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诡异15(猎魔学院虐渣10.0...)

诡异15(猎魔学院虐渣10.0...)

  郁夫人先去猎魔学院的医疗室看女儿。

  然而当她来到医疗室, 也和其他人一样,受到了阻拦。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拦我?”郁夫人满脸惊异,“你们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郁家的大夫人!”

  她的身份就是通行证, 偌大的东洲, 还没有郁家大夫人不能去的地方。

  守在房门前的两名猎魔师却不为所动,冷冰冰地说:“郁夫人,请回吧。”

  郁夫人气得脑袋发晕。

  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 自己女儿受伤, 她这作母亲的想去看她竟然会被人阻拦, 而且拦她的还是郁寒山派过来的猎魔师。

  看这两个猎魔师那和郁寒山一样德行的冰冷无情的模样, 就知道是郁寒山亲手调、教出来的,都像极了他。

  “我要见我的女儿!”她咬着牙, 一句一字地说, 显然已经怒到极点。

  可惜对方依然不为所动。

  眼看郁夫人就要爆炸,随行的分家人赶紧过来,小声地劝道:“夫人息怒, 您虽然不能进去, 但您可以隔着窗看一眼的。”

  郁夫人气得不行,隔着窗看一眼能看出什么?

  她怒道:“我就不信他郁寒山敢拦我,小心我告到老爷子那里, 让老爷子给我们评评理,他郁寒山做得对不对!”

  分家的人暗忖,就算夫人状告到老爷子那里,老爷子估计除了口头上骂两句, 也是没办法的吧。

  老爷子虽然是东洲猎魔师第一人,可他拿小儿子从来都是无可奈何, 没看郁寒山都三十好几快奔四十的单身狗,可他不想结婚,老爷子能逼他吗?

  想拿父亲的威严去逼他,郁寒山索性连中央区的家都不回了。

  虽然郁夫人放了狠话,其实她心里和分家的人一样清楚,有些原则性的事情,就算搬出老爷子也是没办法的。

  郁寒山就像雪山上的石头,又冷又硬,格外难缠。

  但让她这么放弃是不可能的。

  郁夫人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个蛇皮名牌包包,矜贵又优雅,她微微抬了抬下巴,朝自己带来的保镖道:“你们给我将他们拉开”

  话落,便见几个人朝守在门前的两个猎魔师扑过去。

  分家的人看得心惊胆战,很担心他们打起来损坏医疗室,届时郁寒山生起气来,大家都讨不了好。

  郁夫人带来的保镖虽然也是猎魔师,但到底实力不如郁寒山亲自教、调出来的下属那般身经百战,将所有的咒术和攻击都拦下。

  其中一名身穿红色皮衣的女人双手持着弯刀,狠狠地一脚将一名保镖踹回去,弯着红唇傲慢地看着他们。

  她的弯刀所过之处,无人能破得了她的防御。

  红皮衣女人轻蔑地想着,他们跟着郁老大在东洲最危险的诡异区域横行时,这群猎魔师跟在郁夫人身边吃香的喝辣的,都是一群没见过多少诡异生物的弱鸡!

  想突破他们的防守,没门!

  郁夫人见自己带来的保镖几下被挡回去,憋气的同时,也明白郁寒山手下的猎魔师确实如传闻那般厉害。

  她只能朝自己带来的保镖骂了一声废物,忍气吞声地上前,隔着窗户朝病房里张望。

  当看到床上全身都绑着绷带,插着输液管、几乎没个人形的女儿,她的眼泪都要掉出来。

  咒术的伤害虽然在人身上能削减一半威力,不过这一半也够呛,更不用说当时那么多道咒术袭来,叠加后的效果是巨大的。

  看到自己从小引以为傲的女儿变成这样,她怎么能不生气不惊怒?

  郁夫人红着眼,咬牙切齿地问:“伤娴心的是哪个?”

