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 替身2(血月凌空。...)

替身2(血月凌空。...)

  巫马手里提着一盏风灯,照亮脚下的路,路边长满了扎脚的枯黄荆棘。

  他殷勤地道:“您小心脚下,这段路凹凸不平,并不好走,有很多石砾……”

  话还没说完,他自己反倒不慎踩中一颗圆滚滚的石砾,打了个趔趄,眼看就要摔倒时,叶落后退一步,他直挺挺地摔在地上。

  巫马:“……”

  叶落抱着黑猫,直勾勾地看着他。

  黑猫的尾巴甩了甩。

  在这种没有感情的注视下,巫马哪里敢矫情,忍着膝盖磕到硬石的疼痛,龇牙裂嘴地爬起来,捡起那盏滚到不远处的风灯,陪着笑道:“抱歉、抱歉,我会小心的。”

  叶落嗯一声,示意他可以走了。

  巫马拖着疼痛的腿,一瘸一拐地为她带路。

  可惜对方并没有注意到他凄惨的模样,或者说注意到了,但并不在意。能指望一具因为血月凌空而发生异变的活尸会有同情心吗?

  当然不可能啦。

  一人一尸朝着五柳镇而去。

  巫马眼尖地发现身边那具活尸的变化。

  在乱葬岗时,她还像一具尸体,动作僵硬,随着夜空的血月越来越明亮,她身上的活尸气息也愈加明显,步伐也愈像个活人。

  起初是一具死气沉沉的尸体,现在这具尸体里注入一口生气,生气之中又夹杂着不祥的妖鬼之气。

  这是最可怕的活尸,也是巫门之人见了必须避开的。

  他在心里默默流泪,如果他知道今晚会有血月凌空,他绝对不会去乱葬岗摸尸,就算摸到尸体,也绝对不会急着用血砂镇尸。

  想到这活尸额心处那点血砂中混合着自己的血,这活尸只怕已经认定自己,他就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带她去卖尸之类的,根本就不可能好吗?

  当他们抵达五柳镇时,天上的冷月已经完全被血光吞没,变成一轮又大又圆的红月。

  红色的月光如血水般流淌在地上,整个世界仿佛都浸染了红色的血光。

  血月凌空,妖鬼现世。

  远远的,便听到五柳镇传来异样的响动,这让原本因为身边的活尸心神不宁的巫马的一颗心提了起来。

  他们站在五柳镇的入口,往镇里看去。

  血红色的月光下,只见五柳镇已经沦陷为妖鬼地狱:它们在大街小巷穿梭,或爬上屋顶,纤长畸形的身体在屋瓦上跳跃,或是攀附在门窗前,邪恶浑浊的眼睛从缝隙偷窥屋子里瑟瑟发抖的人类,发出尖利可怖的怪笑声,或是破门而入,将里面的人拖出来……

  哭声、喊声混成一片,地上是大片的血渍和残肢断体,血腥味冲天。

  看到这恐怖的妖鬼地狱,巫马浑身的血液几乎冻结。

  他听说过血月凌空的恐怖,却不知道会这般可怕,那些妖鬼在血月之中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从阴阳两界相交之处爬出来,遇生者即攻击,所过之处,十室九空,不留活口。

  这时,他看到身边的活尸走进五柳镇。

  巫马微微一怔,赶紧跟上去,紧张兮兮地跟在她身边。

  虽然妖鬼地狱确实很可怕,但这具活尸更可怕,但不知怎么的,巫马却觉得,待在这活尸身边是安全的。

  大概是因为从她苏醒到现在,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攻击性,太像一个活人。

  活尸虽说看着像活人,但到底仍是尸体,脱离不了尸体的凶性,可偏偏这个叫叶落的活尸,表现得太沉稳,让巫马不觉地信任她。

  相比那些妖鬼,他更信任这具活尸。

  随着两人进镇,那些活跃的妖鬼也发现他们。

  妖鬼的模样很瘆人,类似饿死鬼,脑袋很大,四肢细得像火柴棍,顶着一个硕大的肚子,满嘴黑色的利牙,一双血红色的浑浊眼睛,皮肤又皱又干,透着青色,脑袋上长着稀稀疏疏的白毛。

  它们行走的方式是跳跃,看起来很轻盈。

  一只妖鬼轻快地跳过来,嘴里发出尖锐的啸声,黑色的爪子朝叶落抓来。

  巫马手里捏着一枚镇鬼符,正要抛出,就见叶落一巴掌抽过去,那只妖鬼甚至来不及发出声音,就嘭的一声化成血雾洒落。

  叶落退后一步,避开那些黑色的腥臭血雾。

  巫马:“????”发生什么事。

  直到接二连三的妖鬼死在她的巴掌下,都是被她一巴掌打爆成血雾,他终于反应过来,不禁抖了下。

  活尸果然……凶残!

