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诡异16(猎魔学院虐渣11.0...)

诡异16(猎魔学院虐渣11.0...)

  叶落竟然将郁家的大夫人打晕过去了?

  不对, 也不能说是她打的,是郁家的大夫人主动凑上去,被她一脚踹开, 自己撞到路边的梧桐树晕过去的。

  不管如何, 叶落胆敢这样对郁夫人,她难道就不担心郁家的报复?

  看到叶落淡定地上课的人都觉得,她估计是不担心的吧。

  话说,叶落现在到底有多强?

  很多人私底下都在猜测叶落现在的实力, 然后再一次疑惑, 这个暑假到底发生什么事, 她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强?强得像换了个人似的!

  下午放学, 学校变得热闹起来。

  在这热闹之中,有人的手机响起微信消息提示声, 当他们打开微信, 看到那条消息时,整个人脸色煞白。

  “怎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吗?”旁边的朋友问。

  查看消息的人抬起一张没有血色的脸,颤着声音说:“有、有人约我今晚去东区的小树林……”

  东区, 小树林。

  这两个地点正是最敏感的, 昨晚发生的惨事,一个在爱丽舍区,一个在东区小树林。现在这两个地点名词已经成为学生的禁忌, 想必短时间内,没哪个学生敢去这两个地方。

  朋友暗暗吞咽了口唾沫,小心地问:“那个,给你发邀请信息的是谁啊?”

  那人露出一个像要哭了的表情, “……是三年级21班的游兰。”

  如果说这两天,叶落已经从猎魔学院的小可怜一跃为大魔王, 那么游兰这个游家的废物也一举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

  原因没别的,只因为她是叶落的狗腿子。

  昨晚那些去东区小树林的人,就是被她发信息约过去的,结果全部都躺进了医疗室。

  今天她又来约……用屁股想也知道结果,谁敢去啊。

  “要不……你就当作没看到这条信息,今晚赶紧回宿舍吧。”朋友好心地提醒。

  那人刚想点头,又有些害怕地问:“如果我不去,大魔王会不会追到宿舍啊?”

  朋友想了想,觉得有这个可能,经过这两天的事,他们都能看出叶落的报复心有多强,她连郁家的大小姐都打,其他的小喽啰怎么可能会放过?

  “要不,你还是去吧。”朋友说。

  那人如丧考妣,很想原地去世,离开这可怕的世界。

  朋友看他的模样,同情之余,又有点想远离。

  怪谁呢?要怪就怪他们贱,要去欺负人家,就算曾经的叶落是个来自贫民区的差生,但这并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欺负她的理由。

  就算郁娴心是郁家的大小姐,她指使人欺负叶落,但除了那些被指使的人外,还有很多人是为了讨好郁娴心,或者是好奇地凑热闹加入欺负行例。

  这人就是好奇凑热闹的一员。

  朋友越想越觉得这人的人品不行,和这样的人做朋友,真的可靠吗?

  这样的事发生在校园里很多地方。

  偌大的校园,虽然欺负者众多,但也有一些一心一意地学习,没有参与的学生。这些学生中或许有些人看到了,但事不关己,远远地避开,漠视这场欺负。

  虽然漠视也是一种欺负,因为没有直接参与进来,所以都逃过一劫。

  只是他们这样的行为,或许当他们某天也面临着这样的事,同样没有人会主动站出来帮助他们,得到的只会是冰冷的漠视。

  晚上,东区小树林。

  巡逻的老师早早地来了,守在这里。

  今天值勤的咒术老师都是苦着脸,不知道拿这次的事怎么办。

  “那个三年级的叶落……如果我们出面让她不要打架,你说她会听吗?”

  “不知道。”

  “如果我们要出面劝阻她……你说我们能劝阻得了吗?”

  “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要我知道什么?”

  两个咒术老师脸色都很不好,语气也有些剑拔弩张,都是心浮气躁的,更让他们情绪不佳的是,不远处的几名猎魔师。

  这些是安南区的猎魔师协会分部的猎魔师。

  不过短短一天,猎魔学院就出现越来越多的猎魔师,整个猎魔学院被他们围得像铁笼,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郁寒山要派这么多人过来围住学院,难道就因为学生打架吗?

  犹豫了下,两位猎魔学院的老师还是朝他们走过去。

  彼此交流了下,两位老师问道:“等会儿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出面制止?郁校长应该也不想见学校继续发生这种事吧?”

  那么多学生受伤住院,家长怎么可能不过问?