  “是……三年级的一个女生。”分家的人小心翼翼地说,“她有些奇怪,上个学期时,她还是一个差生,只能任学校里的人随便欺辱,毫无还手之力。没想到过了一个暑假,她突然变得非常厉害,连七年级的谷盛希都打不过她。”

  郁夫人知道谷盛希,是谷家年轻一辈最受重视的小辈,也是她为女儿看好的联姻人选之一。

  虽然女儿是郁家下一代唯一的孩子,可等将来老爷子去了,要和郁寒山抢夺郁家权力,还是得有一个强而有力的夫家帮持,女儿才能争得过郁寒山。

  郁夫人神色微疑,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蠢货,明白这事应该有什么蹊跷之处。

  “是什么原因?”

  “暂时不知。”分家的人小声地说,“学校已经派人去查,想必先生不在这里,也是为了查这事吧。不过我们都觉得,有两个可能,一是她以前故意隐瞒自己的术感等级,扮猪吃老虎,二是她在暑假时,得到什么厉害的猎魔师的指点。”

  郁夫人冷笑一声,“这两个理由听起来就很扯。”

  猎魔师入学之时测试术感事关他们未来在学校七年的学习,没有哪个学生会故意隐瞒自己的术感等级,何况迄今为止,也没什么手段能隐瞒得了,除非是学校有人帮忙做些手脚。

  至于是不是在暑假时得到什么厉害的猎魔师指点,一个21班的差生,怎么可能凭暑假一个月就能厉害到打败七年级的精英猎魔师?

  分家的人尴尬地笑了下,“我们也只是随便猜测的。”

  昨晚的事情,造成的轰动不小,不仅对于学生来说,对于猎魔学院的教职工来说也是如此。

  很多老师都不相信这事,可惜没等他们探究,就被郁寒山拦下。

  学生们察觉不到,他们这些教职人员却非常清楚,郁寒山昨晚连夜召来安南区猎魔师协会分部的人过来,不仅将猎魔学院包围,还分散在学院各处守着。

  这种大动干戈之举,让人莫名其妙之余,又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正因为如此,学院里的教职人员明面上看起来故作无事,依然给学生上课,实则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也不敢去探究叶落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能私底下随便胡乱猜测一通。

  郁夫人听完后,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叶落是什么人,胆敢伤了郁家的大小姐。”

  她转身离开,高跟鞋踩在医疗室的地板上,发出哒哒哒的脆响。

  分家的人和保镖赶紧跟上。

  守在病房前的两位猎魔师互视一眼。

  “要告诉郁老大吗?”

  “告诉他什么?说他家那个拎不清的大嫂又在作死?”

  “可是那个叫叶落的学生,郁老大不是让我们多注意,不能过于靠近引起她的注意,随便她干什么,尽量不要干涉她的行动……”

  红衣女人翻了个白眼,“你是担心郁夫人打扰她,两方打起来?你是担心郁夫人出事,还是担心她出事?”

  男人一时间不说出来,他觉得应该要为那叫叶落的学生担心,郁夫人带来的保镖虽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对付一些没出社会的学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想到郁寒山郑重的态度,又不能确定双方谁比较厉害。

  总而之,叶落身上的违和感,只要是人都能看出来。

  “理她那么多作甚?也不看看她女儿做了什么狗屁事,还好意思去找人家小姑娘的麻烦,一把年纪了,也不修点德。”红衣女人最不喜欢郁夫人的行事方式,“原本以为郁娴心至少不像她妈,更像郁家人,哪知道原来有其母必有其女,真是浪费了郁家的好基因。”

  男人赶紧道:“你别这么说,事情的真相如何,还不知道呢。”

  女人冷笑一声,“还用得查吗?那些学生都已经拿出证据,是郁娴心让他们去欺负一个没背景的学生……总归不会是所有人都想污蔑郁娴心吧?郁家的权势又不是摆着好看的。”

  所以什么被叶落屈打成招之类的,他们压根儿就不相信。

  男人不好再说什么,心里只是有些失望。

  作为一个郁家人,郁娴心怎么能做这种卑劣的事呢?

  **

  叶落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在三个跟班的伺候下,洗漱穿衣,便继续去上课。

  她对游兰说:“你今天再去约一些人到东区的小树林……”

  晚上正是约架的好时机,叶落决定今晚继续昨晚的事。

  游兰三人差点跪了,“今天还约啊……”

  “当然!”叶落说,“那些欺负过我的人还有不少,我说过会一个一个地算账的。”

  游兰自然记得她的话,可是她昨天一口气送几百号人进医疗室,已经从猎魔学院的小可怜一举跃为大魔王,人人都怕她怕得要死,估计是没办法约出来的。

  “约不出来也没事。”叶落是个很随和的,“我们可以一个个找过去。”

  游兰三人:“……”

  “那您都知道他们是哪年级哪班的?”

