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20(就是想作一下。...)

替身20(就是想作一下。...)

  关于巫门祖宅禁地封印着鬼墓一事,素来只有巫门的高阶弟子和长辈知晓。

  昨晚禁地闹出的动静有些大,被惊醒的巫门弟子不少,不过未等他们出去探究,就被长辈们勒令待在各自的房里,不得出去打探。

  天亮后,巫门祖宅一切如常。

  年轻的弟子们按平时的安排去做了早课,然后去找他们的老祖宗一起用早膳。

  巫雅是个很活泼的小姑娘,她的年纪不大,十五六岁,正是少女最青葱活泼的年龄,看到叶落就问:“老祖宗,昨晚禁地那边好像出事了,您知道吗?”

  叶落朝她微笑,“知道。”因为她就是罪魁祸首。

  “那您知道发生什么事吗?”

  一群巫门弟子围在她身边,眨巴着眼睛,暗暗期盼老祖宗能偷偷透露些许内幕给她们知道,长辈们的口风太紧,他们怎么问都问不出来,便想去找看起来很好说话(因为年纪轻更好说话)的老祖宗。

  巫马正好过来,听到这话,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关于巫门祖宅禁地的秘密,因事关重大,素来只有长辈和高阶弟子能知晓,以免年轻的弟子不知轻重,不慎泄露出去。

  叶落点头,慢吞吞地说:“知道。”

  “您能偷偷透露一点给我们吗?”巫雅朝她凑近,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可爱又讨喜,希望老祖宗看在自己这么可爱的份上多疼疼她。

  叶落微笑,“不行呢。”

  巫马提起的心顿时落下来,其他弟子则一脸失望,嘟嚷了几句什么,最后被冷着脸的巫云赶走。

  巫云今天过来,负责教导叶落巫门的术法。

  他们巫门的老祖宗,如果连巫门的术法都不会,岂不是让人笑话?

  虽说老祖宗的实力高深莫测,就算不会术法也很厉害,但如果学会了,岂不是锦上添花?所以在回来之前就说好了,让她教叶落巫门的术法。

  巫云教学时,巫马就坐在一旁观看,木然地发现,叶落竟然真学会了,至于效果如何不好说,反正学得有模有样的。

  他的认知再次被打破。

  原来作为这世间最可怕的邪祟,活尸也能学习修行者的术法的吗?

  还是因为活尸有个“活”字,所以和其他的邪祟不一样,将来还可以用学到的术法去打败修行之人?

  巫马十分纠结,可惜巫门先祖留下的手札关于活尸的记载太少,他们能参考的不多,只能默默地观察,收集活尸的信息,然后添加到手札里。

  千百年后,如果巫门弟子又遇到活尸出世,这些手札多少能给他们一些启发。

  巫云教了一个时辰,让叶落自己练习,便离开了。

  巫马趁机问道:“您学这些有用吗?”

  叶落没回答,而是抬起手,袖子滑开,露出一截白晳秀气的皓腕,示意他看。

  巫马疑惑地看她,不知道她让自己看什么,正欲细看,突然发现她的袖子自己滑了下来,似是有一只手将之扯下的。

  叶落看向身边的黑猫,似乎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

  黑猫一双翡翠色的眼睛回视她,蹲在桌上,一只爪子按着她的袖子。

  看在祂可爱的份上,叶落没和祂计较,朝巫马道:“我学会袖里乾坤啦,这术法挺好用的,可以用来藏东西。”

  袖里乾坤的面积不大,不能和储纳袋比,不过用来放些小玩意非常方便。

  巫马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原来她是想让自己看她学会的术法——袖里乾坤之术。

  不过……

  他瞅着她的袖子,那里有一个微微下压的痕迹,仿佛有一只小小的猫爪子按在上面,不禁脸色有些古怪。

  是魂使吧?

  原来魂使和活尸之间的关系如此紧密,不仅负责渡她,还不允许别人男人轻易唐突了她吗?

  巫马又坐了会儿,拎着那只吃饱了就蹭着活尸气息的狐狸精跟着去忙碌了。

  深秋的阳光难得明媚,叶落一个人独自坐在院子里,阳光从树稍筛落下来,星星点点在跳跃在她身上。

  她朝那只黑猫道:“你刚才做什么呀?”

  黑猫没吭声。

  叶落:“变成人。”

  黑猫跳下桌子,下一刻,桌旁出现一名白衣如雪的男子,那样的白,就像烙印在她心头,它是纤尘不染的洁净,似乎这世间的任何污秽都无法侵染它分毫。

  魂使含笑说:“你是姑娘家,别随随便便让男人看你的身体。”

  叶落不以为意,“只是手腕罢了。”

  作为一具没有记忆的活尸,她的道德观尚未被补全,巫门之人塞给她什么,她就学什么,又因为她是老祖宗,没有人敢对她指手画脚,所以她的行事都是随心所欲,按心情来。

  魂使道:“可是我不喜欢呢。”

  叶落愣了下,偏首看他,那双比普通人类更黝黑的眸子透着一种无辜,仿佛在说:你喜不喜欢关我什么事呢?

  活尸就是这么任性。

  魂使不禁叹了口气,干净漂亮的容颜添了几分无奈,柔声说:“你要做一个好姑娘,乖啊。”

  “我现在不好吗?”叶落问,“你审视我这么久,难不成就想让我做一个好姑娘?”

  从她在乱葬岗苏醒,这位魂使就一直跟着她,用一种游离尘世之外的旁观者的身份审视她、观察她。

  叶落以前无所谓,不过最近,突然有些不爽。

  至于为何不爽,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看到这男人的脸,就下意识地想作一下,最好能看到他生气的样子。

  她默默地想,一定是因为魂使和活尸之间的关系是对立的,魂使对活尸而,就是束缚活尸的紧箍咒,不准活尸做这做那,管得很宽。

  魂使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摸摸她的脑袋,眉眼柔和。

  叶落恍惚间以为自己的心脏有瞬间的失序,但这是不可能的事,作为一具活尸,她的五脏六腑已经不会再制造源源不断的生气,心脏也不会像正常人类一样跳动。

  两人坐在秋日的阳光下,一时无话。

  半晌,叶落突然问:“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魂使应该不是你的名字,而是一种身份象征吧?”

  魂使点头,“我叫昀旸。”

  叶落在心里默默地叨念几声,心脏又有些失序,“昀旸”这两个字给她的悸动比任何名字都要深刻,难不成是因为“昀旸”是魂使的名字吗?

  应该是这样吧。

  晚上,叶落回房休息。

  她躺在床上,看到跳上床的黑猫,突然说:“你变成人吧。”

  黑猫扭头看她,虽不知她何意,仍是变成白衣如雪的公子,一头鸦羽般的墨发披散,朝她微笑时,干净又温和,有男孩子的清爽,也有男性的温和。

  很矛盾。

  叶落凑近他,突然叫了一声:“昀旸。”

  魂使的眸子里似有碎裂的星光微晃,指尖不受控制地颤了下。

  “没事,我就是随便叫叫。”叶落淡定地说,径自躺下,嘴里嘀咕着,“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你有些熟悉。”

  魂使看着搅乱了他心弦的活尸不负责任的话,面上露出一抹微妙的神色。

  他敛袍坐在床边,看着她陷入沉眠之中,伸手过去,隔空描摹她的面容……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381937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