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诡异12(猎魔学院虐渣7.0...)

诡异12(猎魔学院虐渣7.0...)

  “老师, 快点,就是这里!”

  气喘吁吁的学生满头都是汗,跑得胸腔都要炸了, 却不敢稍有耽搁, 生怕自己慢一点,看到的就是人间惨剧。

  此时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以往看的各种社会新闻:

  长期被校园暴力的学生内心阴暗扭曲,一朝爆发后,偷偷用汽油泼了学校, 烧死了整个班、整个宿舍的人之类的。

  这只是普通人的世界, 猎魔师世界的杀伤力更强, 不需要借助外力, 就能死伤一片。

  跟着学生一起过来的有两位咒术老师。

  按照猎魔学院的规矩,一般晚上留校值勤的都是咒术老师为主, 主要是咒术老师都是身经百战的猎魔师, 如果遇到什么意外,他们可以迅速地反应,保护好学生。

  这两位咒术老师中, 就有一位是三年级的咒术老师——安老师。

  安老师只觉得眼皮跳得厉害。

  另一位是四年级的男性咒术老师文老师。

  文老师还很有心情安抚那喘得快要魂飞天外的学生, “同学别急!按你所说的,那里还有郁娴心、谷盛希、任恬,他们都是高年级的精英猎魔师, 身经百战,不会有事的。”

  男生喘得更大声了,“可是老师,谷学长和郁学姐都是一招不敌, 就被揍了啊!他们快要被打死了!!!”

  他这声嚎破天际,爱丽舍区的人都忍不住朝他看过来。

  男生却顾不得其他, 急急地嚎叫:“真的,我没骗你们,那家伙太厉害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竟然不惧咒术伤害,谷学长和郁学姐根本打不过她!要不是看情况不对,任学姐也不会让我过来找你们……总之,咱们赶紧过去,不然真的要出事!”

  文老师还是似信非信。

  主要是谷盛希、郁娴心等人平时的战绩太好,他们都是极为优秀的猎魔师,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不说同为猎魔师,就是很多诡异生物,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让他怎么相信,郁娴心和谷盛希面对一个低年级生时,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安老师突然插嘴问:“同学,你说了这么多,还没告诉我们,今晚去找麻烦的是哪位学生?”

  “是啊。”文老师也反应过来,“那学生是谁啊?”

  男主脸上露出恐惧之色,吞咽了口唾沫,“是、是三年级的学生。”

  “三年级?”

  安老师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暗忖可能自己是被下午的事刺激到,自己应该是想多了。

  文老师大吃一惊,“三年级的学生?三年级能打得过六年级和七年级的学生?同学,你不要撒谎骗老师,这是不对的!”

  “我真没有!她就是三年级生!老师,你们过去就知道了!”男生也不知道是太害怕还是有其他顾忌,含糊其词,“老师,皇后酒吧就在前面,到了……”

  男生看到对面的皇后酒吧金碧辉煌的招牌,恐惧感终于退去些许。

  他心里无不恶毒地想,现在老师来了,看那小可怜还怎么嚣张,她敢闹任家小公主的生日宴,还对郁家大小姐出手,就算老师不罚她,郁任两家也不会放过她。这人是彻底地废了!

  两位老师来到皇后酒吧门前,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几名学生,脸色微微一变。

  他们赶紧过去查看,发现几人只是暂时晕过去,暗暗松口气。

  原本还有些不相信的文老师敛去神色,表情变得冷峻,安老师却觉得这几人的伤势很熟悉,熟悉得她眼皮直跳。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两位老师同时沉着脸,冲进皇后酒吧。

  当他们看到酒吧里的情况,两人同时眼前一黑。

  安老师不禁闭了闭眼睛,果然是自己想的那样,她宁愿自己今天没有过来。

  文老师反应极快,怒喝一声:“你在做什么?还不快住手!”

  他朝着正拎着一个人的衣襟暴揍的叶落大喊,同时扯下包裹在手掌的绷带,绷带如一条白色匹练疾飞而去,将叶落束缚住。

  “老师!!!”

  剩下站着的、意识清醒的人都忍不住热泪盈眶地叫了一声老师,从未如此时这般,对老师的到来如此的感激,就像小学生受到欺负,恨不得老师赶紧出来给他们主持公道。

  文老师环视一眼酒吧里的情况,发现这里的学生倒了一大片,有被咒术所伤的,也有纯粹的物理攻击所伤,看起来触目心惊,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遇到高级诡异生物攻击。

  他不敢置信,不相信这是一个人所伤。

  安老师却有种尘埃落定之感,她看向叶落,只剩下满满的无奈,连出口的声音也充满了不自觉的无奈。

  “叶落同学,你又在做什么?”

  叶落乖乖地任那白布捆着自己,眨着眼睛,满脸无辜,“老师,我和他们切磋啊!”