  叶落道:“不知道!”不等她们松口气,就听到她说,“先将知道的人打一遍,不知道的等在学校里遇到了,先记下来,到时候还回去。”

  游兰三人:“……”

  正说话间,突然察觉到前方的气氛不对,四人同时抬头看过去。

  只见前面不远处的梧桐树下,站着一个打扮精致的贵妇人,贵妇人此时正用一种恐怖怪异的目光盯着叶落,那种眼神,似是要将她生啖了一样。

  贵妇人身边还站着一名教职人员,以及十来个保镖,一看就身份尊贵。

  那些出身猎魔世家的学生第一眼看到她,便认出她的身份。

  郁家的大夫人来了?

  这是要为女儿讨回公道?

  他们心里有些惊恐,又有些期待,也不知道那么嚣张的叶落,在面对郁家时,还能不能继续嚣张。

  看到郁夫人的那一刻,游兰的呼吸都有些停顿。

  “老大,是郁家的大夫人,郁娴心的母亲。”她低声提醒叶落。

  叶落哦一声,漠然地收回视线。

  她是一个很有原则的活尸——呃,现在是诡异生物,她只找当事人报仇,不会搞株连,牵连全家。所以就算是郁娴心的母亲,她也没想过对她做什么。

  眼看叶落漠然地走过去,压根儿没理会那位郁夫人,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拦住她!”郁夫人开口,她的声音又疾又利,尖利得让人耳膜都有些不舒服。

  远远围观的学生惊讶地看着郁夫人,总觉得今天的郁夫人过于失态,和平时那优雅矜贵的郁夫人完全不一样。

  难道是因为女儿受伤对她的刺激太大了?

  几名保镖迅速上前,将叶落拦住。叶落停下脚步,看向郁夫人,似乎很不解,她为什么要让人拦住自己。

  郁夫人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她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叶落的脸,尖锐地道:“你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什么叫“你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还未离开的学生哗然出声,又不敢让郁夫人听到,只能小声地捂住嘴,兴奋地朝这边张望,心里已经隐隐有种预感。

  他们应该很快就能知道郁娴心指使人欺负叶落的原因。

  先前他们很不明白,郁娴心作为郁家的大小姐,为什么要跟一个贫民区出来的差生过不去,想破脑子也想不明白。

  原本还以为这事会变成一桩悬案,哪知道郁夫人这么给力。

  游兰也被郁夫人吓了一跳。

  郁夫人这反应不对啊,看到叶落这个将自己女儿打进医疗室的凶手,不是应该先为女儿讨回公道吗?怎么开口就是这种让人莫名其妙的话?

  叶落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不欲理会郁夫人,推开拦人的保镖,正想离开,郁夫人却冲了过来,抓住她的手。

  郁夫人保养精致、涂着红丹蔻指甲油的指甲陷入叶落的皮肉之中,可见她用了多大的力道。虽然对自己来说并不痛,可叶落并不喜欢有人这么死死地掐着自己。

  “放开!”她朝郁夫人说。

  郁夫人已经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之中,无暇顾及其他。

  她的一双眼睛爬满血丝,死死地盯着叶落,“你是不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快说啊!快说啊!”

  她的声音凄厉无比,仿佛在嚎叫,又仿佛在质问,让人心里产生极大的不适。

  不说靠得近的游兰等人被吓到,连带郁夫人过来的分家的人也吓到,他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郁夫人疯狂的行为,脚一阵发软。

  郁夫人这是怎么了。

  叶落伸手将郁夫人掐住自己的手扯开,这动作看起来举重若轻,但对一个养尊处忧的贵妇人而,却粗暴野蛮,让她不禁痛叫出声。

  “放开我们夫人!”保镖赶紧出声。

  叶落将郁夫人推过去,冷着脸离开。

  “你别走!”郁夫人再次奔过去,伸手要抓她,“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叶棠的女儿!是不是!是不是!”

