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诡异6(猎魔学院虐渣1.0...)

诡异6(猎魔学院虐渣1.0...)

  猎魔学院是住宿制的。

  学院强制学生周一至周五住校, 周六周末可以选择回家也可以留校。

  叶落的宿舍在七楼,712号房,也是走廊尽头最后一个房间。

  来到宿舍门前, 叶落用学生铭牌刷卡进去。

  嘀的一声, 门开了,宿舍里已经有两个早到的女生,坐在一起边吃零食边谈天说笑,看到叶落进来, 随意地瞥了一眼, 便收回目光。

  这两个女生一个头发烫染成黄卷发, 一个烫染成棕红色, 脸上化着淡妆,算是中等美女的行例。

  只是身上的衣服乱七八糟的。

  虽然穿着猎魔学院统一的学生制服, 偏偏要在制服系上很多法器装饰品, 甚至还有骷髅头样式的法器,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小太妹的印象。

  宿舍是四人制,上床下桌。

  叶落进来时, 打量一眼宿舍, 宿舍的面积不小,摆放了四张床的空间还绰绰有余。

  她循着记忆看向原主的床,发现桌子和床上都堆积不少垃圾, 有新的也有旧的,新的是这两个早到的女生制造出来的,旧的是放假之前被人丢上去的。

  叶落淡淡地看了一眼,走了进来, 顺手将门关上。

  门缓缓地关上时,那两个女生并未察觉到什么, 依然大声地聊着暑假的活动,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直到叶落走到她们面前,两个女生后知后觉地看过来。

  这一看,她们不禁愣了下。

  因为叶落不似以往那边沉默或躲避人,在宿舍里像个隐形人一样,能不出声就不出声,能不与人接触就不与人接触。

  此时叶落直勾勾地看着她们,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可怕。

  不过她们很快就反应过来,压根儿就不怕她,黄卷发那个甚至嚣张地一脚踹倒前面的椅子,“干什么呢!有屁就放,别来老娘面前碍眼!”

  另一个棕红发也笑,“你知道你的存在有多污染空气吗?和你同宿舍真倒霉!”

  “长得这么丑,也好意思露出脸!”

  “就是啊,我要是你,早就赶紧将头发掩面,躲到角落里。”

  两个女生肆意地攻击叶落的长相,睁眼说瞎话,目的也是想让她变成阴沟里的老鼠,将她那张过于明艳漂亮的脸蛋隐藏起来。

  有这么漂亮的脸蛋,就算叶落是个废物,暗地里看上她的男生其实也不会少。

  她们怎么允许发生这种事?

  所以平时没少攻击她的长相,用心险恶。

  叶落道:“我床上和桌子的垃圾谁丢的?”

  “我丢的,又怎么了?”黄卷发嚣张地说。

  另一个也不甘示弱,“我也丢了,你又能咋样?”

  两人压根儿就不怕她,她们已经习惯叶落的隐忍和退让,这种事做得很多,兴致一来,便往她床上丢垃圾、泼冷水,让她晚上无法上床睡觉。

  叶落朝她们点头,“原来是你们,那我没找错人。”

  两人听着觉得不对,拍桌而起,狞着脸,撸着袖子叫了一声“干”就朝叶落冲过去。

  作为每个年级最差的21班,打架斗殴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学校私下默许的生存规则。

  她们平时也没少打架,习惯了对不如她们的叶落挥拳相向。

  **

  十分钟后,两个女生鼻青脸肿地收拾垃圾,小心翼翼地不敢发出声音。

  叶落坐在她们的位置,吃着她们的零食,说道:“要擦得像新的一样,如果留有一点污渍,你们就将它们舔干净。”

  两个女生又气又惧,恶意如毒蛇缠绕,用阴毒的眼神对视一眼。

  等着吧,等游兰来了,看她还怎么嚣张。

  她们没想到不过一个暑假,叶落打架的功夫就这么厉害,不仅将她们打得鼻青脸肿,还将她们的脸按在地上碾压,痛得她们嗷嗷叫。

  可惜宿舍的隔音效果太好,就算她们哭爹喊娘的,也没人进来救她们。

  在她们仔细地擦着床上的污渍时,宿舍门又开了。

  两人惊喜地看过去,看到进来的游兰,差点忍不住哭出来。

  游兰是个容貌英气的女生,高挑的身材目测有一米八以上,手脚功夫非常不错,可惜猎魔师天赋不好,对“术”的感知只有紫级,将来的成就不会太高,所以被分到21班。

  除了术感不好外,游兰在其他方面都是极为出色的,也是宿舍里的大姐头。

  看到宿舍里的一幕,她愣了下。

  “你们在做什么?”她好笑地问,轻飘飘地看了叶落一眼,“你们这是伺候小姐呢?”

