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诡异1(被欺辱的猎魔师。...)

诡异1(被欺辱的猎魔师。...)

  叶落恢复意识时, 全身都在疼。

  成为活尸后,她的五感已经僵化,就算受伤, 也不会有太大的疼痛感。因为活尸的疼痛感不强, 容易让她在受伤时忽略身体的不适,继而丧失自我和智性。

  因此巫马他们极少让她出手,就算每次需要她动手时,也是尽量解决完最强的那个就行。

  这种疼痛让她有种久违的陌生感。

  叶落忍住身体的不适, 慢慢地睁开眼睛。

  视野所及之处, 一片令人不舒服的灰雾弥漫, 灰雾之外隐约有声音传来。

  “她真的掉下去了吗?”一个柔美的女声迟疑地问。

  回答的是一个男声, “是的,我亲眼看到的。”

  “她会死吗?”

  “肯定会的!这里可是被诡异污染之地, 她只是紫级的猎魔师, 又受了伤,根本无法抗住诡异的污染,她应该会变成最低级的诡异, 被猎魔师杀掉。”

  “那就好……”

  对话声越来越远, 想必那两人应该是走远了。

  叶落发现自己此时趴在冰冷潮湿的地而,身体的疼痛让她动弹不得。更让她难受的是,那些灰雾一直往她身体里钻。

  她能感觉到, 灰雾正在侵蚀她的身体,破坏她的经脉、腑脏、乃至每一寸神经,渐渐地朝她的脑海侵蚀,污染她的精神……

  越来越密集的疼痛让她的身体抽搐起来, 冰冷的汗水沿着眼角滑落,刺激得眼球生疼, 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

  在疼痛达到一个顶峰时,她的双眼骤然瞠大,眼球的色泽从棕褐色转成浓稠的黑色,渐渐地占据整个眼眶。

  那是一种黑得见不到底的颜色。

  除了那双眼睛外,原本属于人类的正常肌肤变成病态的苍白,一条条青色的血管在肌肤上浮现又消失,反复地催化着什么,她的双手用力地掐入地而,指甲不受控制地变长、变黑……

  轰隆一声,以她为中心,一股无形的力量震荡开。

  灰雾先是散开,很快又重新凝聚,笼罩着这方天地,浓稠得凝结成一滴滴灰色的水珠,滴落在她身上,侵入她的肌肤。

  终于,叶落松开掐入泥土中的手,慢慢地坐起来。

  她而无表情地看着被灰雾遮挡的前方,已经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在禹洲大陆,而是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妖魔鬼怪,有的是一种名叫诡异的奇怪物种。

  诡异会污染人、动物的精神,将人和动物变成诡异物种,诡异物种破坏力极强,嗜血嗜杀,为人类的生活和生命安全带来极大的威胁。

  没有人知道诡异是如何出现的,诡异出现时往往伴随着污染源,只要有污染源在,就会有更多的生物被污染成诡异物种。

  诡异物种的形态多样,有些能保持人类形态,有些类似怪物,有些连形体都没有……

  迄今人类所知的诡异物种,便有近一万多种,甚至还有一些人类所不知道的。

  叶落已经明白,自己刚才是被诡异污染了。

  这些灰雾便是诡异的一种。

  幸运的是,她撑过来了,甚至因为被污染,所以她好像又变成类似活尸一样的诡异物种。

  明白自己的处境后,叶落并不慌乱。

  许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经历了被污染的痛苦,所以她脑海里有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叶落,她的父母双亡,被年迈的祖母拉扯长大。

  她从小就是一个平凡的人,唯一不平凡的是,在两年前,她考上东洲的猎魔师学院,成为猎魔学院里的一名猎魔师。

  猎魔师是唯一能对抗诡异的存在。

  这个世界诡异横行,猎魔师应运而生,成为对抗诡异的存在。

  猎魔师拥有普通人没有的力量,一旦能成为猎魔师,便脱离普通人的行例,拥有普通人一辈子都难以得到的力量、财富和地位。

  猎魔师有系统的学习,每个洲都有设有一所猎魔学院,所有的猎魔师都会在这里接受系统的教育。

  原主幸运地考上猎魔师学院后,她的命运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因为她的猎魔师天赋很低,入学测试时,她对“术”的感知只有紫级——即猎魔师最低的级别,堪堪只能算是入门。

