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32(活尸发酒疯。...)

替身32(活尸发酒疯。...)

  马蹄声哒哒, 车轮辗过南地的春天,翻过那清澈的水泽之乡,在葱郁的山路间一路驰行, 溅起一串串水之花。

  如此连续走了半个月, 马车抵达南地一个青山环绕的村子。

  这个村子的名字取得很随意,名叫水泽村,盖因此地有山有水,亦是水泽丰沛之地。

  水泽乡并不偏僻, 它背靠着连绵的青山, 过了一条河, 对面就是水泽镇。

  外乡人的到来, 引起不少村民的注意,那些在田间忙活的村民难得坐在田梗边休息, 看到一辆从桥那边驶来的马车。

  村里人很少能看到如此豪华的马车, 还有那拉车的骏马,透着一股剽悍之气,更不用说赶车的年轻人, 那叫一个俊俏, 村里的姑娘看到那年轻人,纷纷羞红脸,又舍不得移开目光。

  年轻人肩膀上还有一只红毛狐狸, 它用狐狸尾巴圈着年轻人的脖子,宛若一条狐狸围脖,若不是它突然抬头看过来,村民还不知道这狐狸围脖竟然是活的狐狸。

  马车一路驶向村长的家, 在村长家院前停下。

  不久后,村长亲自带着那驾车的年轻人, 来到村尾处位于青山脚下的一栋青砖瓦房前。

  村民们认得这栋宅子,是村里的富户所建。

  可惜房子建成不久,那家人就出事了,一家子死的死、疯的疯。

  疯掉的人在一个夜深人静的黑夜跑出去,消失在那片青山之中,再也没人见过他,据说应该被山里的精怪吃掉了。

  因为这一家子死得太惨,所以又传出这栋宅子闹鬼的事。

  曾有些喜欢占便宜的赖子翻墙进去,然而没住几天,他们也疯了,发疯一样地跑进了后山,再也没有出现过。

  久而久之,这宅子变成一栋远近闻名的凶宅。

  纵使这宅子是水泽村唯一的青砖瓦房,平时依然无人敢靠近,更不用说打它的主意,房子便一直空置下来。

  看到村长将那外乡人带过去,村民都有些愕然。

  村长不会是让这外乡人住在凶宅里罢?

  正当村民们猜测时,便见驾马的年轻人跳下车辕,他转身看向马车,将马车一侧的车门打开。

  一个穿着红色留仙裙,明媚美丽的女子从车内款款走下来。

  她生得极好看,眉眼如画,额心处有一滴殷红如血的朱砂痣,更为她添了几分艳光,一双乌黑的眼睛清浚浚地看过来,教人心头微凛,不敢与之直视。

  村长也有些傻眼。

  他没想到马车里的贵人会是如此年轻貌美的女子,先前听那年轻人朝马车里的人唤“老祖宗”时,他以为车里应该是一位尊贵的老太太,哪知道人家如此年轻。

  难道因为他们是仙师,这姑娘只是看着年轻,其实年纪已经很大?

  巫马没注意到村长的纠结,问道:“老祖宗,您看这栋房子怎么样?”

  在不认识的人面前,他习惯称叶落为“老祖宗”。

  叶落看了一眼,也许旁人看的是那青砖碧瓦,她看的却是宅子上空萦绕的黑气,这是死气和阴气混合之物,显然这栋宅子曾经死过人,而且死得极惨。

  “挺不错的,就这里吧。”叶落点头道。

  见她没意见,巫马对村长道:“我们老祖宗很满意这房子,就这里了,麻烦村长开门,我们进去看看。”

  村长还有些愣,闻下意识地应一声,便去开门。

  只是,当他将门打开,看到里面院子里那生长得郁郁葱葱的杂花杂草,突然想到什么,赶紧道:“两位仙师,这宅子是凶宅,你们真的要住这里?”