  两人哭着说:“游兰,她打我们……”

  游兰的目光顿时变了,作为宿舍老大,这两个女生是她的跟班,也是她罩着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叶落回忆了下原主的记忆,游兰虽然不怎么欺负她,但看不起她,放任两人欺负自己,也可以归到要报复的行例。

  于是她站起来,一拳朝游兰挥过去。

  游兰下意识想避,一只手扯住她的肩头,身体动弹不得,结结实实地受了这一击,身下一道腿风扫过来,她整个人被扫飞出去。

  床上正在干活的两个女生:“……”

  她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游兰同样一招不敌,满脸畏惧之色。

  叶落拎起游兰的衣襟,对她说:“从今天开始,宿舍的老大是我,我说东,你们不准往西,哪个往西,我弄死她!”

  游兰:“……”

  两个女生:“好的,老大!”

  游兰不服气,打架她从来没输过,她的腰腹一挺,跃了起来,攥紧拳头挥向叶落。

  叶落握住她的拳头,再次一脚将她扫飞,拳脚相并,让游兰好生地感受到大佬的“爱护”,爱护得她最后只能双手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

  叶落再次拎起她的衣襟,和气地问:“现在,谁是老大?”

  “是你!”游兰憋屈地说。

  “很好!”她放开手,施舍一般地说,“去,和她们一起将我的床和桌子擦干净,要像新的一样,有一点污渍,你们都给我舔干净。”

  这也太欺负人了!

  游兰握紧拳头。

  叶落轻飘飘地看过来,“这就欺负人了?以前你们欺负我时,怎么不说欺负人?”她冷笑一声,“别急,我都记着呢,我会一点一点地讨回来。”

  三个女生同时打了个哆嗦。

  明明她的语气也不如何狠戾,甚至轻飘飘的,却让她们莫名地浑身发冷,恐惧在心头泛开。

  叶落没理她们,重新坐下来,继续吃零食。

  她刚才的话也没说错,谁欺负了原主,她就要一点一点地讨回来。

  回忆原主在学校的经历,就算是冷肺冷心的活尸,此时也不禁有些怜惜。明明她是如此的努力生存、努力挣扎,却被不明恶意笼罩,在这所宛若地狱般的学校艰难独行。

  如果不是为了奶奶,她可能撑不下来了吧?

  可惜,这样努力的女孩子,最后还是死在十八岁这一年,永远不会回来了。

  这些人都是凶手。

  在叶落将所有的零食都吃完后,三个女生终于干完活。

  她们乖乖地过来,“老大,我们擦干净了,没有一点污渍。”

  叶落瞥了一眼,不置可否,“游兰去后勤部那边领一套新的床上用品回来,黄毛打扫宿舍卫生,红毛去给我买份午饭回来。”

  听到她的安排,三个女生一愣,又不敢拒绝。

  游兰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依然坐在那里翻着课本的叶落,眼里滑过深思。

  黄毛和红毛欲又止地看叶落,在她看来时,嗫嚅地说:“能不能……”

  “不能!”

  “我们什么都没说呢。”

  叶落:“哦。”

  两人赶紧去干活,心里有些想哭,她们只是想告诉她自己的名字,让她别叫她们红毛和黄毛。

  这一刻,两人都有些后悔染发。

  等黄毛打扫完卫生,游兰和红毛也回来了。

  游兰提着新的床上用品,小心翼翼地铺到干净的床上,红毛将买回来的午餐放到叶落面前。

  叶落看了一眼,朝红毛道:“你吃吧。”

  红毛:“……”

  看到红毛的反应,游兰和黄毛敏锐地发现什么,却不敢吭声。

  “我、我不饿……”红毛嗫嗫地说。

  “不饿也给我吃,不吃我就像填鹅式地硬塞,你想让我填鹅吗?”

  红毛眼泪都要飙出来,却迟迟没有动,叶落朝她走过来,拎住她的衣襟将她扯过来,抓起食盒里的红烧肉就朝她嘴里塞。

  游兰和黄毛惊觉不对,赶紧过来要阻止,叶落却一人一脚踹开。

  红毛根本挣不开那钳住自己的手,呜呜呜地叫着,被硬塞了几块红烧肉,肚子发出刺耳的咕噜噜的声音,混乱之中,一个响屁响起。

  被踹倒在地上的游兰和黄毛愣了下。

  叶落丢开红毛,让红毛捂着肚子飞奔向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还没关实,一阵噗噗噗的声音传过来,还有恶臭……

