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33(活尸要赚钱。...)

替身33(活尸要赚钱。...)

  清晨, 淡淡的薄雾笼罩着青山环绕的小村落。

  村前的那条与水泽镇相隔的河面上停着不少渔船,早起的渔民已经忙活开,吆喝声和鸬鹚扑进河里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叶落睁开眼睛时, 人还有些迷茫。

  屋里的光线很暗, 窗户糊了层粗糙的窗纸,窗纸有几道裂痕,光线从裂缝中渗透进来。

  “落落,醒了?”

  伴随着这道沙哑的声音, 还有一双手将她揣进怀里, 揽得更紧实。

  叶落淡淡地嗯一声, 挣开他的怀抱, 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床去穿衣服。

  魂使坐在床上, 看她的动作, 在她系好腰间的带子时,他伸手将她拉到怀里,吻了吻她白晳的脸蛋, 柔声问:“你昨晚喝醉了, 头疼吗?”

  叶落摇头,没什么感觉。

  魂使打量她,确认她确实没有什么宿醉的后遗症, 终于放开手让她起身。

  两人穿戴整齐,一起走出房门。

  刚出房门,叶落的脚步便顿了顿,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一片狼藉的院子, 连院墙都倒塌了一大片,从外面经过的人可以轻易地看到院子里的情况。

  事实上, 清晨路过的村民看到崩塌的院墙,也吓了一跳,连看都不敢多看,迅速地跑开。

  他们都忍不住猜测,昨晚这里发生什么事,住进来的那两个年轻人还活着吗?

  魂使很好心地解释道:“昨晚你喝醉了,硬是要起来捉鬼,可能是动作大了些,村里的鬼和邪祟都被你打死了,院墙也被你打塌。”

  叶落:“……”

  “不过院里的杂草确实太多,正好可以翻新种上一些花草,省了除草的功夫。”魂使神色轻松,“院墙也可以砌上更结实的。”叶落转头默默地看他一眼,朝堂屋走过去。

  刚坐下,便见巫马和狐狸精端着做好的早膳过来。

  三人一狐狸坐下来吃早餐。

  叶落拿着大肉包配粥,抬头就看到对面神色憔悴的巫马和狐狸精,问道:“你们怎么了?”

  巫马和狐狸精神色复杂地看着她,欲又止,最后只道:“昨晚您喝醉了……您现在还好吗?”

  “挺好的。”叶落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

  用过早膳,巫马和狐狸精去找村长要些材料,打算先将院墙砌好。

  村长听说他们的院墙塌了,惊了惊,急忙问发生什么事。

  巫马如实道:“昨晚有鬼怪潜进来窥视,我们老祖宗捉鬼时动作大了点,不小心弄塌院墙。”

  村长又惊又喜,惊的是那果然是凶宅,竟然真的有鬼,喜的是这两位仙师的实力不俗,竟然真的捉到鬼。

  这真是个好消息。

  村长十分激动,对两位仙师也非常感激,忙拍胸脯保证,他们砌院墙的材料都由他来准备,不用他们操心。

  他亲自带着两个儿子用牛车将砌墙用的材料送过去。

  远远的,父子仨人便看到那崩塌的院墙,整面院墙都倒下,透过那崩塌的院墙,能看到院子里的情况,昨天看到时还很茂盛的杂草变得七零八落,院子里出现好几个焦黑的人形坑,看起来就像有人烧死在这里。

  村长和他儿子暗暗吞咽口唾沫,忍不住道:“仙师,昨晚的鬼怪是不是很凶悍?”

  不然院子也不会弄得这么狼藉。

  巫马尬笑一声,暗忖鬼怪其实一点也不凶悍,凶悍的是喝醉了酒的那位祖宗才对,杀鬼不过给其痛快一击,但她先虐鬼,一个个鬼被她摁在地上挺尸。

  院子里那些焦黑的人形炕,就是鬼怪凄惨尖叫时冒鬼火烧出来的。

  “我们老祖宗昨晚已经将你们村里的鬼都解决了,目前水泽村很安全。”

  听到巫马的话,村长自然大喜,并未察觉到他话中的避而不谈,“多谢仙师!仙师,那我们村是不是从此就太平无事?”

