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2043章 看不透

  信纸上写的是关于今天下午新城区工地发生的拆迁事故,介绍了那家拆迁公司的情况,是刚注册成立的一家新公司,普一成立,立刻就承揽下了新城区这边的拆迁工程……

  尽管信纸上的内容不多,但却突出了重点,让人一下子就看出了异常。

  “江吉建安工程有限公司……”乔梁念叨着信纸上提到的这家公司的名字,眉头微拧着。

  寻思片刻,乔梁拿出手机给老三打了过去,电话一通,乔梁就道,“老三,你帮我个忙,查一查一家公司的底细。

  ”

  “小事情,把公司名字报过来。

  ”老三大咧咧道。

  乔梁将公司的名字报给老三,和老三又聊了几句,然后挂掉电话。

  打完电话,看最新章节请搜求书帮.乔梁继续看着手上的信纸,盯着上面的字看了许久,隐隐觉得这信纸上的字迹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看过。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乔梁才将信纸收起来,放入了随身的口袋里。

  第二天,乔梁来到办公室后,就开始在办公桌上翻了起来。

  乔梁将之前看过的一些文件都翻出来,打开看一眼后就搁到一旁,一份一份看,他找的这些文件,都是有县里其他领导做过批示的,乔梁在看上面的字迹。

  不知道看了多少份文件,乔梁手上拿住一份文件,缓缓点点头,找到了。

  同时乔梁眼里又闪过一丝疑惑,竟然是副县长魏勇的笔迹。

  乔梁将口袋里的信纸再次拿出来,认真对比后,确认无疑,就是副县长魏勇的笔迹,也就是说,昨晚那封塞到他宿舍门后的神秘信件,竟然是魏勇写的。

  如果魏勇稍微改变下笔迹,或者让人代笔,那我肯定看不出任何异常来,但魏勇并没有那样做,难道说他是有意为之?乔梁拿着信纸默默思考着。

  沉思片刻,乔梁拿起内线座机打给秘书傅明海,“小傅,你让魏副县长现在过来一趟。

  ”

  傅明海通知了魏勇,乔梁等了半个多小时后,魏勇才赶了过来,一进门,魏勇就赶紧解释道,“乔县长,不好意思,刚刚在新城那边处理死者家属和拆迁公司的民事赔偿问题,耽搁了点时间。

  ”

  “没事。

  ”乔梁摆摆手,一边请魏勇坐下,一边问道,“昨天的事情,查清楚没有,为什么会砸死人?”

  “这事拆迁公司负有一定的责任,在屋主不同意的情况下,拆迁公司进行强拆,看最新章节请搜求书帮.才导致了这一悲剧。

  ”魏勇苦笑。

  乔梁眉头紧拧,“事先没有做好征迁工作吗?如果拆迁补偿协议没有谈妥,为什么进行强拆?”

  “这……”魏勇脸色发苦,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魏副县长,昨天我就强调过了,这事要调查清楚,如果涉嫌犯罪的,要移交给警方。

  ”乔梁严肃道。

  “嗯。

  ”魏勇点了点头。

  乔梁看着魏勇的反应,想着那封信件,不动声色试探道,“魏副县长,我听说那家出事的拆迁公司存在违规承揽工程的情况,不知道是否属实呢?”

  “乔县长,这事我还真不清楚。

  ”魏勇摇头道。

  “魏副县长真不清楚?”乔梁盯着魏勇。

  “真不清楚。

  ”魏勇肯定地摇头,瞄了乔梁一眼,又道,“这事我回头了解一下,真有这样的情况,我一定让人严查。

  ”

  听着魏勇的话,乔梁目光在魏勇脸上凝视了一会,随即瞟了瞟桌上,那一张信纸,他就放在桌子上,乔梁这会有意无意把那张信纸拿起来,摆到了跟前。

  乔梁没有把信纸摊开,而是观察着魏勇的反应,见魏勇脸色如常没有任何变化,乔梁眉头皱了一下。

  本書最新章節在公眾號天i下i亦i客2。

  沉思片刻,乔梁终归没和魏勇挑明,他在思考着如果这封信真是魏勇暗中写的,那魏勇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

  想了想,乔梁道,“魏副县长,这件事我看就由县检直接介入调查吧,看看有没有涉嫌违法违纪的事。

  ”

  “您要这么做的话,我也没有意见。

  ”魏勇点了点头。

  “行,那就这么办。

  ”乔梁挥手道。

  “乔县长,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忙了,拆迁公司和死者家属的民事赔偿得尽快谈好,免得回头又出什么事。

  ”魏勇说道。

  “嗯,你去吧,把事情妥善处理好。

  ”乔梁点头道。

  看着魏勇离开,乔梁目光落在手头的信纸上,眼里露出了些许疑惑,他发觉自己有点看不透魏勇这个人,看最新章节请搜求书帮.之前魏勇给他的印象是老实憨厚,但现在看来,魏勇似乎也不像是明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

