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4(活尸也要吃饭?...)

替身4(活尸也要吃饭?...)

  天还未亮,五柳镇便响起一阵哀乐,忽忽悠悠地灌进耳朵,扰人清梦。

  巫马从沉睡中醒来,听到窗外传来的乐声,幽幽怨怨,如怨如泣,今天正好是一个阴天,灰蒙蒙的天幕如同沉重的阴翳压在小镇上空,连人的心情都无端地丧起来。

  刚苏醒的人看到这一幕,心情一丧,翻了个身继续睡。

  突然,翻身准备睡个回笼觉的人猛地跳了起来,掀开被子跳下床,从储纳袋里抓出衣服往身上套,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糟糕,他忘记这里还有一位活祖宗了!

  巫马急得不行,看了眼天色,不敢耽搁,生怕一耽搁活尸就大开杀戒。

  昨晚换了房间,巫马住的是下等房,与上等房隔着一大段的距离。

  巫马刚冲到上等房,差点撞到往外走的安师兄。

  “巫师弟,怎么了?”安师兄一把拎住他,“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急,人一急就会出事,什么都做不好。”

  巫马:“……安师兄,现在不是说教的时候,我有事呢。”

  见他跑的方向,安师兄道:“你是要找叶姑娘吗?她在大堂那边呢。”

  巫马急急煞住脚步,转身就朝大堂奔过去。

  安师兄正好也要去大堂,不紧不慢地走过去,看着背影匆促的师弟,心里暗忖,看来巫师弟对叶姑娘的感情极深啊,醒来第一时间就去找人,生怕那姑娘出什么事似的。

  随着越来越靠近大堂,巫马急促的脚步慢下来。

  他试想很多种结果,譬如活尸控制不住凶性大开杀戒,譬如她像具尸体那样安安静静地待着,拿那双没有光泽的眼睛阴森森地盯着人,譬如她努力地吸食空气中的阴气,维持身体的需要……

  这些都是他以往养尸的经验。

  然而,他单单没想过,某位活尸以上都没做,此时她正和他的同门师姐、师妹坐在一起吃早膳。

  这就很可怕了。

  活尸竟然要吃饭的吗?不是吸吸阴气就行了吗?

  巫马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

  陈师姐招呼他,“巫师弟,你醒啦,要不要吃点东西?”

  巫马应一声,小心翼翼地挨着陈师姐坐下,对面是小师妹,左边是叶落。

  小师妹温意意还在记恨他昨晚说自己又矮又干扁的事,对他冷嘲热讽,“巫师兄是不是体弱肾虚啊?我们一大早都起来了,就你一个人还在睡懒觉,看来回宗门后,你得多补补身体才行。要不要我给你一块灵石,让你拿去买点什么东西补补身体吧。”

  “小师妹!”

  两道不赞同的声音响起,安师兄和陈师姐教育小师妹,女孩子怎么能说这种话呢,肾虚什么的,不是姑娘家该说的话。

  巫马朝小师妹伸出手,“拿来。”

  “什么?”

  “灵石啊!”巫马故意道,“你刚才不是说要给我一块灵石吗?”

  温意意没想到这世间竟然有此等不要脸之人,气呼呼地掏出一块灵石丢给他,朝叶落道:“叶姐姐,你看巫师兄,简直无耻之极,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可喜欢的,是吧?”

  叶落没说话,只是朝她笑了笑。

  温意意捧着脸,心里啊啊啊地叫起来。

  真美啊!美得就像火凤一般,张扬又艳丽!

  巫马不以为意,“我等会儿要去给叶姑娘买些衣服,这块灵石正好。”

  温意意一听,马上道:“要给叶姐姐买衣服?我也去,我可以帮忙挑,我的眼光向来比你们好!看我身上的衣服,今天穿得虽然比较素淡,但花样可不少。”

  她向叶落展示自己身上的衣服,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小技巧。

  叶落很捧场地夸道:“很好看!”

  巫马惊悚地看着和小师妹讨论起衣服首饰的叶落,人都有些恍惚:都变成活尸了,原来还有正常姑娘家的喜好和需求的吗?

  温意意是个很有行动力的小师妹,吃过早膳,就要拉着叶落去买衣服。

  “巫师兄,快点啊。”她不忘记招呼冤大头师兄。

  巫马跟过来,趁着小师妹去缠陈师姐、安师兄,小心翼翼地问某位祖宗:“您昨晚睡得如何?”

  “挺好的。”叶落回答。

  巫马觑着她,发现她的语气很温和,提起的心落下一半,继续试探地问:“您刚才和陈师姐她们吃东西……对您的身体无害吧?”

  就差直白地说,你一具活尸吃什么东西啊?也不怕伤害到身体。

  “可以吃点。”叶落简单地回答,没说吃了会如何。

  巫马不敢问得太细,视线转了转,今天没见她抱着什么东西,声音压得更低:“那位魂使……不在吗?”