  “怎么可能?”巫马怜悯地看他一眼,指着屋后的青山,“看到这座山了吗?”

  村长和两个儿子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村民将这座山称为大青山,它其实并不高,只是近距离观看时,有种高山仰止的错觉,山里的林木郁郁葱葱,给人一种阴森之感。

  “仙师,这山有什么问题吗?”村长有些忐忑地问。

  水泽村前有一条大河,还有肥沃的农田,村里的人光靠这两种就能吃饱,并不需要进山寻摸吃的。所以村民很少进山,甚至建房子时,都会选择离大青山远一些的地方,只有这栋宅子,当年宅子主人想要清净,就选择村尾这边建房,房子座落在大青山脚下。

  大青山对于村民而,如同一道安全防线,将村民与那连绵的大山相隔开。

  巫马道:“这座山其实是一条陇道,它将村子和山的那边分隔成两个世界,彼此相安无事。不过最近,这条陇道可能拦不住了。”

  村长和他儿子莫名地有些害怕,颤声问:“什么拦不住?”

  “当然是山里煞气。”巫马说,“你们村的镇地之物挺不错的,一直庇护水泽村,可惜这镇地之物太弱了,如果山里的邪祟越过陇道,它绝对拦不住。”

  一席话说得村长和他儿子面无血色。

  原来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怨不得这栋宅子一家子死的死、疯的疯,并非没有原因的。

  当即他们顾不得其他,苦苦哀求仙师一定要救救他们村子。

  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实在不想搬走,盖因安土重迁。但不搬走,就要面对从大青山那边而来的邪祟。

  巫马道:“我们还要进山看看情况才知道。不过你们放心,就算我对付不了,不是还有我们老祖宗在吗?”

  村长他们想起巫马口中的老祖宗,那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也不知道她的实力如何,看巫马信任的模样,多少有些安心。

  更让他们安心的是,两位仙师短时间不会离开水泽村。

  此时村长他们恨不得这两位仙师永远留在水泽村,他们不介意两位仙师在此定居的。

  知道村里的隐患还未解,甚至可能会出现更可怕的鬼怪邪祟,村长和他儿子都知道接下来要靠两位仙师庇护,非常勤快地帮忙砌墙。

  他们甚至叫来了一些青壮村民,去拉了不少需要的石料过来。

  村民们原本对凶宅有些畏惧,等听村长悄声说,昨天来的那两位是仙师,仙师已经将宅子里的鬼怪除去后,再无顾忌。

  来到宅子,透过倒塌的院墙,村民们一眼就看到站在破败的院子里的三人。

  这些村民哪里见过如此神仙似的人物,一时间都惊呆了。

  同样呆住的还有村长,不是只有两位仙师吗?怎么又多一位?而且这位穿着干净如雪的白衣,那一身风华,更盛一筹。

  凡人说不出魂使身上那种来自幽冥的神鬼气息,只觉得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风华。

  巫马轻咳一声,解释道:“这是我们的同伴,他是昨晚天黑后到来的。”

  村长听罢,没有多想,吆喝着大家去干活。

  听说他们打算在院子里种些花草,村长还主动提供花苗。

  “我有个亲戚极会伺弄花草,他专门为镇里的贵人养育花苗,你们若想要,我可以去帮你们带些回来。”村长主动将这事揽下。

  “那真是太好了。”巫马高兴地说,又问他亲戚那边有什么花苗。

  村长平时不太关注这些,还得去看看才行。

  在村长带人砌墙时,巫马去找叶落,和她商量在院子里种什么花好。

  狐狸精很积极地提意见:“咱们为什么一定要从村里找花苗?不可以进山寻一些灵植灵种之类的吗?种灵植比种普通花草要好。”

  “我们不会在这里住太久,种灵草不划算。”巫马道,转头看向叶落,“叶姑娘,您说是吧?”