  学校现在愁都愁死了,校长的头发更是大把大把地掉,可惜郁寒山发了话,连校长都只能敷衍着应付那些家长。

  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奇怪,老师们都不知该怎么办。

  一个叶落……到底引发了什么事,让郁寒山这么郑重以待?

  其中一名女性猎魔师冷声道:“先不制止,看情况再说。”

  “可是……如果又像昨晚那样?”

  “那就送医疗室。”女性猎魔师依然很冷,“这也是他们活该,不是吗?”她冷笑一声,“我也是从猎魔学院毕业的,可我在校读书期间,从来不知道猎魔学院的校规中有允许尖子生找差生切磋交流的事。”

  说到底,校规是死的,人是活的。

  这些老师碍于欺负人的都是尖子生以及猎魔师世家的后辈,所以束手束脚的,没有及时处理,最后才酿成这样的后果。

  两位老师面露羞愧之色。

  这世道就是如此,一个被欺负的差生,而且欺负也从来都不摆到明面上,都是在暗地里欺负,老师们看不到的地方,所以他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懒得随时跟进关注。

  说到底,最大的责任仍在学校和老师。

  正说话间,便见四人来到小树林。

  他们一眼就看到为首的叶落,她不紧不慢地走着,后面的三人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尽职地提着各种东西,就像伺候老祖宗似的。

  看到其中有一个是游家的游兰,不管是老师还是协会的猎魔师,都有些嘘唏。

  以前的游兰就算是差生班的学生,也是傲骨天生,从不屈服谁,很难想像她给人当跟班,哪知道短短两天时间,她就将跟班的事做得有模有样。

  叶落进入小树林时,朝这边看了一眼。

  她感觉到这附近有不少实力强大的猎魔师,并不像学校里的老师,更像那种驻守在危险的诡异污染之地的猎魔师。

  不过这些和她无关。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被游兰约架的人来了一半。

  叶落没说什么,以切磋交流的名义将他们都揍了一遍,然后离开小树林。

  她们离开后,两名老师赶紧过来,查看这些学生,看到他们的惨境,不禁倒抽一口气,赶紧将他们送去医疗室。

  协会的猎魔师不禁啧了一声。

  “下手还是轻了点。”

  “估计她没想弄出人命吧。”

  “看来还是个没出社会的好学生,果然心软。”

  “郁老大让我们仔细观察她,将她的表现记下来,我觉得这孩子挺有血性的,有仇报仇,这实力也不错,可以吸纳入协会……让她来我们安南区协会吧,我可以带她。”

  “嗨呀,你想得也太美了,这样的好苗子,我们也想要啊。”

  猎魔师们轻松地聊着天,一边将刚才的观察记录下来,对于那些学生的伤不以为意,这种伤在他们看来都是轻伤,随便治治就好。

  倒是叶落,他们越看越觉得这小姑娘挺有前途的,术感差不要紧,应对能力强就行啦。

  “你们别急着吵,郁老大让我们过来,可不是让我们寻找什么好苗子的。这个叶落……她的情况很特殊,不然你们以为郁老大为什么让我们不能打扰她,又要观察她的一举一动,让心理专家进行估评?”

  听到这话,聊天的猎魔师安静下来。

  他们心里叹气,哪里不知道这其中的门道,只怕这个叶落……问题真的很大,只希望是好的,千万别是坏的。

  **

  离开小树林后,叶落带着四个跟班,去找那些没去赴约的,然后都揍一顿。

  “虽然麻烦了点,不过找上门也可以的。不管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追过去。”她居高临下地对着地上的人说,“我说过,所有欺负过我的,我都会找回来。”

  地上的人已经说不出话。

  那些得到消息的人吓得噤若寒蝉,再也没了侥幸。

  他们原本以为离开学院,躲到其他地方,就能避开叶落这大魔王,可她竟然还会追过来……难不成以后只能永远躲着?

  可现在科技发达,到处都是监控,就算躲又能躲到哪里?

