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11(不是准儿媳妇,是老祖宗。...)

替身11(不是准儿媳妇,是老祖宗。...)

  等巫马带着狐狸精和叶落去吃饭后,巫丛业将宅子里的巫门人叫过来。

  这慎重的举动,惹得巫门人暗暗纳罕。

  巫父巫母一脸高兴地看着他,心里已经隐隐有所猜测,问道:“爹,有什么事?”

  巫从业看着众人,这些都是巫门之人,亦是巫氏后人,拥有巫氏的血脉之力,方能使用巫门之术。

  想起最看重的孙子带回来的活尸,巫丛业只能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

  他不能怪孙子无意中造出来的活尸,毕竟这不是他有意为之。

  当初巫门之人应劫而出,又因劫而退,盛极一时的巫门重新龟缩回小小的丰祥镇,若说没有不甘是骗人的。

  可巫门之人更明白,他们所行之事有伤天和,容易招来更大的劫难。

  这是巫门避不开的。

  不管是劫或是祸,他们都只能豁然对之,不会怨天尤人,这是巫门人的秉性,也是他们所追求的心境。

  众人见老祖神色不太对,都收敛起脸上的神色,肃手站着,等待老祖发话。

  巫丛业沉声道:“巫马带回来的那位姑娘,希望你们以后将她当成老祖宗一样地恭敬,不得失礼。”

  众人:“……”

  在场的巫门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的老祖,原本以为老祖叫他们过来,是因为被送去清云宗的巫马难得带个姑娘回来,没想到竟然会听到这么一席话。

  巫父巫母更是难以接受。

  “爹,那姑娘不是巫马带回来的媳妇吗?”巫母急切地问了一句。

  这下轮到巫丛业目瞪口呆,“什么媳妇?”

  巫父尴尬地说:“巫马难得带个姑娘回来,我们这不是以为,他终于开窍了,给自己找了个媳妇……”

  “还是挺漂亮的姑娘。”巫马的妹妹巫雅接道,“咱们丰祥镇可找不出这么漂亮的姑娘。”

  “是啊,不说丰祥镇,就是外面的大城市也找不到。”

  “我还以为巫马走了什么狗屎运呢,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原来是给咱们找了个祖宗回来吗?”

  …………

  听着巫门人你一我一语地讨论开,巫丛业十分无语。

  “行了,你们别吵。”他抬了抬手,再不制止,他们能说到天亮,“总之,对这位叶姑娘,你们都要像对老祖宗一样恭恭敬敬的,不得对她不敬。”

  众人纷纷应下。

  巫父巫母满心失望,没想到准儿媳妇却变成了老祖宗,这身份的跨度也太大了。

  **

  巫马陪叶落和狐狸精吃饭。

  巫家的厨子果然厨艺不错,做出来的都是逢年过节才有的大菜,吃得狐狸精满嘴流油,一边嘟嚷着:“你们家的鸡做得好吃,我想再吃十只。”

  巫马用筷子敲它,“想吃鸡自己去山上捉,我这里没那么多供你这狐大仙。”

  狐狸精说了一句小气。

  巫马冷笑一声,“我这菜是招待叶姑娘的,可不是用来招待蹭吃蹭喝的狐狸精,你要是觉得你比叶姑娘强,你随便提。”

  狐狸精哪里敢说自己比活尸强?那不是找死吗。

  吃过饭,天色完全暗下来,巫马带叶落和狐狸精去客院歇息。

  安置好叶落,确认没什么事,巫马便去见祖父。

  他祖父站在院子里,对着院子的一株红山茶花长吁短叹,神态多了几分沧桑,巫马不禁有些愧疚。

  祖父都这把年纪,他竟然还带个活尸回来吓他老人家,实在不孝。

  巫丛业摆手,“罢了,咱们巫门人的气运素来不好,否则巫山城现在也不会变成废墟,看开就好。”

  他转而问孙子关于叶落的事。

  巫马道:“叶姑娘苏醒后,记忆全无,前尘往事俱已不记得。”

  巫丛业没想到会是这样,尔后想到什么,有些欣喜地在原地转了转,嘴里念念有词,“巫门手札并未明活尸苏醒后有无记忆?莫非正因为她记不得前尘往事,不知自己为何而死,所以并无怨憎之气,行事方能与传说中凶性嗜血的活尸不同?”

  巫马点头:“孙儿猜应是如此!不过,祖父,孙儿还是希望您能帮忙查叶姑娘的生前是什么来历。”

  巫丛业叹气,“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她的意思?”

