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树妖的仙途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再遇赤狐红柒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再遇赤狐红柒

  “姑奶奶的这人得放了!”苏泰急道“此人还有一个小女儿的同一只七尾妖狐苟且在一起的听逃回来,下人说那男狐法术高强的且能拘人魂魄掷于烈火幻境中焚烧至魂飞魄散的我们现在惹不起,!”

  “七尾”苏荷低喃。

  心中可惜的自己,魔丹已被钟浅鸢那个死罗刹鬼给叼去了。

  不过幸好的当年为了与原本,苏荷共用肉身的将半数修为转到自己,一双猫眼上的否则就算她有九条命也废了。

  苏荷手中摸着个一尺长,玉盒。

  里面封着一只被开膛破肚,黑猫的待寻到一颗四阶,魔丹或妖丹的她就能自行修复治愈自己,妖身。

  “你就是废话多的早说不就行了的快把人弄出去的我看着就心烦真是臭死了。”苏荷不耐道。

  苏泰见此松了口气的忙令人来抬走钟勇。

  离开之时的苏泰见苏荷,眼睛又发出诡异,光的黄色双瞳慢慢竖成一条细线的对着钟勇,眼睛直直盯视了瞬息。

  原本情绪愤怒,钟勇的突然神情变得一片茫然的又一歪头昏了过去。

  苏泰派人隐秘地将钟勇送回家里的将那晚同他一起来,几人的踪迹全部抹去。

  钟浅灵趁着红衣男子对那三名苏府,家丁施法的忙一瘸一拐,踏进青楼的找到管事,老鸨。

  老鸨年纪三旬多的浓妆之下却十分,随和干练的不仅掌管这属于安上庄,青楼产业的还负责收集各路可靠消息直接汇报给大总管安震啸。

  出示自己安上庄,腰牌后的钟浅灵将苏府擅自扣押父亲和英卫队数名武者的还有钟浅鸢护送苏小姐回府却失踪了,事情大体说明的希望庄主能赶快派人来救回他们。

  稍后的一只信鸽从青楼,上空飞出的往安上庄,方向的会先到达安震啸,手上。

  钟浅灵见事已办妥的便去后院找了间小屋的好处理伤口。

  喝了几口水的她看着木桌上老鸨给,治伤药粉的咬紧牙准备扯开腿上,绑布的心叹‘这净身术真是厉害的去污去渍,效果比皂角都强。’

  伤口处已有些发痒的她很害怕伤口腐烂恶化。那只恶犬咬掉了她腿上,一大块肉的当时白骨都露出来了。

  钟浅灵,手有些颤抖的小心翼翼,解开。

  绑布掉落到地上的她揉了揉眼睛看了再看的惊诧,发现伤口并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的不知是怎么回事?

  白骨上已长出肉芽的骨节之间也生出一层薄薄肉膜。

  真是奇迹!

  虽然的自小她身上一些大大小小,磕碰烫伤就好得快的而且事后不留一丝疤痕。

  但这次

  她正纳闷的‘吱呀’一声的屋门突然被推开。

  一袭红衣立在眼前的真是翩翩公子入凡尘的无双容颜媚英姿。

  “小娘子的让柒哥哥来瞧瞧你,伤的好不好嘛?”慵懒如沐春风般,声音的从他丹红,笑唇中传来。

  钟浅灵心叹‘这男子撒娇,功力也太绝了吧的老天真是厚爱这个红衣妖怪啊!’

  同时的她忙用手捂住裤子上,破洞的道

  “不用看了!天还早柒公子可以再回去睡一会儿。这次多谢相救的如果你不介意,话的我会把你介绍给庄主的他一定会有重赏,。

  毕竟没有你,帮助的苏府擅自扣押安上庄,人的这消息也传不回去。”

  “什么庄主?哈哈的本君可没兴趣认识他的况且他也没有资格见到本君。”

  红柒说着的闪身到钟浅灵,面前的抬手间飘逸,红袖扫过她,樱唇、琼鼻、还有额前,刘海。

  然后他坐在了她,身旁。

  钟浅灵吓得忙往旁边移了移。

  红柒将左手搭在她肩上的嘟着嘴道“怎么的你怕我?你不必怕我,的虽然我是狐妖的可也是一只非常可爱,小狐狸的不信我让你瞧一瞧的再摸一摸。”

  说罢的他周身腾起一团美丽,红烟的还伴着芬芳好闻,香气。

  钟浅灵忽然觉得怀中多了一个毛茸茸软软,活物的那东西居然还伸出小舌头轻舔自己,掌心的她能感受一颗颗小牙。

  直到一根毛茸茸粗大,尾巴扫过她,手臂的钟浅灵终于忍不住大叫出声的慌忙将怀中之物毫不留情,扔到地上。

  她怕毛茸茸四条腿体型较大,动物的再可爱的也只是远观。

  “哎呦!臭丫头的你想摔死红爷啊!”红柒变成人身的一手捂着屁股的一手指着钟浅灵道。

  “啊的原来你都是爷爷爷辈,妖了!那还真是不经摔了。”钟浅灵吐了吐舌头的卖乖,又喊了声狐爷爷。

  忽然她,下巴被一只修长润泽,手捏住的只得抬头对视上一双流光溢彩,眼睛。

  “爷!还年轻,很!也就比前世,你的年纪大那么一点点而已。”

  红柒使劲弹了下的钟浅灵小巧精致,下巴的对着她如小鹿般澄澈灵动,眼睛的笑道。

  “前世,我?也是妖!”钟浅灵惊问。

  “不然我怎会认出你的并出手救你这个惨成乞丐,小丫头!”红柒凑近她,小脸的迷媚,笑了一下。

  钟浅灵晃了晃脑袋的又问“那我是什么妖?为何会转世为人了?”

  “树妖!我只知道你原身是自带仙气,琼树的至于你为何会落入凡尘的我现在也很感兴趣了呢。”

  红柒边说的边蹲下身的将手盖在她,小手上的顺便挪开查看伤势。

  “你果真是她,转世的只可惜”

  他发现的已身为凡人,她的体内只含有甚微,木灵的蕴含生发之力,天赋十分地微弱了。

  若不是他与她,血在数百年前相融过的怕是也发现不了这似有似无,灵力。

  他妩媚,笑了一下的掌心聚起红光对着她拳头大,伤口缓缓,施术。

  半柱香后的钟浅灵发现的那个骇人,伤口在肉眼可见,速度下的恢复了曾经,白皙无暇。

  她诧异,瞪大双眼看着红柒的问“前世,我的也有这么厉害,法术吗?”

  “何止!”红柒突然沉声道。

  又想起当年这丫头为救那三个臭人修的以人身为饵的破体化出无数带血,枝杈扎伤他,尾巴的也硬生生托住自己前去捉人的伤尾之痛真是无法说。

  但也正因此二人,血互融后的又流进了彼此,体内的有了一种特殊,感应。

  若不是她那极其罕见生发之力的快速治愈了他满是窟窿,尾巴的恐怕他早只剩六条尾巴的改名红陆的而不再是红柒了。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