  做完这些,叶落去吃了个宵夜,轻松惬意地回宿舍休息。

  夜渐渐地深了。

  一位老者带着两名猎魔师乘着夜色来到猎魔学院。

  猎魔学院前,路灯之下,站着一个人,那人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淡淡地抬眸看过来,一双眼睛如同那山巅的白雪,毫无暖意。

  “你们来了。”郁寒山朝他们微微颔首,态度很疏离,公事公办,仿佛面对的是上司,而不是血脉相连的亲人。

  任羽和陆期朝他打了个招呼。

  郁老神色复杂地看着他,问道:“寒山,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在电话里不好说,但郁老知道这个儿子的脾气,他既然那样说,说明这里出了很大的事情,必须要自己亲自出面。

  郁寒山道:“有两个消息。”

  任羽和陆期都摆出认真倾听的神色,暗忖这对父子俩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有好几年了吧?没想到再次见面,是在这种场合,公事公办的模样,没有丝毫温情。

  “第一个消息,关于一个月前,猎魔协会监测到长平区一带可能出现强大的诡异生物,最后却没有任何资料显示……我已经知道这个强大的诡异生物的资料。”

  “是什么样的诡异生物?”郁老急忙问。

  任羽两人也绷紧了神经。

  郁寒山说:“是一个人形诡异生物,她生前叫叶落。”

  “……”

  三人同时失语。

  东洲八月份的夜晚是闷热的,此时冷汗却密密地匝满背脊,任羽和陆期只觉得呼吸都快要停顿了。

  郁老的神色未变,但也沉默许久。

  每一次出现人形诡异生物,都是对人类猎魔师的一次生死考验,幸运的话,那个人形诡异生物是个宅的,只喜欢宅在一个地方重复生前的轨迹。不幸的话,对方是一个杀戮较重的人形诡异生物,最后付出极大的代价,与之同归于尽。

  郁寒山没等他们消化这消息,继续道:“第二个消息,叶落是二哥的女儿,也是我的小侄女。”

  “什么?!!”这下子,郁老真的失态了。

  任羽和陆期满脸茫然,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嘴里的“二哥”是曾经有天才猎魔师之称的郁凛山。

  任羽有些懵地说:“寒山啊,你是不是弄错了,你二哥不是在任务中牺牲了吗?”

  郁凛山牺牲时,还是单身呢,没老婆没孩子的单身狗。

  “二哥那时候没死,只是他受了很重的伤,他失忆了,容貌也毁了,面目全非,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他被一个叫叶棠的普通女人救了。”

  郁寒山慢慢地说着查到的事。

  二十年前,科技还不像现在发达,信息也不方便,想要寻人更是难上加难。

  确认郁凛山在任务牺牲,郁家只能悲痛欲绝地接受这件事,并没有想过派人去寻他。

  谁会想到郁凛山没死呢?

  “二哥失忆时,和救他的叶棠在一起了!”

  “二哥的记忆是渐渐地恢复的,他首先记起他叫郁凛山,只是没等二哥的记忆完全恢复,茹惜……大嫂派去的人就找到他。”

  “什么?”郁老愕然地看他,“茹惜一直派人找你二哥?”

  郁寒山面容冰冷地看着他,“是的,你们所有人都觉得二哥死了,只有大嫂认为他没死,派人到处找他……是不是很可笑?”

  他们这些亲人都认为郁凛山已死,只有茹惜这个郁家的大夫人认为他没死,一直派人寻找。

  郁老不禁沉默。

  郁寒山也没指望他说什么,继续道:“大嫂得到消息时,第一时间就赶过去……”

  三人听到这里,心头微紧,直觉接下来不会是什么好的结果。

  如果郁凛山还活着,这些年不会毫无音讯,连家人都不联系,甚至无人知晓他曾经还留下一个女儿……

  “茹惜找到二哥,发现二哥已经结婚,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在一起,她就疯了。她开车要撞死叶棠,哪知道二哥会护着叶棠,最后死去的只有二哥,叶棠被二哥护着,留住了条性命。当时叶棠已经怀孕了……”

  纵使已有心理准备,他们仍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

  任羽和陆期听他连“大嫂”都不叫,直接叫“茹惜”,就知道他心里对茹惜是恨的。

  茹惜害死了郁凛山后是真的疯了,被随行的人第一时间带走。

  郁家的大夫人千里迢迢过来找人,却将人撞死,随行的人不敢担这个责任,他们默默地将这事压下来。

  直到茹惜恢复神智,她恨透了叶棠,想让人再次弄死叶棠,却得知叶棠已经死了的消息。

  叶棠当时虽然活下来,但身体也受到重创,加上她坚持要将肚子里的孩子留下来,透支了生命力。

  孩子出生时,她就难产死了。

  叶棠诞下的孩子是早产,身体一直都不好,被叶棠的母亲拉扯长大,因为得不到好的医治,孩子勉强长大后,身体并不好,也没能继承郁凛山优秀的术感,只能成为一个术感极差的猎魔师。

  那些人怕又刺激到茹惜,所以没告诉她,叶棠还留下一个女儿。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429521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