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21(风雪之夜。...)

替身21(风雪之夜。...)

  丰祥镇的冬天到来之时,叶落和巫马离开了巫门祖宅。

  这次巫马回来,是为了将从清云宗请的镇地之物带回来镇在禁地,并帮助长辈们一起加固禁地的阵法。

  现在事情已了,巫马也要回清云宗。

  巫马是清云宗的弟子,清云宗有规矩,弟子的修为未达到合道境之前,不得长期在外,除了必要的历练外,须回宗门继续修行。

  这也是为了保护那些低阶的弟子,以免丢了性命。

  听说他们老祖宗要和巫马一起离开,巫门年轻的弟子们依依不舍。

  巫雅拉着叶落,双眼含泪,“老祖宗为什么要和大哥一起离开?留在家里不好吗?大哥是去清云宗受罪的,老祖宗您不要跟着大哥去受苦。”

  “是啊,老祖宗留在家里吧。”

  “我舍不得老祖宗离开。”

  “……”

  巫门年轻的弟子们纷纷挽留,不过短短一个月时间,巫门弟子已经将叶落当成他们的老祖宗看待,这么年轻貌美的老祖宗,怎么舍得她离开。

  在他们看来,巫马被送去清云宗拜师学艺,就是去受罪的。

  他们巫门的底蕴并不比三大宗门差,要不是巫门应劫而退,名声不及三大宗门显赫,巫门之人何苦要去三大宗门拜师,就为了不断了巫门和三大宗门的联系。

  所以在符箓方面最有天赋的巫马被送去清云宗拜宗主为师,成为清云宗的莫宗主的挂名徒弟。巫门人学的是巫符,与外面的灵符并不相同,巫马不仅要学巫符,还要转修灵符,多受罪啊。

  叶落只是笑,“不行呢,我要和巫马离开的。”

  作为被巫马的血点化的活尸,巫马和她之间有一种羁绊,目前是无法割除的,这也是她跟着巫马的原因。

  除此之外,她要弄明白自己的死因,不可能一直待在丰祥镇。

  在巫门人的依依不舍中,叶落坐上马车,和巫马、狐狸精一起离开了丰祥镇。

  巫门人站在丰祥镇外,挥手与他们道别,望着马车渐渐地消失在风雪之中,直到再也看不见。

  下雪的日子,天气很冷。

  巫马特地在马车里布置了恒温阵,问叶落:“叶姑娘,您还冷吗?”

  狐狸精不失时机地说:“如果您冷,我可以给您当围脖,我的毛毛现在养得很好,小雅她们都很喜欢呢。”

  它趁机抖了抖圆润的身体,如火焰般红色的毛和那一身肥肉一起震荡,晃出一波又一波游泳圈。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胖了?”巫马愕然,好像一个没注意,苗条的狐狸精就吃成胖狐狸。

  狐狸精像被踩中尾巴一样跳起来,“胡说,我哪里有胖?我这分明就是圆润,小雅她们都夸我现在的体形最好,抱起来手感最棒的!”

  巫马嗤了一声,对它的自欺欺人嗤之以鼻,也怪巫门的伙食太好,连巫门大厨特地给叶落做的迎神宴,它都能趁机去蹭吃,这么天天蹭下来,能不胖吗?

  “再这么吃下去,小心你变成人形时,也是个大胖子。”

  狐狸精对“胖”很敏感,“我就算变成人形,也是难得的美男子,姑娘们都会为我疯狂。”

  “那你就变啊!”巫马催它。

  狐狸精顿时不吭声。

  巫马斜眼睨它,肯定了心中的猜测,狐狸精一定是看过自己现在的人形,指不定胖成一坨球,所以一直不敢当着他们的面变成人。

  叶落虽然不冷,不过女孩子嘛,怎么拒绝得了这种毛茸茸的生物?

  可惜她身边有一只黑猫,黑猫并不允许任何小动物靠近她,连狐狸精在她面前跳骚舞都被祂一爪子拍飞。

  狐狸精只能失望地和巫马坐在车辕,吹着迎面而来的风雪,怀疑狐生。

  “女孩子怎么能不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呢?难道是我不够可爱?”它虚心地询问巫马。

  巫马驾着车,斜睨它一眼,“你就别想啦,人家有猫呢,不稀罕你一只狐狸精。”

  狐狸精垮下脸,心里腹诽,那又不是真正的猫,是来自幽冥的魂使,魂使游离尘世之外,怎么可能像它一样能给活尸卖萌当围脖?

  马车里,被认为不可能给叶落卖萌当围脖的黑猫变成人,伸开双臂搂住叶落,将人纳在怀里。

  “我抱着你,你可以睡会儿。”他温和地说。

  叶落仰首看他,满脸无辜,“我不困啊。”

  他低眸含笑,“没关系的,你可以酝酿一下睡意,漫漫长途,很适合睡觉。”

  叶落见他坚持,倒也没再拒绝。

  马车行走在山路,就算车厢内设有阵法,如履平地,但空间仍是过于狭小,有人给她当靠垫,她也不介意的。

  不久后,狐狸精探头进来查看,发现叶落睡着了。

  它敏锐地发现,她的姿势有些奇怪,似乎是被人搂在怀里一般,恍惚之间,它仿佛看到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眉眼干净漂亮,一双宛若星辰般的眸子朝它望过来……

  狐狸精打了个哆嗦,赶紧退出去。

  巫马见它同手同脚地爬出来,笑它,“你这是怎么啦?”