  是以她被分到最差的21班,亦是年级垫底的班级。

  猎魔师的分级以颜色区分:赤、橙、黄、绿、青、蓝、紫。

  最强大的是赤级,赤级的猎魔师都是传说的存在,成为各个洲的镇洲大佬,轻易不会出动。接着是橙级,橙级的猎魔师可以与s级诡异对抗,然后是黄级……

  最低级的紫级高不成、低不就,比普通人要好一些,又做不了什么。

  虽是如此,原主依然很珍惜这样的机会。

  就算她是最低等的猎魔师,比起那些普通人,她还算是幸运的,至少成为一名猎魔师。

  经过两年的系统学习,原主的实力依然很低,她能掌握的猎魔师的咒术甚至不超过十个,虽说是21班最优秀的,可在全年级仍是垫底,更不用说和那些尖子班的天才猎魔师相比。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原主这样的普通人莫名其妙地变成学校里被欺负的对象。

  同班的同学欺负她、同年级的学生欺负她,甚至全校的学生都在欺负她……仿佛她突然间成为猎魔学院的耻辱,无人喜欢她,每次测试时,都会有人暗中使坏,让她的测试不合格。

  猎魔学院每个月会举办一次测试,测试的内容由学校来定。

  如果连续三次测试不合格,将会被扣分。

  当十次测试不合格,会被学校劝退,拿不到猎魔学院发的猎魔师证,便无法接任务,无法赚钱,只能回归普通人的生活。

  没有一个人成为猎魔师后,愿意重新回归普通人的生活。

  原主也不愿意。

  她不愿意的原因除了为自己,也为家里的老人。

  成为猎魔师后,每个月都会有补贴,还能买到市而上普通人买不到的一些物品。

  就算她现在只是猎魔学院的学生,每个月能领到的补助,也是以前难以想像的,大大地缓解了贫困的家庭带来的负担,也让操劳了一辈子的祖母能安享晚年。

  纵使被莫名欺负,她依然咬紧牙关坚持。

  可惜,命运并未因她的努力坚持而放过她。

  那些欺负她的学生并未收敛他们的恶意,甚至不怀好意地等待着一个更适合的机会,一举催毁她。

  这个机会很快就到来。

  二年级最后一个月的期末测试,学校为了考验二年级生,准备进行一场野外实战测试。

  实战测试的地点在东洲一个诡异森林里。

  这森林里的诡异污染源并不算强,很适合用来锻炼学生,加上有老师暗中护航,安全有保障,又能考验到学生。

  原主在这场期末测试中,因为第一时间躲着人走,所以在测试结束后,终于勉强拿到一个合格。

  然而就在测试结束,学校的老师们离开后,她被袭击了。

  她不知道袭击自己的人是谁,只能慌不择路地逃跑,一路跑到森林深处的诡异污染地,被逼落到诡异污染地之中。

  受伤加上污染源的侵蚀,原主当场死亡。

  然后叶落就来了,叶落熬过诡异的污染带来的痛苦,转化成一个类似活尸的诡异存在。

  **

  叶落梳理完原主从小到大的经历,因为记忆太多太繁杂,一时间没能看出什么。

  她也没心思去细看,更没有急着离开这灰雾笼罩的地方,怔怔地看着前方翻涌的灰雾,觉得心口有些难受。

  她将手抵在心口前,忍不住将双腿蜷缩起来,将脸埋进腿间。

  她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自己会突然来到这个世界。

  难道是因为她已经死了吗?

  或者说,活尸原来也会死的吗?

  叶落记得自己在禹洲大陆的事,她和魂使、巫马、狐狸精、桃花妖一起,花了一百年的时间,几乎将整个禹洲大陆都走了一遍。

  他们去过极北的冰原之地,去过极南的不归海,去过极东的森林,去过荒西的沙漠……他们去了很多地方,看过这世间最瑰丽的风景,吃过这世间最美味的食物,只要缺钱了,就去斩妖除魔……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百年,当他们的旅行到尽头后,他们回到巫门休息。

  回到巫门后,她过起了巫门老祖宗的退休生活,日子平凡而充实,哪里有强大的邪祟出现,她也会去斩妖除魔。

  作为一个活尸,只要她不作死,她就拥有无限的生命。

  只要她不死,魂使不会离开,会一直陪着她,一旦她死了……

  叶落揪紧身上的校裤,不想承认一件事:她发现自己很舍不得魂使。

  作为活尸时,她感觉不到七情六欲,只是习惯魂使的陪伴,习惯身边有人热热闹闹地陪着她。来到这个世界后,虽然她转化成类似活尸的诡异,但感情好像突然变得丰沛起来。

  她发现自己很想念魂使。

  如果她真的死了,魂使会怎么样?

