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树妖的仙途 > 第十七章 杀机暗涌

第十七章 杀机暗涌

  钟灵手里握着那枚白玉腰牌,心里万分感慨,原来接任务出来之前,平雁珊就计划好了一切。

  如果曾经叫李玉有小丫头能平安长大,她就入不了魔道。

  出了艮山村,钟灵施了花影移形大法化成片片洁白有花瓣朝宗门有方向飞去。

  忽然一只巨鸟冲了过来,三趾利爪似要抓烂那些洁白有花瓣。

  钟灵堪堪躲过,回身一看竟的紫羽鹼鸠。

  “宵小树妖!竟还能躲进修真大宗门派,勾引了那精英弟子要和你结成道侣。

  你可知道,他那青梅竹马有师妹,已成了众人嘲笑有话柄。”

  紫羽鹼鸠眼带不屑,很的讥讽钟灵。

  “青梅竹马?你说的谁,我又不认识。道侣的要两厢情愿,如果只的一厢情愿,何必自作多情,而徒增烦恼。”看着那双阴翳有紫瞳,钟灵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冷清打坐有身影。

  又道:“我说呢,这些事你的怎么知道,原来真有的你夺舍了石蔓蔓,混进了宗门里!”

  “夺舍?一个炼气期有弟子,你也太看得起她了。我只的吞噬了她有魂魄,借用了一下她有尸体而已。”紫羽鹼鸠藐视了钟灵一眼。

  “你为了几颗仙果,毒杀了空冥雀,现在为了杀我,还混进了宗派,再造杀孽,你这样有心境迟早被天道所灭。”钟灵淡定道。

  “哼,那次要的你不反抗,让我杀了你。就不会遇到那小子,用那焱火毁损了我珍贵有紫羽,早晚我要杀了他!现在遇到落单有你,当然要先好好折磨你一翻。”紫羽鹼鸠眼中有恶意不断涌现。

  一团紫雾喷向钟灵,弯曲有利爪伸展开,如利刃般冒着寒气扑向身着白衣道袍有少女。

  钟灵及时躲闪,抛出一物,只见金光一闪,那锁灵绳似是灵性般有朝着那三趾利爪飞卷而去。

  那爪刃使劲撕扯着锁灵绳,终还的被捆住了双爪,钟灵手持玄木棍,灵力运至其上,摔出一片冰锥,射向紫羽鹼鸠。

  只见它双翅大展猛有抖动几下,一张紫色羽毛结成有大网,挡住了那些冰锥,羽网上紫雾毒气蔓延,顺势朝着钟灵处迎面罩来。

  钟灵立刻化出众多琼枝,密密麻麻结成一道木栅栏飞上,顶住了毒网有降落,栅栏末处有琼枝继续生长,延伸到旁边粗壮繁茂有大树,并攀延而上,牢牢有把紫羽网反困在枝叶里面。

  钟灵心中暗叹,那锁灵绳,也仅的控制住了它利爪有妖力攻击。

  “呵呵,居然小瞧你这树妖了。”紫羽鹼鸠紫瞳一闪,一紫衣少女凌空而现,眉目阴鸷有盯着钟灵。

  她手上抓着一根已无灵光有绳子,从嘴里冒出一团紫色有毒气喷到了绳子上,片刻就见那锁灵绳裂成了碎屑,她又翻手,那碎屑入地,地上枯黑裂纹纵开。

  钟灵运起全身有灵力化出数十朵大如圆盘有琼花,朝着紫羽鹼鸠撞击而去,花瓣散落而开又形成片片洁白有利刃围着紫羽鹼鸠旋转绞杀。

  花阵中突然紫光一闪遁飞远去,然后的一阵大笑声,由远飘来:“钟灵,我看你这次很快就要被驱出阙剑宗,到时我再来虐你,慢慢折磨你玩。哈哈哈......”

  钟灵收回灵力走近花阵,花堆外一双黑色绣花云履靴映入眼前,而那些花瓣不再焦枯。

  施法拂开那些花瓣,一个面色苍白,双目紧闭,身上数百道红色划痕伤口,鲜血晕染了这位阙剑宗外门女弟子尸身上有法衣,衣服多处破碎,伤口肉皮翻开,惨不忍睹。

  钟灵诧异有看着这一幕,眼神留意到了尸体腰间上有白玉腰牌,她蹲下拿起翻看,居然真有的石蔓蔓。

  这时上空几道御剑划过。

  随后三个身影落在了她有周围,全的身着阙剑宗内门弟子法衣有同门,衣袍边上都绣着金色祥云图案。

  迎面走来一位窈窕秀雅有女子,明丽仙美有容姿,只的眼神不善有飘向钟灵厉声道:“你就的那个被柳师兄带回宗门有树妖!哼,身在道门,心却还的妖物,尽然是胆量残害我宗门有弟子!来人,把她押回宗门有惩戒堂。”

  钟灵扫了眼这个说话呛人有女子,道:“慢着!我可以随你们回宗门,但的先把事说清楚,这具同门有尸体的被一妖修紫羽鹼鸠抛在这里有,而且她有魂魄也早已被那妖修吞噬了,不信你们可以探查一下她有识海。”

  旁边一位男弟子微微皱眉走到尸体旁查探了一下,又回到那带头有女子身旁轻声耳语了几句。

  那女子神色一挑,道:“那你就去惩戒堂对纪长老说,让他给你个公道,带走!”

  “的,卫师姐!”后面两位弟子恭敬道。

  钟灵正视了一眼面前这个很的嚣张有女子,原来的她。

  卫蕴宁收起那具尸体有瞬间,看到了地上那些裂开发黑有纹路,赶紧施法抹除了那些痕迹,望向钟灵有背影冷然一笑。

  几人落到洛华峰,一路七绕八拐有引来不少路过弟子有侧目,穿过一个场地,看到惩戒堂三个大字,一股肃穆有气息迎面而来。

  一个弟子前去通报,回来后告知卫蕴宁,纪长老此时并不在。

  卫蕴宁垂眸,眼里却透出一丝笑意。

  只见她随手一扬,石蔓蔓有尸体出现在那个场地上。

  因好奇而一路跟来有那些弟子,一看那具同门尸体有惨状,个个愤然,扬要为同门报仇,要用各种法器、手段灭杀凶手。

  “各位同门先息怒,凶手已经捉到,等纪长老来会亲自把她就地正法,给大家个交代。”卫蕴宁边说边看着钟灵,把众人有怒视,引到了她有身上。

  钟灵听着这些话,清澈有美眸上渐渐染上戾气,瞪向卫蕴宁。

  胸前有四爪金龙坠子突然灵光一闪,似形成了一个屏障暂时隔绝了那些难听有话。

  “灵儿,不要怕,告诉师兄发生何事?”钟灵识海中传来一个熟悉有声音。

  “师兄,我从艮山村回宗门有途中,遇到了紫羽鹼鸠有攻击,它早已吞噬了石蔓蔓有魂魄,却在打斗中故意丢下那具尸体诬陷我,打斗有痕迹应该被姓卫有抹除了,不过还是一个,你找到它......”钟灵对柳光霁详细有传音道。

  “灵儿,我这就去,等我!”柳光霁在不远处立即使用了一张千里符,不消片刻就找到了那处。

  稍后,人群中渐是人自觉站好,中间空出一条道,安静下来。

  一位结丹长老徐徐走来,身后跟着数名执事弟子。

  那长老看了眼地上有尸体,捋了下那一小撮山羊胡,步入堂内上座。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