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25(魂使和活尸非常相配。...)

替身25(魂使和活尸非常相配。...)

  南方的冬天素来是湿冷彻骨的。

  离开北地, 抵达镇山宗的管辖地界时,那飘飞的大雪、呼啸的北风,悉数退去。

  镇山宗的弟子早上从客栈醒来时, 看到外面连绵的青山, 温润多情的江南烟雨,不见大雪封山和凛冽的北风,一时间竟然有些不太习惯。

  “其实北疆的冬天也挺有趣的,风雪连天, 可以打雪仗呢。”一名弟子说道。

  “好什么好啊, 小心遇到雪妖。”周师妹没好声气地道, “我还是更喜欢南地的冬天, 就算它湿冷,但不用担心会有雪妖肆虐。”

  “周师姐, 可是咱们南地水祸多啊, 有水的地方,大多数有水鬼和水妖,也挺烦的。”

  这诚实无比的话得到周师妹一个怒瞪, 为什么别人家的师弟都是师姐说什么都好, 她的师弟却处处喜欢杠她?

  杠她很开心吗?

  周师妹被没眼色的师弟杠得心口发闷,起身去找褚师兄。

  她在客栈院子里一丛绿竹前看到他,问道:“褚师兄, 你在做什么呢?”

  褚成碧回过神,“没什么,周师妹,你们准备好了吗?咱们要出发了, 估莫午后就能回到宗门。”

  周师妹脸上露出雀跃之色,在外面奔波那么久, 总算是要回到宗门了。

  午后,由褚成碧带领下山历练的镇山宗弟子终于回到宗门。

  他们先去交接任务,然后去拜见宗主。

  镇山宗的宗主名为叶守城,百年前已是天人境修为,一袭藏青色道袍,容貌极为年轻,不过三十左右,如若仙人般清透冷冽。

  听完弟子们这次的历练过程,他握着一支佛尘,微微颔首道:“不错,此行尔等皆有所得,望日后再接再厉。”

  众弟子纷纷躬身,“弟子谨遵师尊教诲。”

  叶宗主让弟子们回去歇息,见褚成碧面有犹豫之色,将他留下来。

  “成碧可有事要禀报?”叶宗主询问。

  褚成碧迟疑道:“师尊,此行北去,弟子遇到一位姑娘,她和洛菲师妹容貌极其相似……”

  话未说完,他敏锐地察觉到师尊握着佛尘的手指微微轻颤了下,若非他习惯性地盯着那佛尘,可能并未发现。

  褚成碧飞快地看了一眼师尊,他的神色依然平静冷冽,面无表情,似乎并不受影响。

  这样的师尊,和那位巫门老祖宗很像。

  叶宗主问道:“可知她叫什么名字,是何来历?”

  “弟子不知她的名字,不过听说她是巫门的老祖宗,由拜入清云宗的巫门人巫马在身边伺候。”

  “巫门老祖宗?”叶宗主脸上终于露出几分诧异之色,“巫门几时出了个老祖宗?”

  巫门虽然应劫而退,极少掺和禹洲大陆之事,但他们并未敢小瞧巫门,对巫门的动静颇为了解。巫门目前的老祖只有一位,便是巫丛业,巫门的当家人,是天人境的修为。

  巫门虽没有长生境大能坐镇,不过无人敢小瞧巫门。

  盖因巫门可沟通鬼神,如若有需要,巫门可以请鬼神襄助,那是凡人无法想像的神鬼莫测的手段,以至于巫门三百年前没落至今,三大宗门未敢轻视巫门。

  这样的巫门,突然冒出一位老祖宗,而且还是名年轻女子……

  褚成碧发现师尊沉默时间过久。

  他心里有些不安,难不成那位巫门的老祖宗真的和师尊有什么关系?

  半晌,叶宗主道:“这世间相似之人不少,或许只是巧合罢,成碧不必多虑。”

  褚成碧心知事情并非如此,但师尊如此说,作徒弟的不好去探究,便应了一声是,崇敬地退出去。

  褚成碧离开主峰大殿后不久,便听说师尊去了出云峰。

  “褚师兄?”前来通知他的道童疑惑地看他。

  褚成碧回过神,给道童一块灵石,感谢他的通知,转身离开。

  **

  出云峰设有阵法,峰内灵力充沛,四季如春,繁花似锦,是一处非常适合修养的地方。

  叶宗主沿着开满山花的小径往上走,来到山腰处的竹林。

  和煦的微风穿林而过,涛声簌簌,教人心头的烦扰渐渐地退去。穿过竹林,前方有一株茂盛如盖的凤灵木,凤灵木下设有观景台。

  一名女子坐在临水的观景台中,抓着一把鱼饵洒向水里,一群色彩斑斓的灵鲤游过来抢食,颇具野趣。

  “菲儿。”

  亭中女子抬头看过来,脸上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提着裙摆跑过来,“爹,您怎么来了,是来看我的吗?”