  “可以种一些周期短的灵植,能做菜的那种。”狐狸精也是个精打细算的,同时不忘口腹之欲。

  叶落点头,“阿绯说得对。”

  狐狸精喜滋滋地笑起来,老祖宗夸它了呢。

  巫马对叶落的意见素来很重视,听罢也不反对。

  他去婉谢了村长的好意,等院子砌好后,他要进山里弄些灵植来种。

  山林里的灵气素来比凡人居住的地方要浓,灵植也多,虽然比不上宗门里灵田专门伺弄出来的,不过用来当食材也够了。

  村长很失望,他很想为三位仙师做点什么,最好让仙师们舍不得离开他们水泽村。

  村长他们干活很利落,不用多久就将院墙砌好。

  巫马送走帮忙砌墙的村民,和叶落交待一声,带狐狸精上山去找些灵花灵草回来,他们也不进深山,就在外围找。

  这山里虽然危险,对修行者而不算什么,只要不深入山中便没事。

  巫马决定等安置下来后,抽空进山去摸清楚山里的情况。

  叶落和魂使留在家里,两人没事干,出门去逛水泽村。

  两人不紧不慢地走在阡陌纵横的路上,那些路过的村民都忍不住停下来,直到他们走远了,依然晕晕乎乎地回不过神。

  昨天这些外乡人进村时,因为离得太远,他们没敢靠太近,是以不知道这些外乡人竟然长得如此好看,像那仙人似的。

  对了,先前村长挨家挨户地告之,这些外乡人是仙师,让他们不要轻易打扰仙师。

  怪不得长得这么好看呢,仙师不就和神仙一样吗?

  叶落和魂使来到河边。

  河面上停泊着大大小小的渔船,还有载客的小船,河的对岸是水泽镇,有热闹的码头,临水而居的人家,一派热闹的江南水乡之景。

  魂使道:“镇里好像很热闹呢,我们要不要进镇看看?”

  叶落转头看他,疑惑地问:“你这样没关系?”

  魂使笑道:“没关系呢,我只是不想与人间界产生太多的因果联系,所以不喜欢在人前现身。”

  那现在呢?他不介意产生因果联系了?

  叶落虽不语,但她的表情很直白地露出这种疑惑。

  魂使双目凝视她,眼里似是坠落了漫天的星辰,“现在自然没关系的!走,咱们乘船去镇上逛逛。”

  叶落被他拉着,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走,神色淡淡的,只有眼里的疑惑越来越深。

  可惜魂使显然没有为她解惑的意思。

  明明非人间界之人,他却比她更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凡人,渡船到对岸的镇后,摸出两枚铜币给船家作渡河费用。

  叶落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哪里来的铜钱?”

  “巫马给的。”魂使说,“他给我一袋银子,以免咱们来镇上没钱花。”他又夸了一句,“这个巫门人很不错。”

  两人走过人来人往的码头,来到镇里的一条青石铺就的街道。

  街道两边是琳琅满目的商铺,吃的、用的都有,各种热闹的吆喝声混成一片,有赶集的村民,有采买的妇人,还有拿着糖人跑来跑去的小孩,充满市井生活气息。

  路过一家卖糖画的小摊,魂使拉着叶落停下来。“两位客官,你们想要画什么?”摊主是一个约莫六旬的老者,头发花白,笑呵呵地问。

  “画两个小人吧,照着我们画。”魂使笑吟吟地说。

  老者看了看他们,两人都是极出色的人物,一个冷艳一个干净,偏偏站在一起无比的和谐,教人有种天下间没有比他们更相配的了。

  “好咧,请官客稍等。”

  老者是个技艺高超的,两个和他们相似的糖画很快就做好了。

  魂使给了铜钱,将照着自己画的糖画给叶落,他拿了叶落样子的糖画,欣赏片刻,一口咬掉糖画人的脑袋。

  他转头笑眯眯地道:“落落果然很好吃,我要将落落从头吃到脚。”

  叶落:“……”

