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38(叶守城之死。...)

替身38(叶守城之死。...)

  翌日大早, 巫马和桃花妖、狐狸精一起进山。

  作为大青山里土生土长的妖,桃花妖也很担心那万鬼窟出事,波及到自己的地盘和那一片桃花林, 对这事他是非常上心的。

  狐狸精纯粹是被这两人拉过去干活, 让它多出力好减肥。

  它挣扎无果,只能像只死狐狸一样被他们拖走。

  他们早上出发,直到翌日清早才回来。

  听到动静,叶落和魂使从房里出来, 看到这一人两妖的模样都十分狼狈, 像经历一场艰险万分的大战, 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 沾着污秽和血渍,都有不同程度的伤。

  看到两人, 狐狸精嗷的一声就哭起来。

  “老祖宗, 山里的情况太可怕了,很多动物都被万鬼窟溢出的煞气同化成半妖半鬼的怪物,见人就攻击, 我们好不容易抵达万鬼窟, 差点被万鬼窟里的鬼王抓进鬼窟里……”

  狐狸精说着,让她看自己身上的毛毛,都秃了几块。

  秃了的狐狸精还能看吗?

  叶落看他们身上的痕迹, 确实有被鬼怪伤到后残留的一些淡淡的阴煞之气。

  巫马沉声道:“叶姑娘,山里的情况比我们想像中要严重,镇压万鬼窟的阵法因不明原因在削弱,导致鬼窟里的煞气外泄, 整个大青山已经沦陷。”

  桃花妖也是一脸沮丧,他没想到大青山的情况会这么凶险。

  他的地盘在大青山的外围, 虽然这外围对于山下的村民而,也算是深山老林的范围,不过距离万鬼窟所在的地方,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他的地盘和万鬼窟素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可一旦万鬼窟里的鬼怪爬出来,他的桃花林也会受到影响。

  巫马继续道:“如果万鬼窟出世,后来不堪设想,我觉得这事必须通知三大宗门。”

  水泽村位于南北交界之处,不属于三大宗门的地界。

  如果大青山的万鬼窟出世,只怕整个禹洲大陆都不得安生,这天下生灵无人能置身世外。

  这已经不是一个地界、一个宗门的事,而是关系到整个禹洲大陆,以及这天下苍生,不是他们几个人能解决的。

  巫马道:“叶姑娘,您怎么看?”“你自己看着办吧。”叶落淡淡地说,“你们去收拾一下,好好休息,有什么事休息好再说。”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她不掺和这事。

  魂使安静地坐着,对于人间界的事,他从来都是不参与的,唯一让他愿意参与的,也只有活尸叶落。

  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使命,更是他心之所向。

  虽然叶落看起来如此冷淡,但话中的关心之意还是很明显的。

  巫马和狐狸精觉得很暖心,高高兴兴地去洗漱,只有桃花妖忍不住多看一眼叶落和魂使,总觉得这两人的身份不简单。

  **

  巫马的行动很快,用特殊的秘法向巫门和清云宗发送消息。

  只要清云宗得到消息,陈宗主很快就会通知其他宗门,这事就不用他操心了。

  在等待宗门之人到来的日子里,大青山时不时有半妖半鬼的怪物下山袭击周围的村落,得知这里居住着三位仙师的村民纷纷跑来求救,巫马几人每天都在各个村落中奔波。

  宗门的人来得很快。

  第一个到来的是清云宗的人。

  “叶姐姐,巫师兄,我们来啦,有没有想我们!”

  小师妹温意意的声音远远地便从河的那边响起,御剑飞来,猛地跳下飞剑,毫无芥蒂地给叶落一个热情的拥抱。

  后面还有一群御剑而来的人,都是熟人。

  “大师兄,陈师姐,你们都来啦。”巫马又惊又喜,“你们来得好快。”

  安逸臣含笑道:“其实我们正好在附近历练,原本就打算过来看看你们的,接到你的消息,我们就转道过来了。”

  清云宗的弟子都很激动,纷纷上前朝叶落道:“老祖宗,好久不见啦。”

  “其实也不久,不过几个月。”巫马酸溜溜地道,发现这群师兄弟果然是见色忘友,他这么大个人在这里,竟然没一个招呼他。

  桃花妖听到动静走出来,看到这群仙师围着叶落,一口一个老祖宗地叫着,脸上的爱慕之意丝毫不掩。

  他的目光转了转,没看到那位昀公子,不禁有些奇怪。

  要是昀公子在,这群人估计要被赶走吧?