  叶宗主冷冽的面容缓和几分,“你今天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叶洛菲在他面前转了转,裙裾飞扬,笑容灿烂,“我的身体都已经好啦!我今天和许长老学了三种术法呢,许长老夸我学得很快,很有天赋……”

  叶宗主听着小女儿叽叽喳喳地说着,面上不觉露出笑容。

  只是看着小女儿无忧无虑的脸,他想起另一张脸,明明是同样的容貌,却是截然不同的性子。

  “爹,您怎么了?”叶洛菲奇怪地看着他。

  叶宗主迟疑了下,说道:“成碧他们回来了。”

  “褚师兄他们历练回来啦,那我等会儿去看看他们。”叶洛菲高兴地说,自从身体好转后,她就喜欢去找那些师兄师姐们玩,仿佛将以前无法做的事都做一遍。

  叶宗主将手搭在她肩膀,在她疑惑地看过来时,他沉声道:“成碧说,此次他们去了北地,在诛杀雪妖时,遇到一名和你长得非常像的姑娘。”

  叶洛菲脸上的笑容缓缓地退去,天真烂漫不再,甚至有几分冰冷。

  “难道是姐姐还活着?”她冷静地问。

  叶宗主摇头,“为父不知。”

  “不可能的。”她摇头,“姐姐是代我受苦,如若她不死,死的就是我,我活下来了,所以姐姐已经不在了!爹,那一定不是姐姐!”

  “我知道。”叶宗主轻声说,“阿落已经死了。”

  他闭了闭眼睛,不愿意去想死去的另一个女儿。

  叶洛菲脸上重新露出笑容,“爹,当初你应该毁掉姐姐的尸身,而非将她的尸体送走,或许有什么怪物,借了姐姐的尸体复活。”

  在这个妖魔鬼怪横行的世界,尸体是最危险的,因为很容易就会发生尸变,或者有邪祟利用那些尸体做什么。

  叶宗主神色微凛,想到了这个可能,眼里的复杂和温情退去。

  如若真是如此,他必不会让大女儿的身体被怪物侵占利用。

  叶洛菲见父亲已经明白,笑着说:“爹,如果那怪物真的借用了姐姐的身体,它肯定会找过来的,到时候您可不能心软呢。”

  这话像是叮嘱,又像是某种提醒。

  叶宗主嗯了一声,伸手摸摸她的脑袋,不再说这事,转而询问她的修行。

  叶洛菲高高兴兴地将自己修行的结果告诉他,“春天之前,我可以修炼到合道境,再给我一些时间,很快就能修炼到天人境了。”

  叶宗主不禁大喜,这就是天生仙骨吗?果然非凡人能及。

  **

  清云宗来了位巫门的老祖宗,惹得众多弟子趋之若鹜,没事纷纷往栖云峰跑,想见见巫门的老祖宗是何等风采的人物。

  只是当他们见过后,一个个魂不守舍。

  特别是当初去五柳镇历练的弟子,发现巫门老祖宗原来是叶落后,突然就萎了,好些天都是垂头丧气的。

  温意意看不过去,双手叉腰训斥道:“瞧瞧你们这是什么德行?都我给振作起来,否则我就禀明刑法堂的刑师叔,让他们给你们指派些任务。”

  听到这话,清云宗的弟子们瞬间支楞起来。

  刑法堂的刑师叔执掌宗门的刑罚,素来是个会来事的,一旦落到他手里,不死也去掉层皮,没人敢在这位师叔面前放肆。

  见他们振作起来,温意意这才问:“说吧,你们这是怎么啦?”