  “切磋?”文老师冷笑一声,差点忍不住咆哮,“你说这种是切磋?你这是睁眼说瞎话呢!”他指着那些看起来极为严重的人,“这是你说的切磋?”

  叶落点头,“是的呀!老师,你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以往他们找我切磋时,我也是这样的呀?现在轮到他们变成这样,你怎么就生气了?”

  她满脸困惑不解,不知情的人都以为她在装傻。

  却不知作为一个活尸在禹洲大陆苏醒以来,初次接触人间,虽然有巫门人小心翼翼地引导,但她的某些行事方式,依然诡异又直白。

  正如此刻,她觉得自己为原主报仇,明明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为什么那么多人生气呢?

  文老师觉得她在胡说八道,正想说什么,就被安老师制止。

  “先将他们带去医疗室吧,以免耽搁了。”

  文老师也担心这点,暂时按捺住脾气。

  他将捆着叶落的布收起来,它在半空中变成一块白布,渐渐地落下,悬浮地面上。接着它分裂出一条条白色的丝带将地上的学生捆起送到白布之上。

  只是伤患实在太多,就算他的法器是高级法器,也不可能一下子将几百人都放上去。

  安老师只好甩出她的金链。金链的光芒四射,将剩余的伤患捆起来,像串着一串的葡萄。

  那些还站着的学生看到这一幕,不禁沉默了。

  下午的时候,他们还嘲笑差班的学生被老师像串葡萄一样地带去医疗室,被全校围观,哪知道晚上就轮到他们,真是风水轮流转。

  将所有的伤患都安排好后,安老师突然问:“郁娴心呢?”

  他好像没有见到郁娴心。

  “老师,郁娴心在这里。”任恬好心地指着悬浮在地上的一个伤患。

  两位老师同时看过去,大吃一惊,文老师差点破音:“这,这是郁娴心?她怎么伤成这样?你对她使用咒术?”

  他凌厉地看向叶落。

  学校虽然不禁止学生以切磋的名义打架,可是要懂得适可而止,如果故意用咒术伤人,学校也会处分的。

  安老师则不太相信,叶落有多少斤两,自己作为她的老师怎么会不清楚,不可能会用咒术伤得了人。

  叶落道:“老师,我是21班的差生,怎么可能用咒术伤到郁娴心?”

  “是啊,老师,我们都是21班的差生。”游兰三人赶紧附和。

  什么时候,差生变成他们的保命符了?

  安老师眼皮跳了跳,说道:“这几个确实是21班的,是我教的班级之一。”

  有安老师作证,文老师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就算是三年级的尖子生,也不可能用咒术将郁娴心伤成这样,更何况是一名差生。

  事情好像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老师,是他们伤她的。”叶落像个好学生一样地举手,指向周围的人,“太多了,我也说不出来。”

  那些晕死过去的还好,站着的人战战兢兢。

  他们脸色难看,很想对叶落怒目而视又不敢,在文老师冷峻地看过来时,只能含泪点头承认是他们干的。

  有人想为自己辩解,“我们、我们原本只是想攻击她的,但是她……”

  谁知道叶落这么阴险,竟然将郁娴心当成挡箭牌,所有的攻击都落到郁娴心身上。

  文老师顿时气得不行,厉声道:“你们难道不知道用咒术攻击学生是违反校规的吗?”

  两位老师都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一波三折,这下子有些无法区分受害者和加害者,虽然此时看来,地上的伤患都是受伤者,可他们竟然对一个学生放咒术,又变成了加害者。

  文老师头疼之余,也知道事情不能这么算了,他冷冷地说:“你们所有人都跟我来!”

  众人都没有意见,此时他们觉得,跟在老师身边比自己待着更安全。

  他们已经被叶落吓怕,那种恐惧感如影随形,仿佛一个没注意,她的拳头就会飞过来。

  叶落自然也没意见,乖巧地跟上,在安老师看过来时,她还很乖地朝她笑,说道:“老师,原来今晚是你值勤啊。”

  安老师眼皮跳了跳,不想和她说话。

  她的眼角余光瞥见跟在叶落身后的游兰三人,眼皮跳得越发的厉害,终于意识到,这个学生已经不是曾经任人欺凌的那个小可怜。

  今天她做了这些,明天她还会做什么?

  她连郁家的大小姐都敢打,哪天是不是整个学院都要打一遍?

  **

  一群人从皇后酒吧出来,还有一群伤患,引来爱丽舍区无数人的注目。

  猎魔师集体打架呢,多新奇的事啊。

  爱丽舍区是猎魔学院难得对外开放的区域,这里可不仅有本校生,还有很多外校人士,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跟在老师身后的学生们羞耻得恨不得挖个洞遁了。

  更让他们羞耻的是,回到学习区那边,闻讯而来的学生更是多得数不清,他们早早地跑到医疗室这边围观,通道两旁挤满了人。

  要不是医疗室的保安镇着,不准他们随便宜跑过来干扰医生的工作,只怕他们都想跟过去。

  到最后,那些被围观的学生已经恍惚起来,同时涌起一个想法:

  杀人者人恒杀之,嘲人者人恒嘲之,古人诚不欺我!