  叶落面无表情地一口咬掉糖画人的脑袋,朝前走,没理会怪怪的魂使。

  魂使追过来,一只手拿着糖画,一只手握着她的手,两人旁若无人地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小镇的民风还是很质朴的,就算是夫妻,最多并肩而走,暗暗眉眼传情,极少会有什么亲密接触。

  因两人长得实在太好看,不管是通身的气质,还是那华贵的衣物,都不似凡人。所以纵使看到他们大庭广众下牵着手,也没有人敢质疑,或指指点点什么。

  两人在街上逛了大半天,买了很多东西,也吃了不少镇里有名的小吃,时间差不多时,他们去镇里一家最有名的酒楼用膳。

  等他们渡河回村时,巫马给的银子已经花得差不多。

  回到村尾的那栋房子,院门大开,朝院里看过去,只见巫马和狐狸精正在吭哧吭哧地翻地种灵植。

  他们今天从山里采到不少的灵植,有可以做菜的,也有用来欣赏的。

  巫马将院子规划了下,然后按照一定的规律将这些灵植种下,等它们全都种上,这些灵植自然生成一个灵阵,不仅能促进灵植的生长,同时也能保护这栋宅子,不再有鬼怪能轻易潜入。

  昨晚的事,他们实在不想再发生。

  就因为一个鬼的偷窥,然后引来醉酒的活尸半夜跑出去捉鬼,被毁了院子还是轻的,哪天说不定连村子都毁了。

  看到回来的两人,巫马高兴地招呼,“你们回来啦,今天去哪里了?”

  魂使和气地将他们去镇上的事说了说,指着叶落手里拎着的东西,“我们给你们打包了一些吃的,还有一只烤鸡。”

  不用说也知道,烤鸡是给狐狸精的。

  狐狸精高兴得跳起来,感动地说:“谢谢叶姑娘,谢谢魂使大人。”

  巫马也很高兴,和狐狸精一起去洗手,吃他们带回来的晚餐。

  这可是魂使和活尸特地为他们带的食物,由此可见这两人是将他们放在心上的,有什么比这个认知更让人高兴?

  不过等大脑冷却下来,巫马想到一个问题,“那个,你们身上还有银子吗?”

  看他们买回来这么多东西,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没有,都花光了。”魂使笑容亲切随和,透着一股子无辜的气息。

  更不用说那位活尸姑娘,她从来就不为衣食住行操心过,因为只要知道她身份的人,都主动为她操心。

  她也很无辜地看过来。

  巫马看着这两人,往储纳袋掏了掏,掏出一块碎银子,灵石灵珠这些是一颗都没有的——穷逼是留不住这些东西的。

  众人看着那块碎银子,发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们没钱了。

  就算是修行之人,没钱也是寸步难行。

  所以现在摆在他们面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赚钱。

  作为一个常年囊中羞涩的穷逼,巫马很快就振作起来,“没关系,咱们可以捉鬼赚钱!正好这大青山的煞气往山下涌,什么邪祟鬼怪都跑出来,虽然水泽村已经安全,不代表附近其他村落是安全的。”

  狐狸精附和,“对的,咱们可以去捉鬼赚钱,凭我们这群人的实力,就不信赚不到钱。”

  魂使笑吟吟地看着他们,也附和道:“我们也可以帮忙。”

  叶落没吭声。

  捉鬼赚钱这事很快就提上议程。

  当村长听巫马说,他们要捉鬼赚钱时,再次傻了。

  仙师也要像世俗中人一般赚钱的吗?

  “当然啊,不然咱们吃什么?”巫马说,“总不能去你们家蹭吃蹭喝吧,你们家养得起吗?”

  村长很老实地摇头,提供他们一两餐还行,长期一日三餐就没办法。

  不过村长已经知道他们都是有本事的仙师,这样的仙师在民间很受欢迎,当下打保票,会帮他们介绍生意。

  正好,隔壁村最近正在闹鬼,请了不少道士去看都没解决。

  巫马听说这事,“行,这活儿就交给我,我们今晚就去看看。”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404086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