  一位师兄忧郁地道:“还不是巫师弟干的好事。”

  “巫师兄?他又干了什么?”温意意不解。

  “都怪巫师兄,当初他说叶姑娘是他的朋友,我们这不是觉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小师妹你懂的。”

  温意意点头,她很能理解,不说师兄们,连她看到那样的大美人儿,都心痒痒的。

  那师兄满脸沉痛地说:“可哪知道,这一转眼,佳人就变成巫门的老祖宗……给咱们再大的胆子,咱们也不敢对巫门的老祖宗生出什么大逆不道的念头啊。”

  别的宗门弟子可能对巫门不熟悉,他们清云宗有一名巫门人之故,宗门弟子对巫门也是有些了解的,了解过后,对巫门有几分敬畏。

  越是敬畏,越不敢放肆。

  现在他们的心情就是如此,心里喜欢叶落这样的大美人儿,想到她的身份,再多的热情都萎了。

  温意意不禁笑起来,“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这样。”她摆了摆手,无所谓地说,“就算叶姐姐是巫门的老祖宗,但她还是叶姐姐啊。”

  众位师兄们很羡慕小师妹这种豁达的心态。

  不过经小师妹这么一提,他们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小提大作,就算叶落是巫门老祖宗,她也是叶落,而且是位大美人儿,难道就因为她是巫门老祖宗,就放弃吗?

  于是有人跑到巫马那里,尝试性地问:“巫师弟,你们巫门介不介意再多个老祖宗?”

  巫马:“……”

  这话十分耳熟,在渝林镇时,巫马就听玄阳宗的申涂提过一次,现在再听到这话,他都有些神经抽痛。

  “滚蛋!”他毫不客气地骂。

  “嘿,巫师弟,你不能这样!”一名师兄搭着他的肩膀,决定给他上堂思想课,“你们老祖宗年轻貌美,有追求者不是正常的吗?咱们都是同门师兄弟,知根知底,好过外面那些不正经的野男人,你说是不是?”

  巫马:“……”野男人不会指魂使吧?

  发现自己竟然诡异地想到魂使,巫马赶紧将这可怕的想法驱赶开。

  再怎么说,魂使也不应该是野男人的行例嘛,明明魂使是为活尸而来,魂使是很正经的才对。

  面对这群都想给他们巫门当老祖宗的师兄弟们,他毫不客气地怼道:“我这是图什么,图你们比我弱,比我穷,比我还不好看?想当我们巫门老祖宗,去你的吧。”

  众师兄弟们当作没听到这话,知会过他后,他们精心打扮一番,精神抖擞地跑去叶落那里露脸。

  大家公平竞争。

  安师兄、陈师姐和小师妹温意意都是叶宗主的亲传弟子,他们居住的院落和巫马相邻,于是每天都能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宗门弟子们跑过来找叶落献殷勤。

  就算叶落不为所动,冷情冷肺的,也没有浇灭他们的热情。

  人都是视觉动物,三观跟着五官跑,只要长得足够美,再冷漠都能接受。

  舔狗就是这么来的。

  这群弟子还振振有词。

  “老祖宗实力强大,貌美如花,就算不近人情了点,不也是应该的吗?”

  “我们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会用生平最大的耐心去感动老祖宗,持之以恒,说不定她被感动到,突然眼瞎看上我们了呢?”

  “咱们清云宗的弟子文武双全,容貌英俊,打得了邪祟,做得了家务,这样的男人去哪里找?”

  “就是啊,为了老祖宗,我们会变得更优秀的。”

  “……”

  清云宗的各峰长老们听说这事后,神色都有些怪异。

  一时间也不知道斥责宗门弟子胆大包天,肖想人家巫门的老祖宗,还是该责怪巫门的老祖宗长得年轻貌美,勾得弟子们心思蠢动。

  担心如此下去会出什么事,这些长老忧心地去找宗主。

  陈宗主笑呵呵地道:“年轻人嘛,总是活泼一些的,由着他们去罢。”

  众人无语地看着他,发现来找宗主是个错误的决定,不管宗内弟子做了什么胆大包天的事,宗主都会包容,在他眼里,不过是小孩子的小打小闹。

  “可是,那位毕竟是巫门的老祖宗,万一惹恼她……”

  除了陈宗主和巫马外,清云宗也没人知道叶落的真实身份,不过光是“巫门老祖宗”这个名头,就让他们十分慎重,不想得罪她。

  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巫门的老祖宗怎么突然跑到他们清云宗作客。

  难道这人间界又要出什么大事,巫门提前派个老祖宗过来镇着?