  他瞅了瞅叶落,果然只要是美人,不管是人是妖是魔,都不会缺追求者。

  因为这群人的到来,原本还算宽敞的院子变得拥挤起来。

  狐狸精和桃花妖给他们搬椅子,因为椅子不够,还现场劈了不少木墩子当凳子,又去给他们沏了桃花茶。

  清云宗的弟子一眼便能看出桃花妖的身份,并未因为他是妖就喊打喊杀,这让桃花妖觉得外面的那些仙师也不全都是不讲理的。

  清云宗的弟子这次过来,给叶落他们带来了一个消息。

  “镇山宗的宗主于上个月陨落。”

  巫马大吃一惊,“什么?叶守城死了?怎么会死了?”

  安逸臣道:“他的寿元已尽。”

  巫马转头看向叶落。

  事实上,在场的人都瞅着叶落,发现她面无表情地喝着桃花茶,这消息似乎还没有桌上的点心吸引她,心里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些日子,他们详细地了解过关于活尸的记载,知道活尸看似活人,其实没有人的七情六欲,无情无心,心里多少有些难受。

  在他们眼里,叶落除了安静寡一些,其实和正常人一样,她会说会笑,会在他们遇险时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会帮助他们、和他们一起去杀尸鬼……

  她就像他们中的一份子,与人并无区别。

  虽然当日在镇山宗,初初得知她的身份时确实吓了一跳,有些畏惧。不过事后回想起来,突然又觉得没什么,是活尸又如何,是人又如何,只要她是叶落就足矣。

  可是,偶尔他们心里还是有些遗憾的。

  如果她不是活尸,她估计会更快活一些吧。

  巫马犹豫了下,“那个叶洛菲呢?”

  听到“叶洛菲”的名字,叶落终于抬头看过来。

  “她没什么消息,应该还在镇山宗的出云峰休养吧。”安逸臣说,他们会知道叶守城元寿耗尽身陨,是因为他曾是镇山宗的宗主,三大宗门的宗主陨落,总会传出些消息的。

  至于叶洛菲,没了仙骨,她就是一个普通人,自然没人会关注她。

  这世道便是如此。

  叶落看他们一眼,很快就漠不关心地继续喝茶。

  众人见状,也没再说那对父女俩,转到大青山的万鬼窟。

  当他们了解到万鬼窟的情况,清云宗的弟子的心也悬了起来,都有些忧心忡忡。

  巫马高兴地说:“安师兄,你们来得正好,最近经常有半妖半鬼的怪物下山袭击村落,我们几个人真的忙不过来,有你们在,我就放松多了。”

  青云宗的弟子自然义不容辞。

  **

  稍晚一些,桃花妖他们正准备晚饭款待这群远道而来的客人,听到院门开启的声音。

  叶落坐在屋檐下,抬头就看到白衣如雪的男子推开门扉进来。

  清云宗的弟子正在聊天,转头看过去,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拿着一个圆滚滚的瓷白糖罐走到叶落身边,将糖罐放到她手里,然后倾身吻了吻她仰起的脸。

  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是谁?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活尸!

  “落落,有客人吗?”魂使含笑问,朝清云宗的弟子微微颔首示意。

  叶落随意地点头,打开糖罐,里面是一块块码放整齐的窝丝糖,一股甜甜香味儿扑鼻而来,她捻了一块吃,说道:“是隔壁镇余记的糖。”

  “是呢。”魂使道,“为了买到它,我排了两个时辰的队。”

  听到动静从厨房走出来的桃花妖和巫马恍然,原来魂使今天不在,是给叶落买糖去了。

  这种事……还真是魂使能做得出来的。

  “昀公子,您回来啦,很快就能吃晚饭了。”桃花妖招呼一声,便转回厨房。

  见巫马也要回厨房忙活,清云宗的弟子忙不迭地叫住他。

  “巫师弟,这位昀公子是谁啊?”他们好小声地问,表情有些悲痛,一脸好想知道又很害怕的模样,格外矛盾。

  巫马斜睨他们一眼,“他是魂使大人,魂使,懂吗?”

  清云宗的弟子脸上的表情更悲伤,差点忍不住汪的一声哭出来。

  之所以没哭,是不想在情敌面前哭,太没面子。

  虽然他们知道他们和老祖宗已经不可能,可是心里总抱着点奢望,万一老祖宗其实对自己也有什么想法呢?

