟浅灵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苏泽上前搀扶起她,“若是哪天你没见到我,千万别独自闯进宫里寻我。”

  “皇宫里戒备森严,我就是想闯也进不去啊。”钟浅灵无力叹息,顿了顿又道:“不过,我一定会按你教的心法抓紧时间好好修炼,成为能助你一臂之力的修士!”

  ‘苏泽’有被眼前这个丫头坚定的眼神触动到。

  ------------------------------

  就在昨夜,他的一位忠诚无比的属下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是对他说的这句话:‘属下愿舍身,助少族长一臂之力!’

  作为蘪鹿族的少族长,鹿玉成显原身,有意被摄耳国的人猎到,

  他知道罕见的雪白蘪鹿,是要被送进皇宫,有接近女帝聂倚楚的机会。

  只是没想到,昨夜刚被送进宫里,女帝就下令要饮用新鲜的鹿血,又直接被拉进了御膳房里面临屠宰!

  ......

  自聂倚楚继位摄耳国的女帝,八百年间,有无数只蘪鹿葬入她的口腹,城外的山谷洼地有白骨堆积成山。

  本具圣洁之灵的蘪鹿亡灵终年不散。

  直到,他的降生。

  一只通体雪白的蘪鹿,却天生血肉蕴有剧毒。

  鹿玉成修炼了五百年方能化成人形。

  他的血,一旦被其它体型较小的鸟兽沾口,不消片刻便会倒地而亡,尸身变得僵硬无比,不会腐烂。

  但是,女帝聂倚楚修为高深,性情多疑谨慎,每次只喝现场宰杀的蘪鹿之血,而且喝之前还会找三个宫人试毒。

  曾经有不少勇猛漂亮的族人化成摄耳国人少年的样貌想要以此接近女帝,即便在床榻之时行刺,都以失手丢了性命,原身的皮毛鹿角,全被女帝制成了饰品。

  实力的悬殊,次次的失手,蘪鹿族人逐渐减少。虽然鹿玉成不想用同样的方法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可是他们真的不能再等下去。

  ......

  就在御厨举起手中的大刀砍向他的颈部,鹿玉成不能反抗,如果这样就能完成他的使命,他愿意就这样卑微的死去。

  忽然,御膳房里闪过一道白影。

  御厨瞥眼去看的一瞬间。

  他被一道劲里打到墙角,下意识的鹿玉成知道自己活了下来,施法隐去身形。

  “属下深知少族长不甘这样的死去,属下愿舍身助你一臂之力,但愿你能诛杀摄耳女帝,不负族人的重托!”

  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入识海里。

  接下里,鹿玉成亲眼看着,御厨的大刀砍掉了一只白色蘪鹿的头,割掉鹿茸,放尽最后一滴血,还有沙沙的剥皮声...

  只剩一滩肉的四腿东西,直接被御厨扔进了咕咕冒泡的滚烫大铁锅里。

  直至一股熟肉的香味充斥满这间血腥屋子。

  鹿玉成的双眼已布满血丝,紧握的双拳不肯松开。

  刻骨的仇恨,按压住了他的冲动!

  ......

  鹿玉成很后悔,后悔没有给过这个属下一个好脸色。

  其实他降生之时,族里还出生了一头白色的小蘪鹿,只是没有那么雪白,血肉里没有与生俱来的天毒。

  就是陪伴自己一起长大的这个属下。

  五百年来族中长老却一直大力栽培那个属下,只使其成为影子般的存在暗中保护着自己的安全。

  随着都修炼成人身不久,鹿玉成发觉族中只教了缩身术就不让学别的术法。

  这个隐身术,还是不久前那个属下教的。

  后来他渐渐明白,自己要完成的使命是没有将来的,他这个少族长的位置,族中早已找好了替代者。

  可是!他不甘心就这样,自己又偷偷学了别的术法。

  鹿玉成没想到,有着大好前途会成为下一任族长,这个所谓的‘属下’,竟会舍命相护,只为成全自己的不甘。

  ......

  御厨捞出煮熟的蘪鹿肉,开始剁成肉块。

  鹿玉成不忍的撇过视线,他还记得属下修成人身的样子,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少年。

  妖力殆失,维持不了太长时间的隐身,他离开了御膳房。

  s..book448912421434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树妖的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