  陈宗主摆手,“你们放心,叶姑娘是个好孩子,她不会生气的。”

  众人再次无话,虽然宗主的年纪确实很大,叶落的年纪在他眼里只有他的零头,可人家是巫门老祖宗,也不能随随便便叫人家孩子啊。

  **

  叶落确实不在意。

  清云宗弟子那些所谓追求的行为,要不是温意意告诉她,她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在追求,还以为是像巫门的弟子一样,孝敬她这位老祖宗呢。她总觉得追求不是这样的,这太含蓄了,谁会知道是追求啊?

  但不是这样又是哪样,她也说不出个大概,仿佛曾经有人热烈地追求过她,每当仔细想时,脑袋一片空白。

  只有巫马,每天都心累地将那些追求者赶走。

  他试探地对叶落道:“叶姑娘,如果您觉得不好,我可以禀明师尊,让他们不要过来打扰您。”

  “不会啊。”叶落喝着灵茶,“挺有趣的。”

  巫马:“……”

  他用诡异的目光看着她,欲又止。

  “有什么不对吗?”叶落好脾气地问。

  巫马暗忖,你这么说时,没有考虑过魂使吗?万一魂使生气怎么办?

  自从回宗的路上,狐狸精说隐约看到一名白衣公子在马车里宛若情人般搂着叶落后,他就明白魂使和活尸之间的关系,甚至决定,如果他们俩真的在一起,他一定会努力地维护这两人的感情,不允许他人破坏。

  可以说,这世间能配得上活尸的,也只有魂使了。

  魂使来自幽冥,不惧活尸身上的尸毒和凶性,还能让活尸维持清醒,不让她作恶……这么一想,越发的觉得魂使和活尸,多相配啊。

  巫马委婉地道:“魂使……祂怎么说?”

  叶落疑惑地看他,“你问这个做什么?他需要说什么?”

  巫马最终败退,含糊地说:“没什么,如果您觉得他们烦,一定要告诉我,我会让他们不过来打扰您的。”

  “暂时不用。”叶落摆了摆手。

  巫马见她真的没有在意,只好拎着狐狸精,满心忧虑地离开。

  近日下了场雪,枝头上挂着雾淞,在灵气氤氲中别有一番美。

  叶落正欣赏着那雾淞,身边多了一个人,自身后搂住她,从他身上的暖意传递过来,温暖了她冰冷的身体。

  “落落,为什么允许那些人来打扰?”

  “我不觉得打扰啊。”叶落如实说,“我觉得很热闹。”

  她想,自己生前一定是个很爱热闹的人,所以才会这么喜欢热闹,就算热闹不是自己的,她也很喜欢看。

  魂使叹了口气,吻了吻她冰冷的脸,也不知道是她的体温如此,还是这天气太冷了。

  “落落,天要黑了,我们回房吧。”

  叶落喝掉已经冷的茶,将桌上那盘素点端起,“嗯,回去吧。”

  魂使看了眼她手中的素点,发现她对食物有一种莫名的珍惜,就算活尸不用吃东西,她也会很珍惜地一口一口地吃掉。

  就没见过这样的活尸,却很鲜活可爱!

  他想,这姑娘是他见过最可爱的活尸了。

  两人回房后,叶落脱去身上的斗篷。

  屋子里布有恒温阵法,暖意融融,并不会觉得冷。

  但某位魂使可能觉得作为活尸的她冷,再次坐下来时,都会将她纳入怀里想将她捂暖,晚上也要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在黑暗中亲吻她。

  叶落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习惯。

  也不过短短几天时间。

  将那盘素点吃光后,叶落练习今天学到的术法,是陈师姐和安师兄教她的。

  安师兄叫安逸臣,陈师姐叫陈繁素,两人的名字都很好听,也是很好的人。

  事实上,清云宗的氛围和巫门一样都很正派,估计这也是巫门老祖放心地让巫门带她过来的原因。

  叶落平时虽然不关注外界的事,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知道他们对她的畏惧,知道他们对她的忌惮和戒备,也知道他们想让她走另一条路,想要一个可能。

  一个活尸不会颠覆人间的可能。

  魂使坐在一旁,看她练习术法,等事情告一段落后,他拿帕子给她擦手,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头地擦过去,擦得很仔细。

  叶落盯着他精致漂亮的侧脸,问道:“昀旸,你会什么术法?”

