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5(他要阻止她。...)

替身5(他要阻止她。...)

  午后,清云宗的弟子在客栈大堂集合。

  安师兄发现巫马身后跟着的姑娘,她已经换上今天买的一件红色留仙裙,绯色让她如明珠生辉、熠熠如煌,原本有些阴暗的大堂都因她而变得明亮鲜活起来,驱除了几分阴晦气息。

  众人看到她,俱觉眼前一亮。

  温意意高兴地和她打招呼,“叶姐姐,你穿红色真好看。”

  叶落朝她笑,道了声谢谢。

  “不过你身上都没戴什么佩饰,太单调了,记得叫巫师兄给你买一些,我觉得红灵珊瑚做的佩饰最配你,就是贵了点,不过相信巫师兄很乐意的,是吧?”

  巫马怒视用心险恶的小师妹,出的什么馊主意啊,他连灵蚕丝做的衣服都买不起,何况是更昂贵的红灵珊瑚佩饰。

  想屁吃呢。

  不过在那位祖宗面前,他怎么能说买不起,只能呵呵两声。

  趁着小师妹和叶落说话,安师兄将巫马拉到一旁,小声问:“巫师弟,她也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巫马点头。

  安师兄脸上露出不赞同之色,“不行,那里太危险了。”

  怕师弟不知轻重,他将刚才出门前,自己特地为此行起卦的结果告诉他。

  卦象代明此行大凶,危险潜伏在暗处。

  修行之人大多擅长卜卦之术,每次出门办事,都要起卦问一遍吉凶,若是“吉”那自然好,若是“小凶”那也没什么,如果遇到“大凶”就要慎重对待,早点做好准备。

  巫马脸上露出微妙之色。

  他怀疑安师兄起卦的“大凶”,可能指的不是五柳镇,而是他们身边跟了个大凶的活尸。

  只是这种事不能告诉师兄,事实上,关于叶落的身份,除了巫门之人和清云宗的宗主师父,他并不打算告诉其他人。

  巫马道:“安师兄且放心,叶姑娘并非那等柔弱之人,她会保护好自己的。”

  “是吗?”安师兄不太相信,因为叶落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凡人女子,没有修行之人该有的灵气。

  虽说修行之人不与凡人为伍,但与凡人相恋的事也不少见。

  清云宗的风气开放,并不死守什么规矩,所以安师兄也不觉得巫师弟喜欢一个凡女有什么不对。可巫师弟带着人家一起去冒险,这算什么事啊?

  “安师兄,我真没骗您!”巫马就差赌咒发誓,“昨晚我和叶姑娘回到镇里,遇到妖鬼地狱,我们还不是好好地活下来?”

  事实上,要是没有叶落,凭他一个人,就算没死,也会去掉半条命。

  可结果他只受了一点轻伤,随便嗑个丹丸就能好。

  安师兄恍然,昨晚只顾着高兴巫师弟平安无事地回来,并没有多想,现在想来,处处透着异样。

  难不成这叶姑娘其实是位高人,用什么手段隐藏气息?

  安师兄有很多事想问,不过出发的时间到了,只好咽下,准备找个机会再问他。

  **

  五株千年柳树位于五柳镇的西边,生长在五柳湖边上。

  远远的,便能看到那浓密的枝叶,在灰暗的天空下,郁郁葱葱,给人一种生机勃勃之感。

  不过这是凡人眼里看到的,在修行之人眼里,这些柳树萦绕着浓郁的黑气,这黑气中夹杂着阴气、煞气、血气和死气。

  看到这一幕,众人倒抽了口气。

  昨天他们过来时,五柳镇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五株柳树虽然萦绕着不祥之气,却不算明显。

  显然昨晚的妖鬼地狱,确实影响到了它们。

  果然是“大凶”。

  “早知道咱们昨天就应该出手。”一名弟子懊恼地说。

  “话不能这么说。”陈师姐冷静地反驳,“这五株千年柳树从五柳镇落成时就存在,它们是镇地之物,镇长希望能保存它们。”

  每个地方都有其镇地之物,不得轻易损毁。

  安师兄道:“陈师妹说得对,这五株柳树关系到五柳镇的存亡,我们要慎重对之。”

  因为不确定五株千年柳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失踪的人又被它们弄到哪里,所以他们也不敢冒然出手。

  原本是想仔细探查清楚的,偏偏遇到血月凌空、妖鬼现世。

  每当出现此等大凶天象,世间晦气大涨,邪祟力量大增,有无数妖魔鬼怪为祸人间,五柳镇也不过是一个例子罢了,其他地方的灾祸亦是不少。

  安师兄轻轻地叹了口气,心里升起几分忧虑。

  他有种预感,这世间,只怕不会太平了。

  “可是,如果作恶的是五柳,也要保存它们吗?”温意意不解。

  以他们目前探查到的情况来看,五株柳树因不明原因被污染了,从守护者变成加害者,总不能为了保留它们,留下祸害吧?