  哪知道突然冒出一个漂亮的白衣公子,不说那通身的气度,光是这张脸就长得极为出挑好看,和叶落站在一起,不仅没有被她明艳的容貌压制,反而格外和谐,仿佛他们天生就应该站在一起。

  魂使确实和人间界的人不同,祂不惧活尸的尸毒和凶性。

  他们是真的失恋了。

  直到吃饭时,清云宗的弟子都没缓过来,满脸失意。

  桃花妖看了看和叶落坐在一起的魂使,隐约明白了,觉得当初的自己眼光真好,一眼就相中叶落。

  这么优秀的姑娘,有众多追求者是正常的。

  他再看一眼将脑袋埋在饭盆里的狐狸精,顿时满脸嫌弃。

  晚饭过后,清云宗的弟子就离开了,他们去附近的村落查看那些受大青山的煞气吸引过来的邪祟,顺便解决下山的怪物。

  他们化失意为动力,一个晚上到处奔走,倒是救治不少遇难的村民,直到天亮后才回来。

  接着,他们又和巫马一起上山,格外忙碌。

  **

  大青山的情况越来越凶险,抵达此地的修炼者也越来越多。

  居住在大青山附近村落的人们将这些仙师当成救世主,格外感激,水泽村也跟着热闹起来,唯有村尾的那栋宅子依然很安静。

  事实上,抵达大青山的修炼者听说活尸叶落就居住在山脚下的那栋宅子里,所有人都自觉地避开,没人敢过来打扰。

  镇山宗的一名弟子十分怨恨活尸,凭一腔孤勇杀过来。

  不过人还没抵达那宅子前,就被周围的师兄弟们堵住嘴扯走。

  “她害死我们宗主!还害了洛菲师妹!我要杀了她,为宗主和洛菲师妹报仇!”那弟子红着眼睛,满脸悲痛。

  周围的人纷纷劝道:“李师弟,你别这样,以你现在的实力,杀不了她的!”

  一名师兄按住他的肩膀,沉声道:“宗主和洛菲师妹也曾害死她,他们之间已经扯平。”

  “可是……”

  李师弟面露挣扎。

  虽是这个道理,可他们那么敬重宗主,更喜爱叶洛菲这位师妹,看到两人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宗主因为修为被废变成凡人,不过短短几个月就寿元耗尽陨落,哪里能心平气和地接受?

  这世间之人大多数是帮亲不帮理,就算知道自己的亲人做错,也会选择睁只眼闭只眼。

  李师弟就是如此。

  不仅是他,镇山宗内有很多弟子都和他一样,叶守城的死,对他们的刺激极大。

  他们不管宗主做错了什么,宗主对镇山宗做过太多的贡献,他们这些弟子都得他教导过,也被他救过。

  他们只知道活尸害死了他们宗主,他们就仇恨活尸,应该为宗主报仇。

  这时,褚成碧走过来,冷声道:“李元白,来之前你们莫要忘记,梵长老怎么交待的?”

  众人神色俱是一凛。

  梵长老交待过,如果遇到活尸,务必远远地避开,谁也不许与她正面起冲突,更不要说什么为宗主和叶洛菲报仇。

  镇山宗弟子终于冷静下来。

  只有李元白十分不甘,怒瞪褚成碧,愤恨地道:“褚师兄,以往我十分敬重您,只是我没想到,宗主悉心教导你,竟然教出一个白眼狼。”

  褚成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李元白到底有些害怕,不等他说什么,跳上飞剑,御剑离开。

  “褚师兄……”其他师兄弟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

  褚成碧摆了摆手,让他们去猎杀那些下山的怪物,自己则朝大青山那边走过去。

  李元白独自一人离开后,并没有和镇山宗的弟子集合,朝着水泽镇而去。

  他来到泽水镇一条偏僻脏乱的巷子,这里积水和秽物满地,李元白紧绷着脸,快步走过,来到巷子最深处一栋宅子前,推门而入。

  这是泽水镇里最脏乱的贫民区,选择居住在这里的除了穷得要饭的乞丐,便是那些需要隐藏身份的三教九流,还有一些躲避人群、生活在黑暗中的邪祟。

  进门是一个院子,院子里杂草丛生,靠墙的地方种着一株低矮的桂树。

  正是桂花盛开的时节,飘荡着桂花淡淡的芬香,驱散了空气中萦绕不退的肮脏污秽的气息。

  李元白穿过院子,来到里面的一间厢房前,他先是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同意后,小心地推门进去。

  屋里很暗,隐隐有一股腐烂的味道飘来,像是尸体腐烂的气息,又像是泥沼泽中烂木头散发的气息。

  李元白正欲仔细辩别这味道来源,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

  “是李师兄吗?”

  李元白赶紧道:“是我,洛菲师妹,我来看你了,你在这里怎么样?”

