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浩章梅叶心仪是什么小说 > 第2578章 恼火

第2578章 恼火

  乔梁以为王小财也是不甘心,无奈道,“没办法,咱们只是小人物,人微轻,决定不了什么,上头一句话,咱们就只能乖乖照办。”

  “那咱们之前的辛苦努力都白费了。”王小财装着郁闷地说道,嘴上如此说的他,心头却是狂喜,同时更是暗暗吃惊,没想到付林尊真的那么有本事,竟能找到上面的领导把这案子摁下去,王小财心里更高兴的是,那意味着他从付林尊那得到的好处,可以放心地收下了。

  “小王,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古华集团这案子,谁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不可抗力因素,可惜了你们这些日子的辛勤付出。”乔梁没注意看王小财的神色,安慰道。

  “乔書记,您千万别这么说,这没啥辛苦不辛苦的,本来查案也是我们的职责。”王小财说道。

  乔梁点了点头道,“行,你去忙吧,古华集团的案卷封存起来,先放一放。”

  “好。”王小财点着头,眼里闪过一丝喜色。

  乔梁看着王小财离开,沉思片刻,给尤程东打了个电话,要从刑事方面入手,那就要尤程东安排精兵强将继续暗中去查了。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乔梁和尤程东一起吃了个晚饭,两人小酌了一杯,九点多的时候,乔梁才回到了宿舍。

  走到宿舍门口,看到对面叶心仪的门紧闭着,乔梁叹息了一声,叶心仪现在基本不回来了,可能除了工作忙的缘故,多半也是为了避开他,做不成恋人,终归是很难再像朋友一般相处。

  推开自己宿舍的门,乔梁打开灯后,感觉到脚底下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一下愣住,尼玛,又是一封信。最近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有信塞到他这里?

  往门外看了一眼,乔梁皱了皱眉头,把门关上后,将信捡起来,先用手摸了摸,这次不是什么u盘了,里头应该是信纸。

  撕开封口后,乔梁看了看,果然是一张信纸,乔梁抽出看了起来。

  认真将信看完,乔梁眉头微拧,瞅着手头上的信,一时陷入了沉思中,这是一封检举信,检举的是市局某位大队長涉嫌贪腐渎职的违纪问题,同时,信里面又隐约指向了鲁明。

  看到这样一封检举信,乔梁第一反应并不是高兴,相反,他心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到底是谁又往他宿舍里塞信封进来的?这次跟前两天那个是同一个人吗?

  乔梁思考着,拿着信走到窗前的躺椅坐下,窗外正淅淅沥沥下着雨,乔梁盯着手头的检举信,眉头皱得老高,这一而再再而三地有人往他这里送信,可就有点不对劲了,市纪律部门的干部那么多,为什么对方非得送到他这来?怎么不送到郑世东那去?再者,这种检举信,送到吴惠文那应该会有更大的效果,对方干嘛一定要送他这?而且大胆联想一下,送这封信的人如果跟前两天送薛源行凶那个u盘的是同一人,这事就有点可怕了,这神秘人到底是谁?

  就在乔梁暗自琢磨这事时,西北,金城,仍在办公室加班的安哲,接到了一个来自京城的电话。

  接起电话后,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安哲突然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饶是以安哲深邃深厚的涵养和城府,此刻脸上也隐隐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电话是安哲在京城的一位朋友打来的,对方在上面的组织部门工作,给安哲打这个电话,是告诉安哲一个好消息,西北省的副书记之争已经尘埃落定,安哲成了最后的胜出者。

  接下来,安哲将会担任西北省的副书记,成为省里的第三把手,同时暂时兼着组织部长。

  不得不说,安哲调到西北省之后的进步太快了,也正是因为安哲的进步太快,所以安哲这次的提拔重用尽管有廖谷锋的全力支持,依然是阻力重重,因为上边有人提出了异议,认为安哲资历尚浅,而且进步太快,建议让安哲再多沉淀两年。

  之所以有人反对,主要是因为别人也推出了自己中意的人选,老话说的好,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一个关键岗位,竞争的人都格外多,安哲这边有廖谷锋的支持,但其他人背后同样也有支持的人,安哲这次能否再往前一步充满了悬念,直到现在才有了结果,安哲在部里面认识的朋友,第一时间就打电话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

