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8(镇尸。)

替身8(镇尸。)

  安师兄和巫马醒来后,在客栈休养了两天,清云宗的弟子便准备回宗门。

  他们来五柳镇的任务已经完成,这次下山历练也算是圆满结束。

  巫马没有和他们一起回去,他这次下山,除了跟着师兄弟们一起来五柳镇历练外,顺便回家一趟。

  自从拜入清云宗后,他已经好些年没有回家。

  前不久他接到一封从丰祥镇送来的家书,得知家中有事让他回去,他禀明宗主,忙完五柳镇的事就顺道回去。

  他们在五柳镇外分别。

  清云宗的弟子很友好地对叶落说:“叶姑娘,欢迎你去清云宗玩,我们都等你来啊。”

  经过小师妹温意意的有意宣传,大伙儿都知道叶落和巫马不是他们想的那种关系,反倒是巫马做了对不起叶落的事,所以现在要做牛做马还她。

  这么一个实力莫测的大美人儿,谁不喜欢呢?

  知道巫马和她不是那回事,男弟子们不禁蠢蠢欲动。

  叶落话虽不多,但很有礼貌,微笑着应一声。

  巫马愤愤不平,觉得这些师兄弟转变得太快,知道他们没关系,就像打不死的公苍蝇般飞过来,甚至过分地想让他给他们当媒人。

  他敢吗?

  他敢介绍一具活尸给他们吗?

  温意意拉着叶落道别,十分不舍,同时警告巫马,“巫师兄,你胆敢卖了叶姐姐,我就劈了你,为宗门清理门户!”

  巫马:“小师妹,这真的是误会!”

  他就算卖了自己,也不敢卖这祖宗啊!

  彼此道别完,安师兄带着师弟师妹们朝宗门而去。

  巫马也带着叶落去丰祥镇,正好是一东一西,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

  两人是步行离开的。

  巫马边走边道:“我御剑飞行还不太稳,没办法载人,到了下个城镇,我租辆马车给你。”

  叶落嗯一声,一副好说话的模样。

  大概是她太好说话了,巫马的心活泛起来。

  “那个,叶姑娘,我还不知道,您以前是什么人,做什么的呢?”

  能穿得起灵蚕丝做的衣服,肯定不是凡人,也有可能她虽是凡人,家里却有修行之人。

  “忘记了。”叶落抱着黑猫,不紧不慢地跟着他。

  巫马愕然,“忘记了?前尘往事,你一点记忆也没有?”

  得到她的肯定,巫马不禁思索巫门留下的札记,记录的关于活尸的资料,并未明活尸苏醒后,会不会忘记前尘往事。

  如果她真的忘记了前尘往事……

  他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回想这几天,叶落和清云宗弟子的相处,原来他没有弄错,她确实在透过他们的话来收集周围的信息,乃至这个世界的信息。

  当她睁开眼睛,复活为一具活尸,前尘往事尽消,世界对她而是陌生的。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苏醒后,她却不紧不慢地收集信息,倾听周围人的声音……难道这就是活尸的强大之处?

  巫马神色有些复杂,决定为她担起领路人的责任。

  这个世界是一个修行者与凡人共存的世界,还有无数的妖魔鬼怪,妖魔鬼怪害人,修行者入世救人,活人与妖魔鬼怪是对立的关系。

  修行者建立不少宗门,从凡人中寻找有灵根的孩子收入宗门教导,让他们成为修行者。

  修行者有五大等级:胎光境、灵动境、合道境、天人境、长生境,从低到高。

  每个境界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和巅峰四个小境界。

  长生境是这世间最厉害的大能,一般都坐镇在大宗门,像清云宗的宗主,就是一位长生境的大能者。

  巫马现在是灵动境初期,灵动境的修行者可以御剑飞行。

  叶落听完后,依然觉得非常陌生,没有一点熟悉感,仿佛那是自己前所未接触过的东西。

  她生前……难道是对修行者一无所知的凡人吗?

  可是,她对那些妖魔鬼怪也是一无所知,只觉得它们的存在很奇怪,这个世界不应该是科学的世界吗?

  不过“科学”又是什么?

  巫马见她满脸茫然,不觉放缓声音:“叶姑娘,您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您死而复生,也算是拥有新的生命,可以去做点别的。”

  他有意识地想将一些正统的思想灌输给她,就算她是一具活尸,也做一个好活尸。

  如果是以前,巫马是不敢这么想的。

  可是在千年柳树根下,她亲自捅穿那颗心脏,救了他们,他心里终于涌起一股希望。

  谁说活尸一定要为祸人间?