  “无事。”巫马不在意地说,“如果有鬼,我们可以捉鬼。”

  村长不知道两位仙师的实力如何,不过巫马的表现到底让他安心几分,带他们进去。

  自从这栋宅子的主人出事后,村里连续发生几起怪事,村长也疑心是不是这宅子里有害人的邪祟,害死宅子主人不够,开始对村子出手。

  为了村民的安危,村长想请仙师过来除邪。

  可惜仙师不是那么好请的,甚至有时候请来的不一定是仙师,可能是一些招摇撞骗的江湖人,最后钱财被骗了,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不过今天来的这两位仙师……

  村长看向巫马脖子上的那只狐狸精,想到刚才听到狐狸精的声音,觉得这次来的两名仙师应该是有真本事的。

  若没真本事,怎么能收服狐狸精?

  这宅子建成的时间没超过半年,虽然因为主人出事空置下来,屋子里沾满了灰尘,不过只需要打扫一下便能入住。

  三人进入宅子,巫马和叶落看过后,都觉得不错,决定暂时住下。

  村长见他们满意,也很高兴,“你们稍等,我去叫家里的婆娘过来清理。”

  很快村长夫人就带着女儿、儿媳妇过来打扫。

  村长女儿看到巫马,脸蛋红扑扑的,不过等发现站在旁边的叶落,脸上的羞涩退去,心里有些失望。

  有这样美丽的佳人作伴,看来她们都是没希望了。

  巫马不知道村长女儿误会自己和叶落的关系,他和叶落站在后院,透过那低矮的篱笆墙,看向屋后那片连绵的青山。

  “等会儿我去镇上一趟,买些用得上的东西,毕竟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日子呢……叶姑娘,您说呢?”

  叶落嗯一声,“这里的环境不错。”

  巫马见她一直盯着后山看,嘴角抽了抽。

  他委婉地说:“叶姑娘,这青山的煞气确实挺重的,幸好山上有一条陇道拦着,没有让那煞气下山。不过看这情况,也拦不了多久……改日我进山里看看情况,不管山里有什么,您都不要吃啊。”

  叶落瞥他一眼,“放心,太丑的东西我不会吃的。”

  巫马有些热泪盈眶,非常庆幸这世间的邪祟鬼怪都长得极难看,没办法入得了她的法眼。

  不过他仍是不放心,很担心哪天来个让她觉得很美味的邪祟,一个不小心就吞了呢?

  还是得盯紧一些。

  村长夫人她们非常能干,将沾满灰尘的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连屋顶上有些碎的瓦都换了新的。

  忙碌大半天,买齐全东西,他们终于住进这栋宅子。

  为了庆祝他们找到暂时落脚之地——还是免费的,巫马特地做了一桌菜,诱得狐狸精口水都要流出来。

  入座的共有三人一狐狸。

  叶落、巫马、狐狸精,还有一位魂使。

  虽然寻常人看不到魂使,不过巫马仍是将他当成他们中的一份子,吃饭都会给他准备一副碗筷。

  起初魂使并没有搭理,后来渐渐地,他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巫马正给大家倒酒,突然听到狐狸精抽气的声音。

  狐狸精的抽气声抽得老大,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巫马下意识转头看过去,猛地瞪大了眼睛,手中的酒壶差点掉了。

  只见将暮未暮的天色下,正堂对着窗的地方,一名白衣如雪的男子挨着叶落而坐。

  他的容貌精美,气质却干净纯粹,一头鸦羽般的黑发用天青色的带子简单地束在身后,唇角噙着一抹笑意,坐在那光影交错之间,似虚还实,教人一时间无法分辩。

  他抬眸看过来,那双眼睛如星辰般璀璨,声音温雅,“有我的酒吗?”

  狐狸精继续抽气。

  巫马手忙脚乱地将差点倾倒的酒壶摆正,慌慌张张地说:“有、有的,您要喝酒吗?这是我从清云宗带来的灵酒,不知合不合您的胃口。”

  “没关系,我还没喝过人间界的酒呢。”魂使温和地说。

  巫马赶紧倒了一杯酒,恭恭敬敬地呈给他。

  叶落正研究杯中的灵酒,抿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正欲一口干尽,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挡住。

  “灵酒后劲大,别喝太急。”

  她看向阻止自己干酒的男人,说道:“我不怕。”