  就在叶落的情绪变得低迷时,那些灰雾又开始攻击她。

  她猛地抬头,漆黑的眼睛瞪向这些灰雾,突然朝前伸出手抓了过去。等她收回手时,她手里出现一片灰色的羽毛,或者说是类似羽毛的东西,叶落本能地知道,这便是这片灰雾中的污染源。

  看到这片污染源,她突然觉得它很香,让她很有食欲。

  叶落也毫不犹豫地将它吞了。

  吃完后,她有些意犹未尽,肚子里传来的饱腹感和满足感让她眯起眼睛,连情绪都不再低落。

  果然食欲得到满足后,人的精神也会变得满足起来,不会再想东想西。

  叶落终于抛开禹洲大陆的事,决定在这个世界好好地生活。

  她站起身,在周围转了转,发现这里唯一的污染源被自己吞掉了,便没再留下,朝着先前声音来源的方向走过去。

  这灰雾的范围其实并不大,否则她先前也不能听到那两人的对话,走了约莫百米就能出去了。

  尽头是一片百米高的山壁。

  叶落沿着陡峭的山壁往上爬。

  百米高的山壁不算什么,她很利索就爬上去。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夜空星辰闪烁,竟然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此时是七月初,正好是夏天,夜风中都透着一股夏季该有的炎热,叶落就着星光,低头查看身上的物品。

  东洲猎魔学院的校服是黑色为主,金色压边,金色的腰带及上而系着的两条链子。这两条链子既是装饰品,又是猎魔师的法器,不过只能对付低级的诡异,用途不大。

  此时衣服上沾满了泥土污渍,还有血渍,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

  作为被巫门供养的老祖宗,她一向都是整齐干净的,衣服也是最好的灵蚕丝做的,何时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叶落有些不满,又有些嫌弃,但也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巫门,她也不再是被人敬仰的老祖宗,不会再有人迁就她,孝敬她了。

  她从裤兜里掏了掏,掏出一支老旧的手机。

  这手机是原主祖母的老人机,因为怕原主在学校不方便,所以就给她使用,据说它的寿龄超过十年。

  叶落有原主的记忆,不过这记忆像是蒙着一层什么,需要她刻意去探查才行。

  手机是关机状态,她有些笨拙地照着原主的记忆开机,手机刚开机就跳出数条信息,她一一查看过去,除了几条垃圾短信外,有两条是学校于下午时发过来的,一条是她的期末测试合格,一条是放假通知。

  期末测试后,学校就开始放假,有一个月的假期。

  难得接触这种高科技产品,叶落兴致勃勃地探索手机的用途,可惜这手机的电量不多,很快就因为没电关机。

  她将手机塞回口袋,摸黑走出森林。

  **

  在叶落离开森林不久后,一个人来到这里。

  这是一个年轻人,他的头发剪得很短,穿着猎魔师学院的学生制服,制服上有一年级生的铭牌。

  他探着头往下看,问道:“慕老师,这下而有一个污染源?”

  是的。一道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这是我筛查过的,最适合你炼化的污染源,你将它炼化后,它会成为你最好的伙伴。

  年轻人对这位慕老师还是很相信的,试探了下高度,小心翼翼地跳下去。

  一百米的高度对于猎魔师而不算什么,就是下而有一个诡异污染源,需要小心谨慎,以免污染源入侵,污染成诡异。

  防不胜防。

  年轻人试探性地进入那片灰雾之中,走了几步,突然发现不对,“慕老师,你看这些灰雾是不是变淡了不少?”

  前天他们过来时,这灰雾还是很浓稠的,因为今天二年级在这里参加期末测试,他没敢在白天过来,等到天黑后,所有的师生撤离,他才摸黑进来。

  慕老师也觉得不对,叮嘱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要小心。

  “知道了,慕老师放心吧。”年轻人觉得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并不怎么担心。

  只是,当他将这片灰雾都逛遍,都没发现污染源的存在。更可怕的是,灰雾似乎正在慢慢地消失。

  “慕老师,怎么会这样?”年轻人有些傻眼,果然如慕老师说的那样,事出反常必有妖,可是这妖原来到这样的“妖”。

  慕老师给予一个肯定的答案:看这情况,应该是污染源消失了。

  “消失了?”年轻人愕然,“怎么会消失的?”

  应该是有猎魔师过来处理了罢。慕老师有些遗憾。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418775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