  “她没说,但我觉得她是想知道的。”巫马挠了挠头,“祖父,叶姑娘是被人抛尸在乱葬岗,当时尸体上并未见什么伤痕,但指甲崩裂,似是抓挠地面所崩,显然死前曾经历过极为痛苦之事,定是死得极不甘愿,或者极为痛苦。”

  含怨而死,或痛苦而死,死后容易化为怨魂、恶鬼或厉鬼。

  若叶落没有尸变成活尸,或许她现在不是一个尸鬼,就是怨魂、恶鬼或厉鬼。

  巫丛业再次叹气,“罢了,我会让外面行走的巫门人注意,查查她的来历。”

  巫马有些愧疚,“祖父,是孙儿任性了。”

  活尸没有记忆,宛若天真无邪的稚童,他们理应顺势而为,好生地教导她,引导她往好的方面发展,而不是为她寻回生前痛苦的记忆,容易令她凶性大发。

  一但活尸凶性大起,便不可控制,最严重的后果,便是为祸人间,给人间带来浩劫。

  **

  巫马这次回到丰祥镇的巫门祖宅,确实是家中有事。

  回来的第二天,他就忙碌起来,甚至没空关注叶落。

  加上他知道祖父已经发话,她在祖宅应该没人敢怠慢她,倒也不像在外面那样,一刻看不到她就担心她凶性大起,做了什么可怕的事。

  这里有整个巫门的人看着呢。

  等他忙得告一段落,终于有空去看叶落,发现叶落竟然不在家里。

  问了扫洒的仆人,才知道他的姐妹们带着叶落出门去逛街了,据说这几天,她们天天都出去。

  巫马:“……”

  巫马有些不放心,正要出门去找,就看到一行人热热闹闹地回来。

  他的姐妹们簇拥着叶落,大包小包地从外面走进来,一群年轻貌美的姑娘笑盈盈的,边走边聊天,为古老庄重的宅子添了几分热闹欢快的气息。

  巫马走近时,听到她们聊衣服首饰、胭脂水粉,不禁有些匪夷所思。

  难道姑娘家的话题总是绕不开这些东西的吗?陈师姐、小师妹一样,家中的姐妹一样,连活尸姑娘也一样。

  “哟,大哥你忙完啦。”巫雅活泼地打招呼。

  巫马应一声,明知故问:“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当然是聊你不感兴趣的东西。”巫雅朝他随意地摆了摆手,压根儿就不想搭理不解风情的兄长,对叶落道,“叶姐姐,明儿我再来找你,我们一起去山里猎尸鬼。”

  叶落:“好啊。”

  巫马:“!!!!什么?你们要去哪里?”

  “去山里啊。”巫雅白他一眼,“我们可是都约好了,你们说是不是?”

  巫门的姐妹们笑盈盈地应着,拉着叶落的手,一副“咱们姐妹天下第一好”的模样。

  巫马震惊过后,发现自己好像不太能理解姑娘家的友情,这么随便的吗?还是随便的只有叶落?她好像和任何女孩子都能处得来,让他有种活尸故意伪装成人,潜伏在人类身边伺机而动的错觉。

  等姐妹们离开,巫马瞅着叶落问:“叶姑娘,玩得开心吗?”

  “挺开心的。”叶落神色淡然,“她们比你有钱,给我买了很多东西呢。”

  巫马受了严重一击,有些磕巴地说:“我、我只是花钱多了点,平时兜里存不了什么钱,我会努力赚钱给你买衣服首饰的。”

  叶落随意地嗯一声,朝客院走去。

  一只红毛狐狸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巫马抓起狐狸精,疑惑地问:“你一只公狐狸,掺和进她们姑娘家干什么?”

  “嘿,你不懂,姑娘家才香软呢。”狐狸精一副骚狐狸样。

  巫马的脸色瞬间黑了,掐着公狐狸的脖子走到一边,打算给这只公狐狸一个血的教训。

  叶落走进客院,发现幽暗的廊下站着一道飘忽的身影。

  那是一个打扮精致的女子,她倚在廊下,幽幽地望着前方,倏尔便消失在原地,恍若梦境般迷离。

  叶落也不在意,虽然巫门祖宅布置了森严阵法,不应该出现鬼魅,不过总会有些特殊的存在,刚才那打扮精致的女子便是如此。

  只是大半夜的,叶落被一道幽幽怨怨的哭声吵醒,看到坐在床边悲泣的女子,有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黑猫跳到她肩膀,尾巴在她颈边滑了滑,让她涌起的凶性莫名地压了下去。

  她很和气地说:“有话就说,不然掐死你!”

  女子哭声一顿:“!!!”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360437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