  他走到床前,看到床上那名面容苍白、瘦得惊人的女子,满脸怜惜,有些愧疚地道:“洛菲师妹,师兄无能,此次去水泽城,连活尸都没见着。”

  叶洛菲虚弱地朝他笑了笑,“李师兄,这不怪你,活尸那么厉害,你不过去是应该的。活尸没有人类的情感,只会以杀止杀,若是招惹到她,只有死路一条……就像我和父亲那样。”

  说到最后,她满脸悲苦之色。

  李元白原本就对活尸充满仇恨,这会儿听到这话,越发怒火中烧。

  “什么活尸?应该叫怪物才对,这世间的所有邪祟都该死!”

  叶洛菲目光微闪,目光柔软看着他。

  被这样的眼神凝视着,李元白愤懑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越发地怜惜她,说道:“洛菲师妹,你的身体不好,不应该离开出云峰的。”

  得知洛菲师妹后脚跟着他们一起出门,一个人躲藏在这里时,李元白又担心又焦急。

  她的身体不好,寿元更是不多,应该在出云锋好生休养。

  叶洛菲垂泪道:“我如今活着也不过是等死,只想在死前再见姐姐一面,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何要如此对我……难道她不知道,人间界的浩劫将至,唯有天生仙骨之人方能救世……”

  “她能知道什么?她就是个冷酷无情的邪祟,她不会顾虑人间界如何。”

  李元白的怒火再次挑起,当即将他们打听到的大青山的情况告诉她。

  大青山遗留的上古战场变成万鬼窟的事,已经在各个宗门传开,各宗门都派了弟子过来查看情况。

  他们这些都是过来查看万鬼窟的人,以及尝试看看能不能解决万鬼窟,如果不能,最后只能出动长生境的大能者,如若连长生境的大能也挡不住……

  “没事的,姐姐手里有仙骨呢,她会用仙骨镇压鬼窟的吧。”叶洛菲轻声说。

  “可是那仙骨她不是送人了吗?”李元白冷声道,“仙骨这样的东西,我不相信那个叫巫马的巫门人愿意拿出来。”

  世人都是贪婪的,李元白将心比心,觉得自己一定不愿意用仙骨去镇压万鬼窟。

  “况且,就算他愿意,仙骨已经被抽取出来,效果大打折扣,远不如天生仙骨之人使用的效果,万鬼窟能不能镇得住,很难说。”李元白摇头。

  叶洛菲苦笑道:“我有预感,只怕大青山上的万鬼窟将会成为人间界的浩劫……”

  李元白知道天生仙骨之人对这种事非常敏锐,倒也不怀疑她的话,跟着哀声叹气,充满了悲观情绪。

  叶洛菲的仙骨已经没了,如果人间将有浩劫,届时谁来阻挡?

  叶洛菲道:“李师兄,你何日进大青山?如果你去的话,麻烦你带我上山,我想去看看那万鬼窟的情况。”

  李元白诧异地看她,“你去那里做什么?那里很危险。”

  “我想确定一下,如果万鬼窟真的是人间界的浩劫……”

  叶洛菲没有说明白,只是眼里沁着水光。

  李元白叹息,最终答应她。

  他想洛菲师妹其实一点也不恶毒,她只是心系天下苍生,想拯救这个世界,诛尽世间邪祟,所以才会无奈地将同胞姐姐的仙人命转移到自己身上,唯有如此她才能彻底地成为仙人,入世救世。

  世人都误会她了。

  **

  镇山宗的弟子在几天后,终于发现李元白上次离开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和李元白关系好的人都有些担忧,将这事告诉褚成碧,“褚师兄,李师弟不会出什么事吧?”

  褚成碧拧起眉头,让众人去问问其他人,最近有没有见过李元白。

  问了很多人,都说没有见到他,直到他们遇到一名玄阳宗的弟子,得知李元白在三天前进了大青山。

  “他当时好像还背着一个人,不过那人身上裹着黑斗篷,严严实实的,也看不清楚是谁,估计是受伤的人吧。我那时候和他打招呼,不过他没应我,匆匆忙忙地就朝着大青山那边去了,估计是去万鬼窟罢。”

  镇山宗的弟子俱是一惊。

  李元白竟然独自一人进入大青山?不对,他也不算是独自一人,他还背着一个受伤的人一起进去的。

  褚成碧觉得不对,赶紧道:“你们都在山下别乱走,我进山里看看。”

  “褚师兄,我们和你一起去。”镇山宗的弟子赶紧道。

  褚成碧顿了下,最后还是钦点几位实力不俗的师兄弟和他一起进大青山寻找李元白。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411807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