  这句“昀旸”让他的指尖微微一颤,似乎每次她突然唤他的名字,都会让他的反应有些激烈,叶落很是不解,问过他原因。

  他会说:“大概是因为你是我等了很久的人罢。”

  叶落暗忖,活尸出世,魂使渡之,魂使确实要等活尸出现,才能从幽冥而来,也算是等了很久。

  魂使朝她微笑,“我不会人间界的术法。”

  “真的?那你会什么?”

  “嗯,你不会想知道的。”

  叶落的好奇心被他提起,朝他凑近,“为什么呢?”

  这是个很活泼又好奇心重的活尸。

  魂使心中暗忖,唇角弯起,很高兴她的活泼和好奇心都在自己面前展现出来,这让他有一种她是完完全全独属自己的感觉。

  魂使最后仍是没有告诉叶落他会什么。

  这让她有些不高兴,所以晚上睡觉时,她拒绝了魂使的拥抱,一个人贴着床内侧睡,给他一个冷酷无情的背影。

  魂使有些好笑,他贴了过去,强势地将她搂到怀里,吻着她的颈项说:“落落别生气,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幽冥界玩,那里才是邪祟的天下。”

  屋子里很黑,不过对魂使和活尸来说,并不影响。

  她转过身,抬眸看他的脸,“我听说,幽冥的通道并不轻易打开,就算是魂使,也打不开吧?”

  否则这世间也不会邪祟横行,无处可渡它们。

  魂使道:“总会有办法的。”

  叶落当他是在哄骗自己,其他的魂使如何她不知道,但这位魂使显然很有野心,他不仅想渡她,还想将她渡到他床上。

  就没见过这样的魂使。

  黑暗之中,彼此的气息交缠在一起。

  魂使吻了她好一会儿,直到她的身体沾上他的体温,低哑的声音响起,“怎么样?你讨厌吗?”

  “不讨厌。”叶落很老实,“但也不喜欢。”

  她的心静如水,产生不了人该有的意乱情迷。

  魂使低低地笑起来,与她额头相贴,“不讨厌就证明是喜欢的……”

  叶落没说话,只是将自己挤进他怀里,贴着他的身体,感受他身上的温暖,让他的体温浸遍她全身,这样她也像一个真正的人,浑身暖烘烘的。

  在这片暖意中,她慢慢地睡去。

  **

  整个冬天,叶落都窝在院子里,闲时和清云宗的弟子聊聊天,练练术法,晚上和魂使在被窝里做点不讨厌的事,日子过得十分悠闲。

  悠闲得她都忘记还有报仇的事。

  直到春天来临。

  北方的春天总是来得很晚,当冰雪融化,枝头抽出新芽,明媚的春光洒落,蜗居了一冬的人们都出来活动。

  妖魔鬼怪也跟着活跃起来。

  叶落发现最近来她这儿的人变少了,直到温意意告诉她,他们都被派下山去斩妖除魔,短时间不回来。

  巫马高兴地说:“就应该是这样。”

  冬天那么冷,都打不消这些家伙的热情,现在春天来了,应该给他们多派些任务忙活,让他们没空再想东想西。

  想要追求姑娘,不会去追求宗门里的那些师姐师妹,干嘛就看上一个活尸?

  温意意不以为意,“叶姐姐长得这般好看,有追求者是正常的事,你就算反对也没办法,她是你的老祖宗,又不是你妹妹,你可管不住。”

  她觉得巫马有病,将老祖宗看得这么紧。

  巫马心累道:“我这是为了他们着想,不可能的事还是早点放弃。”

  温意意懒得理她,拉着叶落叽叽喳喳地聊天。

  聊到最后,温意意邀请叶落一起下山去除尸鬼,据说每年冬天被冻死的人太多,他们的尸体没有被处理,很容易转化为妖鬼,每当春天时到来,就会聚集在一起肆虐,祸害凡人居住的城镇。

  叶落这个冬天学了很多东西,正好也想去试试手,于是答应了她的邀请。

  “什么?叶姑娘要下山除妖鬼?当然要一起去啊。”

  “叶姑娘,我陪你一起去吧,万一遇到尸鬼群,咱们也有个照应嘛。”

  “叶姑娘……”

  …………

  最后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下山,阵容之大,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山下出现什么可怕的千年邪祟,需要清云宗弟子倾巢而出。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395577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