  他的神色很温和,但表情很坚定,不行就是不行。

  巫马和狐狸精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一人一狐缩在一旁看着他们,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魂使出现在人前,也是第一次看到魂使是如何像个管家公一样地管着活尸,这么难得的机会,只怕终其一生也看不到。

  叶落缓缓地放下酒杯。

  在他收回手时,她快速地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喝完后将空了的酒杯放下,淡淡地看着他,虽然她没什么表情,但这挑衅之意不而喻。

  他越不给她喝,她越要喝。

  巫马和狐狸精再次缩了缩,默默地看着他们,不知魂使看到如此不听话的活尸,会做什么?

  魂使什么也没做,他的神色愉悦,轻叹道:“落落,你真是……很可爱呢。”

  巫马和狐狸精瞅着叶落,不知道有什么可爱的,明明活尸在挑衅他啊,这魂使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不管活尸做什么,他都觉得可爱。

  叶落继续让巫马倒酒,一副要将他储存的灵酒喝光的架势。巫马弱弱地说:“叶姑娘,您悠着点,灵酒不同凡酒,它的后劲很大,容易醉。”说完,他又有些不确定,活尸又不是正常人,喝灵酒会喝醉吗?

  结果证明,活尸喝灵酒也会醉的。

  醉了的活尸姑娘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双眼睛变成黑漆漆的鬼眼,模样十分恐怖,吓得巫马和狐狸精抱在一起,担心她发酒疯。

  他们一定扛不住。

  魂使丝毫不觉得她恐怖,还很有闲心地说:“落落,你醉了吗?要不要我扶你回房休息?”

  叶落转头看他,可能是喝醉了,她的反应比平时要迟钝很多。

  她愣愣地点头,不等他反应,已经径自地站起身,然后走出吃饭的堂屋。

  巫马和狐狸精看着魂使跟在她身后出去,犹豫了下,也跟着出去。

  他们并不是想看魂使怎么哄醉酒的活尸,而是担心活尸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对,就是这样。

  出了堂屋,他们发现叶落并未回房,而是朝着后院走去。

  “落落,你去哪里?”魂使拉着她的手问。

  叶落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后山,说道:“去斩妖除魔。”

  巫马和狐狸精:“……”

  两人一难尽地看着她,你自己就是最可怕的邪祟,去斩什么妖除什么魔?

  魂使约莫也觉得很好笑,将她拉到怀里,搂着她轻哄,“落落乖,你喝醉了,咱们回房休息,这些事交给别人就好。”

  “交给谁?”叶落直愣愣地问。

  “交给他们啊。”

  巫马和狐狸精发现魂使指着他们,都很惊恐,更惊恐的是,活尸姑娘的那双占据了整个眼眶的黑漆漆的鬼眼也看过来,被这样的眼睛盯着,冷汗都惊出来了。

  “不行,他们太弱了。”她很嫌弃地说。

  巫马暗忖,还真感谢你醉了也记得他们很弱的事。

  魂使忍不住闷闷地笑起来,“好吧,他们确实有些弱,那就不让他们去了。不过现在天色很晚,我们回去休息吧,明天再去诛邪也可以。”

  叶落摇头,“天黑才好干活,天亮后,它们都躲起来啦。”

  众人:“……”这逻辑似乎也没问题。

  然而魂使是不可能任她这么跑出去的,好说歹说,又哄又亲的,终于将她哄回房。

  巫马和狐狸精吃了一嘴的狗粮,一人一狐狸满脸木然地回到堂屋,看到桌上已经冷了的菜,突然有些后悔拿灵酒出来庆祝。

  “早知道就不喝灵酒,改喝普通的酒。”

  巫马很可惜自己珍藏的灵酒,都被叶落喝光了。

  狐狸精倒是觉得没什么,“这次的事,证明活尸也能喝灵酒……怪不得她也能吃正常人的饭菜呢,你应该高兴才对。”

  巫马想了想,觉得它说得很对。

  他一直怕叶落忍不住去吃外面那些充满污秽的东西,像秽源之物,他是绝对不能让叶落吃的。相比之下,她吃正常人的饭食,反而是一件幸运的事。活尸身体里含着一口生气,正是这口生气让她如正常人般能思考能活动。

  或许,他应该尽量将她当成一个正常人来对待。

  等巫马回过神,看到狐狸精快要将桌上的食物吃光了,不禁大怒。

  “吃吃吃!整天吃个不停,你看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你快要成一坨狐球了,你知道吗?”