  叶落面无表情地打开空气转换器,将房间与卫生间之间的门关上,然后坐在那里,看着游兰和红毛。

  游兰和红毛心底发寒,终于意识到眼前的人有多可怕。

  她不再是上学期那个任人欺辱的贫民,也不再忍让,谁敢欺负她,她会十倍地奉还。

  想到学院里曾经欺负过她的人……两人心中寒意更甚,突然有种以后这学院不会太平的强烈预感。

  红毛在厕所里蹲了一个小时,出来时脸色发白,腿脚发软,一副随时要升天的模样。

  游兰看了叶落一眼,赶紧取出药喂她,将她扶到床上。

  见叶落并不阻止,黄毛也赶紧过来,一边埋怨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红毛虚弱得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要做?当然是不忿被叶落欺负,想要报复回去,反正也死不了人,最多将她送去学校医疗室。

  可她没想到叶落会识破,甚至将加了药的肉都塞进她嘴里。

  先前因为太气,她下的药量非常重,所以才吃几块红烧肉,就差点拉到虚脱。

  当时下药时不觉得有什么,自己受了罪才悔恨懊恼,不应该将药下得这么重的。

  叶落面无表情地说:“我饿了。”

  游兰和黄毛身体一颤,然后游兰道:“我去食堂买饭,你等我十分钟。”

  叶落嗯一声。

  黄毛看着游兰出去,见叶落看过来,浑身一颤,僵硬地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幸好,叶落也没做什么,只是捂着肚子,一副很饿的模样。

  如果巫门人在这里,一定会赶紧给她找吃的,担心她饿坏了去吃外面乱七八糟的东西,让活尸饿肚子的后果非常严重。

  现在就算她不是活尸,但成为诡生物后,让诡异生物饿肚子的后果依然很可怕。

  黄毛是个没眼色的,也不知道她饿肚子的后果有多可怕,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见叶落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沉沉地看过来,恍惚中有种自己变成食物的错觉。

  她吓得快哭了。

  为什么一个暑假不见,这人变得如此恐怖?

  她……真的是叶落吗?

  游兰回来得很快,带回丰盛的饭菜。

  叶落的目光终于从黄毛身上移开,拿着筷子吃饭。

  她吃饭的动作很优雅,但速度非常快,并不会让人觉得狼吞虎咽,反而有一种刻入骨子里的好教养,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出生世家贵族。

  这是魂使和巫马他们努力培养出来的。

  游兰不知情,看到叶落吃饭的样子,目光幽深。

  这不是叶落。

  叶落只是一个贫民区的女孩,吃饭的动作虽然很标准,却没有这种刻入骨子里的优美感。

  她心里恍然,怨不得她们打不过她,原来是换了个人了。

  那这个人是谁?

  吃完饭后,叶落让黄毛收拾餐具,叫来游兰。

  “我想知道,为什么学校里的人都在欺负我?我做错了什么?”

  这也是原主想知道的。

  游兰目光微闪,越发的肯定心里的猜测,这人估计是为叶落报仇而来的,她顶替了叶落的身份,有着和叶落一模一样的容貌。

  长得这么像……难不成叶落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双胞胎姐妹?

  认定这人不是叶落后,游兰也有些顾忌,含糊地说:“我也不清楚,你知道的,我没欺负过你。”

  “是没欺负,但漠视也是一种欺负。”叶落说。

  游兰哑然,微微垂下头,心里有些难堪。

  如果她知道漠视的结果是招来这么可怕的人,她以前或许不会漠视——就算要漠视,至少在宿舍时,自己能保证叶落不受欺负,过个安生的日子。

  这个刚满十八岁的女孩,生平第一次心里产生某种涩然的感觉,又有些茫然。

  叶落却没理她纤细敏感的神经,将黄毛叫过来,“你说。”

  黄毛战战兢兢地说:“我、我也不知道,我是听其他人说,你是个怪物,你很讨厌,所以我才……”

  因为大家都在欺负叶落,所以她们也跟着欺负。

  欺负人的感觉太美好,习惯后难以改变。

  叶落也不是没有反抗,但她太弱了,不擅长打架,咒术学得也不好,反抗的后果是招来更可怕的报复。

  弱就是她的原罪。

  叶落哼笑一声,“行,我给你们一个任务,找出源头,为什么学校里的人都在欺负我!”

  黄毛胆颤心惊地应下,游兰却越发的肯定这人不是叶落,小心翼翼地看她。

  “怎么?”

  游兰道:“如果欺负你的人……是你无法反抗的……”

  “什么叫我无法反抗?”叶落嗤笑一声,自从成为活尸苏醒以来,她从来没有遇过这世间让她无法反抗的人。

  “例如对方的家世很厉害……”

  “是吗?”叶落意味不明地笑了下,“很好呀,我最喜欢这种挑战了。”

  这一刻,她的眸色漆黑得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让不经意看到的游兰骇得心脏紧缩,绞得生疼。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422314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