  狐狸精爬到他的肩膀,小声地和他咬耳朵,“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白衣公子,抱着叶姑娘呢……”

  巫马:“……真的?”

  “千真万确!”

  巫马不禁沉默,难道那白衣公子是魂使?

  原来魂使还能变成人的吗?

  不对,魂使搂着人家姑娘做什么?总觉得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关于活尸和魂使之间……

  **

  马车连续在风雪中赶了几天的路,这日傍晚,抵达山中一处破庙。

  大雪的日子,天总是黑得很快,未到申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看不清楚来路。

  马车停在破庙前,破庙有一扇破破烂烂的门掩着,里面隐约渗出橘红色的火光,在这样的天气里,很容易吸引迷途的旅人。

  巫马朝车里的叶落道:“叶姑娘,风雪太大了,我们今晚在庙里过一晚,明日再出发罢。”

  说话间,又有飞雪扑面而来,纵使打着伞,依然有不少雪飘落到他身上。

  叶落并无意见,抱着黑猫下车。

  狐狸精蹲在巫马的肩膀上,缩了缩身体,这雪实在太大了,一看就不正常。

  巫马赶紧举着伞撑到她头上,为她挡住风雪,只是这风雪似乎要和他作对,又是一阵猛烈的狂风灌来,掀起一阵雪花,两人一狐狸身上都沾满了雪。

  叶落任由那雪扑在身上,目光顺着伞沿往外看了看。

  天空是一种接近铅灰的阴沉,纷扬而下的雪花遮挡了视线,无法看清楚三丈之外的情况。

  那风雪之中,似有一只无形的手,不断地搅动这方天地的风雪,让旅人迷失方向,驱赶至一个地方。

  巫马撑着伞,像个打伞的丫鬟,亦步亦趋地跟着叶落,来到破庙门前。

  狐狸精用尾巴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一道沉闷的声音。

  巫马道:“我们是路过的旅人,风雪太大,想过来借宿一晚,明日就会离开。”

  里面安静一会儿,那声音道:“进来吧。”

  巫马推开门,和叶落一起进去,发现这破庙还真是破,里面除了一张供桌和一尊只剩下半个泥塑身体的佛像,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破庙里的人不少,约莫三十来人,有穿着破烂、无家可归的乞丐,也有因风雪被困的一家五口,还有侠客打扮的青年男女,以及商队之人,格外热闹。

  巫马和狐狸精一眼看过去,目光便沉了沉。

  这三十来人,真是人妖魔鬼怪都混在一起,气息驳杂,一时间竟然分不清哪些是人哪些是邪祟。

  突然而来的大风雪,大雪封路,山中的破庙……

  一看就有问题。

  破庙里的人纷纷看过来,各种探究打量的目光都有。

  狐狸精假装自己就是一只凡狐,用尾巴圈住巫马的脖子,给他当围勃,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像一只死狐狸。

  这种地方,就算是它这种五百年道行的狐狸精,也有些挡不住。

  它还是老实地靠着大佬庇护吧。

  众人的目光扫过两人,在叶落拉下斗蓬的兜帽时,那些视线变得炙热几分。

  年轻美貌的女子总会引来各种关注,更不用说在这种风雪夜里的破庙,无人知晓那些披着人皮的是人还是鬼,又怀有什么样的心思。

  贪婪的、恶毒的视线一晃而过,隐晦又热切。

  不管是人是鬼,在叶落露脸的那一刻,都被挑起某种贪婪的欲念,美貌不仅人类向往,很多妖魔鬼怪亦心生喜爱。

  巫马的脸色沉了沉,想找个地方歇息,然而这三十来号人几乎将寺庙各处占据,不管哪儿都有人,只能找个团队加入。

  “小伙子,你来我们这边罢。”

  一道沧桑的声音响起,巫马看过去,正是那一家五口中的老者开口。

  爷爷、奶奶,儿子和年轻的小媳妇,以及四五岁的小孙子,一家五口整整齐齐的。

  他们身上穿着葛衫,外面披着卸寒的棉袄,虽然露宿荒野,却打理得十分整齐干净,面容和善,一看就是与人为善的一家子。

  巫马没有拒绝,带着叶落过去,坐到那年轻小媳妇收拾出来的干草上。

  另一边,商队的人看着巫马他们选择加入那一家几口,面上露出同情之色。

  这种荒郊野岭,像这样看起来最和善的一家几口反倒是最可疑的,冒然接受他们的邀请,最后怎么死都不知道。

  年轻人啊,果然经验还是太少了。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385039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