  妖鬼算什么,都不够人家一巴掌拍成血雾,死得不能再死。

  这时,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向起。

  “不要伤我的孩子——你们这些该死的鬼怪——我和你拼了!”

  一只妖鬼从屋子里拖出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一名妇人从里面追出来,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神色癫狂,保护孩子的本能让这位母亲不再惧怕,勇猛地追出去,手中的擀面仗攻击拖走自己孩子的妖鬼。

  然而擀面杖落在妖鬼身上,仿佛击在铜墙铁壁,妖鬼没什么事,擀面杖反而断了。

  那位妇人也被旁边涌来的妖鬼抓住。

  巫马神色一变,顾不得其他,直接冲了过来,镇鬼符落在抓着孩子的妖鬼身上。

  妖鬼的身体发出一阵滋滋的声音,它凄厉地叫出声,巫马趁机将妖鬼抓着的孩子抢走,避开其他妖鬼的攻击。

  他抱着孩子去寻那妇人,发现这次轮到那妇人被妖鬼拖着走了。

  心里咒骂了声,他又不能不管,只好召出一把桃木剑追上去。

  妖鬼的动作实在太快,眼看着一群妖鬼涌过来,巫马一颗心都提起来,几乎不忍睹目。

  就在他以为这妇人要被妖鬼撕碎时,一道身影出现,围着妇人的妖鬼都被她一巴掌拍成血雾。

  妇人愕然地看着这一幕,很快就反应过来,感激涕零,“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叶落没说什么,看向巫马。

  巫马赶紧将怀里的孩子递过去给妇人,“你的孩子没事,只是受了些惊吓,让他这几天戴着安神符。”

  妇人紧紧地抱着失而复得的孩子,又哭又笑,给他们下跪。

  巫马有些手足无措,不禁看向叶落。

  经过这次救妇人的事,他对叶落的想法完全颠覆,已不将她当成一具活尸,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有道德观念的人。

  巫马将妇人和孩子送回他们家里,在他们家门口贴了张符,防止妖鬼再次闯进去。

  接着他继续去救人,将那些入室杀人的妖鬼赶出去。

  叶落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后,所过之处,妖鬼都被她一巴掌拍成血雾,浑身都弥漫着冲天的血气,妖鬼见之则避。

  巫马救人救得非常顺利,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明明是传说中的妖鬼地狱,可是突然觉得也不算什么,没有妖鬼能伤得了他,没有妖鬼能逃得过他的剑和符,他只需要专注地救人就行。

  他知道,这一切皆因为身后有一具活尸跟着。

  天空中的血月开始退去血色。

  巫马眼角不经意瞥见,顿时精神一震。

  只要血月退去,妖鬼退走,五柳镇就安全了。

  偌大的五柳镇都陷入妖鬼地狱,他们所在之地是镇口这边,其他地方还没去,不过想来情况和这里差不多。

  一阵纷沓的脚步声传来。

  巫马刚救下一个五柳镇的百姓,抬头看过去,正好见到一群道士跑过来。

  “巫师弟?是你吗?”那边有人叫道。

  巫马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大声喊道:“是我!安师兄、陈师姐、小师妹,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

  彼此确认对方都没事后,他们继续对付妖鬼。

  直到血月终于退去,漆黑的夜空剩下一轮惨白的冷月,妖鬼消失,世界再次恢复平静。

  一群道士浑身浴着血和汗水走过来,查看巫马,为首的安师兄皱着眉问:“巫师弟,你今晚去哪里了?”

  巫马道:“我、我去镇外的乱葬岗……”

  众人脸色大变,一难尽地看着他。

  在血月凌空的时候去乱葬岗?他是嫌活得不耐烦吗?

  “你、你没事吧?”安师兄又急又气。

  “没事,我只是去了一会儿,发现血月出现,很快就跑了。”巫马下意识地撒谎。

  幸好安师兄他们也没有追究的意思,只要人好好地回来就行,他的目光越过巫马,落到他身后安静站着的人身上。

  “巫师弟,这位是?”

  他打量叶落,发现她身上的气息若有似无,生机很薄弱,隐隐透着古怪。

  巫马迟疑了下,说道:“这是叶落姑娘,是我的朋友,我、我在镇外遇到的。”

  血月退去后,叶落已经完成活尸的转变,一口生气维持着尸体的活性,只要不是那些大能者,极少能发现她是活尸的身份。

  他这么说时,有些担心叶落的反应,眼巴巴地看着她,见她默认后,不禁高兴起来。

  与妖鬼战斗了大半宿,众人都是又累又困,收拾一番准备回下榻的客栈歇息。

  叶落抱着黑猫跟在巫马身后。

  巫马小声地为她介绍,“这些都是我的师兄弟,我们是清云宗的弟子,这次下山历练。”

  叶落看他一眼,他先前不是这么说的,不是巫门之人吗?

  “巫门已经没落,我被长辈送去清云宗学艺……”他有些尴尬,先前因为太过害怕,下意识地报了巫门。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s..book473232357416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