  不过乔梁也清楚,以貌取人本身就是站不住脚,虽说古人有相由心生,可以凭面相辨忠奸,但真要那么简单,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就没那么复杂了。

  乔梁并不知道,魏勇在从他办公室离开后,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办公室里,乔梁拿出电话给姜秀秀打了过去,让县检跟进调查此事。

  临近中午的时候,乔梁接到了老三的电话,电话里,老三说道,“老五,你让我查的那个江吉建安有限公司,有眉目了。

  ”

  “嗯,你说。

  ”乔梁说道。

  “这个江吉建安有限公司是最近刚注册成立的,有两个股东,其中一个叫倪渱,是市六建的副总经理,持有公司百分之60股份,另一个股东叫金吉明,持有公司百分之40股份,暂时没查清他有什么身份。

  ”

  “市六建的副总经理……”乔梁眉头微拧,市六建是市属国企,正处级规格,如果那个倪渱是市六建的副总经理,那也是副处级干部,难道说是对方通过特殊关系承揽了松北新城的拆迁工程?

  乔梁寻思着,就听老三又道,“老五,你等着,我把他俩的照片给你发过去。

  ”

  老五说完挂了电话,随即乔梁手机滴滴响了两下,收到了老三发来的两张照片。

  老三这家伙办事倒是真齐全,连照片都给搞来了。

  乔梁笑着摇头,打开照片瞄了一眼。

  本書首发工眾號天i下i亦i客2。

  看到倪渱的照片,乔梁有些诧异,尼玛,看最新章节请搜求书帮.这娘们挺漂亮啊。

  不过乔梁这会也没多想,瞅了下照片后就放下手机,心里想着这事看来有可能真的存在什么违纪问题,必须好好查下去。

  傍晚下班的时候,乔梁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去,姜秀秀这时候打了电话过来,“县长,拆迁公司这事,苗书记刚给我们下了指示,不让我们查。

  ”

  “凭什么不让查?他有什么理由?”乔梁脸色难看道。

  “这话我可不敢问苗书记。

  ”姜秀秀无奈道。

  乔梁皱了皱眉头,他能理解姜秀秀的立场,站在对方的角度,肯定是不敢直接去对苗培龙提出质疑的。

  “秀秀,你不用管他,继续查,有什么事我兜着。

  ”乔梁说道。

  “行,那我听你的。

  ”姜秀秀点了点头,她给乔梁打这个电话,无疑是要确认乔梁的态度,她才好决定要怎么做。

  和姜秀秀打完电话,乔梁站在原地沉思着,苗培龙怎么也掺和进了这事?难道说那个江吉建安公司能够承揽这个拆迁工程,是苗培龙插的手?

  乔梁在琢磨这事时,此刻,松北酒店,苗培龙在酒店门口迎来了刘本涛和倪渱,看到刘本涛,苗培龙走上前道,“刘秘书长,你瞧瞧这事搞的,好好的事弄成这样。

  ”

  “苗书记,是我的错,让你担风险了,这不,我带着倪总来给你赔罪了。

  ”刘本涛笑呵呵地说道。

  “刘秘书长,别这样说,没什么赔罪不赔罪的,就冲着你的面子,我也不会多说啥不是。

  ”苗培龙咂咂嘴,瞥了瞥一旁的倪渱,这女人倒是真的漂亮,难道和刘本涛有那种关系?不然刘本涛怎么会为了对方的事这么卖力。

  苗培龙暗自寻思着,嘴上又道,“刘秘书长,这事现在还真有点麻烦,乔县长盯上了这事,还让县检直接介入调查,我已经给县检打了招呼,不让他们查,看最新章节请搜求书帮.但那县检的一把手是乔县长的人,她不一定听我的招呼,所以县检要是继续查下去的话,后续怕是会出问题。

  ”

  “乔县长?”刘本涛眉头一挑,“怎么哪都有他的事。

  ”

  “人家现在是县长,啥都要管,威风得很。

  ”苗培龙讽刺道。

  听到苗培龙的话,刘本涛瞅了苗培龙一眼,眼里闪过一丝鄙夷,作为一把手,你特么连乔梁都压不住,还好意思说。

  三人在门口寒暄了一会,随即往里走,此时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边上的酒店停车场,其中一辆车子里,一名男子拿着手机对着他们三人拍了几张照。

  如果苗培龙看到,就会认出来,男子是黎江坤。

  黎江坤刚刚是来松北酒店办事的,姜辉在松北酒店里有股份,如今姜辉越来越信任他,让他过来参与松北酒店的管理,因此,黎江坤今天过来熟悉酒店情况,只不过没想到会碰到苗培龙,见苗培龙在迎接什么人,黎江坤也没多想,拿起手机就随手拍了几张。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