  “你要找祂?”叶落意味不明地看他,“祂在的,就在我的肩膀蹲着。”

  肩膀?!!

  巫马下意识地看向她的肩膀,立刻吓得缩起脑袋。

  昨晚临睡前,他仔细地回想巫门的手杞里关于“活尸”和“魂使”的记载,据说每有活尸出世,便有魂使前来渡之,活尸与魂使之间,似乎有某种微妙的关系。

  而这所谓的“渡之”,指的又是什么?

  因为想得太久、太纠结,直到天微微亮他才睡去,所以才会起得比其他人要迟。

  活尸确实很可怕,能渡活尸的魂使,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巫马虽然不知道,却能明白那看不见的魂使绝对不是善茬,需要慎重对待。

  最后安师兄、陈师姐陪着叶落和小师妹一起去买衣服,巫马是付账的冤大头。

  今日的五柳镇格外冷清,大街小巷没什么行人,有的都是穿着麻布、神色哀伤痛苦的人。

  他们在路边烧着香烛纸钱,为昨晚枉死的亲朋好友送行。

  一阵阴风吹过,白色的纸钱飘洒得到处都是。

  感受到街上弥漫的哀伤和死气,众人脸上的神色都很肃穆。

  他们虽是修行之人,与凡人的喜怒哀乐并不相通,但对失去亲友的哀痛却是感同身受。

  连素来受宠、有些天真无邪的小师妹温意意,也绷紧了脸,抿着嘴唇。

  他们来到镇里一家布庄。

  布庄的生意很冷清,进来的客人都是买做寿衣和孝衣的布料,或者购买这两种成衣,没有多少人买正常的衣服。

  被这样的气氛感染,他们也不好挑什么,温意意简单地帮忙挑了几套衣裙。

  叶落对穿什么其实不在意,不过显然不管是温意意还是巫马,都觉得她喜欢留仙裙,而且是红色的,都往这种买。

  巫马很诚恳地说:“叶姑娘,五柳镇是一个凡人小镇,这里的东西大多没什么灵气,先委屈您,等以后我再给您买灵蚕丝做的裙子。”

  叶落随意地嗯一声。

  见巫马脸上明显松了口气的神色,安师兄和陈师姐都觉得他这是栽了。

  想想巫师弟多穷的一个人,穷得快吃土,却舍得给人家姑娘买灵蚕丝做的衣服,这不是真爱是什么?

  买完衣服后,他们没有在外多作逗留,直接回了客栈。

  留在客栈里的其他师兄弟迎过来。

  “大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去查五柳?”一名师弟低声问。

  “昨晚妖鬼地狱,我担心有变,下午就去看看吧。”安师兄神色带着忧虑,“你们先去歇息,午后我们一起过去。”

  师弟们都应一声。

  叶落和提着一个包袱的巫马回房,对他道:“衣服要浆洗一遍才能穿,洗完后再用炭火烘干。”

  今天没有太阳,阴风阵阵,并不是一个洗衣服的好日子,只好用炭火来烘了。

  巫马虽然不解她一具活尸为什么如此挑剔,仍是任劳任怨地应一声,捧着刚买的衣服去院子的井边浆洗。

  经过的师兄弟们看到这一幕,都震惊了。

  如果他们没看错,巫师弟(巫师兄)洗的是姑娘家的裙子吧?等看到他洗完后,还特地点炭火烘干,那认真仔细的模样,估计连他师父的衣服都没得他这么慎重对待。

  安师兄低声道:“这是今天为叶姑娘买的衣服,巫师弟不假他人之手,亲自浆洗,你们明白的吧?”

  众人:“明白!”

  看来巫师弟真是爱叶姑娘爱得深沉啊!

  巫马捧着烘干的衣服走进去,发现叶落坐在窗边,正望着窗外的天空,怀里抱着什么。

  他的脚步微顿,将衣服放到桌上,小声地说:“叶姑娘,等会儿我要和安师兄他们去查五柳,您也去吗?”

  “五柳?”

  “是五柳镇的五柳,五柳镇有五株千年垂柳,呈五星连珠状,因此得名。”巫马解释,“我们这次下山,接了五柳镇的任务,听说五柳镇最近几个月经常有人失踪,据说是那五株柳树所为,我们要将失踪的人找回来。”

  叶落哦一声,随意地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巫马控制着脸上的表情,“好的,我会和安师兄说一声。”

  他转身离开,心里一阵高兴。

  经过昨晚的事,他知道活尸的实力非常强悍,有她在更有一份保障。

  如果是昨天,他并想带活尸过去,生怕有什么意外激起她的凶性。

  可昨晚血月凌空,五柳镇经历了妖鬼地狱,死了很多人,血气和死气弥漫,阴气不散,正是最危险的时候,他总觉得会有什么可怕的事发生,想多带个保障。

  有什么比活尸更有保障的?

  巫门有,富贵险中求,没有点冒险精神,还当什么巫门人。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357416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