  狐狸精不以为意,为自己辩解,“我这是给自己进补呢,在镇山宗那一战,我流的血太多,要尽量补回来。”说到这里,狐狸精忍不住叹息,“巫仙师,叶姑娘她好可怜哦。”

  巫马的眉头耸了耸,没说话。

  “巫仙师,你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亲人呢?就算是我们畜生,也知道虎毒不食子。”可能是喝了些灵酒,连狐狸精都变得感性起来,“叶守城偏心小女儿,选择牺牲大女儿,叶洛菲说叶姑娘抢了她的仙人命,不应该出生……可是叶姑娘是姐姐,不应该出生的是妹妹才对吧?”

  狐狸精觉得,如果非要说双生子中有一个不应该出生,那绝对是后面出来的那个才对。

  按叶洛菲的逻辑,那应该是她不应该出生,是后面出生的她抢了叶落的仙骨才对。

  巫马道:“大概是世人都觉得,先有仙骨,才有仙人命罢,仙人命的前提是拥有仙骨。所以在他们看来,只有仙人命的叶姑娘是可以牺牲的,拥有仙骨的叶洛菲才是应该存在的。”

  当日叶洛菲极度痛苦之下,透露出来的信息非常多。

  因当时情况太过混乱,他们没能仔细想,事后琢磨过后,越想越觉得不对。

  仙人命和仙骨一分为二,被姐妹俩分别继承,只怕在这姐妹俩出生后,得知她们继承的那部份,叶守城就已经决定牺牲其中一个。

  仙人命争不过天生仙骨。

  所以叶守城隐瞒叶落的存在,让世人只知道叶洛菲。

  为了瞒住叶落曾经拥有仙人命一事,他宁愿被她废掉,也不透露这消息,可惜仍是被他养出来的蠢女儿毁了。

  叶洛菲真是个没用的,明明是天生仙骨,却因熬不过被抽仙骨的痛苦,什么都倒腾出来,也让世人见识到这对父女俩有多恶心,叶洛菲这天生仙骨之人又有多恶毒。

  这样的人怎么配拥有仙骨?

  **

  房间里,点了一盏烛灯。

  烛灯光线很浅,屋里的一切看起来朦朦胧胧的。

  “落落……”

  低哑的男声在黑暗中响起,沙哑中蕴含着丝丝的愉悦,如果巫马和狐狸精在这里,听到这声音,只怕头皮发麻。

  这声音听起来感觉很变态啊。

  叶落下意识地嗯一声,感觉到那拥抱的力量,一巴掌拍过去。

  “走开,我要睡觉。”她含糊地说。

  被结结实实地拍了一巴掌的魂使闷闷地笑出声,胸腔震动,无法抑制心头的喜悦,“喝醉酒之后,你的脾气倒是挺大的,还是只对我发脾气?”

  这个发现让他越发的高兴。

  他不介意她对自己发脾气,只希望她别对什么都无所谓,对什么都没感觉,连同对自己也是没感觉。

  叶落靠着软枕,漆黑的双眼愣愣地看着他,突然抓住他的一缕头发。

  “落落?”

  她扯着他的头发凑近,突然叫道:“昀旸。”

  “我在这里呢。”他伸出手,与她十指相扣,唇角的笑意丝毫不减,吻了过去。

  喝醉酒的她很乖地坐在那儿,仰着脸承接他的吻,身体软绵绵地靠在他怀里,任他压折而下……

  突然,叶落面无表情地将他推开,一双黑漆漆的鬼眼看向窗外。

  “有鬼偷窥。”

  鬼趴在窗户外偷窥屋里的鬼……

  她利落地翻下床,抓起一根原主人留下的木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去,要去捉鬼。

  被留在床上的魂使:“……”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404086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