  巫马也不知道叶落将来会变成什么模样,自己又希望她变成什么样的,心里的界线还很模糊,只是直觉地想要引导她往好的方面。

  巫马没有看到的是,叶落怀里的那只黑猫正盯着他,那双翡翠色的眼睛滑过幽光。

  他期盼地看着叶落,心头却有些发紧,有些害怕。

  叶落瞥他一眼,不置可否。

  巫马有些失落,转而一想,她刚成为活尸不久,不能对她的要求太高,他会继续盯着她,不让她为祸人间。

  午后,他们抵达下个城镇。

  巫马忍痛租了辆马车,又给叶落买了几套红色的留仙裙,只在款式上稍有些变化。

  叶落盯着留仙裙不说话。

  “您不喜欢吗?”巫马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叶落没说什么。

  巫马松了口气,就算他是个不解风情的,也看得出她穿红色的留仙裙非常好看,所以买衣服就直接往这款式买。

  小师妹应该也是这么觉得,所以都不看那些花里胡哨的。

  叶落抱着猫坐在马车里,巫马坐在车辕驾车,一边和她聊天。

  “千年前,巫门是在丰祥镇兴起,尔后迁到巫山城,在巫门最盛的时候,巫山城都是巫门中人。可惜后来巫门没落,巫山城也没了,剩下的巫门人重新迁回丰祥镇定居……我家就在丰祥镇,我从小在那里长大的。”

  “以我们的脚程,从这里到丰祥镇,需要三天时间,这三天就委屈您了,以后我会好好练御剑飞行,就可以带你到处走,不需要这么耗费时间。”

  叶落靠着车壁,抚着怀里的猫没说话。

  巫马也不觉得自说自话有什么不对,他素来是个唠叨的性子,没人时也能自自语,何况马车里还有一个“人”。

  傍晚,马车路过一个城镇的乱葬岗。

  巫马停下马车,转头看向车里的人,欲又止。

  “什么事?”叶落问。

  巫马有些不好意思,“前面有个乱葬岗,我想去看看。”

  叶落唔一声,听他絮叨了一天,她已经知道巫门人有个习惯,逢乱葬岗一定要入。

  随着马车靠近乱葬岗,远远就能闻到那股令人窒息的味道。

  不管是叶落、黑猫魂使还是巫马,面色不变,仿佛闻不到似的。

  巫马将马车停在乱葬岗旁,拿起工具进入乱葬岗,叶落抱着黑猫,慢吞吞地跟过去,看着他在乱葬岗忙碌。

  半个时辰后,巫马扛了两具尸体到空地上。

  一具是乞丐的尸体,浑身脏兮兮的,穿着油腻污糟的破烂装,看不清楚模样年龄;一具是八九岁的孩子,半边脸没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的利爪抓掉的。

  两具尸体看着像刚死不久。

  巫马将这两具尸体放到地上,高兴地说:“叶姑娘,我今天捡到两具尸兄,你等我一下啊,我先镇尸。”

  他取出符笔、朱砂、无根水和殷墨、紫玉碗,开始调墨汁,最后滴入三滴血,镇尸的血砂调成。

  然后开始在尸体上绘制镇尸符文。

  他一边忙碌一边解说:“这个世界妖鬼横行,抛到乱葬岗的尸体容易尸变,变成不好的东西,如果遇到这种完好的尸体,必须要尽快镇尸。等镇尸完,可以将他们养起来,也可以卖给傀儡师,或者将尸体就地火化,这样就不会变成怨魂恶鬼祸害人间……”

  “我们巫门比较穷,所以会捡一些外形完整好看的尸体,卖给傀儡师可以赚些钱买些需要的物品。”

  他很不好意思,卖尸这种事明明很正常,但当着她的面说,莫名有种羞耻感。

  凡人讲究人死为大,应当好生安葬死者。巫门之人却没这种顾虑,他们先要考虑尸体会不会发生尸变,然后再考虑巫门人的生存问题,卖尸赚生活费什么的,是必然的选择。

  毕竟购买符笔朱砂殷墨符纸等物,花费太大。

  或许也是巫门行事如此乖张,所以曾经盛极一时的巫门才会没落。

  符笔在两具尸体上游走,一气呵成,血红色的血砂留下的纹路泛起一道红光便隐没。

  尸体被镇过后,似乎没什么变化。

  巫马将乞丐的尸体烧了,小孩子的尸体收进储纳袋里,见她望过来,有些羞耻地解释道:“这乞丐年纪大了,皮薄骨脆,卖不了什么钱,小孩子的尸体其实也不值钱,不过可以炼成傀儡,帮忙看看门什么的。”

  只有年轻貌美的女子和魁梧高大的年轻男子的尸体才是最受欢迎的。

  这一耽搁,天色完全暗下来。

  此时城门已经关了,两人无法进城,在城外的小树林露宿。

  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巫马估计要弄几具尸兄尸妹陪着,不过现在身边有一个活尸祖宗,还有一位看不见的黑猫魂使,他什么都不怕。

  巫马升火煮饭,煮了一锅热气腾腾的粥,在粥里混了些肉糜和青菜。

  他将一碗粥呈给叶落,问了一句:“魂使大人要不要也用一碗?”

  叶落看向蹲在木头桩子上的黑猫,见祂无动于衷,摇头道:“祂不用。”

  巫马点了点头,自己也盛了一碗,呼噜噜地喝起来。

  虽然只加了肉糜和疏菜,这锅粥却格外美味,大概是因为食材是宗门杂役亲手种的,浇灌着灵气长大,再加上巫马常年在外,生活技能满点,也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叶落觉得味道不错,多喝了一碗。

  巫马给她盛粥,“您多喝点。”吃饱了,就不要去吃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叶落哪里没听出他的外之意,并未理会。

  她有很多习惯,习惯一日三餐,习惯食物精致,习惯每日沐浴洗漱,习惯穿干净的衣服,无法忍受一点脏污……

  她觉得自己生前应该是一个活得很幸福的人,才能养成这么多好习惯。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357417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