  医疗室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白天才接受了六十来号的伤患,没想到晚上更夸张,竟然接收几百号的伤患,要不是猎魔学院的医疗室是仿小型的医院而建,根本无法收容那么多学生。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竟然还有被咒术所伤的学生。

  “这是郁娴心,她被咒术所伤,你们务必要治好她,别留下什么后遗症!”安老师低声吩咐。

  医生吃惊得眼眶都瞪出来,猎魔学院里谁不知道郁娴心啊,这位郁家的大小姐,光是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人生赢家。

  医生知道事态严重,也没心思再询问什么,赶紧推郁娴心去治疗。

  就在医生收治这群人时,又有一群学生过来。

  “医生,这里的病人太多,你们赶紧过来帮帮忙,我们扛不住。”

  一名学生大声地嚷嚷着。

  那些还没有离开的围观学生转头看过去,在心里哦豁一声,觉得今天真是热闹的一天,从下午到晚上,受伤的学生成倍地增长。

  这可真是新学期新气象啊。

  只见一群人背上都背着一个伤患,或者用法器捆着一个,满头大汗地跑过来。

  那些伤患无不是鼻青脸肿,一看就是被人暴揍过一顿,饱尝皮肉之苦,意识已经陷入昏迷之中,就算被人用法器捆着,磕磕碰碰地拖过来,竟然也没有醒。

  有人眼尖,认出几个人胸前的铭牌。

  “是三年级1班的侯岩东。”

  “还有1班的池芊芊!”

  “啧啧啧,这些好像都是尖子生吧?怎么落得这下场?”

  “可怜啊可怜啊,真可怜!”

  “哎,还有20班的差生呢,这是尖子生和差生打架?”

  “就算尖子生和差生打架,也应该是尖子生胜吧,可你们看他们,两方都伤成这样,总归不能是两败俱伤吧?”

  “为什么不能,说不定就是两败俱伤。”

  “说笑了,差生有什么本事能和尖子生两败俱伤?”

  …………

  围观的学生好奇得恨不得亲临现场,又接收一批伤患的医生们简直要跪了。

  还有两位老师,看到又送来的一群伤患,已经不知道作什么反应。

  文老师忍住快要爆炸的情绪,沉声问送人过来的学生,“他们是怎么回事?”

  那学生有些怕他,赶紧回答,“老师,我也不知道啊,我们只是收到一个不具名的消息,让我们去小树林那边将这些伤患送过来,他们遇到什么,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只是负责送人过来的。”

  “是啊老师,你要是不信,可以等他们醒来再问他们。”

  “我们就是当个活雷锋罢了。”

  …………

  好心去小树林捡伤患的学生们生怕惹上什么麻烦,压根儿就不想沾这事,纷纷推托。

  不过他们也非常讲义气,没有将游兰供出来。

  安老师听完这些人的话,下意识地在人群中搜巡,寻找叶落的身影。

  终于,她在角落里找到叶落,她坐在医疗室的休息椅上,游兰三人围着她,一个人给她递奶茶,两个人为她按摩手脚,将她伺候得像个老祖宗似的。

  她的眼皮跳了跳。

  这群人送过来的学生身上的伤,一看就能发现和21班的学生差不多,不用猜也知道动手的是谁。

  就是因为知道得太多,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

  她心里很费解,叶落为什么要做这些?难道她不知道,她做得太多,会有什么后果吗?学校不可能会被她一句“切磋交流”就唬弄过去的。

  如果下午时只是21班的学生集体进入医疗室还好,现在涉及到郁娴心和其他优秀的学生,学校不会再置身事外,一定会派人过来查明这事。

  她难道就不怕吗?

  难道一个人被欺负后,真的会如此的不管不顾,连前程都不要了?

  她记得叶落家里还有一个年迈又生病的奶奶,需要得到学校的补助,这也是她明明被欺负得厉害,依然咬紧牙关不肯放弃的原因。

  她难道不怕自己做这些,惹怒学校,学校将她开除吗?

  正想着,突然见夜色之中,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大步朝这里走来。

  这男人的容貌英俊,看年纪不过三十左右,只要见过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身份。

  他叫郁寒山,是郁家主家嫡系,郁老的老来子,郁家这一代的掌权人,也是郁娴心的亲叔叔。

  他身上有很多头衔,橙级猎魔师,安南区猎魔师协会分部的负责人,猎魔学院的副校长……

  看到学校里的副校长出现,那些原本还想围观的学生一哄而散,和先前两位老师怎么赶都赶不走的情况大相径庭。

  两位老师相视苦笑。

  郁寒山亲自出面,看来今天的事情是不可能善了的了。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429519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