  叶落错步避开,扒拉了原主的记忆,终于想起,叶棠是原主母亲的名字。

  “是啊,我妈妈叫叶棠!”她很坦承地点头。

  郁夫人听到这话,尖叫一声,然后不管不顾地骂起来,“你这孽种!去死!去死!叶棠这贱女人竟然敢生下他的孩子,去死!!”

  她形若疯癫的模样吓到了很多人,保镖们不知所措。

  更可怕的是,人在疯狂之下,爆发的潜力无穷,保镖们一个没注意,就让她朝叶落冲了出去。

  在她的手即将触及到叶落时,叶落回身就是一脚。

  “别靠近我,我讨厌陌生人随便靠近我,还要攻击我。”叶落冷漠地说。

  郁夫人被她这一脚踹飞出去,砸到路边的一棵梧桐树下,绾得精致的头发散落下来,声音也嘎然而止。

  保镖和分家的人都吓坏了。

  “夫人!”

  保镖一半朝郁夫人冲过去,一半朝叶落冲过去,这人伤了夫人,不能让她随便离开。

  叶落十分不耐烦,于是也不客气,将冲过来的保镖打回去,顺便再将他们的关节卸掉,让他们只能躺在地上挺尸。

  “走了!”她朝目瞪口呆的游兰三人说,“上课要迟到了。”三人:“……”比起上课迟到,这里的事不是更重要吗?

  众人看着叶落离开,这会儿没一个人胆敢上前阻拦。

  剩下的保镖和分家的人也缩起脖子,完全能看出,郁夫人带来的保镖根本不是叶落的对手,如果冲上去,都只有挺尸的份。

  分家的人查看郁夫人,发现她已经昏迷过去,脸色苍白得可怕,嘴角溢出血丝,显然刚才叶落那一脚并没有留情。

  他心里倒抽口气,发现叶落这个学生简直是冷酷无情之极,连对待郁夫人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出手都是毫不留情。

  “快,先将夫人送到医疗室那边看看。”他赶紧说,担心郁夫人被叶落踹得内脏破裂。

  还能活动的保镖们顾不得其他,赶紧抱着昏迷过去的郁夫人奔向医疗室。

  **

  安南区,猎魔师协会分部。

  “老大,所有的资料都在这里了。”一名戴着眼镜的猎魔师抱着两份纸质资料过来,将之放到桌上,“这是我目前所能找到的资料。”

  郁寒山看着这两份资料,迟疑了下,还是选择先拿起与叶落有关的资料。

  他打开第一页,当看到上面叶落双亲的名字,铙是他素来心硬如铁,此时也不禁红了眼眶。

  父亲:郁凛山;母亲:叶棠

  “老大……”猎魔师难得见他失态的模样,欲又止。

  郁寒山眨了眨眼睛,很快就敛去脸上的情绪,继续翻看。

  他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翻看完叶落的生平资料,只是越看心里越难平静,最后只能先将之放到一旁,拿起旁边“长平区出现未知等级的强大诡异生物搜索报告”查看。

  将两份资料看完后,他心中再无侥幸。

  叶落真的变成一个人形诡异生物,诞生之地是长平森林的灰雾型诡异污染之地。

  猎魔师下属小声地说:“老大,这个叶落挺奇怪的,暑假之前,她还是个普通的差生,暑假到来的第一天,她却开始在长平区的猎魔师协会网站接任务,做的都是a级任务……”

  虽然有人将她活动轨迹和网上的消息屏蔽,但猎魔师协会人才辈出,哪里是区区几个中学生能遮掩得了的?

  以前能遮掩,是因为没有引起猎魔师协会的注意,所以不去多做什么。

  郁寒山对于他的疑惑,只是淡淡地嗯一声,并没有要告知他真相的意思。

  他摩挲着记载着叶落生平资料的纸张,回忆另一份报告上所说的,长平森林的灰雾型诡异污染之地消失的事,越发的难以压抑心中的情绪。

  终于,他取出手机,给已经好几年没有主动联络过的人拨打了一个电话。

  “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你能不能来安南区猎魔学院一趟?”

  “是的,非常重要,事关人类的生死存亡!”

  “好,我等你!”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429519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