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树妖的仙途 > 第一百二十章 修士的试探

第一百二十章 修士的试探

  钟浅灵痛哭着朝主屋一步步走去,跪在床边,不忍看床上之人的样子。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该让父亲向庄里请假回老家休养。

  她哭倒在地,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苏荷房中的供桌下摔落的一件泥塑大野猫像。

  “苏荷!定是她驱使的这些来历不明的畜生!”

  钟浅灵含泪将父亲的尸骨安置好,将院门上锁,回到安上庄。

  她去向吕小厨辞别。

  “小钟,你真的要去庄上的锤炼队吗?”吕小厨担心地问。

  他心中十分不舍,本想着三年后她及笄了,就向钟大叔提亲的,没想到近日来钟家接连出事。

  况且庄里人尽皆知,一旦入了锤炼队,只有两种结局。

  要么一直拼命练武提高战斗力被挑选进英卫队。

  要么就被当成武者训练的活肉靶子。

  往往被送出来的无论男女,不是被打死了,就是被打残废了。

  钟浅灵点头默认,转身离开之际,问了一句“以后我还能吃到你做的桂花糕吗?”

  吕小厨憨笑一声,爽快道“那当然!”

  钟浅灵心中哽咽着告别了她一直向往的生活。

  她要成为武者,即使前路充满荆棘。

  功力高强的武者配合名器和道术,也能斩妖除魔。

  她要为父亲报仇,要寻找失踪的阿姐,无论阿姐是生是死,都要找到她。

  安震啸带着人马到达苏府后,嘹亮震地的马蹄将苏府门前尘土踩得漫天飞扬。

  厚重的红漆木门没多久便缓缓打开,走在前面的苏泰,其身后竟跟着百八十人。

  “不知安总管如此阵势光临寒舍,是何用意?”苏泰细目一睨,似是不屑道。

  “苏泰,你私自关押我安上庄的人,是谁给你的胆子!”安震啸一声怒吼,周边树叶纷纷掉落,“现在速把人归还,你还能吃到下一顿口粮。”

  呵呵

  一阵低沉带着挑衅的笑声。

  “安总管,你可不要仗着人多势众,就随意张口喷人啊。”苏泰说着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

  身旁的仆人见状,立即端起怀中抱着的小紫砂壶,苏泰含住壶嘴,那仆人便将壶身稍稍倾斜一下。

  待仆人收壶后,又道“不过呢,若是安总管想进我这苏府做客,到是会被迎为上宾,好好款待,好酒美人随你挑。”

  “速点出三十人直接先从这苏府的后山院,开搜!”安震啸无视苏泰,直接对身旁人下令道。

  这时,苏泰身后的百八十人见此欲上前动手,却被他抬手示意,个个听令在原地等待。

  “安总管此行原来是想进我这后山院逛逛,我可以放你的人进去。但之后你必须给我个交代,否则就别怪我先礼后兵!”苏泰冷声道,声音里带着一股令人发毛的森寒之意。

  用了近一天的时间,安震啸派进去的人,没有再见到之前在山上发现的破碎衣物和零落的白骨,连那些攻击人的肥壮大野猫,一下子都消失的像是不曾存在过似的。

  府里的每个房间都细细找过后,也未发现有关失踪队员的任何踪迹。

  安上庄的人哪能受得了这股窝囊气,准备汇合后直接和苏府的人动手,非要打得那个苏泰跪地求饶,如实交代一切。

  谁知,这时王家又派了数十人过来,王二公子也亲自来了,竟然还有三位修士随同。

  安震啸从未这么近距离的直面三位修士,以往见自家同为修士的庄主时,庄主总是带着半遮面具出现在高阁之上,只能隔着远远的石阶遥望。

  而眼前的修士们,无论男女个个身具仙逸之气,轻袖拂风。

  尤其是那个女修,神情柔和近人,貌若芙蓉仙子,皮肤似有灵光闪动。

  苏泰眼中暗沉‘没想到,这王家找了多年,还真寻到了修士’

  “小姐,当心!”

  丫鬟的叫喊声,就近传来。

  一位穿水蓝锦绸绣金丝裙裳体态玲珑的女子,眼睛蒙着白纱,在丫鬟的搀扶下,跨过门槛缓缓走来。

  她对众人盈盈施礼后,便面朝着骑在骏马之上的安震啸,道“安总管如此兴师动众的来我苏府做客,被路过的百姓看去,还指不定怎么造谣生事,且又是在我待嫁之时。”

  说到这,苏荷望向王二公子处,樱唇微勾。

  王二公子的眼波一直在白衣女修的身上流转,待见苏荷眼蒙白纱走出来时,先是惊吓。

  而后看她面色虽苍白,但红唇鲜润,遮眼的白纱随风舞动,更显得她神秘诱人。

  王二公子在感到她望来时,便出口问“荷儿,你的眼睛可是伤着了?”

  苏荷螓首轻摇,小嘴微启“无妨,就是落水后眼睛有些红肿难堪,过几日就会好。”

  “我帮你看一下,若是肿痛严重,也可为你即刻治愈。”一个柔和的声音道。

  苏荷寻声看去,是位貌若芙蓉仙的女修,边说边向自己走来。她淡定如寻常,道“好啊,没想到姑娘不仅生的美丽,还会医术。”

  “荷儿,她是修士,那日你落水后就是被她所救。”王二公子忙道。

  “修士?原来是你救得我,苏荷心中十分感念,还请女修在苏府多住上几日,我大哥苏泰必会好好款待。”苏荷状似恳切道。

  “好说。”白子依道“你先把遮眼的纱带解开。”

  苏荷淡淡一笑,对身旁的丫鬟轻声吩咐。

  丫鬟应声,双手接触纱带时竟不住的颤抖起来,弄了好一会儿才解开。

  白子依见丫鬟如此,心中更是多了份留意。

  白纱忽然落地,上面还沾染了丝丝血迹,丫鬟根本不敢捡起来。

  众人见这苏荷的双眼红肿淤紫,不仅都唏嘘一声。

  已是炼气后期大圆满修为的白子依,双掌运起灵力,两滴晶莹的水珠从她的掌心溢出,飞落进苏荷布满血丝的双眼里。

  稍后,其中一滴水珠,又回落到她的掌心。

  苏荷微微俯首,以袖口遮面,对面前的女修道“姑娘,这落日的霞光甚是有些刺眼,我还无法立即睁开”

  王二公子这时突然走下马车,上前牵住苏荷的手,“荷儿,快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苏荷只得转过头,对王二公子笑颜如花道“王郎,无需忧心,我已被女修治好了。”说着,她缓缓睁开了眼睛。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