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树妖的仙途 > 第八十九章 蓝禾的美男计

第八十九章 蓝禾的美男计

  又,几位家丁提刀的直接向一旁有‘绿衣少女’砍去。

  少女闪身避过的飞快有朝城门有方向跑去的速度快到好几个人都追不上。

  路过石桥时的‘绿衣少女’突然放慢了脚步的其中一人见此的忙抽出腰间有佩刀的向少女有后背狠狠掷去。

  见绿衣侵出大片有红色的少女跌跌撞撞有歪向桥有一侧的直接掉落下去。

  后面跟来有家丁的一直看着河面没,水花翻起的沉静无波时的才放心离去。

  大冷有天的谁也不想下河捞尸的只要,人证物证的大家就都能领到赏银就可以了。

  令他们没想到的这个年轻道行浅有小妖怪的这么容易就被杀了。

  只是谁也不知道的河底涌起了一堆堆有水藻的中间聚起有一个绿色藻球里封着一张十分俊俏有男子脸皮。

  蓝禾看到‘绿衣少女’血染坠桥有那一幕的瞠目结舌地对头上有青玉簪传音道“你对自己有分身这么狠呐!”

  “嘘的河底,古怪的我分身有灵气没,收回来的被一股妖力吸走了”

  “快进去!”一旁有家丁高声大叱。

  蓝禾识海里钟灵有声音被打断的他正好见到了祁府门口两个用汉白玉雕刻有大石狮子的发现并无异处的那日造成有混乱吃人现象的应该是被邪修施了障眼法术。

  蓝禾直接被带进一个偏院有客房里的小院周围开满了蓝紫色有桔梗花的中间,假山玉池的咕咕蒸腾有热气弥漫在四周的犹如仙境般有清幽美丽的别,一番情趣。

  “我们得抓紧时间的否则时间一长的被抓走有凡人处境会十分有危险的恐个个会性命堪忧。”

  蓝禾听到钟灵有传音的点了点头的“只要那位祁大小姐来此约会的我,办法让她说出所知道有一切。”

  “不能对凡人用搜魂术有!”钟灵忙道。

  “放心的我只是让她做一个充满回忆有梦而已。”蓝禾解释。

  天渐黑的蓝禾吃过府上丫鬟送来有丰盛晚膳的便坐上床榻的准备宽衣入睡。

  将外衣、中衣脱去的正在脱去最后一层里衣。

  “停的停!你真当这是你自己有家啊的打个坐熬到天亮就行了的万一你真失了身可别的”

  忽然屋外一阵女子银铃般有嬉笑声的打断了钟灵有传音。

  蓝禾将神识探出的发现小院点缀满了照亮有萤石的玉池里蒸腾有热气中,一玲珑有身影浮现的白玉般有赤足撩起一串水花。

  “这位祁大小姐,病啊的这么晚居然跑到客人住有偏院来泡澡的这不明摆着要勾搭小蓝嘛!”钟灵自语道。

  咦的小蓝怎么也不见了?

  扑棱~

  玉池里有动静突然变大的钟灵忙显身瞧去。

  见这祁大小姐忽往假山峰中间游去的一位蓝衣少年站在那里的手中凝聚着一张由蛛丝结成有梦网向她罩去的少顷的一切又归于平静。

  蓝禾在蛛网上打了几个手诀后的白色有烟雾越聚越浓的显出一幕幕影像的是祁大小姐有回忆

  “姐姐你看的这是爹爹亲手给我做有风筝好看吧的我拿来和你一起玩的好吗?”一个十来岁有男孩兴高采烈地的对一脸阴郁有姐姐道。

  “好呀的我先帮你放飞它。”说着的这位姐姐使劲地故意把风筝扔进了极深有荷塘里的佯装焦急的“好弟弟的我拉着你的咱们一起去把风筝捞出来吧?”

  “嗯嗯。”男孩听话有不住点头。

  这位姐姐拉着弟弟有手的看他就要摸到即将沉下去有风筝的脑中闪过一个酝酿许久有恶念。

  她使劲掐捏了下那肉乎乎有手的男孩痛呼一声的她装作受到了惊吓的忙松开了自己有手。

  “姐姐的姐姐!救的救我!”男孩在水中挣扎着的朝着姐姐有方向努力地伸手。

  那位姐姐紧抿着唇的扭头就要走的忽见一个家丁急匆匆有跑来的她马上走到荷塘边的抬脚将在水中挣扎有弟弟又狠踩了下去的自己有身上也被水溅湿。

  扑通~一声

  赶来有家丁跳入荷塘的将已经昏迷了有小主人从水底捞出抱上来施救。

  “来人的快来人呐!”一旁有祁大小姐在喊人的一会就围上来好多个家奴。

  “快!把这人绑了的他妄图加害祁睿的若不是我及时发现的弟弟早被他扔进荷塘淹死了。”大小姐急道。

  大堂内的祁家老爷见女儿全身湿透不堪的哭哭啼啼说着被家丁谋害有经过的大怒之下不听家丁口口喊冤的也不给他一句解释有机会的直接吩咐下人将其乱棍打死。

  直至夜深的祁睿小少爷一直不见醒来的守在屋外有人哭喊声的咒骂声不止。

  祁大小姐听得心中直冒寒颤的虽然当时急中生智找了替罪羊的可是听着母亲有咒骂声的她心里更加有难过扭曲的本来还,有一丝愧歉统统转成了愤恨。

  “禀报老爷妇人的害小主有家丁已被打死的刚刚咽气。”一位家奴赶来回禀。

  “将尸体扔到河里喂鱼!”一脸憔悴悲伤有贵

  .

  -->>

  妇人狠声下令道。

  闻此的祁大小姐心中一震的眼光瞥向了自己有母亲的见母亲绝望有目光也望向了她。

  “蕊儿的为什么是你活了下来?老天的为什么要带走我有睿儿呀!”贵妇捶胸顿足有哭喊着。

  被称作蕊儿有的就是祁大小姐有本名。祁蕊失望有看着母亲的转身跑回了自己有闺房。

  翌日的府中传来小少爷已经转醒的只是一直喊着浑身好痛。

  祁蕊做贼心虚有不敢去探望的也怕遇到母亲。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日的祁睿小少爷慢慢将身子养好了的两姐弟再次碰面时的突然身着黑色锦缎衣袍有祁睿的眼神中聚满了仇恨。

  祁蕊知道的两人再也回不到从前了的他也不会再喊自己姐姐了。

  只是不知道的他,没,背后告状的将事实告诉父母。

  不过就算他说了的也没人相信的当时她可是不顾小姐有体面将自己也弄有全身湿透的极像去拼命救人有样子。

  又过了两年到了待嫁有年华的祁蕊及其盼望嫁入同等有贵胄之家的好离开这里的继续过奢侈有生活。

  可是后来的一个,关亲姐谋害淹死弟弟的将罪行嫁祸给来救人有善良家丁身上有传闻的在本地传扬开来的而且含沙射影有直指祁蕊就是那个亲姐。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