  安师兄神色凝重地说:“总会有办法的。”

  清云宗的弟子们围着五株柳树探查,一边在周围布置。

  叶落没有参与,她施施然在走进湖边供人歇息的凉亭,坐在巫马擦干净的石凳上,将肩膀上的黑猫抱到怀里,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们忙碌。

  巫马道:“叶姑娘,我去帮师兄他们,您有什么吩咐,可以叫我一声。”

  叶落随意地点头。

  巫马又瞅了她一眼,瞥了眼她怀里抱着的“空气”,满怀思绪地离开。

  天空阴沉沉的,刚过未时(14:00),天色就隐隐有种要暗下来的趋势。

  加之今日整个镇子都在办白事,哀乐声和哭声断断续续飘来,还有漫天飞舞的白色纸币,五柳镇如同被笼罩在一片鬼域之中。

  风越来越大,刮在身上有种遍体生寒之感。

  布置阵法的清云宗弟子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嘀咕两声这鬼天气,希望不要有什么异变。

  叶落抚着怀中的黑猫,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阴风刮得越来越烈,掀起绯红色的裙裾,几缕凡眼看不见的黑气从地底冒出,缠上她的衣裙,织起一件晦衣,披在她身上。

  黑猫盯着那渐渐地浸透她衣服的黑雾,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叶落正在发呆。

  作为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亦无喜怒哀乐,陌生的世界,教人不知何去何从。

  她不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是什么,冥冥之中,似乎让她去做一件事,却又不知道做什么。

  她要做什么呢?

  突然,一阵响动打断了她的迷茫。

  叶落转头看过去,看到湖边的五株柳树突然活了过来,它们的柳枝飞舞,将清云宗弟子布置的阵法打破,张牙舞爪的柳枝之中,能看到最中间的那株柳树粗糙的树干上浮现的一张苍老丑陋的脸。

  “真丑……”她轻轻地说了一句,低头看向怀里的黑猫,“还是你好看。”

  黑猫不,抬头看着那边的战斗。

  清云宗的弟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很快就逼得五株柳树显形。

  两方打得如火如荼。

  安师兄让师弟师妹们组成天罡阵御敌,他持一把殷红如血的桃木剑攻击柳树干上那张苍老丑陋的脸,逼得柳树越发疯狂,树身扭动,黑色的树根破土而出。

  周围的地面寸寸龟裂,地面塌陷下去。

  地面的塌陷迅速地蔓延至周围。

  湖边的凉亭距离战场不远,眼看着那亭子随着塌陷的地面往下倾倒,战斗中的巫马心脏都要吓停。

  可惜此时他自身难保,就算焦急,也没办法过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亭凉掉下去,甚至因为分心,被柳条抽飞出去。

  陈师姐御剑飞过来,伸手抓住他,绷着脸说:“巫师弟,战斗时不可分心!”

  巫马没应声,他焦急地低头看向下方,想要寻找叶落的踪影。

  此时湖边五株柳树所在之地,地面深深地塌陷下去,可以看到下方纵横交错的树根,这些树根是黑色的,仿佛浸润了尸油一般,有浓郁的黑气在其中翻涌。

  看到这里,众人终于明白五株柳树异变的原因。

  它们的根系早就被那地底的黑气污染,从五柳镇的守护者变成了邪物,吞噬着五柳镇的生机,甚至祸害五柳镇的人。

  “大师兄,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清云宗的弟子纷纷御剑飞到半空,低头俯视下方,声音发颤。

  他们虽不知道那黑气是什么,却直觉它很危险。

  安师兄提着一名差点栽倒下去的师弟站在剑上,神色凝重地说:“我也不知,我得进去看看,你们在外面等我。”

  “大师兄,不要啊!”

  众人纷纷劝他,这黑气的侵蚀性太强,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师兄去送死。

  安师兄安抚他们,“没事的,我有师父送的护体灵器,多少能阻挡一些,你们在外面接应,若是我十二个时辰没有回来,你们先将这里封印,回宗门去禀与宗主师父。”

  听到这话,众人便知道他已经做好了有去无回的准备,俱都忍不住眼睛含泪。

  安师兄御剑飞下去。

  “巫师弟!”

  一道惊呼声响起,安师兄落到柳树根上,看到身边多了一个人,是巫马。

  他脸色一变,骂道:“你跟过来做什么?还不赶紧回去?”

  巫马哭丧着脸道:“安师兄,我也不想的,可是叶姑娘掉下来了,我没办法啊。”

  他无意中制造出一具活尸,虽说不是故意的,却是他的责任,他不能放任活尸离开,如果活尸做出什么为祸人间之事,就算死他也要阻止她。

  这黑雾对修行之人而确实很危险,但对活尸却是大补之物。

  他担心活尸若是吞吃了黑雾里的东西,性情大变,万一大开杀戒怎么办?他得去阻止她,让她别随便吃东西。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357416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