  正是因为一开始就充满了不确定性,所以安哲此刻接到消息后,才会感到兴奋和激动,他这一步终究还是上去了,虽说担任副书记的级别还是一样,但踏出这一步的意义非同小可,这意味着接下来他有了竞争一把手的资格,当然,现在说这个尚早,但至少他已经一只脚跨过了那个门槛。

  和部里那位朋友寒暄了几句,并且着重跟对方道谢了一番,表示下次到京城一定请对方吃饭后,安哲这才挂掉电话。

  拿着手机发愣了一会,安哲深吸了口气,这次能够进一步提拔重用,离不开廖谷锋的全力支持,早在过年的时候,廖谷锋还因为吕倩车祸住院而呆在三江县时,那时候在郑国鸿的刻意安排下,廖谷锋临离开江东之际,他们三人就一起吃了个饭,饭局上也进行了一番深谈,安哲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因此,廖谷锋要调离西北时,再次找安哲谈了一次话,重申了支持他再进一步的想法,安哲对此也都心里有数,但这次无疑面临了很大的竞争,否则别人也不会连他资历浅这一点都拿出来说事,‘资历浅’这样的词用在乔梁这样的小年轻身上还差不多,但安哲这次也被人说资历浅,主要是因为安哲担任省一级领导的时间确实是不长,别人如此说他也没错。

  从廖谷锋把安哲调到西北后,安哲的确是上升得非常快,这其中自然是因为有廖谷锋的支持,而廖谷锋这次全力支持安哲担任副书记,也是做了不少相关的努力和工作,同时得到了和郑国鸿相关的人的支持和帮助,即便如此,安哲这次的重用仍旧面临了不小的阻力,可见安哲这一步能够迈出去,委实是没那么容易,因为部里面也有某位副职想要空降下来,对方背后也是有人支持。

  直至今晚,终于尘埃落定。

  独自冷静了一下,安哲平复了下心情后,拿出手机给廖谷锋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安哲郑重道,“廖领导,谢谢您。”

  电话那头的廖谷锋似乎早就料到了安哲打这个电话的来意,笑道,“安哲同志,看来你的消息也很灵通嘛,这么快就知道了。”

  “部里面有个朋友刚刚打电话通知我的,说是一直到了今晚才最后定下来。”安哲说道。

  廖谷锋点了点头,安哲说的没错,这事确实是到最后一刻还存在着变数,和安哲竞争的那位部里的副职,来头不小。

  廖谷锋很快就说道,“安哲同志,这次能够提拔重用,你身上的担子可就更重了,可不能辜负了组织的信任和西北的千万人民。”

  安哲下意识地挺直了身子,“廖领导您放心,我定会全力以赴,决不辱使命。”

  廖谷锋笑道,“你的能力是没问题的,我对你也有信心,好好干就是。”

  安哲一脸肃然,“谢谢您对我的信任。”

  廖谷锋微微一笑,“我信任你,首先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古人有,举贤不避亲,我向组织推荐你,也是希望给咱们组织选拔更多出众的优秀干部出来嘛,我相信你将来还能在更大的舞台上有所作为,以你的能力,一定能造福更多的百姓。”

  听到廖谷锋这话,安哲神色一凛,心里难掩激动,他自然明白廖谷锋是什么意思,但他没多说什么,他很清楚将来没发生的事情现在很难说得准,今后脚踏实地地走下去,才能对得起廖谷锋对他的器重和栽培。

  两人聊了一会,然后结束通话,安哲收起手机,走到办公室窗前,注视着金城的万家灯火,陡然豪气干云,心中生出壮志雄心,将来,大有可为!

  远在江州的乔梁,自是不知道自己的老大安哲,马上又将迎来仕途上重要的一次跃升。

  一夜无话。

  次日上午,乔梁拿着昨晚收到的检举信走进了郑世东的办公室。

  将检举信放到郑世东桌上,乔梁笑道,“郑书记,您瞅瞅,这是昨晚有人从我宿舍门缝底下塞进来的。”

  “是吗?”郑世东疑惑地看了乔梁一眼,嘴上说着,郑世东已经拿起信看了起来。

  将信件看完,郑世东挑了挑眉头,笑道,“小乔,怎么别人都喜欢往你那送信,就没人往我这送?难道说我这个纪律部门的一把手干得不好,别人都认为我查案不敢动真格?”

  “郑书记,这应该不是。”乔梁连忙说道。

  “呵呵,那就奇了怪了,你瞧瞧,别人更愿意相信你,像这种检举信,宁愿送你去那,也不愿意送到我这。”郑世东笑呵呵地说道。_1